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六百五十四章 瞒的我好苦
readx();    病毒凶猛,这几天小莫一家子,连人带狗全生病了,诸位书友要注意保暖。

    ……

    整个北域,有一半地方都是冰天雪地的,但并非全部,不过冰心谷传承的是冰系功法,当年冰云开创冰心谷的时候自然是选择在了严寒的地方。

    小灵儿虽然也开始修炼了,但年纪尚幼,实力低微,感觉到冷是正常的。

    “杨公子……”班老在一旁忐忑不安地道:“小丫头真的能拜入冰心谷么?”

    虽然他也瞧出来了,杨开与冰心谷的关系似乎非同一般,否则也不至于直接通过空间法阵来到人家谷内,但此事关系到小灵儿日后的前途,他自然有些关心则乱。

    “放心,拜入冰心谷绝对没问题的,不过日后能取得多大的成就,就看她自己的努力和造化了。”杨开微微笑着。

    “不求太大成就,只求丫头一生平安便好。”班老由衷叹息,得了杨开肯定的答复,也是有些欣喜。

    以前在荒城那种三教九流龙蛇混杂的地方,每一次给人带路进古地通道,班老都记挂着小丫头的安危,可是不帮人带路的话,爷孙两又无法在那边立足。

    这下好了,只要小丫头能拜入冰心谷,他就再也不用过以前那种提心吊胆的日子了。

    “冰心谷外不远,便是冰轮城,那是冰心谷的产业……”

    左右是在等待战事结束,杨开便与班老闲聊起来,告知他冰心谷这边的情况,得知冰轮城距离冰心谷真的不远之后,又是老怀大慰。

    如此一来,日后小灵儿若是思念他或者他想见小灵儿的时候,也不会太麻烦,只要他能在冰轮城找个营生,维持自己的生活便可,小灵儿这边根本无需他来操心。

    两人闲聊中。外面的动静也越来越小,最终听不到任何打斗声,只有一阵阵女子的欢呼声传遍四野。

    明显是冰心谷方面大获全胜了,所以冰心谷的弟子们才会这般欣喜。

    七千对十万。最终却是取得了胜利,这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嗡嗡嗡……

    一阵阵异响从四面八方传来,紧接着,一群群汇聚成云的漆黑虫豸从冰心谷各个位置冲进冰湖小岛中。

    杨开见了,自然是取出奴虫镯。将这些噬魂魔虫收进镯内。

    今日这一战,噬魂魔虫们的功劳也不小,早在杨开返回冰心谷的时候,就已经将所有的噬魂魔虫释放了出去,给它们下达了屠杀敌人的命令。

    以噬魂魔虫如今的实力,虽然无法帮杨开应付太激烈太高层的战斗,但对于这种大范围的杀戮来说却是最得心应手了。

    没了帝尊境坐镇的十万大军,根本无人能够抵挡噬魂魔虫杀戮的步伐,虫云所过之处,问情宗聚拢的大军就如稻草一般倒下。

    杀戮有噬魂魔虫。防守有玄武七截阵,再加上冰心谷的帝尊境和三位妖王出手,冰心谷的胜利不过是既定的结局而已。

    “杨少,杨少……”

    就在这时,一人的呼喊从不远处传来。

    “杨公子,有人在找你呢。”班老闻声朝那边瞧了一眼。

    “不理他。”杨开撇了撇嘴,继续跟班老说着话。

    班老察言观色,虽然不知道杨开为何一副不待见那人的模样,但也识趣地没有多问什么。

    片刻后,南门大军总算是发现了杨开的身影。面色一喜之下,急匆匆地赶了过来,抱拳道:“杨少原来你在这啊。”

    也多亏杨开一路行来的时候顺手杀了一些敌人,让冰心谷不少女弟子发现了踪迹。否则南门大军恐怕还真找不到这里,南门大军也是询问了不少人,才顺着痕迹摸到这里来的,一见杨开果然在此,顿时心中大喜。

    此地乃原先的冰湖禁地,地处隐蔽。一般人还真发现不了。

    南门大军一扫之前的不忿之态,反而变得前倨后恭,谄笑不已,让不明真相的人看到了,只怕还以为这家伙是个善于拍马奉承之辈,哪还有点大师的风范,一身节操都不知道碎成什么样子了。

    “杨少,你可瞒的我好苦啊,早知那阵法是出自杨少之手,在下何必去麻烦冰云前辈。”南门大军面上一片笑容,其实心中苦得不行,酸甜苦辣咸,简直就是五味杂陈。

    他刚才与杨开分别之后,便去找了冰云,想要打探玄武七截阵的事情,不过那个时候冰云正坐镇指挥杀敌,他也不方便打扰,直等到尘埃落定之后,才敢上前。

    一番询问,南门大军惊了个呆。

    原来冰心谷的玄武七截阵竟是杨开在一个多月前传授下来的,根本不是冰心谷之物,冰云也明白地告诉南门大军,阵法一事冰心谷这边不方便与他做什么交流,他若想知道详情的话,只能去问杨开。

    南门大军傻眼了。

    也意识到之前与杨开分别的时候,杨开说的最后一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当时他还嗤之以鼻,不以为意,原来人家杨开早就挖了个大坑,就等着他往下跳呢。

    一时间,南门大军又悔又恼,他好歹也是一代阵法大师,虽然没什么大背景大靠山,但却也是受人敬仰的存在,便是那些帝尊三层境级别的宗主门主们见到他,也恭敬有加,毕竟谁家没有护宗大阵,谁家不需要布置阵法?

    如今若是为了一门阵法再回头去求杨开,那不是自己打脸么?蛮荒古地一事已经被打过一次,这次岂不是被打了左脸又主动贴上右脸?

    自己怎么那么贱啊!南门大军都在心中狠狠地鄙视自己。

    左思右想,实在没办法,即便是自取其辱,他也无法隔断那绝世奇珍对他的诱惑力,心中暗暗打算,不管杨开这次多为难自己,自己都要打落牙齿往肚里吞,让他将玄武七截阵的布阵之法给自己瞧一瞧。

    “我们很熟么?”杨开撇了他一眼,表情不冷不热。

    南门大军嘿嘿干笑,道:“一回生二回熟,三回轻车熟路嘛。”

    “不必了。”杨开皮笑肉不笑道:“南门大师名誉星界,一代阵法宗师,本少区区草莽,高攀不起。”

    南门大军脸色一苦,道:“杨少严重了严重了,在下不过在阵法之道上有过一些研究而已,哪敢称什么宗师,杨少可摸要捧杀我。”

    换做别人这么称赞他,他早已不客气地接受了,可在杨开面前,实在硬气不起来。

    吃人嘴短,拿人手软,自己这还没吃没拿呢,就比杨开矮了一截,南门大军心中委屈的不行。

    杨开不理他,只是自顾地与班老闲聊起来。

    班老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也看出这个叫南门大师的家伙有求于杨开,这种事他自然不好插手过问,也没这个资格,当下装着毫不知情,与杨开一问一答。

    杨开如此目中无人,实在让南门大军气的不轻,但他也只能将一腔怒火压在心头,干笑地陪在一旁,期待能够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等到杨开回心转意的时候。

    听了一阵,南门大军忽然眼珠子一转,低头看着小灵儿,和蔼道:“小姑娘,叫什么名字啊。”

    小灵儿瞧了他一眼,脆生生地回了一声。

    南门大军微微一笑,道:“小丫头聪明可爱,眼神淳朴,相逢即是缘,来来来,本座送你一个小东西。”

    说着话,南门大军手上便忽然出现一物,看那模样似乎是一个玉坠一样的东西,只不过那坠子又并非玉色,反而呈现出古朴的淡黄,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成。

    取出这东西,不由分说,就挂在了小灵儿的脖子上。

    杨开随眼扫了扫,眉头一扬。

    与杨开正说着话的班老却是大吃一惊,道:“这位大师,这可使不得,如此贵重之物,小丫头受之有愧啊。”

    他虽然认不出那玉坠模样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可也知道人家出手必然不会太轻。

    南门大军呵呵一笑,道:“老丈严重了,老丈既与杨开认识,那便是在下的朋友,初次见面,也没什么准备,送个小礼物给晚辈,不成敬意!”

    班老张了张口,也不知道该如何拒绝,只能将求助的目光投向杨开。

    人家与自己素不相识,没道理忽然就送东西给小灵儿,无非是想曲线救国,讨好杨开而已,这事也只能让杨开出面处理。

    “南门大师出手好气魄,一枚阵牌说送就送了。”杨开淡淡道。

    南门大军眼前一亮,道:“杨少看出来了。”

    他还怕杨开不知道这东西的贵重,本想着稍稍点几句的,那晓得小瞧了杨开的眼力。

    “什么,阵牌?”班老却是大吃一惊,面色有些惶恐了。

    若真是阵牌的话,那这礼可就太重了。

    一枚阵牌内,可是封印了一门阵法,对敌之时,只需祭出阵牌,便能轻易布下大阵,班老能听说过阵牌,也是因为在蛮荒古地待的久了,接触的人不少,见识自然不会太差。

    “小东西小东西,在下闲暇之时随手炼制,留在我手上也无用,老丈可不要推辞。”南门大军呵呵笑着。

    杨开没说话,只是伸手摸了摸那一枚阵牌,颔首道:“还算不错,道源三层境的应该能困上一二,三层境之下,入阵皆杀!”

    这下轮到南门大军吃惊了,讶然道:“杨少好眼力。”

    班老在旁听了,倒吸一口凉气,失声道:“三层境之下,入阵皆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