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三百六十二章 别逼我
    “先带我出去,一切都好说。”杨开笑吟吟地望着姚昌君,“或者,告诉我出去的法子也可以。”

    “小子你敢跟老夫讨价还价!”姚昌君神情一怒。

    杨开道:“我只是怕前辈讹我!”

    “老夫什么身份,怎会做这等不知廉耻之事!”姚昌君冷哼道。

    杨开摇头道:“这可说不好,万一前辈你也不知道怎么出去呢,我白白交上灵药岂不是傻子!”

    庞广顿时怒喝道:“小孽畜,姚前辈要你交出灵药是给你面子,你敢不配合,你这是找死啊。”

    杨开与姚昌君一起扭头哼道:“关你屁事!”

    庞广脸上一片火辣辣的,这一下马屁拍在马腿上,表情尴尬不已。

    杨开盯着姚昌君打量了一阵,嗤笑道:“看样子前辈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啊,居然还大言不惭说要带我出去,可笑,可笑!”

    他一看姚昌君此刻的神态,便清楚他也不知道如何从这鬼地方出去。

    如果姚昌君真有离开的法子,用并蒂补天莲换取倒也不是不行,关键是这老家伙自己都出不去了,怎能带他一起。

    被杨开点破,姚昌君丝毫不恼,只是淡淡道:“以老夫的修为,区区一个秘境怎能困住我?老夫总有找到出路的一刻。”

    “那就等你找到出路再说吧!”

    “东西你交,还是不交!”姚昌君显然已经失去了耐心,问这话的时候一张老脸阴沉的几乎滴水。

    “你觉得呢?”杨开一脸不为所然。

    “很好!”姚昌君深吸了一口气,杀机已动。

    不过他并没有第一时间朝杨开动手,而是忽然将目光转向庞广。

    庞广正在看好戏,一下子察觉到姚昌君冷冽的目光,不禁浑身一抖,讪讪道:“前辈……”

    “滚!”姚昌君爆喝一声,“否则老夫连你一块杀了!”

    声音汇聚成浪,犹如长矛一般朝庞广冲去,庞广竟是浑身一震,往后跌退好几步,脸色发白。

    “前辈,庞某可以助你一臂之力,帮你把这小子擒住!”庞广连忙表衷心,忽然落难到这寂虚秘境之中,他帝尊一层境的修为实在是找不到什么安全感。只想抱着姚昌君这根大腿,却不想对方丝毫不给他脸面和机会,开口就叫他滚。

    姚昌君冷哼道:“老夫要你帮忙,再不走……就永远不要走了!”

    庞广大惊,咬牙看了看杨开,又看了看姚昌君,这才一跺脚,身形纵起,朝大海深处驰去。

    他虽然不知道姚昌君为何急着赶自己走,但却知道对方真的是不耐烦了,自己若是再纠缠不清的话,必定会引起他的杀机。

    以他的修为对上姚昌君,根本没有半点胜算。

    他只能先逃一步。

    虽然那大海看起来并不是一片宁静,反而危机重重,他甚至不知该往哪个方向逃跑,但总好过留在这里等死吧?

    前后不过十息功夫,庞广就不见了踪影。

    “这么急着把庞广赶走,你是怕他看出你神魂受创么?”杨开笑吟吟地望着姚昌君,淡淡地问了一句。

    姚昌君脸色大变,眯起的眼睛中闪过一丝及其危险的光芒:“你之前偷袭老夫那一击果然不是运气!”

    杨开大笑:“并蒂补天莲的功效无非就是修补破碎的经脉丹田和识海,前辈看起来中气十足,帝元充沛,显然不是经脉和丹田出了问题,这么急着要并蒂补天莲,明显是要修复识海了。”

    “你对药理一道竟如此精通?”姚昌君有些意外,能通过这么一点蛛丝马迹推算出自己神魂受创过,面前这小子显然不简单啊。

    “区区不才,是个帝级炼丹师!”杨开微微一笑。

    姚昌君脸色微变,不过很快就冷哼道:“你看老夫的样子,像是智商有问题的人么?”

    他显然以为杨开是在胡扯。

    杨开年纪不大,能有道源三层境的修为就已经足够让人震惊了,要是说他还是个帝级炼丹师,姚昌君第一个不相信。

    杨开或许是个炼丹师,否则不可能精通药理,但他绝对不是帝级炼丹师。

    他觉得杨开这么说,是想要自己放他一条生路,毕竟就算得到了并蒂补天莲,也是需要炼丹师炼制灵丹的,而帝级炼丹师就是最佳的选择。

    这小子,一肚子沟沟绕绕,藏满了坏水啊!姚昌君心中大为警惕。

    杨开愕然,旋即苦笑摇头:“前辈你神魂受创,智商确实跟着出了点问题,这是病啊,是病就得医。”

    他真诚相告,对方竟然不愿意相信,这让他有些啼笑皆非。

    “任凭你今日舌灿莲花,也得将并蒂补天莲交出来!”姚昌君冷哼一声。

    杨开面色一冷,道:“我说了,先告诉我如何从这里出去,若连这个都无法做到的话,东西你就别指望了,我拿它喂狗也不会给你。”

    “小子找死,老夫的耐心是有限的。”姚昌君听他竟把自己跟狗比较在一块,顿时恼怒不已。

    杨开慢悠悠地道:“帝尊三层境,我也不怕你,别逼我,逼急了我,你也没什么好果子吃!”

    姚昌君一怔,内心深处涌起一股及其荒唐的感觉,一个道源三层境敢在自己面前侃侃而谈,本身就是一件极为不可思议的事情了,而现在,这小子竟然还如此大言不惭,说的好像他有与自己一战的实力一样,可见对方的表情却是极为真诚,没有半点心虚。

    怎么回事,这小子不会真的能与自己一战吧?他依仗什么,那神出鬼没的空间神通?若是如此,他只能逃跑而已,根本不足为惧。

    姚昌君心中杂念迭起,想不出个所以然,却有些恼羞成怒道:“你既然如此不识抬举,那老夫便成全了你!”

    他脚下一点,整个人如鬼魅一般朝杨开欺近而来,单手结印,悠地朝杨开所在之地一指点出。

    一指之中,带有天地苍茫的恢弘之感,给人一种天地伟力加身的压抑气魄。

    姚昌君毕竟是帝尊境三层境强者,虽说神魂受创,但那雄浑的武道根基还是扎实无比,这一指虽然没什么名堂,却也极为凶残,蕴藏了对方对天道武道的感悟。

    指意未到,便有要破天开地的气势,天地法则之力尽数萦绕在这一指之上,似乎在这天地之间,姚昌君便是主宰。

    见他真的朝自己动手了,杨开脸色一变,再也顾不得其他,源力轰然运转,直接将昏迷的刘纤云塞进了小玄界,同时施展出龙化和不灭五行剑两大秘术,空间力量涌动之下便要从原地逃跑。

    嗤……

    一声轻响,杨开再出现的时候,已经在几十丈开外的某地,但那肩胛骨处,却是出现了一个通透的血窟窿,金色的鲜血从那窟窿里泉涌而出,钻心的疼痛霎时间传来。

    “嗯?”姚昌君表情一怔,露出惊讶的表情。

    他惊讶的不但是杨开在自己一击之下能够避开要害位置,更惊讶刘纤云去了哪里。

    他一直在注意杨开的动向,对他手上提着的那个昏迷的女子倒也不怎么在意,只是连他都没有发现,那女子是怎么消失不见的。

    这真是奇了怪了,他虽然神魂受创,不敢轻易动用神念,但眼力却还差到人消失了都看不到的程度。

    “老狗,你真要跟本少动手?”杨开一身气息暴戾,半边身子很快都被鲜血打湿,但那一击非但没有让他忌惮,反而似乎激发了他的凶性,让他整个人的气息变得如一只困兽般凶残。

    姚昌君没来由地心中一突,隐隐有种再逼迫他自己就要大事不妙的感觉,这感觉来的莫名其妙,却让他一身汗毛都倒竖了起来。

    但是开弓没有回头箭,他都已经将杨开打伤了,现在说什么都没用,若忽然就此罢手,岂不是承认自己怕了他?

    “小子不错,能避开老夫一击,倒也是人中龙凤!上天有好生之德,老夫也有惜才之心,就再给你一次机会,乖乖将补天莲交出来,可绕你不死!”

    “滚!”

    “好好好!”姚昌君大怒,“既然你如此冥顽不灵,那老夫就教教你该如何做人!”

    他手上姿势一变,帝元涌动间,一边束缚住杨开的行动,一边手掌涌起风云之力,狠狠朝杨开拍来。

    这一击他没有留手,显然已经打算置杨开于死地了。

    轰……

    一声爆响传出,任凭杨开如何抵挡防御,也被这一掌给拍的翻飞起来,浑身骨头都断了无数,脸上一片苍白,张口就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哈哈哈,小子口气不小,却只有这点本事,真是让老夫失望透顶!”姚昌君见他这么凄惨,心中大定,觉得自己刚才大概是多虑了,这小子不过是个道源三层境而已,就算有点底牌和手段,也不可能是自己的对手,也不知道自己刚才在犹豫些什么,早点出手的话早就把他给干掉了。

    真是羞耻啊!竟被一个毛头小子三言两语干扰了心神,果然是神魂受到了重创留下了后遗症,姚昌君心中暗暗想道。

    还好对方只是道源三层境,若是实力跟他相当的话,那自己就真没什么好果子吃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