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六百六十八章 怀疑
    “杨兄!”杜宪虽然没有叶菁晗那样的情绪化,但也是神色激动地抱拳。

    因为只要杨开来了,那么他们就有机会离开这里,不至于一辈子被困死在这帝天谷中,虽说千叶宗无端被灭门,仇家实力强大,但身为千叶宗年轻一代的大师兄,他有责任也有义务替宗门报仇雪恨。

    想报仇,首先要提升实力,其次是要离开这里。

    实力提升是他自己的事,可要离开这里就只能仰仗杨开。

    “叶姑娘,杜兄……”杨开微微颔首,叹道:“请节哀。”

    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任谁遭遇灭门之祸,只怕心情都不会太好,也理解叶菁晗的失态。

    三人对话几句,倒让那些不明真相的千叶宗弟子们瞧出了端倪,很快,一阵阵议论声响起,大家也都猜出了杨开的身份。

    因为躲藏到这里之后,杜宪就告诉过他们,不要心灰意冷,不要轻言放弃,他们还有机会离开这里,有机会替师门报仇雪恨,只要等到一个叫杨开的人到来。

    如今这个叫杨开的人来了,诸多千叶宗弟子纷纷振奋起来,望着杨开的目光满是火热。

    “人都在这里了?”杨开目光扫过左右,没有看到自己想见的人,虽说是在意料之中,却还是不免有些失望。

    千叶宗这次逃出生天的人不多,满打满算也不过五百之数而已,如今全都汇聚在这个山谷之中,而且修为也是层次不齐,道源境也只有寥寥不到十人。

    “杨公子,请里面说话!”叶菁晗情绪恢复了一些,擦了擦眼角,伸手示意道。

    杨开点点头,朝那山洞走去,鹰飞紧随其后,气息不显。倒让人看不出深浅。

    山洞被休憩过一番,这一年多叶菁晗与杜宪等人都居住于此,胸怀复仇之志,努力修炼。期望着有朝一日能够手刃仇敌。

    山洞内没有什么家具,几人都是席地而坐,除了杨开和鹰飞之外,就是叶菁晗和杜宪两人了,似乎还活下来的千叶宗弟子中。只有他们两个修为地位最高。

    “具体怎么回事?我只听说千叶宗被流影剑宗灭了,此事是真是假?”杨开开口问道。

    叶菁晗与杜宪对视一眼,前者轻轻点头,后者才开口道:“杨兄听说的没错,灭我千叶宗的,确实是流影剑宗。”

    “外面谣传是因为天傀的存在让流影剑宗见利生意,这也是真的?”

    杜宪怒道:“流影剑宗主修剑道,一心问剑,即便我千叶宗有天傀,又如何能让他们动心。此事还有幕后主使!”

    杨开眉头一挑,道:“此话怎讲?”

    叶菁晗与杜宪又互相望了一眼,似乎有些欲言又止。

    杨开道:“没什么不好说的,我既然来了这里,自然是要将这事调查清楚,千叶宗中,也有我的朋友。”

    杜宪闻言,这才开口道:“杨兄……你可还记得那花青丝?”

    杨开眉头一皱:“花姐?”

    花青丝他如何不记得,只是听杜宪这话中之意,千叶宗被灭似乎与花青丝有些关联。这让他不免狐疑。而且,当初在碎星海中与花青丝分开之后,彼此就再没见过了。

    杨开也不知道花青丝到底去了哪里。

    花姐知道他不少秘密,尤其是关于小玄界的。只不过他觉得花青丝这人可信,所以才会给她自由,甚至不惜送过她一枚珍贵的太妙丹。

    杜宪道:“碎星海结束之后,那花青丝忽然来到了千叶宗,据说是与杨兄有约定,要在千叶宗等候杨兄。”

    杨开点头道:“不错。确有这事。”

    当日在碎星海中与花青丝分开的时候,杨开曾说过,若是她日后找不到自己的话,就去千叶宗等候,因为赤月等人还在千叶宗,他肯定是要回千叶宗去的。

    如今看来,花姐果然信守了承诺,出了碎星海后,便来到千叶宗。

    杜宪表情古怪道:“那杨兄可知,这位花大人的真正出身?”

    杨开答道:“星神宫弟子。”

    这个不是什么秘密,他早就知道了,花青丝也正是奉了她师傅的命令,去枫林城追查一个星神宫弃徒韩冷的死因的时候,与杨开遭遇上的,结果被杨开掳进了小玄界,收为魂奴。

    杜宪惊诧道:“杨兄竟然知道?”

    他还以为杨开对此事一无所知,哪晓得杨开心里明镜一样,他本以为花青丝利用了杨开,所以才有些欲言又止,可现在看来,事情似乎并非自己想的那样。

    搞的他现在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了。

    杨开皱眉道:“杜兄,有话直说,花姐的为人我信得过,千叶宗之事与她应该没有关系。”

    若是信不过,杨开也不可能放她自由的,魂印捏在手上,随时掌控她的生死。

    杜宪沉吟了一下,这才开口道:“杨兄,那位花大人再次回千叶宗之时,已是帝尊,不过她说与你有约在先,要在千叶宗等你,所以师尊便请她在宗内住了下来,期间与赤月等几位客卿走的极近。”

    赤月等人与杨开的关系花青丝自然是知晓的,彼此间亲近自然没什么问题,而且碎星海之行花青丝果然也晋升了帝尊,没有辜负杨开送她的那一枚太妙丹。

    “本来一直相安无事,我千叶宗重获诸多不传之秘,宗内又有花大人这样的帝尊境做客镇守,自是一片欣欣向荣。”杜宪面上浮现出缅怀之色,似乎是在怀念那一段时光,“可惜天不遂人愿,忽然有一天,有一个很厉害的强者来了千叶宗,而且是来找花大人的,那人修为如何我等虽然看不透,但绝对是个帝尊境无疑。”

    “那人与花大人到底说了什么没人知道,不过也正是那一次,我们才知道花大人原来是星神宫的弟子,而且还是一位星神宫长老手下的弟子。”

    “等那人走后,宗主前去拜见花大人,却不见了花大人的踪影,谁也不知道她去了何处,不过大家想着花大人乃星神宫之人,修为又有帝尊境,怕是没人敢怎么为难她,自然没将此事放在心上。可就在那事一个月后,流影剑宗忽然无故攻击我千叶宗,将我千叶宗灭门。”

    杨开听了半晌,这才沉着脸道:“所以你们猜测,这事跟花姐有关系?这如何扯上关系。”

    杜宪道:“并非猜测,因为当日宗门落难之时,那曾经来找过花大人的强者也出手了,那人我也遥遥见过一面,虽然看不真切,可那身形却是不会错的。那人绝对是帝尊两层境,若非如此,我千叶宗天傀尽出,又如何能惨遭灭门之祸。”

    叶菁晗在一旁点头道:“不错,我也见过那人,我千叶宗的天傀,多是那人出手制服的,所以才无法抵抗流影剑宗!”

    杨开听了,脸色难看,暗想怪不得千叶宗就算有天傀都不是对手,原来是有帝尊两层境级别的强者插手了。只是……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若那帝尊两层境的强者是星神宫的人,那只找花青丝就行了,花青丝也是星神宫弟子,又没背叛师门,只是没能完成自己师尊交代下来的任务罢了,没道理一怒之下假借他人之手将千叶宗给灭门吧。

    冥冥之中,杨开总感觉有一种阴谋的气息。

    抬头看着杜宪,杨开道:“杜兄之前所提的幕后黑手,该不会是指……”

    他伸手指了指天上。

    杜宪苦笑摇头:“我不知道,但是流影剑宗没必要无缘无故地找我千叶宗的麻烦,定是受了什么人的指使。”

    他之前怀疑花青丝,怀疑星神宫,可现在仔细一想,若是星神宫正要对千叶宗不利,哪需要这么麻烦,星神宫可是南域的霸主,大帝宗门,随随便便就捏碎千叶宗了。

    一时间,都沉默下来。

    “杨公子,你从外面进来,可曾听到我父亲的消息?”叶菁晗有些忐忑地望着杨开。

    杨开摇头道:“我也才回南域不久,只知道个大概,具体的情况并不清楚,叶宗主没死么?”

    叶菁晗泫然欲泣道:“不知道,父亲当日将我们送进帝天谷,便破坏了外面的空间法阵,我们也不知道外面最后如何了。”

    杜宪道:“师尊本想将赤月等几位客卿也送进来,只是他们并不同意,反而与其他弟子拼死守护宗门,如今……也是生死未卜。”

    杨开微微颔首,赤月等人每一个都是恒罗星域中的霸主,虽说来到星界之后都有些施展不开手脚,但进了千叶宗后却得到很大的照顾,千叶宗有危难,以他们的秉性自然不会袖手旁观的。

    “他们的事你们不用在意,既然他们这样做,那是生是死都是他们的选择。”杨开巍然一叹,如今只能确定艾欧还活着,赤月鬼祖和古苍云也不知生死,让他揪心。

    起身道:“一个月后,流影剑宗要在流影城举行一场拍卖会,所拍卖之物正是你们千叶宗的天傀,你们要不要去看一看。”

    “什么?”叶菁晗与杜宪俱是大惊。

    杨开冷笑一声:“这个拍卖会是关键,只要去了那里,曲直黑白自见分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