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零二十章 迎亲
    听老妪这么说,杨开点头道:“能这样最好。”

    虽然他对道源果的态度是可有可无,但对其他的虚王境武者来说可不是这样的,消息一旦传出的话,只怕真会引的无数虚王境对他围追堵截,甚至极有可能引起道源境的强者出手。

    道源果对道源境强者虽然没用,但哪个道源境强者没有自己的晚辈和后嗣?

    老妪又道:“小兄弟,若是不弃的话,不妨在我张家盘桓几日,也好让老身一尽地主之谊。”

    杨开皱眉想了下,觉得自己现在离开怕是有些不妥。虽说自己跟这个张家没什么交情,但是自己毕竟与张高轩之间有些约定,如今张家面临危机,自己若是一走了之,万一那个陆百川再带人杀到,这一门孤寡恐怕无力抵挡。

    倒不如趁现在,让她们提出要求,也好了了自己一桩心事。

    正这么想的时候,耳畔边忽然传来一阵古怪的声响。

    “什么声音?”那个美妇神色一动,侧耳倾听起来。

    杨开一笑道:“似乎是敲锣打鼓的声音。”

    美妇一怔,一脸茫然。而老妪却像是想到了什么,长身而起,沉声怒喝道:“陆百川,小兔崽子欺人太甚!”

    虽然陆百川的修为要高过她,但老妪的辈分却比陆百川长出一辈,所以这么骂他倒也没什么问题。

    美妇脸色一变道:“难道那老贼……”

    老妪瞅了一眼一直站在自己身边,尽心服侍自己的那个少女,用手轻轻地拍了拍她的手背,道:“别怕,太祖母在这里,陆家想抢你,太祖母是不会答应的。”

    那少女倒也乖巧,虽然也隐约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神色并不见多么慌张,而是摇了摇头。低声道:“太祖母,要是若惜能为家族抵劫消灾,就让若惜去吧。”

    “说的什么浑话!”老妪冷哼一声,把拐杖重重一杵。“你祖父,你父兄皆死在陆家人之手,陆家与我张家之仇不共戴天,太祖母又怎会将你推入火坑,你放心。太祖母今日必保你平安。”

    她们这么一聊,杨开立刻明白,一直服侍着老妪的那个少女,便是陆家要的那个张若惜了。

    之前杨开就用神念查探过她的修为,只有圣王一层境,连返虚镜都没有达到,修为低的可怜,而看她的年纪,大概在十四五岁的样子,这样的年纪。这样的修为,在星界之中其实很普遍。

    而且,她虽然长的清秀可人,但也不是什么祸国殃民,颠倒众生之色,也不知道她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居然能让陆家如此上心。

    或者,她根本就是陆家随便选择的一个用做吞并张家的棋子而已。

    杨开眉头微皱,有些不明所以。

    就在这时,老妪将目光转向杨开。凝声道:“小兄弟,老身有个不情之请……”

    杨开点头道:“老夫人请说。”

    老妪道:“小兄弟修为不俗,但那陆百川的修为境界与你相当,真的拼斗起来。对你并无好处。老身不求你斩杀此人为我张家报仇雪恨,只想请你出面,保我张家这一次平安,老身感激不尽!”

    “这算是一个请求?”杨开笑吟吟地问道。

    “正是!”老妪正色颔首,那中年美妇和张若惜也一并望着杨开,一脸的祈求之色。毕竟眼下张家实力最高的两人。也只有虚王一层境而已,而且老妪本身因为上次施展秘术元气大伤,现在根本没有能力跟陆家抗衡。

    若杨开撒手不管的话,那张家这次就真的大祸临头了。

    可是陆百川的修为跟杨开一样,她们也不敢确定杨开是不是真的能履行与张高轩之间的约定,出头庇佑张家,毕竟哪个武者愿意毫无缘由地得罪一个跟自己同境界的存在?

    一时间,心里忐忑极了,却又不敢多说什么。

    “这个请求……”杨开轻笑着,让大殿内三人的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我可以答应!”

    老妪顿时呼了口气,美妇和少女也都心情一松,两双美眸里满是感激之色。

    “不过老夫人,我这次正好在张家,可以保你们一次平安,但若下一次我不在张家呢?万一陆家又来人寻衅,你们该如何是好?我不可能一直住在这里的。”杨开淡淡道。

    老妪眉头一皱,巍然叹道:“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杨开沉声道:“老夫人就没想过斩草除根?”

    “斩草除根!”老妪看似浑浊的眼睛,蓦然一亮,凝声道:“小兄弟有把握?陆家人多势众,可不是陆百川一个人。”

    “可以试一试!”杨开眯眼道。

    老妪一怔,上下打量了杨开一眼,似乎要重新审视他一样,迟疑片刻道:“若真能如此,那张家上下,必视小兄弟为恩人,早晚一炷香,晨昏三叩首,祈求上天保小兄弟一世平安。”

    “这倒不用。”杨开笑了笑,“不过我们得重新商讨一下条件才行。”

    “条件?”老妪一怔,旋即苦笑道:“不知道小兄弟想要什么?我张家恐怕没有什么能入得你的法眼的。”

    “老夫人误会了,我不是要什么。”杨开摆了摆手,“只是这么做对我来说也有一定的风险,而且我也不喜欢被什么约定束缚,这样吧,我若是真的能将陆家铲除的话,那我与张兄此前的约定就算完成了,日后你们也别再向我提什么要求,怎样?”

    “小兄弟的意思是……”老妪若有所思起来。

    “要么,我这次保你们平安,算是完成你们一个要求,你们还剩下两次向我提出要求的机会,要么,我替你们报仇雪恨,算是三个要求一并履行,你们自己选好了。”

    老妪闻言,大喜道:“老身自然要选第二种,若小兄弟真能替我张家报仇雪恨,日后也没有需要麻烦你的地方了,可以视做你完成与高轩之间的约定,不但如此,老身还另有重谢。”

    “好,那就一言为定了。”杨开嘿嘿一笑,心情大好,起身道:“你们就等好消息吧。”

    说话间,已经朝门外走去。

    “小兄弟,妾身给你掠阵!”那中年美妇自告奋勇道。

    话落,杨开身形晃动间,已经不见了踪影。

    “快扶我出去看看。”老妪激动地站起身来,冲身边的张若惜道,后者连忙搀扶起老妪,急步朝外行去。

    张家庄园外,热闹非凡。

    一支队伍,敲锣打鼓,浩浩荡荡地来到了庄园门口处,另有八人,抬着一顶花轿,还有许多遮盖了红布的箱子。

    这样的队伍一看便是迎亲所用,那些箱子之中的东西自然就是彩礼了。

    而此刻,这个队伍便停歇在庄园外,为首的一个是有着八字胡的中年男子,看起来四十多岁的样子,眼神明亮,一身气息深幽,赫然有着虚王三层境的修为。

    在这中年男子的身后,另有一个青年,身穿大红喜袍,笑眯眯地站在那里,修为不高,圣王三层境而已,年纪也不大,十六七岁的样子,一脸的喜庆,颇有些被幸福冲昏了头的样子。

    迎亲的队伍,正在与张家一门孤寡对峙。

    张家众人目光喷火地望着那八字胡男子和他身后穿着大红喜袍的青年,一个个表情愤怒,体内力量翻滚不停,却慑于实力差距不敢贸然出手。

    “陆百川,你竟还有脸来我张家!”之前那个偷袭过杨开的胖武者咬牙冲八字胡男子喝道,“枉我张家与你陆家世代交好,尔等竟还如此狼子野心,手段残忍,杀我张家弟子,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陆百川淡淡地看了胖武者一眼,道:“小辈,老夫今日是来迎亲的,且不与你计较,让程伯母出来说话。”

    “你还有脸喊程伯母?”那瘦武者忍不住讥笑一声,“陆百川,老子今日算是长见识了,才知道你们陆家人的脸皮竟比城墙还厚,佩服,佩服啊。”

    “小辈找死!”陆百川好歹也是个虚王三层境强者,被两个后辈的返虚镜当面叫嚣,哪还忍得住,当即怒喝道:“你在谁面前自称老子?没大没小!”

    说话间,伸手就朝那瘦武者抓了过去。

    瘦武者脸色一变,拼命催动自身圣元和势场,同时急速朝后退去,想要避开陆百川的这一击。

    可任凭他如何努力,竟也无法催动自身的力量。

    返虚一层境和虚王三层境之间的实力差距,实在是太大了,说句不客气的话,陆百川随便伸根手指,都能将瘦武者碾压致死。

    眼看着那一只手便要抓到自己的头颅,瘦武者顿时一脸疯狂地爆喝起来:“陆百川,老子今日就算是死,也不会让你好过!”

    说话间,竟掐动起灵决,被压制在体内的力量忽然跌宕起来。

    “自爆?”陆百川眼角一抽,冷哼道:“在老夫面前,你还想自爆?也罢,今日既是涛儿大喜之日,就该添点喜色,小子,拿命来吧!”

    他大手一晃,竟瞬间化为一张遮天黑幕,将瘦武者笼罩在其中。

    瘦武者当即面如死灰,面色骇然,他发现自己此刻连自爆都有些来不及了。

    而就在这时,瘦武者忽然发现那遮蔽住自己的黑幕中爆射出一点光芒,旋即如镜面一般破碎开来,与此同时,施加在自己身上的压力陡然间消失不见。

    他大喜之下,脚步连点,不退反进,同时体内力量狂暴紊乱起来,大有马上要爆开的架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