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六百二十七章 你到底是谁
    一下扑过来四个帝尊境,那场面着实吓人。

    石天荷被杨开制住定在原地,只感觉身子蓦然一沉,仿若一座座大山忽然压在了心口处,让她无法**。

    惊骇之间,四人攻击已经如约而至。

    轰轰轰……

    一声巨响之后,石天荷心肝都快被吓出来了,还以为自己死定了。可再定眼瞧去,却诡异地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另一个位置,那四人的攻击竟没能伤到自己分毫。

    杨开挡在前方,双手猛地一拍,再一拉。

    一道巨大的漆黑月刃般的攻击悠然成型,那漆黑月刃之中跌宕着让人心惊肉跳的能量波动,似是死神的镰刀,伺机收割着众生的生命。

    咻地一声,月刃激飞出去,直朝那四位帝尊境斩去。

    “不好!”严冬脸色一变,大喝一声。

    先前一招失手,他便意识到自己等人小瞧了杨开的实力,这青年虽然确实也是帝尊一层境,但那速度却是诡异非常,有这等速度,在争斗之中便几乎可以立于不败之地啊。

    回头之时,正见到那巨大月刃呼啸而来,吓得严冬急退连连,口中爆喝道:“几位长老快躲。”

    他见机的快,躲的利索,但那三个玄雷阁长老却没这么伶俐。三人还在想眼前这一幕到底是怎么回事,压根就没看到杨开有什么动作,为何人就突然不见了?

    待听到严冬提醒之时,那月刃已袭至面前。

    三位玄雷阁长老齐齐大喝一声,纷纷催动自身帝元,调动法则之力加以抵挡。

    嗤嗤嗤嗤……

    让他们骇然欲绝的一幕出现了,那月刃所过之处,摧枯拉朽,将他们的帝元和法则撕裂开,势如破竹地袭杀而来。

    噗……

    一声轻响,漆黑的月刃从挡在前方的玄雷阁长老身子中间切过,余势不减地斩向第二个长老。

    那第二个长老也没能幸免。同样被月刃斩过。

    待到第三个中年长老之时,他才总算有机会稍稍偏了下身子,让得月刃从臂膀处切了出去。

    严冬一瞬间瞪大了双眼,惊骇地凝视着那两个被月刃切过身子的玄雷阁长老。眼睛都不敢眨上一下。

    哗啦一声,那两个长老忽然裂为两半,鲜血内脏从半空之中淅淅沥沥地撒落,与此同时,一声惨呼传来。惊得严冬连忙扭头望去。

    只见那第三个玄雷阁的中年长老一臂齐根被切断,鲜血就如喷泉一般从那伤口处喷涌出来,从切口处隐约可见到胸腔内跳动的心脏,受创不轻。

    “嘶……”严冬倒吸一口凉气,一身衣衫瞬间被汗水打湿,骇然扭头,惊恐万分地望着杨开道:“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一招,仅仅只是一招,便秒杀了两个帝尊一层境的玄雷阁长老,重创另一人。

    这他妈是帝尊一层境能干出来的事?这他妈还是人?

    严冬是真被吓到了。若不是杨开刚才主动催动力量,表露出了帝尊一层境的修为,只怕他还要以为杨开是个帝尊三层境在扮猪吃虎。

    站在杨开身后的石天荷也是惊异万分,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到了这时,她忽然发现,那束缚自己的力量消失不见了,自己又重获了自由。

    杨开咧嘴一笑,道:“我是什么人你都不知道便来找麻烦,看样子严城主这是没死过啊。”

    “死……”严冬眼帘一缩,瞧了一眼那两个死去的玄雷阁长老。又看了看那边苦苦支撑看样子坚持不了多久的白瑜,一咬牙,扭头便化作一道虹光,急速逃遁。

    他可不敢再留下来了。对方能在瞬息之间杀掉两个与他实力相当的帝尊境,取他性命也是易如反掌。再留下来,自己的命怕是也要交代在这。

    可是在对方那神出鬼没的速度前,严冬还真没什么能逃掉的自信。

    所以一边跑一边惴惴不安地回头望了一眼,却见杨开依然只是站在原地,并没有要追过来的意思。

    帝尊境的速度何其之快。只不过眨眼功夫,严冬就跑的不见了踪影。

    待到这时,严冬才大口地**起来,面上一阵后怕之意,生出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感。

    他不知道对方为什么不追来,不过既然放任他跑,那他自然不会错过机会。

    又往前飞了几十息之后,严冬才重新获得一点点安全感,不管那青年的速度有多快,既然直到现在都没有追来的迹象,那就说明他已经安全了。

    这个念头还没转完,严冬便忽然步伐一顿,表情凝重地朝前方不远处望去。

    只见那前方的虚空之中,像是平静的湖面被丢下了一颗石子似的,荡起一层层涟漪,而紧接着,从那涟漪的正中心位置,散发出一股奇特的力量波动。

    眼前一花,一道让他几欲魂飞魄散的身影鬼魅般地出现了。

    蹬蹬蹬蹬……

    严冬骇然后退,一副白日见鬼的惊惧表情,瞪着杨开道:“你怎么可能……

    说到这里,他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沉喝道:“空间神通!”

    他听说过,掌握了空间神通的武者,将空间法则领悟到极限,可以实现空间位移般的神奇手段。但那仅仅只是听说而已,空间神通岂是随随便便就能掌握的,那空间力量可是偏门至极,无缘之人即便倾尽一辈子精力,也不可能涉足其中。

    在整个星界中,倒是有那么一个人,在空间力量上的造诣极深,被誉为大帝之下第一人。

    那人,便是东域灵兽岛中大名鼎鼎的李无衣。

    严冬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居然会碰到一个精通空间力量的敌人,而且看他的手段似乎不比那李无衣差多少。

    原来人家并非是放任他逃,而是有把握将他拦下,有空间位移般的神奇手段,即便他再怎么跑也逃不出对方的手掌心。

    “严城主眼力不错!”杨开皮笑肉不笑地呵呵一声。

    严冬脸色再变,咬牙爆喝:“本城主跟你拼了!”

    他知道自己逃不掉,而且以对方之前斩杀玄雷阁长老的手段来看,即便求饶也未必会放过自己。如今想要活命,只能跟对方拼命才行。

    严冬也是果断之人,话音落下便一身力量全面爆发开来,手上突兀地出现了一柄长刀,身随刀走,刀芒冲天,一刀朝杨开斩了过来。

    杨开冷哼一声,抬手之间,一掌拍出。

    帝元涌动之下,那刺目刀芒瞬间崩灭,掌心落实,一下子印在严冬的胸膛之上。

    噗……

    严冬口喷鲜血,踉跄飞出,跌落在地上,将大地都砸出一个深坑。

    艰辛地从坑洞中爬出,严冬目光颤抖地凝视着从天缓缓飘落下来的杨开,嘶喝道:“你不是帝尊一层境,你到底是何方神圣!”

    帝尊一层境,怎么可能轻飘飘一掌就将自己打成重伤?帝尊一层境,怎么可能瞬息之间将三个玄雷阁长老杀二伤一?

    严冬几乎可以肯定,杨开绝对是隐藏了修为,然后故意来戏弄他们。

    可笑他们这一群人都以为姬瑶才是最厉害的,结果碰上了硬茬子。

    “你猜!”杨开冲他眨了眨眼睛,弹指之间,手上又多出了一道漆黑月刃,只不过这一道月刃却没之前那个巨大。

    饶是如此,察觉到其中蕴藏的力量波动,也让严冬面如死灰,这可是空间力量凝聚出来的手段啊,空间法则加持之下,他根本无力抵挡。

    “等等……”严冬连忙大喝,既然拼不过人家,如今只能求饶活命了。

    杨开却压根就没打算给他开口说话,屈指一弹,那月刃便朝严冬袭了过去。

    一声轻响,月刃从严冬的身体中切过,这位太平城城主霎时间瞪大了眼珠子倒下,摔落地上之后,身子立刻裂为两半。

    杨开伸手招了招,将他手上的空间戒取下,这才一晃身,鬼魅地消失在原地。

    待到重新出现的时候,人已经回到了石天荷身边。

    打斗声传来,杨开瞧了一眼,发现姬瑶与那白瑜既然在殊死决战,只不过白瑜此刻一身狼狈,披头散发,身上多处伤口,鲜血淋淋,可惜在姬瑶的冰寒意境影响下,那鲜血刚流出来就被冻结了。

    而白瑜整个人更是头发结霜,行动笨拙。

    可见他领悟的法则和意境,根本无法与姬瑶相提并论,落败死亡只是迟早的事。

    “前辈,这是那三人的空间戒。”石天荷见杨开回来,恭敬地将三枚空间戒递了过来。

    之前那个重伤的玄雷阁长老也已经死了,杨开在追杀严冬之前就取了他的性命。

    此刻此地,血腥味刺鼻,地上满是花花绿绿的肠子和殷红鲜血,宛若人间地狱。

    “嗯。”杨开点了点头,不客气地将三枚空间戒收了起来,与先前从严冬那里得到的空间戒放在一块,稍稍查探一番,发现这几个家伙还算富有,尤其是严冬的戒指里,源晶数量不少,也有许多天才地宝。

    “前辈……”石天荷小声地喊着,自杨开展现出那恐怖的实力之后,她现在看杨开的眼神都有些不对劲了,再无之前的随意,有一种高山仰止的敬畏,“你……你到底是谁啊。”

    “我?我叫杨开!”杨开冲她咧嘴一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