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两百三十二章 被擒
    咻咻咻……

    杨开的身形左右飘忽,灵动至极,空间神通加身之下,不断地做出瞬移的动作。

    但是依然无法摆脱那投掷而来的方天画戟。

    此戟便如跗骨之蛆般如影相随,而且与杨开之间的距离不断拉近。

    危急时刻,杨开已经无法顾忌太多,精纯的神魂之力透体而出,化为狂暴攻击朝那长戟迎去,欲要阻拦一二。

    轰……

    巨响之声传来,杨开浑身一震,面色瞬间暗淡,而那方天画戟却是纹丝不动,斜斜地从空中戳下。

    杨开这拼尽全力的一击,竟根本无法阻拦它分毫。

    下一刻,方天画戟便坠落在杨开身边不远处,戟身没入大地大半,而在它插进地面的同时,一层清晰可辨的涟漪波动以落地之点为中心,轰然朝四周扩散开来。

    只是一个呼吸的功夫,方圆十里范围内,便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所束缚,禁锢,那股力量刚猛霸道,至威至强,让杨开不禁生出一种无法反抗的绝望来。

    他想动用空间之力再度瞬移,可无奈地发现在那股神秘的力量影响下,自己竟动弹不得,甚至连思维都变得缓慢了。

    视野之中,周典那魁梧高大的身影缓缓行来,面色冷若冰霜。

    不大片刻功夫,他便来到了杨开面前,轻蔑地俯视着他,冷哼一声:“小子还算有点本事,不过……也仅此而已!”

    话落,他屈指一弹,一道能量自指尖飞射而出。打进杨开体内。

    杨开身子一僵,顷刻间便感觉自身的力量被彻底禁锢,无法动用分毫了。

    这下完了!

    杨开面如死灰,虽说知道自己大概不一定能够在帝尊三层境强者眼皮子底下逃走,但真的被擒住之后。杨开才意识到自己的渺小。

    若非有空间神通,只怕自己早就无法挣扎了。

    帝尊三层境,也根本不是自己现在能够抗衡的。

    周典把手一招,那插在地上的方天画戟应声飞回他的手上,旋即被他吸进体内。

    这位神游国的护国大将军又扭过头,瞧了一眼天妖谷所在的方位。面色变幻不定,好一会才重重地叹了口气,带着无尽的遗憾和惋惜,将杨开一提,朝天妖山外飞驰而去。

    他明白。王上既然已经亲自出手,以泉怕是没有任何机会了。

    王上的恐怖,便是他这个追随多年的人,也无法体会。

    若是可以的话,周典自然希望战胜以泉的人是自己,但这一次他显然没能如愿。

    不过……更让他感到好奇的是,杨开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竟能引得王上离开王宫。亲自出手。他无论怎么看,杨开也不过是个道源三层境的武者而已,本身也没有太出奇的地方。若硬要说的话,那便是这小子掌握的逃跑秘术非常出彩。

    此番若不是自己追踪而来,而是叫廉炎过来的话,只怕真要让他逃之夭夭。

    “小子……你知不知道王上找你,所谓何事?”周典忽然开口问道。

    杨开正沮丧间,闻言没好气地答道:“这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吧?”

    话还没说完。他便浑身一僵,面露痛楚之色。因为周典竟暗下毒手,震了他一下。那种神魂上的痛楚,简直撕心裂肺。

    意识到此刻自己是人在屋檐下,杨开也不敢太嚣张,只能道:“这位前辈,你们是不是抓错人了?据说你们在找什么祸星,你仔细瞧瞧,我像么?”

    “本将军只负责擒人,其他一切与我无关!”周典冷漠答道,顿了一下,他又道:“我问你,班青在何处?你之前曾经与他相遇了吧?为何不见他的踪影?”

    “班青?你是说那个个子不高,行事鬼鬼祟祟的家伙?”杨开佯装糊涂,随口胡扯道:“被妖族强者杀了。”

    周典闻言,眸中寒光一闪,杀机几乎凝为实质,让杨开浑身冰寒。

    不过很快,他便收敛了自身的杀气,冷哼一声道:“这笔账,早晚要算!”

    他没有追问杨开太多,也没怀疑班青是死在杨开手上,因为他觉得这根本是不可能发生的事。

    也只有妖族那些强者,才有能力杀得掉班青。

    半个时辰后,周典带着杨开返回先前驻扎之地。

    此刻,跟随周典进入天妖山的人族强者几乎已经全部汇聚于此,于曼,袁庆,甚至连之前从天妖谷逃走的廉炎也在此地,唯独没有班青的身形。

    而这些人的旁边,则有一群没精打采,一脸无奈的被擒之人聚在一块。

    见到周典返回,众人连忙上来行礼。

    “把人全部带上,回王宫!”周典一声令下,众人轰然应诺,说话之时,已随手将杨开一丢,丢进了那被擒的人堆之中。

    沈牧矶不着痕迹地扶了杨开一把,免得他跌倒在地,然后冲他微微颔首。

    杨开扫了一眼四周,一下就看到其他几个难兄难弟了,彼此眼神一交汇,都忍不住苦笑不迭。

    谁也没想到,只是进入这神游镜世界历练一个月,最后竟被此地的本土武者给擒困。

    一群人行动很快,周典命令下达之后不过十息,便已启程朝神游城所在的方向驰去。

    一路上,杨开也不敢跟其他人交流情报,只能默默不语。

    直到此刻,他也不知道自己等人为何被擒,从班青口中所说的那祸星又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不过可以看的出来,此事关系甚大,否则根本没必要出动这么多强者,甚至连周典和那个鬼脸人王上都出手了。

    杨开隐隐觉得,自己似乎掉进了一个巨大的漩涡之中,有些无法脱身的样子。

    ……

    一日之后。

    天妖谷。

    以泉盘膝坐地,运功调息。面上神光闪烁不定,诸多妖族强者都面露担忧地朝他望去,各自散布四周警惕。

    昨日以泉先是与周典大战,接着又与那鬼脸人争斗一番,消耗甚大。

    再加上被鬼脸人偷袭之时为周典所伤。最后的战斗中更是多次受创。

    若非那鬼脸人的实力不足以碾压以泉,只怕这位天妖山的主人早已丢掉性命,天妖谷也将不复存在!

    好在鬼脸人此番的目的似乎只为拿人,并不是要铲除天妖谷,所以在与以泉打斗一番之后便主动退去了。即便如此,以泉之伤。也绝非一时半会能好的。

    而就在他默默调息之时,忽然耳畔边传来了白露的娇喝之声:“什么人!”

    以泉霍地睁开眼睛,精光四溢地朝前方注视过去。

    只见那前方,漫步行来一个发须皆白的耄耋老者,那老者浑身上下没有丝毫能量波动。好似一个从未修炼过的普通人一样。

    他不知从何处而来,但到了此地之后却径直地朝以泉行去。

    众妖族强者自然无法冷眼旁观,此刻以泉正在疗伤的紧要关头,受不得半点干扰,不管这老者是敌是友,都不能让他靠近。

    所以白露在喊出那句话之后,便身形一晃,化为一道白光朝那老者冲了过去。

    不过让这位帝尊一层境强者感到骇然的是。她明明是冲着老者去的,但等到显露身形之后才发现,自己的行径莫名其妙地改变了。竟落在了那老者身后。

    咻咻咻……

    无数妖族强者应声而动,齐齐阻拦那老者的步伐。

    却无一成功。

    所有冲向老者的强者都在极短的时间内定格在某一处,眼珠子瞪大,仿佛看到了极为可怖的一幕。

    他们根本没见到老者有出手的迹象,却全部失手。

    老者的步伐不快,可眨眼的功夫。他便来到了以泉面前,低头凝视着他。

    “你……”以泉皱眉张口。认真地打量来人,面露狐疑之色。不过下一刻,他便眸露精光,似是想起了什么,惊骇道:“你是……”

    老者微微抬手,制止了以泉接下来的话,然后将那只看似枯老的大手放在以泉的肩头上。

    一股精纯的能量,徐徐灌入以泉体内。

    强如以泉这等人物,竟不由地露出惬意的神情,显然是在这股能量的滋润之下,体内伤势有所缓解的缘故。

    少顷,老者收回自己的手。

    以泉却惊骇地发现,自己体内的伤势已经好了大半,而剩下的也只需要时间的积累便能调养康复,不会留下任何隐患。

    他长身而起,肃然起敬,冲面前老者凝重抱拳:“晚辈以泉,多谢前辈出手相助!”

    此言一出,天妖谷内外,鸦雀无声。

    无数妖族强者惊骇地朝以泉望去,几乎不敢自己所听到的一切。

    在这个世界中,以泉几乎可以说最厉害,也是辈分最高的几人之一了,可他在这个人族的老者面前,竟自称晚辈。

    这老者又是什么辈分?这人又是谁?

    妖族们彻底目瞪口呆。

    “你既认得老夫,那自该知道老夫为何而来。”老者终于开口说话,认真地望着以泉道:“东西呢?”

    以泉面露惭愧之色,回道:“被带走了!”

    老者眉头一扬:“被谁带走了,带往何处?”

    “神游国,王宫!”

    老者微微颔首,道:“看样子,还是来晚了一步,也罢,老夫再跑一趟便是!”

    话落,他的身形便忽然模糊,旋即淡化,不过三息后,消失在这片天地之中。

    以泉站在原地,面露敬畏而向往的神情,不过很快,他便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笑声滚滚如雷,传遍整个天妖谷,让无数妖族为之侧目。(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