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四百九十二章 到底是何方神圣
    张若惜呆了好一会,才意识到老骗子是在喊自己,众目睽睽之下,她不禁有些怯怯的感觉,那脸色也是愈发苍白了,娇躯内的力量波动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凶猛。

    她转过头,用征询的目光望着杨开。

    杨开沉声问道:“老头儿,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老骗子肃然道:“老夫怎么会拿这种事开玩笑?”

    “那你给我说清楚,若惜如何能帮你封印圣灵精魂!”

    不止杨开有这个疑惑,所有人都如此,毕竟张若惜看起来并不起眼,修为也只有道源三层境而已,在场这么多帝尊,老骗子找谁帮忙也不至于找上她。

    不曾想,老骗子闻言摇头:“不可说不可说,你若信老夫,便让她过来,若是不信,老夫也没办法。”

    杨开厉声道:“你不解释一下让我如何相信!”

    老头儿一摊手,道:“那就没辙了,等她的封印完全解开,或许要在这碎星海中大肆杀戮一阵,那圣灵精魂才会重新沉睡下去,届时诸位就自求多福吧。”

    杨开表情难看,这老头一副故弄玄虚的模样,偏偏他还没什么办法,实在让人气恼。

    就在这时,张若惜忽然道:“先生,若是能让小七妹妹平稳下来,我愿意去试试!”

    “可是你现在自己的情况……”杨开皱着眉头。

    他也不知道张若惜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似乎很不安的样子,体内的气息也变得诡谲起来,情况虽然不如莫小七严重,可也不容乐观。

    “我没事的。”张若惜抿着红唇道,“先生你让我去吧。”

    那边老骗子催促道:“你再迟疑的话,等她封印完全解开,就回天乏术了。而且……不妨给你透露一句,两个女娃娃的情况归根结底是因为连锁反应,解决了封印的问题。另外一人的问题也会解决。”

    杨开听的一脸迷茫,可老骗子一副诚恳的表情,还是不免让他信了几分,他沉声道:“你的方法。对若惜有什么危害?”

    “没有性命的危害,老夫只要取她一滴精血而已!”

    “精血……”杨开神情一怔,愈发觉得老骗子不是在随口胡扯了,因为张若惜体内有一种奇特的血脉之力,那血脉之力到底是什么杨开一直没弄明白。如今老骗子说要取张若惜一滴精血,明显是知道张若惜血脉非凡,那血脉内或许隐藏了什么奇特的功效,才能帮他封印圣灵精魂。

    他竟能看出这一点?

    “好,我答应了!”杨开沉声应道,带着张若惜就朝那边飞了过去。

    少顷,两人一并来到老骗子面前。

    老头儿冲张若惜微微一笑,温和道:“小丫头放松点,不会伤到你什么的。”

    张若惜微微颔首,深吸一口气。做好了准备。

    老头忽然又瞧了张若惜一眼,惊奇道:“你这衣服……不错啊,哪里弄的?”

    此言一出,杨开心中一惊。

    因为张若惜的外衣下面穿戴的是一件防御帝宝,凤彩霞衣!

    这防御帝宝的价值极大,而且防御惊人,自张若惜得到之后便一直贴身穿戴着。

    老头儿说她的衣服不错,肯定不是说外面的衣服,而是指那隐藏在里面的凤彩霞衣。

    这老头搞什么东西,这也能看出来?杨开不免警觉起来。

    张若惜倒是没有什么防备之心。只是淡淡道:“一个朋友送给我的。”

    “朋友……”老头儿嘴角明显一抽,呵呵笑道:“下次若是再见到你那位朋友,帮老夫给他带个好,就说老夫很想念他!”

    张若惜惊喜道:“前辈认识他?”

    “很久没见了。”老头儿和蔼地答道。

    两人你一言我一句地聊着。杨开心中却是翻起了惊涛骇浪,瞪大了眼珠子,一副白日见鬼的模样。

    他忽然发现,这老头儿绝对不像他表面看起来这样神神叨叨,反而有些深不可测。

    因为张若惜的凤彩霞衣是从四季之地中得到的,而据她所说。送她这件帝宝的,乃是上古圣灵穷奇!

    那穷奇似乎是岁月大帝的坐骑,岁月大帝帝陨之后,穷奇便一直在四季之地中沉眠,直到那一次岁月神殿出现,那一次之后,穷奇也离开了四季之地,不知去何处逍遥去了。

    穷奇乃是上古凶兽,杀戮成性,当时从四季之地内出来之后,把守护在出口外的高雪婷等人吓了一跳,好在穷奇并无伤人之心,否则高雪婷等人必死无疑。

    可是如今,这老头儿口中的意思竟然是认识穷奇的。

    这老头到底是何方神圣!先前杨开就觉得他处处透着诡异,如今更是一团迷雾。

    这样的奇人异士,为何只有道源三层境的修为?

    “前辈如何称呼?”张若惜与老头儿似乎很聊得来,一直不安紧张的心情也逐渐放松下来。

    杨开在一旁也连忙支起耳朵,专注聆听。

    老头儿张口吐出几个字。

    杨开一脸茫然,因为他压根没听清这老头在说什么。

    张若惜颔首道:“晚辈记下了,若是能再碰见他的话,我会转告的,只是我也不知道他去了何处,上次送我这衣服之后就不知所踪了。”

    说着话,张若惜忽然微微一晃,差点倒了下去。

    好在杨开眼疾手快,一把将她扶住。

    “好了,精血已取,你稍事休息吧。”老头微笑说道。

    直到此刻,杨开才注意到这老头手指上方竟漂浮着一滴殷红的鲜血,那鲜血竟宛若活物一般,在他指尖上翩跹起舞,显得极为不安稳,而且血液内部更是传迭出极为诡异的气息。

    杨开竟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时候取的精血。

    而张若惜之所以忽然晃了一下,明显是因为伤了点元气的缘故,只不过一滴精血并无大碍,休养一些时日就能恢复过来。

    取得精血,老头的神情一下子变得严肃至极,体内源力跌宕,裹着那精血,一指点向莫小七的额头,动作迅如雷霆。

    嗤嗤……

    那幻天蝶的精魂陡然间极为不安起来,似是遇到了天敌一样,不断地振翅挥舞,散发阵阵幻术波动。

    杨开先前吃过大亏,自然知道这幻术的厉害,正要急忙后退时,却发现那幻术的波动在遇到张若惜的精血之后竟全部被挡了下来,根本泛不起半点涟漪。

    没有遇到半点阻碍,老头儿便将那精血点在了莫小七的额头之上。

    精血一下子爆裂开来,在莫小七额头的位置处形成一个殷红的印记,继而侵入她的体内。

    随着精血的消失,莫小七身上的气息也迅速平稳下来,那幻天蝶也逐渐被一股莫名的吸力吸入了莫小七体内,重新化作一个蝴蝶的印记,烙印在她的脸颊之上。

    一声轻哼,莫小七软绵绵地倒了下去,双眸紧闭。

    杨开伸出另外一只手,赶紧扶住,定眼望去,只见莫小七呼吸平稳,应该是昏睡过去了,并没有什么大碍。

    一场惊天危机,来的莫名其妙,解决的也莫名其妙,却让所有人都担惊受怕了好一阵,待解决之后,大家才发现背后出了一身的冷汗。

    “先生我好困!”张若惜忽然说了一句,也赴了莫小七的后尘,直接昏睡过去。

    “小子不错不错,左拥右抱,享尽齐人之福,真是羡煞老夫啊。”老头儿笑吟吟地望着杨开,揶揄道。

    杨开一脸黑线,道:“老丈你这么为老不尊,真的好么?”

    老头儿道:“老夫也年轻过,这没什么大不了的。”说话间,还冲杨开一阵挤眉弄眼,骚的不成样子。

    杨开凝声道:“老丈,真人面前不说暗话,以前是我误会你了,觉得你是个坑蒙拐骗的骗子,如今才知道,老丈真是真人不露相啊。”

    “哈哈!”老头儿一笑,道:“老夫只是骗术比旁人高明一些罢了,不必在意。”

    杨开颔首,道:“老丈,你既能看出若惜的精血能压制圣灵精魂,那必然知道她所拥有的到底是何种血脉,能否告知?”

    此言一出,老头儿表情一下子严肃下来,沉吟了片刻后道;“这个不能告诉你,待她日后变强了,自己会弄明白的。不过老夫有一句相劝。”

    “什么?”

    “引她为善,若她为恶,那星界必乱!”老头儿肃然道。

    杨开眼帘一眯,道:“有这么严重?”

    老头儿望着昏睡的张若惜,看似浑浊的双眸中却爆射精光,沉声道:“她若成长到极限,能掀起的力量,比乌邝还要恐怖!”

    “乌邝?哪个乌邝?”杨开皱眉问道。

    老头儿一字一顿地凝声道:“噬……天……大……帝!”

    咕咚……

    杨开忍不住吞了口口水,惊骇道:“老丈你竟知道噬天大帝的名讳?”

    若不是听这老头儿提起,杨开根本就不知道噬天大帝到底叫什么名字,噬天二字只是称号而已,并非名讳,乌蒙川自称是噬天大帝的后人,杨开倒也猜测过噬天大帝的姓氏便是乌。

    可他怎么也没想到,竟是从这个老头儿口中得知了噬天大帝的名字。

    他怎么知道的?

    杨开表情艰辛道:“老丈你到底是何方神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