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五百八十一章 天意
readx();    见杨开脸色不好看,长老与木娜对视一眼,齐齐行礼,恳求道:“还请贵客助我两族一臂之力!”

    杨开侧身让到一旁,淡淡道:“两位这是要强人所难啊。”

    长老摇头道:“并非如此,我等只是顺应天意罢了。”

    “天意?”杨开冷笑一声,“何来的天意!”

    长老微微一笑,侧开了身子,指着洞壁道:“贵客请看。”

    木娜也是一挥手,一道流彩霞光忽然飞射而出,将整个洞壁印照的灯火通明,那流光紧贴着洞壁的某一处,缓缓萦绕,而随着光芒的照耀,杨开忽然发现那洞壁之上竟浮现出几幅极为古老的图画来。

    第一幅,一人盘膝而坐,双膝之上放着一块石头,而那人伸出一指,指尖滴出鲜血,往那石头之上滴落,奇怪的是,这画上之人指尖滴出的鲜血并非殷红之色,而是诡异的金色。

    杨开看的一怔,还没看透彻,目光便不由自主地随着那流光的移动转移到了第二幅上。

    第二幅画上,那人依然盘膝而坐,只不过附近却多出一个小巧的身影,佝偻着腰肢,四肢着地,仿若一只猴子一样蹦蹦跳跳,追逐着飞舞的蝴蝶。

    两幅图画都只是用最简单的线条勾勒而出,看的出来极为粗糙,却活灵活现地将要表达的意思展露了出来。

    这是小小跟自己?杨开脑袋一懵,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小巧的身影分明就是小小啊,而那能滴出金血的人影,除了自己还能是何人?

    只是……这图画分明已经岁月斑驳,极为古老,最起码也是几百上千年前的东西,怎么会将自己记录在上面?

    杨开不禁生出一种极为不真实的感觉。

    再看第三幅,入目所见让杨开眼帘不禁一缩,因为在那第三幅画面上,正是自己与小小并肩作战的场景。小小手持撼天柱大发神威的形象入木三分,惟妙惟肖。

    第四幅,似是在一处通道之中,星光缭绕。空间破碎,小小被吸入空间裂缝之中,只剩下一只手还露在外面,似乎要抓住什么。

    这是初入星界,在星光通道中的遭遇啊!

    第五幅。小小的四周,多出了九个与他一样的石头人,在原始茂密的丛林之中休养生息,四周飞舞着许多体型更小的木灵。

    第六幅,最开始在图画上出现的人找到了那小巧的身影,久别重逢,喜不自禁,篝火通明,众多石灵和木灵在一旁载歌载舞,与今夜发生的一幕完全地重合在一起。

    第七幅。画面上出现了一个如鲜血般通红,椭圆形的大门,无数千奇百怪的生灵在这血色大门附近战斗,死伤一片。

    第八幅,那小巧的身影横空而来,在那人类的帮助下冲进血色大门内,消失不见。

    第九幅,什么都没有,只剩下一个血色的大门,除此之外。再无他物,留下了极大的悬念。

    一共九幅图案,烙印在这树壁之上,虽是简单勾勒。却栩栩如生。

    杨开看完,心绪百转,好一会才抬头道:“这是什么意思?”

    长老道:“木灵一族虽然不擅长战斗,但却有许多奇特的能力,上一代木灵族长精通占卜之术,在她临死之前。察觉到我两族在未来的某一刻会有灭族之灾,以最后的生命力为代价卜算过一卦,为我两族寻找出路,她所留下的便是这九幅图案。”

    木娜叹息道:“一千多年了,我与长老一直在参悟这九幅图案中所代表的寓意,却一直不得其解,直到石九忽然从外界寻来,让我们印证了第五副图案上的内容,我们才知道两族的希望并不在两族之中,而在石九身上,在客人你的身上。”

    杨开嘴角一抽,道:“就凭这九幅图案?两位就要拿两族所有人的性命去冒险?”

    长老正色摇头,道:“这是天意,这是启示,并非冒险!客人,我们已经等你很久了!”

    杨开一愣,这话今日刚见到长老的时候就听他说起过,当时他还以为是因为小小的缘故,却不想长老另有他意。

    树洞内,长老和木娜目光灼灼地望着杨开,一脸期翼的目光。

    杨开叹道:“就算这是上一代木灵族长以最后的生命留下的启示,也没说事情一定会成功啊。”指着那第九幅图案,杨开道:“这里可是什么都没有。”

    木娜肃容道:“我相信上一代大人不会无的放矢,若这是一条绝路,她不会在这里留下启示,她既然留了下来,那给我们指明的便是正确的道路。”

    “客人……”长老再次开口。

    还没把话说完,杨开就摆手打断了他:“此事关系太大,我得想想,两位不用多说了。”

    言罢,也不管这两人什么意思,杨开转身走出了树洞,外面依旧喧闹不已,木灵与石灵众多族人欢歌笑语一堂,若惜被一群木灵拉下场,正在翩跹起舞,姿势优美,引的一群木灵拍手称赞,几个石灵更是看的眼珠子都凸出来了。

    小小也人来疯一样在那扭来扭去,只是那模样实在不敢恭维。

    杨开没去打扰他们,身形一晃,便回到了小小的树屋内,盘膝坐了下来。

    眼看着他消失不见,长老微微叹了口气,似乎为没能当场说服杨开而感到惋惜。

    木娜扭头瞧了瞧那九幅图案,忽然伸手一挥,流光闪耀之时,第九幅图案完全变了样子,血色大门依然存在,只不过多了一个体型巨大的石巨人,睥睨捭阖,不可一世,肩膀上扛着的漆黑巨棍,彰显了小小的身份。

    木娜道:“若是这个样子,他刚才会不会就同意了?”

    长老道:“既是启示,自然只会指引道路,不会指引结果,若是这样的话,他恐怕就会起疑心了,他又不是笨蛋,先前那样正好。”

    木娜闻言,深以为然地颔首,小手又是一挥,第九幅图案重新恢复原状。

    长老重重地叹息一声,道:“我们联手起来糊弄他,本就是不该,只是我等已经走投无路,想要成事,必须得得到帮助,自然得给他考虑的机会。”

    木娜道:“长老所言甚是。”

    两位族长也算是煞费苦心了,杨开哪会想到这两位看起来德高望重的存在居然会联手欺骗自己,而那树壁上的九幅图案,也仅仅只是木娜随手为之罢了,根本就不是什么上一代木灵族长遗留下来的启示。

    若是知道的话,杨开保证把他们打成猪头。

    盘膝坐在树洞里的杨开那叫一个纠结,按他的想法,直接带着两族离开这是非之地是最好的选择,实在不行就把小小给带走。

    可长老一句故土难离就让他的想法夭折,真要是强行把小小给带走的话也不是不可以,但这样一弄,就让小小失去了成为圣灵泰岳的机会。

    一面有机会让小小成为圣灵,一面却面对着巨大的风险,杨开左右为难。

    还是得看小小自己的意思啊。

    天亮时分,两族的欢闹终于停歇了下来,木灵们纷纷隐入丛林之中消失不见,石灵们也各回各的树屋。

    若惜与小小一起走了回来,见到杨开盘膝坐在那里,若惜忍不住吐了吐舌头,昨晚玩的太过忘乎所以,结果先生什么时候不见了她都不知道。

    “小小过来!”杨开冲小小招了招手。

    小小立刻蹦蹦跳跳地来到他身边,好奇地望着他,不知道杨开有什么事。

    杨开伸出一手,握住了小小的一只手,神念涌动,与他交流起来。

    好一会,杨开才叹息一声:“你真的这样决定了?”

    不出所料,小小确实要进血门,其中利弊,长老也早已跟他分析清楚,并没有半点强迫的意思。

    小小直起身子,双拳在胸膛上锤动,一副我很强壮,我什么都不怕的架势。

    杨开摇头苦笑,沉默了好一会,才开口道:“去告诉长老,他的事情我答应了。”

    小小怔了一下,显然不知道杨开是什么意思,不过还是很听话地跑了出去。

    “先生,是不是有什么事发生了?”若惜见杨开神色不对,不免有些不安地问道。

    杨开皱了皱眉,还是没有隐瞒,道:“石灵和木灵两族要送小小进血门,去继承圣灵本源之力,我有些担心。”

    “啊。”若惜顿时掩嘴惊呼,“进血门,可是那里现在……”

    “是啊,很难,我若不帮他们的话,他们肯定没办法突破血门四周的防御,就算有我帮忙,也不一定能够成功。”

    “那先生为什么还要答应?”

    杨开道:“尽人事,安天命,实在不行带他们逃跑我还是有点把握的。”

    若惜目光闪了闪,贝齿轻咬着红唇,道:“那我也要帮忙。”

    杨开瞪了她一眼,道:“不行,这次真要去闯血门的话,局面会很危险,你实力……不够,乖乖待着就好。”

    张若惜一脸委屈的表情,却又不敢违背杨开的意志,只能轻声应道:“知道了。”

    杨开瞧了她一眼,柔声道:“我从张家把你带出来,就有责任保护你的安全,等你什么时候晋升帝尊了,再参与这样的事也不迟。”

    “是!”若惜失落地回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