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零二十一章 够阴险
    返虚一层境武者的自爆,虽说威力不俗,但想要威胁到虚王三层境强者那也是不可能的,所以瘦武者的自爆顶多也只能让陆百川灰头土脸而已。

    不过他这种疯狂,却让陆百川为之一凛。

    而更让陆百川感到惊疑的,便是忽然出现在他面前的一个青年了,这青年刚才悠一出现,便随手一招瓦解了自己的域场和攻势,救下了张家的瘦武者,横档在自己面前。

    从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陆百川感觉到这人一点也不比自己差。

    张家什么时候又多了一个虚王三层境?陆百川百思不得其解,也不敢贸然出手,匆忙后退。

    杨开淡淡地望着他,也没有追击的意思,而是伸手在那瘦武者身上一拍,他体内狂暴的力量顷刻间便冰消瓦解,整个人踉跄了一下,险些栽倒在地上。

    抬起头起来,瘦武者一脸茫然地望着蓦然出现的杨开,好一会才回过神。

    “老三还不快回来!”那胖武者却是出了一身冷汗,连忙冲瘦武者招呼道,见他没有什么动静,更是急急地冲过来,将瘦武者拉回人群之中。

    “阁下何人?”陆百川凝视着杨开,本能地感觉到对方的不好惹,不由地沉声问道:“你似乎不是张家人吧`一`本`读`小说`ybdu..?”

    杨开笑着摇头道:“不是。”

    “那你是什么人,为何要管张家之事?”陆百川皱起了眉头。

    刚才杨开随手的一招,就让他意识到杨开的实力不逊于自己。所以并不是太想与杨开为敌,只能先打探下他的来历和张家的关系了。

    “因为一些原因,张家的事如今就是我的事了。”杨开嘿嘿一笑。

    陆百川道:“朋友这是何意?既然要管张家的事,总该说出个缘由吧?而且,老夫今日是要迎亲的,可不是要与张家为难,朋友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陆百川,你休要花言巧语了,我夫君被你害死在五色宝塔,此仇不共戴天!”就在这时。手持着一柄利剑从庄园里杀出来的中年美妇厉喝一声。出现在了杨开身边。

    陆百川闻言一笑道:“嫂夫人,张兄之死,陆某也很遗憾,但是此事真的与陆某无关。要我如何解释你们才肯相信?”

    “这位小兄弟已经带回了家夫临终前的遗言。你还想狡辩?”中年美妇把手一指杨开。咬牙喝道。

    陆百川眼帘一缩,立刻转头看向杨开:“你在五色宝塔内见过张兄?”

    他问这句话的时候,神色间竟有些惊喜之色。仿佛这个消息对他来说竟是个好消息一样。

    杨开坦然道:“是见过,不过你这么高兴干嘛?嘿嘿,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陆百川脸色几经变幻,低声道:“若是如此的话,那东西岂不是在你身上?”

    “你果然是想到了,不错,那东西是在我身上,你想怎样?”杨开大喇喇地望着他。

    此刻,中年美妇的脸上蓦然浮现出一丝懊恼之色,暗暗责怪自己有些口不择言,竟然暴露了杨开得到了道源果的秘密。

    毕竟陆百川和张高轩是一起进入五色宝塔的,而且在宝塔内部也有过接触,说不定还是两人一起发现的那道源果。

    美妇即便没有亲口透露道源果在杨开身上的消息,但以陆百川的精明,哪里还推断不出来?

    “看样子,你是因为那东西才对张兄暗下杀手的啊。”杨开一脸鄙夷地望着陆百川。

    “哼,就算没有那东西,我也会出手。不过这是我陆张两家的事,如今那东西既然在你身上,陆某倒是有些话想跟朋友说一说。”

    “什么话?”杨开饶有兴致地望着他。

    陆百川顿时神色一凛,嘴唇蠕动,传音起来。

    而就在这时,杨开忽然神秘一笑,纵身一跃,飞上了高空,而在他有所行动的一瞬间,地面下竟然有一条漆黑的小蛇破土而出,无声无息地朝杨开小腿处咬去,却一下咬了个空。

    在场诸人,竟是无一人发现这黑蛇到底是什么潜入地下的,直到它暴露了行踪,才紧张地呼喊起来。

    “朋友够阴险!”杨开居高临下,冷笑地望着陆百川,“看样子,张兄就是这么被你偷袭,然后毒发身亡的吧?”

    说话间,杨开屈指一弹,一道金血丝激射而出,化为金丝,如有灵性一般朝那黑色缠绕过去。

    陆百川也没想到杨开竟如此机警,竟能避开那么隐蔽的一击,他当初在五色宝塔内暗算张高轩的时候可是一下就得手了。

    见机不妙,他口中轻啸一声,那黑蛇立刻便如得到了什么命令一样,欲要重新钻入地下。

    可是已经迟了,金血丝缠绕过来,将这灵蛇死死勒住。

    嗤嗤……

    蛇芯吞吐着,任凭黑蛇如何挣扎,也依然摆脱不掉金血丝的缠绕,而随着金血丝越勒越紧,黑蛇的皮肤和血肉被勒出了伤口,鲜血潺潺流出。

    “住手!”陆百川大呼间,一下子祭出一柄小锤,体内元力往锤中灌入之中,小锤表面立刻闪烁起幽蓝色的电弧,紧接着就化为凶猛的电浆,朝杨开轰击过去。

    杨开眼帘一缩,意识到那小锤必定是件档次不俗的秘宝,也没有贸然硬抗,身形晃动从原地避开。

    嘶嘶之声传来,伴随着几声清脆的脆响,那被金血丝勒住的黑蛇终于被切成了好几节,尸体滚落在地上,几节蛇身扭曲蠕动,头颅处蛇芯依然吞吐,看起来凶猛恶毒极了。

    可这样的伤势,它是必死无疑了。

    “我的灵蛇!”陆百川就仿佛被人抢了妻女一样,张口呼喊起来,双眸陡然变得赤红,愤怒地望着躲避在空中的杨开,嘶吼道:“杀我灵蛇,我要你死!”

    说话间,一身源力不要命地朝手上那小锤中灌入。

    咔嚓嚓的声响传来,宛若平地起惊雷,那小锤上光芒狂闪,周边的天地灵气蓦然动荡。

    陆百川将手上小锤一抛,那锤子竟携带着毁天灭地般的恐怖威能,化作电网朝杨开罩去。

    “小兄弟小心,陆家的雷风锤是虚王级上品秘宝,不可硬撼!”张家老妪的惊叫声从下方传来,她在张若惜的搀扶下也终于走了出来,恰好见到这一幕,当即开口提醒。

    杨开哪会去硬接着秘宝的威能?雷系力量向来狂猛霸道,纵然他肉身强大也不敢轻缨其锋。

    十指连弹间,数十道金血丝飞射而出,在半空中化为金网,迎上了雷风锤。

    轰隆隆……

    巨响声传来,金血丝的光芒幻灭不断,那游走的雷弧也是溅射虚空,两人拼斗的场面看起来惊心动魄极了,让其他人看的心惊肉跳。

    “太祖母,这位先生能赢吗?”搀扶着老妪的张若惜注视着杨开,她虽然年纪不大,但也知道张家如今的安危全然系在杨开身上了,所以也紧张的很。

    老妪没有答话,毕竟她对杨开也了解不多,只感觉出他有虚王三层境的修为,可陆百川同样是虚王三层境。

    相同境界的对手比拼起来,胜负实在难料。

    可看眼下的情形,杨开似乎一脸的云淡风轻,而陆百川却是神色暴戾,一副出了全力的样子,也不知道那黑蛇到底有什么名堂,竟让他那么重视。

    天空之中,金血丝幻化的金网与雷风锤的雷网赫然拼了个旗鼓相当。

    陆百川一声爆喝,张口一吐,竟然又祭出一件秘宝来。

    老妪一看,脸色大变,骇声道:“银月紫霜刀!”

    张陆两人原本一直交好,所以老妪对陆家的一些镇族秘宝都有些了解,眼看陆百川祭出的秘宝,很快就认了出来。

    银月紫霜刀跟雷风锤一样,都是虚王级上品秘宝,是陆家拥有的最厉害的两件秘宝了,一般来说,都是分两人掌管,却不想如今却聚集在陆百川一个人身上。

    “小兄弟小心了,这银月紫霜刀原本是一位炼器大师炼制的道源级秘宝,可惜失败,所以才跌落为虚王级上品,不过它含有一丝法则之力。”老妪再次张口大呼。

    “老东西闭嘴!”陆百川大怒。

    他正与杨开拼的你死我活,老妪却在这边将他的家底全暴露了出来,陆百川哪有不怒的道理?当即一使眼色,跟他一起来迎亲的队伍中,立刻便冲出几人,朝张家那边冲了过去。

    这队伍之中,足足有三位虚王境,虽然都只是虚王一层境的武者,可应付张家一门孤寡却是绰绰有余了。

    眼见陆家的人冲来,老妪也是一杵拐杖,与中年美妇对视一眼,齐齐运转力量,带领张家的人与陆家人打了起来。

    而陆百川在祭出银月紫霜刀之后,便立刻握在右手上,遥遥地冲杨开冷笑一声道:“小子,我也不跟你废话,你交出那东西,我绕你不死,否则此刀一出,你绝无可能抵挡!”

    “你哪来的这么大自信?”杨开哈哈大笑着,轻蔑地冲他勾了勾手指:“要动手就赶紧吧,我还真想见识下你这破刀的威力。”

    “敬酒不吃吃罚酒!”陆百川怒从心头起,厉声道:“既然如此,那就让你见识见识!”

    话落,他忽然将银月紫霜刀平举在胸前,张口吐出一口精血喷在上面,下一刻,刀身忽然震动起来,一丝丝法则之力从中跌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