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四百零七章 前辈饶命
    杨开一脸无语,望着那江舟子,心想我哪句话的意思没把太清岛放在眼中了?也不知道这人是怎么听出来的。

    倒是他身后的一群道源境听到这话,顿时都义愤填膺起来,好似受到了巨大的侮辱一样,每个人都暗暗催动起源力,一脸不怀好意地朝杨开等人望去,似乎随时都可能出手。

    杨开沉着气,开口道:“我并没有这个意思,只是觉得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那总该有个解决的办法,江岛主不妨划个道出来,我等接下便是!”

    江舟子大笑一声,讥讽道:“小子口气倒是不小!”

    那红衫女子忽然上前,凑到江舟子耳边低声说了几句什么,说话之时,眼睛还不断地朝冰云所在的地方瞄去,眼中闪烁着一丝戏谑的笑意。

    梵馨等人见此,俱都是脸色一沉,虽然她们都不知道红衫女子到底跟江舟子说了什么,可一看这架势就知道对师尊不利啊。

    眼下师尊正在疗伤的紧要关头,受不得半点打扰,这人想把师尊怎样?

    想到这里,梵馨与几个师姐妹悄悄打了个眼色,不着痕迹地移动了下位置,将冰云挡了起来。

    那边,江舟子冷哼一声,望着杨开道:“尔等惊跑本岛预定送给问情宗的贺礼,实在是罪大恶极,罪不可恕!”

    他几次三番提到这个问情宗,杨开虽然从未听说过,但也敢肯定,这个宗门在北域的势力应该不小,否则不至于让太清岛这些人这般上心地去准备什么贺礼。

    杨开没有插话,只是静静地望着江舟子,静待下文。

    “如今这贺礼也没了着落,不过既然尔等主动愿意赔偿,那也不是没得商量!”

    杨开淡淡道:“江岛主想要我们赔偿什么?”

    江舟子冷哼一声,把手一指,口中道:“将这少女留下来。剩下的人可以滚了。”

    他先前来到这里时候一肚子恼火,还没怎么注意到冰云的存在,可是刚才在那红衫女子的提醒下,他才发现这群人当中竟有一个极品少女。

    江舟子活了这么多年。还从未见过这般纯净无瑕的女子,冰云虽然看起来受伤不轻,正在疗伤的关头,但那种不染丝毫尘埃,仿佛天外神女般的气质却还是让他震惊不已。

    如此干净的女子。这普天之下只怕找不出第二个来。

    他要冰云并非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送给问情宗。蓝婴兽没了,贺礼没了着落,可若是换成这个少女的话,未必就不能讨得问情宗的欢心。

    问情宗的人虽然以情入道,但素闻他们修炼的功法多情多义,入情越深,修为越高,每一个问情宗的弟子身边都不缺美貌的女子,更不要说那问情宗的少宗主了。

    将这少女送给问情宗的少宗主作为礼物。少宗主肯定会开心啊,这可是极佳的入情对象,少宗主一开心,他们太清岛还怕得不到扶持么?

    “大胆!”梵馨几个冰心谷弟子一看江舟子竟然指着师尊说出那样的话,顿时都快气疯了,忍不住娇喝一声。

    江舟子脸色一沉,寒声道:“你说什么?有胆子你再说一遍!”

    梵馨咬牙银牙,正要再与他分辨几句的时候,杨开却一摆手制止了她。旋即,杨开好整以暇地望着江舟子。一脸玩味的笑容,道:“江岛主,你确定……要留下那位少女?”

    他内心深处实在感到好笑,冰云好歹是个帝尊三层境强者。因为修炼的玄功的缘故,所以她整个人纯净无瑕,而且从外表上看跟个少女没有区别。这江舟子真是瞎了眼,如此不知天高地厚,居然想要强留下冰云。

    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啊。

    “除了这少女,剩下的人都给本座滚蛋。给你们十息功夫,再不走的话,一个都别想走了!”江舟子斜睨着杨开,不耐地低喝一声,说话之时,杀气盈溢,威风凛凛。

    “好好好,我们走!”杨开干脆利索地一挥手,便要带着其他人离开。

    “废物!”那太清岛的红衫女子鄙夷地瞥了一眼杨开,满脸的讥讽嘲弄之色,在她看来,杨开这人为了自己的安全竟然这么轻而易举地抛弃了同伴,简直就是懦夫的表现,让她打心眼里逼视。尽管留下冰云作为赔偿是她提议的,但却不妨碍她鄙夷杨开的为人和性格。

    剩下的那些太清岛武者虽然没有说什么,但也都是一脸讥笑的表情。

    “杨丹师!”梵馨跺了跺脚,气愤地望着杨开,一脸失望的神情,她没想到杨开竟是这般轻易地就将师尊给抛弃了,难道他看不出来师尊正在疗伤么?

    “放心。”杨开冲她挤了挤眼,一副一切都在掌握中的神色。

    梵馨见此,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是担忧地朝冰云望了一眼,这才与杨开等人朝一旁退去。

    江舟子却是迫不及待地冲了上去,一张手便朝冰云抓去,看样子是想直接将冰云制服,先带回太清岛了。

    他望着冰云那恬静的面孔,心中还是忍不住感慨万千,这世上怎会有如此纯净的女子?望着她,连根本不好女色的自己都不可避免地有些动心了,有一种将她带回去好生呵护的冲动在心头滋生。

    他似乎已经预见到了与冰云以后一起快乐生活,幸福美满的美好场景。

    不行不行,这样一个极品少女不能便宜了那问情宗的少宗主,得留下来自己享用啊!心中贪恋大起,情绪激动不已。

    就在这时,一直闭着眼睛疗伤的冰云忽然睁开了一双美眸。

    滋……

    看到那双美眸,江舟子直感觉自己的心脏仿佛被无形的大锤狠狠命中,再也挪不开目光了。

    这是怎样一双纯净的眸子啊,江舟子甚至透过那眸子,看到了自己惊艳失神的倒影,那眸子就如一汪清泉,一轮圆月,让见到的人再也没办法忘怀,如烙印一般刻进自己的灵魂深处。

    江舟子愈发坚定了要将这少女留下,自己享用的打算。修炼至今这么多年,他还从未对一个第一次见到的女子有这样心动的感觉。

    “别动,本座不会伤你!”江舟子努力让自己的语气温柔一些,唯恐惊吓到面前的少女,说话间,大手已经快要抓住冰云的肩膀了。

    而就在这时,冰云忽然微微抬起一只玉手,轻轻地朝江舟子的手掌点去。

    她的动作轻柔至极,不带丝毫烟火气息。

    江舟子微微失神,不过紧接着,他就脸色大变。

    因为在冰云动手的这一刹那,他忽然察觉到了冰云那恐怖至极的力量波动。

    这少女……竟是一个帝尊境三层境强者!

    先前他见到杨开等人,一个个修为参差不齐的,最厉害的也不过道源三层境,冰云又在疗伤之中,所以他也没有太仔细关注,只以为冰云的修为与杨开等人差不多,并没有太放在心上。

    可是现在当他察觉到冰云的修为根本不是自己所能仰望的之后,这才明白自己犯下何等弥天大错。

    真是瞎了自己的狗眼,怎么会想到要留下这样一个强者?若是早知冰云的实力这般恐怖,说什么他也不敢无礼啊。

    太清岛岛主也才不过帝尊两层境而已,整个太清岛都没人是这少女的对手。

    他心头震动之下急忙便要抽身后退,可偏偏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将他束缚在了原地,让他根本动弹不得。

    冰云的动作看似缓慢轻柔,却是在间不容发之际一指点在江舟子的大手之上。

    “前辈饶命!”江舟子惊恐大叫一声,脸色悠地发白。

    话音落下,他只感觉手掌心处微微一疼,仿佛被针给扎了一样,紧接着,一股离奇的寒意忽然自掌心处弥漫开来。

    他瞪大眼珠子望去,一颗心顿时沉入谷底。

    因为在他的掌心处,一朵洁白的冰花忽然绽放开来,那冰花美轮美奂,冰雕玉琢,没有丝毫瑕疵,仿若这世上最美丽的景色,让人看的流连忘返。

    江舟子却是无心欣赏,因为当这朵冰花出现的时候,自己的手臂忽然结上了冰层,并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朝上蔓延,冰层所过之处,他的胳膊彻底丧失了知觉,那来自灵魂深处的寒意,似乎能将神魂都冰封起来。

    眼看着那冰层就要蔓延到自己的胸口,江舟子一咬舌尖,并指如刀,狠狠朝自己的肩膀处砍下。

    噗嗤……

    鲜血喷射而出,一只臂膀应声断裂,江舟子这才忽然感觉到束缚住自己的力量消失不见,大骇之下,他急忙抽身后退,拉开了与冰云之间的距离。

    待站定之后,他额头上一片冷汗淋淋,脸色苍白如纸,亟不可待地从自己的空间戒中取出一些疗伤丹塞进口中,惊恐而又忌惮地朝冰云望去。

    以冰云刚才表现出来的强大实力,若真的想杀他的话,他根本无力抵挡!

    现在他只能祈祷冰云不是嗜杀之人,会念在自己吃了一番苦头的份上绕过自己一命。

    另一边,太清岛的一群道源境都看傻了眼。

    他们只看到江舟子朝冰云冲去,然后冰云一抬手,江舟子急速后退,自斩一臂。(未完待续。)

    (本书采集来源网站,最新章节请移步阁,章节清晰、无弹窗、更新速度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