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六百七十章 收点利息
    虽然杨开与鹰飞的存在让这人起疑,但也没怎么放在心上,千叶宗在南域不过是个不入流的小宗门,比他们流影剑宗多有不如,纵然有些交际又如何?这里是流影城,是流影剑宗的基业,谁还能放肆了?

    目光在杨开身上略一逗留,那人冷哼道:“阁下是谁?识相的速速离开,莫要自误!”

    杨开对他的话置若罔闻,只是望着杜宪与叶菁晗道:“要不要先收点利息?”

    一群杂兵,杨开连动手的兴致都没有,不过对胸怀深仇大恨的叶菁晗与杜宪来说,却是最好的发泄对象了。

    闻听此言,杜宪神情一震,朗喝道:“好,那就有劳杨兄护法!”

    杨开嗯了一声,静静地站在原地。

    “放肆!”那流影剑宗的弟子眼见杜宪居然这般张狂,心中大怒,一挥手道:“给我拿下!”

    铮铮……

    剑鸣声响起,剑光跌宕,十几个流影剑宗弟子身形交织成一片,彼此掩护着朝前方杀来,剑气凛然,剑意通天。

    “师兄!”叶菁晗娇喝一声,杜宪心领神会,立刻转身与叶菁晗背靠着背,两人双手齐齐飞舞,一个个圆球模样的东西飞射出来。

    咔嚓嚓……

    一阵阵脆响之后,那些飞射出来的圆球居然折变开来,众目睽睽之下发生神奇的改变,眨眼的功夫就化作一只只栩栩如生的妖兽。

    灵气跌宕,四只傀儡兽突兀地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中。

    一蟒,一蜥,一狼,一鸟。

    每一只都宛若活物,若非根本没有生机传出,只怕任谁都要把它们当成是真的妖兽了。

    杨开看的眼前一亮。

    他上次虽然去过千叶宗,也与千叶宗打过交道,但那个时候的千叶宗诸多秘术失传,多亏了他打开帝天谷。才将失传多年的功法秘典找回来了。

    那个时候,他根本没见到千叶宗的真正手段。

    如今这四只傀儡兽一出,杨开便知这几年千叶宗发展不少,这四只傀儡兽。每一只都有堪比道源境巅峰的力量,应该是千叶宗中的地级傀儡。

    有杨开从帝天谷中取回来的那些功法秘典,千叶宗的弟子无论是在炼制傀儡还是御使傀儡之道上,都远非当日能比的。

    他本还觉得叶菁晗与杜宪两人双拳难敌四手,可如今看来。自己倒是小瞧了他们。

    嗤嗤嗤嗤……

    剑光闪亮,纷纷朝叶菁晗与杜宪斩去,那一道道剑芒凝如实质,若真被斩中,叶菁晗与杜宪绝对不会好过。可偏偏两人压根连催动护体源力的迹象都没有,只是用心催动着那四只傀儡兽。

    那一条巨蟒般的傀儡兽身上鳞甲鲜明,身子骤然蜷缩,将叶菁晗与杜宪两人包了起来,所有斩来的剑气都被这蟒身格挡开来,溅射起耀眼火花。

    轰隆隆……

    与此同时。那蜥蜴一般的傀儡兽身上忽然光芒一闪,大地一下子松软开来,它凌空一跃,直接钻进了地面中,消失不见,也不知道去了何处。

    狼嚎之音响起,那只傀儡狼身上荡过青光,朝距离最近的两个流影剑宗弟子扑咬过去,獠牙毕露,吓得那流影剑宗弟子慌忙横剑抵挡。

    可就在这时。最为小巧灵活的傀儡鸟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仿若一道惊世雷霆,直接从那流影剑宗弟子的胸膛处贯穿而过。

    护身源力犹如纸糊,不堪一击。

    “噗……”这流影剑宗的弟子一口鲜血喷出。只感觉心里空荡荡的,似乎少了什么,低头望去,却见胸膛处一个血窟窿,隐约可见蠕动的内脏。

    十几人围攻之下,一个照面。却是流影剑宗这边先死一人。

    远处围观之人皆是大惊失色,纷纷为千叶宗这些傀儡兽的实力而感到震惊。

    不过明眼人都看的出来,这并非只是失误,而是实力的压制,尽管流影剑宗这边人数占优,可那四只傀儡兽每一只都堪比道源三层境,流影剑宗的弟子实力层次不齐,根本不可能抵挡的住。

    “退!”那领头的弟子见此情形也是大惊失色,一脸的不敢相信,千叶宗被灭,流影剑宗自然也缴获了不少战利品,那些傀儡是最多的。

    如今流影剑宗中,有不少弟子都拥有千叶宗的傀儡,可那些傀儡根本没法与眼前这四个相比。

    傀儡之道,不但要求傀儡本身的强大,还要相应的功法与秘术驱使,换句话说,同样的一具傀儡,在别的人手上与在千叶宗弟子手上能发挥出来的威力是截然不同的。

    纵然流影剑宗得到了不少傀儡作为战利品,也研究过一段时日,可根本无法发挥出傀儡的全部实力,导致他们以为这些傀儡不过尔尔。

    此刻见了,才知道自己大错特错。

    众弟子本就胆战心惊,如今听得命令,自然是纷纷施展剑法,守护周身,急速后退。

    但就在这时,那护着叶菁晗与杜宪的傀儡蟒忽然甩动钢鞭般的尾巴,卷起一阵杀戮之音。

    那尾巴粗若水桶,也不知是何材料炼制而成,一尾之力宛若山岳崩塌,几个退避不及的流影剑宗弟子被蟒尾扫中,腹部顷刻间塌陷下去,口中鲜血内脏喷出,眼见着没了生机。

    运气好的躲过一劫,却还没来得及喘上一口气,脚下便忽然破出一个大洞,之前消失不见的傀儡蜥居然破土而出,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咬住一个流影剑宗弟子,直接拖进了地洞之中。

    凄厉至极的惨叫声,从地下传来,直让人听的毛骨悚然,心中发寒。

    有此前车之鉴,那些弟子们纷纷飞窜到了半空中,哪还敢站在地面上?

    可是空中也不安全,那傀儡狼一直奔袭游走,傀儡鸟更是迅如闪电,每一次扑击都带出一片鲜血,必有人殒命。

    “剑阵!”那领头的流影剑宗弟子脸色苍白地大吼。

    本以为区区两个千叶宗弟子不过手到擒来,也没怎么放在眼中,可真的交手了他才知道谁是狼谁是羊。这短短片刻功夫,己方已经死了六七个,再这么下去岂不是要全死光?

    一声令下,剩下的流影剑宗弟子立刻分成几团,布下剑阵,合力抵挡那另人胆战心惊的傀儡兽。

    杜宪与叶菁晗得那傀儡蟒的守护,连杀六七人毫发无损,心中快意至极,一年多的憋屈和愤怒在这一刻似乎得到释放,御使起傀儡兽来愈发地得心应手。

    杜宪哈哈大笑道:“流影剑宗,不过如此!”

    语气虽然猖狂,但却分心数用,控制傀儡兽与那些流影剑宗弟子打的难舍难分。

    “灭门之人休得放肆!”那流影剑宗弟子怒喝,在自己家城门前被人杀了六七人,还被这么挑衅,若是不将这面子找回来,日后流影剑宗只怕就再也无法在北域立足了。

    一个个经历了最初的慌乱之后也逐渐站稳脚跟,心中满是恨意,只想着将杜宪与叶菁晗碎尸万段,一雪前耻。

    “灭门?”杜宪神色一戾,咬牙道:“若非借助他人之手,你流影剑宗有何能力灭我千叶宗,今日我杜宪来此,便要为我千叶宗死去的诸多弟子讨个公道。”

    “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杀!”

    “杀!”众多流影剑宗弟子齐齐呐喊,剑意冲破云霄,剑阵之下,匹练般的剑芒当空斩来,似要破碎虚空。

    “师兄!”叶菁晗脸色凝重,单手一掐决,傀儡蟒蓦然收缩身躯,将她与杜宪包裹的严严实实。

    剑芒斩下,将傀儡蟒斩的火花四溅,蟒身震动,却没伤叶菁晗与杜宪分毫。

    “既要当缩头乌龟,又何必跑来我流影城丢人现眼!”那流影剑宗弟子冷笑一声,挥手喝道:“再斩!”

    嗤嗤嗤嗤……

    一道道惊天般的剑芒不断斩下,打的傀儡蟒根本动弹不得,即便再坚固的傀儡也承受不住这样的攻击,很快便有无数裂纹出现。

    围观之人议论纷纷,都觉得千叶宗这两个人有些托大了,既然逃过一劫,又何必跑来自投罗网?如今只怕前途堪忧。

    如果他们真是明智之人,自该找个地方躲藏起来,增强修为,以图他日东山再起,方能报仇雪恨。

    “哈哈哈哈!”那流影剑宗弟子见叶菁晗与杜宪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顿时大笑起来,“我看你们能坚持到几时!”

    轰隆……

    大地忽然裂开,那一直消失不见的傀儡蜥忽然现身,摇头摆尾地朝剑阵冲去,而那傀儡蜥的头颅之上,一人昂首而立,凭虚御风,不是杜宪又是谁。

    “什么时候?”众多流影剑宗弟子大惊,虽然不知道杜宪一副将生死置之度外的模样冲过来做什么,但显然是不安什么好心的,当即催动力量朝杜宪轰去。

    杜宪躲也不躲,只是面露冷笑。

    “千叶宗的傀儡之术……竟是如此精妙!”虚空之中,忽然有人发出赞叹之声,似乎是瞧出了什么端倪。

    瞧出端倪的不止一人,此刻一双双隐藏在暗中的眸子,都凝视着那个站在傀儡蜥头上的杜宪,面露不可思议之色,心中全是震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