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零四十八章 查探
    轰轰的声响传出,烈火殿那红发男子施展出的刀技与康斯然的秘宝撞击在一起,绽放出耀眼的光芒,恐怖至极的能量波动朝四周蔓延扩散。

    而与此同时,杨开与那肥胖武者也交上手了,杨开的偷袭虽然来的突然,但肥胖武者显然不是一般人,他既然能参与这次的行动,并且被宗青和廉于明留下来看守洞口,自然是烈火殿的精锐,拥有越阶作战的本事。

    深吸一口气,身体变得更加肥胖之后,他口中吐出一道火龙,喷向前方,让杨开几乎避无可避。

    火光闪过之后,杨开的身影似乎被融化开来,逐渐地消失不见。

    胖武者眉头不禁一皱,本能地觉得杨开不应该这么容易被杀死才对,可放眼望去,却根本看不到杨开的踪迹,这让他心中一个咯噔,不免涌出一丝不好的感觉。

    就在这时,一股奇特的力量忽然自他背后浮现,那力量悠一成型,便如一个囚笼一般将他笼罩,霎时间,他只觉得自身四周的空间忽然变得粘稠无比,平白生出一种掉进了沼泽地里的感觉,而且这种力量不但影响了他身躯的灵活,甚至还影响到了他体内力量的运转。

    “域场!怎么可能!”胖武者大骇惊呼。

    他也是虚王三层境级别(一—本)读>小说的武者,自身域场也已到了大成之境,对敌之时,域场自然一直笼罩在身体四周,防备不测。

    可当敌人的域场施展出来的时候。他蓦然感觉到自身的域场被彻底压制了下去!

    同是虚王三层境,对方的域场怎么可能如此恐怖?自己的域场与他比较起来简直就如小孩子过家家一般可笑。

    而且……对方这域场之中,似乎还有一种古怪至极的力量,那是一种能影响到空间的力量。

    他大惊之色,一口咬破舌尖,喷出一口精血,同时疯狂大叫一声,拼了命的催动起自己体内的源力,欲要摆脱这域场的束缚和镇压。

    咔嚓嚓的声响响起,胖武者浑身骨头都传来摩擦的声音。让人听在耳中牙酸至极。

    他背后处。杨开见此,眼神不禁一冷,一柄长剑悠然出现在手心上,体内力量灌入长剑之中。伴随着一声清越的剑鸣之声。杨开身子裹在剑光之中。化作一股旋风,剑尖上光芒闪烁,朝胖武者的颈脖处斩去。

    剑光未至。一股难以言喻的力量就将胖武者笼罩在其中。

    胖武者的身形不由一颤,一直眯起的小眼睛陡然间瞪圆了,仿佛白日见鬼一般,一脸的不可思议之色。

    光芒闪过,杨开重新出现在胖武者的面前,一手持剑,轻轻地甩了一下剑刃上的一滴殷红血珠。

    那胖武者矗立在原地,怔怔地望着杨开,喉咙里嗬嗬有声,似乎是想说些什么,最终却只能憋出两个字来:“法则……”

    话落,胖武者肥胖的身躯就如被戳破的气球一般,迅速干瘪,而与此同时,他的颈脖处,一道血红的痕迹浮现出来,鲜血骤然如喷泉一般喷出,头颅被这一股冲力顶的飞起。

    啪……地一声,胖武者的无头尸体仰面倒下。

    “你……你竟然敢杀我师兄!”另一边,那红发武者见此,不禁魂飞魄散,大声呼喊起来。

    相比较自己师兄的死,他更不敢相信杨开居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得手了,自己师兄是什么实力,他再清楚不过,那可是烈火殿精英中的精英,怎么可能被一个同为虚王三层境的家伙三两下就斩下头颅?

    他呼喊间,口中嗖嗖地吸着凉气,只觉得浑身发冷。

    杨开昂起头,冷冷道:“杀了又如何?下一个就轮到你了!”

    “啊!”红发武者一惊,被骇的连连后退。

    杨开厉喝道:“康兄,不用手下留情了。”

    话落,杨开已经再次裹着剑光,朝红发武者斩下,眼见于此,康斯然也是一咬牙,全力催动自己那秘宝的威能,朝红发武者夹攻过去。

    红发武者虽然实力并不弱于那个肥胖的师兄,但杨开和与康斯然两人也不是好惹的,两人联手之下,红发武者只有挨打的份,根本没有还击之力,而且,由于地势的原因,红发武者连逃跑都逃不掉。

    半盏茶后,红发武者也倒在了血泊之中。

    直到这时,康斯然才仿佛像是重新认识杨开一样,上下打量着他,眼眸里一片惊奇的光芒。

    康掌柜虽然与杨开相识时间不算短,但这还是头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联手对敌。在此之前,康斯然也不知道杨开的实力竟如此彪悍。

    “杨兄手上这长剑,是道源级的秘宝吧?”康斯然若有所思地望着杨开拿着的武器。

    杨开咧嘴一笑,点点头道:“正是。”

    这长剑正是之前韩冷所用的那一柄,韩冷死后,自然就成了杨开的战利品。而杨开本身虽然没到道源境的层次,但在五色宝塔内吸收炼化了那么多的残破法则之力,所以也能稍稍调用一些法则之力,辅以这柄长剑和空间秘术,斩杀同等级的武者自然不费吹灰之力。

    “杨兄竟能调动起法则之力了,看样子距离晋升也为期不远啊,让康某好生羡慕。”康斯然唏嘘不已。

    他虽然年纪比杨开大很多,到达虚王三层境的时间也比杨开长很多,可至今为止也摸不到法则的门槛,一直被卡在道源境之外,此刻两厢比较一下,让他又是佩服又是沮丧。

    “康兄也不用着急,只要在这里找到道源丹,还怕无法晋升么?”杨开随口安慰了一句。

    康斯然眼前一亮,颔首道:“正是。”

    随后,两人将捡起死去的烈火殿武者的空间戒,一人取了一枚,便继续往内探索。

    公孙木的这处洞府内部到底是怎么样的,杨开和康斯然都没来及的仔细查探,毕竟刚才一进来就被那胖武者和红发武者给堵住了。

    此刻看去,前方是一条不算宽敞的甬道,甬道四周,也不知道点缀了什么奇石,散发着莹莹的光芒,所以并不显昏暗。

    两人一边小心查探着,一边慢慢地朝前行进,倒也没遇到什么危险,也没有再遇到烈火殿的什么人。

    前路上倒是有烈火殿武者走过的痕迹,但却不见踪影,也不知道他们去了何处。

    约莫一炷香后,两人忽然踏足到了一间宽敞的石室之中。

    进了石室后,左右观望一下,杨开不禁露出愕然之色,因为前方已无去路,石室内的情况也是一目了然,除了许多用石材雕刻的石鼎之外,再无他物。

    那石鼎数量不少,粗略一数最起码也有三十之多。

    更让杨开感到诡异的是,烈火殿的人竟然也不在此地。

    “杨兄,这是什么情况?”康斯然一副愕然的模样。

    杨开摇了摇头,小心翼翼地放出神念查探了下这间石室,发现并没有危险的痕迹,开口道:“这一路走来,并无岔路,烈火殿的人绝对应该也到这里了,但如今却不见踪影……难道此地有什么传送法阵!”

    康斯然一听,觉得大有道理,当即开口道:“要不找找?”

    杨开点头道:“康兄,我检查这间石室,你看一下那路线图,看能不能找到什么出路。”

    “好。”康斯然应了一声,从自己的空间戒里取出一张泛黄的兽皮纸,皱眉打量起来。

    杨开则趁着这个时间,仔细地搜查着石室的每一个角落。

    石室并不大,少顷,他重新返回了原点,目光在那些石鼎上来回扫视着。

    若说这石室内有什么可疑的地方,那无疑就只有这些石鼎了。

    可是他刚才也仔细用神念查探过,石鼎也没有什么奇怪之出,本身也不是什么炼器材料,只是寻常的石头而已。

    回头看了康斯然一眼,见他依然在查探那兽皮纸,似乎还没整理出什么头绪,杨开也就没去打扰他,而是走到一个石鼎前方,伸手摸了摸。

    就在杨开的手与那石鼎有接触的一瞬间,一声咔嚓怪响忽然传出,与此同时,杨开所立之处,忽然裂开一个口子来。

    他身子一沉,立刻便要往下方落去。

    杨开心中微惊,倒也没有慌乱,一转体内力量,想要腾空飞起。

    可让杨开感到惊诧的事情发生了,就在他运转力量的时候,从脚下竟然传来一股庞大无比的吸力,不等他飞起,便直接将他吸进了地面的黑窟窿里。

    这下,杨开是真的变了脸色,只来得及开口呼喊一声,整个人便直直地朝下方坠落。

    头顶上方,原本裂开的黑窟窿也在这一瞬间重新弥合,让他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杨兄!”一旁,听到动静的康斯然大惊,连忙起身朝这边扑来,可还是迟了,等赶到地方的时候,杨开已不见了踪影。

    凝视着杨开消失的地方,康斯然的神色几经变幻,最终一咬牙,伸手抓住了杨开之前触碰的石鼎。

    毫无动静!并没有想象中的地面裂开的事情发生,康斯然接连试了几次,这才确定自己这样的做法丝毫没有用处。

    不得已之下,他只能将目光转向其他的石鼎,一一试探着,直到试探到第七个石鼎的时候,他脚下才出现裂口,整个人也如杨开一般朝下方坠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