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四百七十八章 岂会轻易死去
readx();    “你真是下了一盘好大的棋!”杨开微微震惊,他也没想到,乌蒙川竟然传授给不少人噬天战法,只是其他修炼了噬天战法的人,都被反噬死了。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法身那样的身躯。

    他暗自庆幸,幸亏自己当年抵住了诱惑,没去修炼这噬天战法,否则连怎么死的恐怕都不知道。

    他虽然自付毅力不俗,但噬天战法实在是太过诡异了,乌蒙川能够修炼到道源三层境,也绝非毅力坚强那么简单,或许噬天大帝当年留下了一些修炼的经验供他参考也说不定。

    “若能再现先祖辉煌,几百年的等待又算得了什么?”乌蒙川身躯一震,朗声喝道。

    杨开脸色难看道:“我倒是想问问,那主本和副本有何不同?”

    “嘿嘿,基本上两者相差无几,但自然是有一些区别的,修炼副本的武者只是种子罢了,一旦抵达道源三层境顶峰,这种子便是成熟了,可以为修炼主本的人所吞噬,那样便能晋升帝尊!而且,若种子成熟,那修炼主本的人便可以在极远的位置感应到对方。”乌蒙川的语气逐渐亢奋起来。

    杨开恍然道:“怪不得你能在碎星海中找到我,原本是可以感应的。”

    先前在本源海中,他将法身也放了出来,估计就是那个时候让乌蒙川感应到了。

    乌蒙川振臂高呼道:“为了今日,本座苦等了几百年了,终于让本座守得云开见月明!”

    杨开点点头,该问的他也都问了,该了解的他也了解了。

    法身之所以修炼到瓶颈,却无法突破,原来真的是功法的问题,只是功法并非残缺,而是本来就是这样的。

    他沉吟了一下,道:“若是修炼了副本的人将修炼主本的人吞噬。那又该如何?”

    乌蒙川闻言一愣,不过很快就明白杨开是什么意思了,嘿嘿一笑道:“年轻人野心不小,很好很好!以你的资质。若没有修炼神功,他日必定能成大气候,可惜……如今也只是本座晋升的垫脚石而已。”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杨开沉脸望着他。

    乌蒙川哼道:“你若真能吞噬掉本座,那自然该你晋升,这有什么好问的。”

    “这样啊……”杨开满意颔首。“这样最好不过了。”

    “小子还有什么要问的?”乌蒙川低喝一声,“一并问了然后好上路,本座已经等不及了。”

    “没了!”杨开冲他咧嘴一笑。

    那诡谲的笑容让乌蒙川为之一怔,咬牙道:“故弄玄虚!”

    说话间,一身源力忽然鼓荡起来,似乎要准备对杨开出手了。

    “慢!”杨开忽然一抬手道。

    “还要做甚!”乌蒙川不耐低喝。

    杨开怪异地望着他笑,道:“你难道就不问问,为什么现在你感应不到那成熟的种子了?”

    乌蒙川神情愕然,心想对啊,先前他还在疑惑为什么感应不到那成熟的种子的波动了。只是被杨开问这问那的,结果自己忘记了,等到现在被杨开提醒了,他才忽然再想起。

    他忙道:“为什么!”

    “嘿嘿……”杨开咧嘴笑开来了,一摊手,道:“因为,本少压根就没修炼噬天战法啊!”

    “什么?”乌蒙川大惊失色,“没修炼?不可能!”

    若杨开没有修炼噬天战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如何晋升到了道源三层境的水准?而且看杨开的神色和气息,似乎晋升时间也不短了。一身修为凝厚至极。

    若杨开没有修炼噬天战法,那他先前感应到的种子的波动又如何解释?

    他明明在感应到那波动之后迅速飞去,然后就看到了杨开的。

    杨开凝声道:“修炼噬天战法的,另有其人!”

    “谁!”乌蒙川眼帘一缩。

    杨开一挥手。一个庞然大物忽然从空而降,那巨大的身影一下子遮蔽了天空中的所有光明,带来一片阴影,将偌大的地面笼罩,而落到地面之后,大地都微微抖了一下。

    乌蒙川张大了嘴巴。抬头望着那如小山一样的存在,只感觉一种窒息的感觉迎面袭来,久久无法呼吸。

    而当这个小山一般的存在现身的同时,那消失的感应再一次出现了。

    而这一次,乌蒙川感应清楚了,这波动并非是从杨开身上传来的,而是从这个怪物身上传来的。

    再仔细望去,乌蒙川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这巨大的怪物竟有手有脚,浑身批着厚实的岩甲,看起来就如一个巨大的石头人,偏偏这石头人还有一双灵动的眼睛,滴溜溜转个不停,而这石头人手上还拿着一柄被漆黑缠绕的漆黑战锤,那战锤之上弥漫着一股让人极为不舒服的气息。

    魔兵!乌蒙川一下瞪大了眼珠子,失神地望着那战锤,心中震骇的无以复加,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魔兵啊,货真价实的魔兵。

    当今世上竟还有魔兵?这玩意不是应该早就消失了吗?那些上古大魔巨魔难道还没有灭绝?

    “这家伙刚才说什么你听到了吧?”杨开指着乌蒙川问道。

    法身挥了下手上的魔兵战锤,嗡声道:“听的很清楚。”

    “把他吞噬掉,你就可以突破眼下的瓶颈了。”杨开轻轻地笑着。

    法身也笑了,很爽朗:“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说话间,他朝前迈出一步。

    轰隆隆……

    巨大的声响传出,结实的地面被法身踩出一个巨大的脚印。

    “什么鬼东西!”乌蒙川总算是回过了神,忍不住叫道:“你从哪里弄出来的。”

    这么大的怪物,不可能是从空间戒里拿出来的,他只看到杨开一挥手,这玩意就粉墨登场了。

    而且乌蒙川也不知道这玩意到底是不是活物,说他是死物,偏偏他还能说话,还能交流,说他是活物,他却没有半点生命波动。

    活了这么多年,乌蒙川怎么也没想到今日还能涨点见识。

    “你管我从哪里弄出来的,乖乖受死就是,不反抗的话还能给你个痛快,要是反抗的话,哼哼!”杨开站在一旁冷笑不迭。

    “让本座受死?”乌蒙川眼神一戾,怒道:“小子你怕是还没弄明白情况吧,在本座面前,谁敢放肆?”说到此处,他忽然把手一张,对准了法身,爆喝一声:“噬天战法,给我吞噬!”

    一股神奇的力量一下子弥漫开来,似要吞噬万物一样将法身笼罩。

    法身巨大的身子竟是一个踉跄,一下子跪倒在地上,面露痛楚之色,口中发出了哀嚎之声。

    杨开脸色大变,低呼道:“什么情况?”

    法身的实力到底有多强,他最清楚不过了,石傀一族天生强壮的身躯,这么多年来法身更是炼化了无数宝物,手持魔兵战锤,便是帝尊境他也能拼上一拼,若非体型太大行动不便的话,杨开也不至于经常将他雪藏。

    可是如今,如此强大的法身竟在一个照面之下被乌蒙川撂倒在地,而且看起来毫无还手之力的样子,这让杨开如何不震惊。

    这老东西能有这么厉害?杨开也是傻眼了。

    “要死要死要死……”法身一边哀嚎一边大叫,显得痛苦不堪,“力量被吞噬了……”

    “哈哈哈哈!”乌蒙川丧心病狂地大笑起来,眼神疯癫,厉喝道:“在本座面前也敢猖狂,看本座将你吞噬个干净。”

    肉眼可见地,一股股精纯的能量从法身身上溢出,被乌蒙川吸入体内,而乌蒙川整个人也变得红光满面,仿佛得到了巨大的滋润一样。

    “功法压制!”杨开脸色一沉,猛地想明白了什么,再也不敢让法身在外面停留了,一挥手将他重新收回小玄界。

    那边乌蒙川正吞噬的不亦乐乎,可忽然间那力量的源泉竟然没了,再放眼望去,法身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的脸色顿时阴霾起来,咬牙道:“那东西呢?赶紧放出来,要不然本座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杨开冷冰冰地望着他,哼道:“老狗好算计,主本副本功法之间有天生的压制吧?”

    乌蒙川沉着脸道:“是又如何?”

    杨开啧啧一声,道:“若是如此,那修炼了副本的武者无论有多强,在你面前也只是一盘菜啊。”

    “小子休得啰嗦,快将那东西放出来,待本座晋升帝尊之后未必不可提携你一二。”乌蒙川不耐低喝,眼看着晋升帝尊的机缘就在眼前,可杨开竟将这机缘藏了起来,乌蒙川岂能不着急。

    他甚至都不知道杨开到底是如何将那东西召唤收回的,若非要弄明白这一点,他只怕第一时间就冲杨开下手了,也不会与他谈什么条件。

    杨开哼道:“噬天大帝当年强者不仁,屠戮生灵,吞噬星辰,崩坏星域,惹的天怒人怨,最终为诸帝击杀,乌蒙川,你觉得就算你能晋升帝尊又能如何,无非是赴你先祖的后尘而已。”

    “放屁!”乌蒙川眼珠子赤红,怒喝道:“诸帝也不过是心胸狭隘之人,嫉妒先祖实力,设下圈套,可惜还是被先祖拼的两败俱伤。先祖那般强大之人,岂会轻易死去……”

    说到这里,乌蒙川忽然闭上了嘴巴,本来亢奋激动的情绪似乎也稍稍平复了少许。(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