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四百四十三章 秒杀
    “仲师兄你……做什么?”于莺直到此刻才有些后知后觉,一脸惊愕地望着仲振永,不知道他为什么忽然出手偷袭起了杨开。

    毕竟这一路走来仲振永对杨开的态度都还算可以,也是说说笑笑的,怎么一到这里仲振永说翻脸就翻脸了呢?这让于莺一万个想不通。

    “是啊仲师兄,你这是干什么?”杨开冷冰冰地望着仲振永,脸色阴沉地道:“封某可有什么地方得罪了你,竟让你要暗下杀手!”

    “封某?”仲振永眉头一扬,大笑起来,低喝道:“封兄,仲某只问你一个问题,你回答的好了,仲某便为刚才的事道歉,若是回答不上来……嘿嘿……”

    杨开慢慢眯起眼睛,道:“仲师兄问问看呗。”

    仲振永神色一肃,喝道:“封兄你在大荒星域,出身哪个宗门?与尹师弟他又是如何认识的?”

    杨开闻言,一下子陷入沉思之中。

    仲振永密切地关注着杨开的表情变化,不肯错过一丝一毫,于莺站在旁边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就算再笨,她也意识到有些不对劲了,不禁黛眉一皱,悄悄运转起了源力,警惕地盯着杨开。

    少顷,杨开抬眼看向仲振永道:“仲师兄,这是……两个问题吧?你说话不算话啊。”

    仲振永怔了一下,接着怒道:“不管是一个还是两个,你直管回答便是。”

    杨开咧嘴一笑,若有所思地望着仲振永道:“仲师兄看样子是知道了什么啊。”

    这人忽然偷袭自己,显然是得到了一些关于自己的情报,知道自己这个封德是冒充的。

    “仲师兄,这是怎么回事?”于莺脸色难看地问道。

    仲振永冷哼一声,伸手指着杨开道:“于师妹,这个一直跟着你叫做封德的家伙,是假的。”

    “假的?”于莺一怔,愕然地朝杨开望去。

    “真正的封德,早已经死了!”

    “死了?”于莺不禁有些失神,呢喃道:“怎么会?”

    如果封德死了,那眼前这个人怎么会知道那么多关于尹师兄的情报?这人跟尹师兄到底又是什么关系?他为何要冒充封德去接近尹师兄?想起自己毫不设防地与杨开一起共处了这么久却没有发现他的真面目,于莺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真正的封德死在星光通道之中,此事是尹师弟亲眼所见,绝对不会有假,而你眼前这个人,与尹师弟他有些恩怨。”仲振永冷笑着,讥讽地望着杨开:“我说的没错吧,杨兄!”

    他将杨兄两个字咬的极重。

    杨开眉头一扬,惊讶道:“哦?连我姓什么都知道了,看样子给你传讯的应该是尹乐生咯?”

    说话间,他目光微微一亮,朝那诡异的暗红色星辰望去。

    尽管仲振永没有提及尹乐生如今身在何处,但杨开却有九成的把握敢肯定,尹乐生就在那颗星辰之中。否则仲振永根本无法联系到他,然后询问自己的信息。

    “不错。”仲振永并没有否认的意思,“这些事情确实是尹师弟告诉我的,不管你与尹师弟之间有何恩怨,你都没机会找他报仇了。”

    说话间,仲振永面上浮现出一丝狰狞和贪婪的神色,望着杨开的表情就如饿狼望着一块肥肉。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骗我!”于莺愤怒的无以复加,美眸喷着火光,咬牙怒视杨开,一脸杀机。

    杨开瞥了她一眼,冷声道:“真是个无情无义的女人,先前本少还救过你一命,现在竟然敢对本少流露杀机了,实在让人伤心啊!”

    于莺娇喝道:“那又如何,你敢骗我,那就该死!”她一转头,冲仲振永道:“仲师兄,这人身上有完整的星辰本源,如果能够得到的话,对师兄你有莫大的好处。”

    仲振永舔了舔嘴唇,激动道:“这种事我自然知道。”

    在黄泉宗中,他虽然自认为如今的实力不比尹乐生差多少,但以尹乐生那恐怖的进步速度来看,超过自己是早晚的事,而能让他有如此神速进步的最大根源,便是他的星主之身,身怀完整的星辰本源。

    这是任何武者都无法祈求的机缘。

    可是如今,另一个身怀完整星辰本源的武者就在自己面前,这种本源与碎星海的残破本源可不一样,如果得到的话,对自己的好处简直难以想象。他日后也无需担心会被尹乐生给超过了,大家都拥有完整的星辰本源,那比拼就是修炼的刻苦和坚持了,在这一点上,仲振永自信不输给任何人。

    杨开忽然道:“尹乐生如今果真在那星辰之上?”

    仲振永冷哼道:“将死之人,问这些又有何意义?”

    杨开嘿然一笑,道:“既然找到了尹乐生,那也没必要留你们性命了!”

    仲振永闻言一怔,大怒道:“小子够猖狂,敢在仲某面前说这话的人,你还是头一个!黄泉炼狱幡,速速受死!”

    话落之时,他忽然伸手祭出一面黑幡。那黑幡之中,一阵鬼哭狼嚎之音传来,掀起阵阵阴风,带来无尽的阴寒之意,似能将人的神魂都冻结。

    而在那黄泉炼狱幡展开之时,滚滚阴气更是凝为了实质,犹如黄泉之谁,朝杨开包裹而来。

    于莺见仲振永一上来就施展出了杀手锏,也是俏脸一变,连忙朝后退去,免得被波及。

    “好东西!送给鬼祖应该不错。”杨开看着那黄泉炼狱幡,不禁眼前一亮。这诡异的秘宝与鬼祖的万魂幡有些异曲同工之妙,应该是同出一源,只不过这个黄泉炼狱幡的档次比起鬼祖的万魂幡要高多了。

    杨开甚至从中感受到了淡薄的帝威。

    换句话说,这秘宝应该是被帝尊境强者亲自祭炼过,有了一些帝宝的雏形,只是还没有完全成型罢了。不过只要等到仲振永晋升帝尊,便可用帝韵温养这黄泉炼狱幡,它早晚会晋升帝宝的。

    不愧是大宗门排名前三的弟子啊,一出手就显得极为不凡。

    那阵阵喧嚣的鬼哭狼嚎之音,犹如贯耳的魔音一样,充满了神奇的魔力,足以影响任何与之敌对武者的心神。仲振永如此气势汹汹,显然也是打算一出手就了解杨开,没有给他任何反击的机会。

    完整的星辰本源,对他的吸引力简直太大了!

    杨开肃容以待,微微抬手,双手迅速结印。

    几个繁杂的动作下来,一股莫名的力量忽然朝四周弥漫开来,神奇的法则之力在虚空中逸散,迸向四极。

    仲振永眼珠子一凸,蓦然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因为这一刻他忽然觉得自己的思维和所有动作都被放慢了,就连四周的一切似乎都静止了下来。

    唯一没有静止的,便是那个冒充了封德的家伙。

    这是什么神通!仲振永脸色大变,心中蓦然生出一股凉意。

    尽管杨开的印决还没有完全结成,但仲振永已经感觉到了不妙,这个姓杨的家伙似乎不太好惹。

    冥冥之中,一声呢喃传入耳中,震撼他的心灵。

    “岁月枯荣,如梭如梦!”

    前所未有的危机感骤然诞生,关键时刻,仲振永一咬舌尖,一口精血喷了出来。

    随着精血的喷出,四周那诡异的静止终于被打破,一下子全活了过来。可是他抬眼望去,一只巨大的印决已经拍到了他面前,让他根本避无可避。

    轰……

    一声闷响传出,仲振永立刻怔在原地。

    他没有感觉到想象中的冲击,也没有察觉到自己有任何受伤的痕迹,但却骇然发现,一股奇特的力量侵入自己体内,自己的生机和寿命正在以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流逝,眨眼之间,仿若有数百上千年的岁月从自己身上流淌而过。

    “仲师兄!”于莺失声尖叫起来,眼珠子瞪圆了,不可思议地望着仲振永,一脸骇然之色,似乎是看到了极为可怕的一幕。

    仲振永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微微抬起一只枯老到如柴的手,放在眼前瞧了瞧,旋即颤巍巍地问道:“你……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杨开目光冷然地望着他,一抬手,一道月刃朝他斩了过去。

    若是巅峰时期的仲振永,或许可以避开这一击,但此刻的他老态龙钟,活脱脱一个行将就木的老者,一身生机和气血之力流逝了九成,根本没办法反应过来。

    漆黑的月刃犹如巨大的刀芒从仲振永身体中间划过,直接将他破成两半。

    于莺的脸色一下子苍白起来。

    死了,仲振永仲师兄竟然死了,就这么糊里糊涂的死了。

    这个在宗门内实力排名前三,放眼东域乃至整个星界也算得上青年俊彦的仲师兄,竟然被一个同等级武者眨眼击毙。

    这种事如果不是发生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于莺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

    可事实就摆在眼前,由不得她去怀疑什么。

    直到这个时候,她才知道杨开这一路行来隐藏了自己的实力,先前他在与梵天圣地长昊对拼一招时竟还口喷鲜血,那无疑也只是逢场作戏啊!可笑她还天真的以为杨开真不是长昊的对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