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四百六十九章 本源海
    北域,问情宗。

    作为北域顶尖宗门之一,问情宗占地广袤,弟子无数,成片的建筑气势恢宏,处处透着不凡,天地灵气也是极为浓郁。

    一栋不起眼的建筑中,忽然传来一声震天的怒吼之声,霎时间,整个问情宗似乎都在颤抖,无数弟子纷纷朝那声音来源的地方望去,眼神骇然。

    因为每个人都听出了,这是宗主大人的声音,只是众人都不知道宗主为何会忽然这般动怒。

    封玄已是帝尊三层境强者,心境如水,古井不波,若非遇到了什么让他难以接受的事,他根本不可能会出现这么大的情绪波动。

    而能让一位帝尊三层境如此动怒的事,又能是什么?

    便在这时,一人脸色苍白,急匆匆地朝那建筑内冲去,推开门,战战兢兢地跪了下去,口上道:“宗主,大事不好了,属下刚接到传讯,少宗主的魂灯……”

    这人话还没说完,那边封玄便忽然朝他拍出一掌。

    此人虽有道源三层境的强大修为,但在封玄这等强者面前如何能够抵挡,一掌之下,直接被拍成了肉饼。

    “杨开!”密室内,封玄脸色苍白,神情暴戾地低喝出一人的姓名,双眸之中闪烁着熊熊怒火。

    他魂降到封溪身上,所以虽然人在问情宗,可碎星海里发生的事情多少能感知到一些,尽管不太全面,但封溪死亡的事却感受的清清楚楚。

    自己的儿子好不容易在碎星海中晋升到了帝尊境,结果竟被一个道源三层境的人给杀了,而且还是自己魂降的前提下,这对自己,对问情宗,简直就是奇耻大辱啊。

    若不是他无法进入碎星海,只怕现在就要动身去找杨开算账了。

    杀子之仇,不共戴天,封玄内心中怒火翻涌。忽然起身,化作一道流光,遁出问情宗,朝某个方向驰去。

    看他前往的方向。似乎是冰心谷所在的位置。

    他现在无法去寻找杨开,只能先去冰心谷找冰云,无论如何,杨开必须死,而只有找到冰云才能打探到杨开的消息和下落。

    封溪的死亡让他彻底暴怒。根本不再顾忌什么两派之争,冰云若是不能给他一个合理的说法,他必定要血洗冰心谷!

    ……

    昏昏沉沉之中,杨开感觉到有人在呼唤着自己,他挣扎了许久,这才忽然睁开眼睛,恢复自己的意识。

    “你可算醒了!”一个声音忽然在耳畔边响起。

    杨开心头一动,便知这呼唤自己的不是旁人,而是法身。

    他与法身之间一直有一种神魂上的联系,所以即便隔着小玄界。法身也可以随时联系他。

    杨开先前忽然昏迷过去,法身又不敢将他拉近小玄界疗伤,虽然确实可以这么做,但如果真的这么做了,那玄界珠必将暴露在虚空中。

    碎星海强者无数,万一让人看到了玄界珠,肯定又是一桩麻烦事。

    所以法身只能任由杨开想虚空中飘荡,不断地呼唤着他。

    “过了多久了?”杨开与法身神念交流起来,勉强撑起了身子。

    “也没多久,几个时辰而已。”

    “还好。”杨开轻呼了一口气。审视了下自身现在的状况,伤势不算太严重,就是被封玄一道指风扫中,后背处有些血肉模糊。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他很虚弱。动用山河钟消耗掉了他所有的力量,让他在这几个时辰内根本没办法完全恢复,便是此刻,动一下神念都觉得脑海生疼,若是这个时候碰到什么危险的话,那他只能第一时间躲进玄界珠。

    他想了想。祭出自己的木舟,任由它往前飞驰,然后自己盘膝坐在木舟上,取出一些恢复用的灵丹塞进口中,闭目调息起来。

    亘古荒凉的碎星海中,杨开的身影宛若一粒尘埃,毫不起眼,随即飘荡,并无特别的目标。

    两日之后,他才轻轻地呼出一口气,重新站起身来,身体各处传来噼里啪啦的炸响。

    虽然还没有完全恢复的样子,但身体已经没有大碍了。

    举目望了一下四周,并无什么特别,就连他的七芒星印,也没有感应到其他人的存在。

    进入这碎星海已经两三年的时间了,先前他还以为自己收获不错,可在遇到了冰心谷的人和封溪之后,他才知道自己有些落后了。

    连封溪都早早的晋升到了帝尊境,而紫雨更是在突破的紧要关头,或许这个时候已经突破成功,晋升帝位,可是自己呢,居然还没感应到突破的气机。

    凤凰真火,山河钟,确实都很不错,毕竟是大帝曾经拥有之物,可是武者的强大,从来都是以自身的实力为根基的,其他外物助力不过是锦上添花罢了。

    没有强大的实力作为保障,即便手上有再好的宝物,也难发挥出什么作用,杨开觉得自己现在如果也是帝尊境的话,先前动用山河钟就不至于那么狼狈了。

    紫雨和封溪已经领先自己,其他的宗门骄子呢?自己所认识的那些后起之秀呢?

    杨开忽然有一种迫切的危机感。

    修为落于人后,那才是真的落后,即便在这碎星海中找到再多的好东西也无济于事。

    他一边想着,一边御使木舟迅速飞驰,想要在这碎星海中寻觅自己的契机。

    接连好几天时间,杨开竟都没碰到一个人,也没感应到本源之力的气息,这让他不免有些奇怪,因为这种现象很不正常,他在碎星海也待了一阵子了,从来没出现过这样的事情。

    又是几日后,杨开还是毫无感应。

    这让他不免有些疑神疑鬼起来,不知道这碎星海中到底起了什么变故。

    直到第十日的时候,杨开才忽然感觉到手背处微微一热。

    这让他精神一振,立刻意识到是感应到武者的存在了,而紧接着,手背处温热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

    杨开眉头一扬,连忙朝那个方向驰去。

    随着距离的接近,杨开心中惊奇不定,因为他感应到了好多武者的气息,那边似乎不但有武者的气息,还有极为浓郁的本源气息。

    都与手背上的星印有了共鸣反应。

    那边到底什么情况?他心中好奇起来,速度也加快了许多。

    半日后,印入眼帘的一幕让杨开微微一呆。

    因为在他前方不知道多少万里的星空处,横亘着一大片幽蓝的光晕,呈现出不规则的椭圆形,一眼看过去,就好像一片汪洋大海一样。

    虽然现在看起来这一片汪洋大海并不算太大,但杨开知道这是因为自己与它距离太远的缘故,若是真的置身在其中的话,必定能感受到其的恢弘庞大。

    “什么鬼东西?”杨开心中嘀咕了一声。

    再过几个时辰,杨开已经飞到了这古怪的地方。

    待看清那边的情况之后,杨开倒吸一口凉气,失声道:“这么多本源之力?”

    他明显从那幽蓝色的光晕之中感受到了浓郁的本源之力的气息,那些破碎的本源,就隐藏在这幽蓝的光芒之中,仿佛鱼儿藏身在海水里。

    而此刻凑近了看,此地就像是真的汪洋大海一样,一眼竟是看不到尽头,碧波蔚蓝,那光芒竟也如海水一般潮起潮涌,看起来极为古怪。

    通过手背上的星印,杨开清楚地感受到了无数武者,分散在这偌大的幽蓝光芒之中,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吸收炼化本源。

    只是……这里怎么可能有这么多本源之力?这么多本源,若是叫一人炼化吸收的话,那该能得到多大的好处?杨开简直不敢再想下去了。

    可是这基本是不可能的事,任何一个武者也没能力将这么多本源全部炼化的。

    怪不得自己这一路走来十多天,没碰到一个人,也没感应到任何本源的气息,原来都聚集到这一块地方来了。

    杨开心中一阵激动,虽然很想现在就去抢夺面前的本源之力,但他还是仔细查探了一下那幽蓝的光芒的情况。

    出乎他的意料,神念放出并没有受到任何阻碍,也没有察觉到丝毫危险,仿佛这幽蓝色的光芒只是如海水般的存在,是那浓郁的本源之力的承载物罢了。

    杨开面色一喜,便身形一纵朝前方冲去,一头扎进了那光芒之中。

    “哈哈哈,又一个傻子!”不远处传来一阵嘲笑之声,这人显然一直在观察杨开,见他冲进了那幽蓝色的光芒之中才大笑起来,讥讽道:“在本源海也敢鲁莽冲撞,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啊。”

    他话音才落,杨开先前冲进去的位置处,一道人影骤然飚射了出来。

    这人定眼一看,不是杨开又是谁。

    他一下子瞪大了眼珠子,骇然道:“怎么可能?居然还活着?”

    杨开此刻却是龇牙咧嘴,浑身疼痛,身体各处都传来嗤嗤嗤嗤的声响,一身衣衫在极短的时间内被腐蚀干净,露出精壮的身躯。

    而那皮肤上,也仿佛被滚烫的热水烫过,一下子起了无数脓包,血肉模糊,看起来可怖至极。

    不过模样虽然凄惨,杨开却并没有性命之忧,鼓动体内源力,驱除着侵入自己体内的腐蚀之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