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七百零四章 筋疲力尽
    他心中兀自有一股执念,立刻再次朝杨开冲来,爆喝道:“还给我!”

    杨开冷眼望着他,深吸一口气平息胸口翻滚的气血,待他冲到近前才忽然一拳轰出。

    谭君昊半边身子都被轰碎了,再一次飞了出去。

    不过这一次,他却没能再爬起来。

    斩魂刀的破天一击对他的伤害巨大无比,他在神识混乱之下更是无意识地疯狂催动金甲天书,释放它的威能。

    金甲天书这种宝物,威能强大,但每一次催动所需要消耗的力量也不会小,两者之间呈正比的关系。

    谭君昊几乎将金甲天书里的神通都召唤出一遍,所需要付出的力量可想而知。就算他是个帝尊三层境,体内的帝元也近乎干涸。

    神识受创,帝元干涸,一身实力十去其九,又中了杨开的岁月如梭印,谭君昊不过是困兽犹斗而已,这个时候别说杨开,就算来个普通的帝尊一层境,也能轻松将谭君昊拿下。

    “还给我!”身子碎了一半,五脏六腑都露了出来,躺在地上谭君昊依然执念地呼喊,不过那声音却是极其微弱。

    “还你大爷。”杨开轻轻念叨一声,身形也是摇摇欲坠。

    今日一战极其凶险,身上所受之伤也很严重,尤其是胸口处那一道巨大的豁口,深可见骨,血肉翻卷,看起来触目惊心,还有小腹处的两个血窟窿。

    胸口处的伤势是被那只实力堪比帝尊两层境的巨大猛禽抓出来的,这些从金甲天书里召唤出来的东西防御不怎么样,攻击力却是强的离谱,杨开龙化之躯竟然都防备不住。

    而小腹处的血窟窿则是被金甲天书的两道金光洞穿,伤及内府……

    其他大大小小的伤势更是不计其数,肋骨也断了好几根,怎是一个惨烈可以形容的。

    不过杨开的神情却是极为振奋,因为这是他头一次在正面搏杀中战胜一个全盛的帝尊三层境,有这一战的经验,日后再面对其他的帝尊三层境就不会手忙脚乱了。

    任何一个武者的成长。都离不开生死搏杀,战斗的经验越丰富,在武道之路上便能走的越远。

    “还……”那边又传来一声极为轻微的呼喊,不过却只吐出一个字便没了下文。谭君昊身上弥留的最后一股生机,也在这一瞬间烟消云散。

    “终于死了!”杨开只感觉浑身都快散了架,身上的伤势和消耗掉的力量让他筋疲力尽,此刻眼见大敌身死道消,紧绷的神经总算放松下来。前所未有的疲惫一下子席卷上来,恨不得现在就睡他个昏天暗地。

    一道寒光乍现,一缕杀机忽然从背后袭来。

    “死!”

    武鸣神情振奋地持刀劈下,一身帝尊两层境的修为几乎倾泻而出,毫无保留。

    他之前被杨开打晕在一旁,倒是躲过了最凶险的时刻,昏迷之中被一道攻击打醒,正是谭君昊无意识地催动金甲天书威能的时候误伤了他。

    他倒也聪明,即便那个时候醒了也没有立刻爬起来,而是暗暗观察战局。

    一看之下。心中大惊,自己的师尊居然发了疯,杨开却是活蹦乱跳的。心中不免有些惶恐忐忑,不知道发了疯的师尊还是不是杨开的对手,如果不是对手,那他也凶多吉少。

    事实证明师尊果然不是对手,没一会就精疲力尽,结果被杨开一拳轰碎了半边身子,苟延残喘一阵便死了。

    自己师尊帝尊三层境的修为居然打不过一个杨开,反而被其灭杀!

    武鸣一颗心一下子沉入谷底。只感觉世间再无光明。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他却敏锐地发现杨开身形晃了一下,顿时明白杨开纵然胜了也绝对是惨胜,付出的代价恐怕不小。

    这个时候无疑是出手偷袭的最好时刻!

    只要杀了杨开。不但能替师尊报仇雪恨,还能得到诸多宝物,他对师尊那金甲天书可是慕名已久,若是能得到那件宝物,便是帝尊三层境他也敢斗上一斗,从此在星神宫中飞黄腾达。位列长老之位也绝对不是梦想。

    否则等杨开缓过气,第一个就不会放过自己。

    他当机立断,在杨开最虚弱的时候横空杀出,欲毕其功于一役!

    杨开似乎没能反应过来,一刀劈在他的肩膀之上,深达五寸之多。

    武鸣大喜,正欲用力将杨开肩膀卸下来,却见杨开豁然回头,冲他咧嘴一笑,道:“终于忍不住跳出来啦?”

    武鸣一惊,骇然道:“你早知道……”

    杨开吐出一口血水,狞笑道:“你猜!”

    武鸣大怒:“强弩之末也敢故弄玄虚,本座劈了你!”

    话落,凶猛催动帝元,长刀铮鸣,携破碎日月之力量,欲将杨开一破为二。

    “你若老老实实待在那,本少或许还拿你没什么办法,既然跳出来了,那就死吧!”杨开爆喝,反手抓住那长刀的刀背,肉身之力鼓荡之下,竟让那长刀再也无法寸进分毫。

    武鸣一脸惊骇欲绝,怎么也没想到这青年明明已是强弩之末,居然还能发挥出如斯实力。

    迎面一只拳头挥了过来,见识过自己师尊被一拳轰碎半边身子之后,武鸣哪还不知道这拳头的威力?

    心中在弃刀还是再加把力之间犹豫了一下,那拳头已经打在了他脸上。

    一股大力迎面轰来,武鸣霎时间头晕目眩,只感觉鼻子都塌了,心中大呼完了完了,这下死定了。

    可一愣神之后,才发现想象中头颅破碎的场景并没有出现,自己也没有死,立刻明白杨开是真的强弩之末,否则这一拳的威力怎么这么小。

    心中又怒又喜,正待再次扑上之时,一声嗤地轻响传了出来。

    下一刻,武鸣便感觉自己浑身一轻,似乎有什么重要东西丢失了。

    本能地低头望去,只见自己胸口处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了一道月牙形的窟窿,那窟窿覆盖了自己大半个胸腔,透过窟窿可以看见里面蠕动的五脏六腑,还有半个心脏……

    武鸣眼珠子徐徐瞪圆,拼命鼓动帝元想要封住伤口,却不料杨开又是一抬手,曲指连弹,几道月刃朝他斩去。

    噗噗噗……

    数道月刃无一例外地从武鸣身上穿过,更有一道斩断了他的颈脖让他尸首分家,头颅滚到一旁,眼睛兀自瞪圆,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无头尸体却矗立在原地。

    “本打算好好折磨你一番,眼下算是便宜你了,感恩戴德的死吧。”杨开望着武鸣的头颅冷哼一声,脸色苍白至极。

    旋即,他伸手将镶嵌在自己肩头上的长刀捏住,用力一拔。

    “噗嗤……”

    一道金血飚射而出,溅了杨开满脸都是。

    “啧啧……”杨开扭头望着肩膀,一副惊奇的模样,“喷泉似的……”

    话没说完,腿肚子一软,直接扑倒在地上。

    他是真的筋疲力尽了。

    大口喘息了几声,强打起精神,催动帝元封住伤口,又取出一把疗伤灵丹塞入嘴中,这才感觉重新捡回一条命。

    躺在地上动也不想动,偏头看了看,杨开勉力张开手心,伸手一招,将掉落在地面上的一杆阵旗吸入手心。

    谭君昊之前用这阵旗对付过自己,如果猜的没错,应该是这大方圆五行阵的控制阵旗。

    有这阵旗在,就能解开大方圆五行阵的封锁,让鹰飞过来找自己。

    谭君昊已死,阵旗上的神魂烙印很轻松就被杨开抹除,又慢慢研究了一会儿,杨开有些弄明白这阵旗的作用了。

    伸手一挥,覆盖天地的黑暗忽然消散,重新露出这片天地真面目。

    此地应该是个广场,似乎是处在七曜商会分会的后方,占地广袤。

    杨开躺在那里不动弹,静静等待着。

    不大一会功夫,便听到一阵破空声袭来,落在自己身边。

    杨开扯动嘴角,虚弱道:“妖王……”

    话一出口便感觉有些不对,因为鼻尖处竟是萦绕着一股让人有些熟悉的香气。

    杨开眉头一皱,偏头望去,只见距离自己三丈外,一双精致的小脚呈现在视野中,视线上移,一身淡绿色的长裙,腰肢曼妙,一条丝绦束腰,显得那蛮腰只堪盈盈一握,双峰高耸饱满,仿若两座玉峰,颈脖修长白皙,面容娇美,秀色可餐,一头青丝,如瀑而下,眉目如画。

    “怎么是你!”杨开瞪大眼睛。

    他没想到,解开了大方圆五行阵的封锁之后,第一个来到自己身边的不是鹰飞,竟是那个叫祝晴的龙女。

    她不是走了么?自从上次在客栈见过一次之后,杨开已经快一个月没见到她了。

    还以为她受不住自己的无理取闹,不会再理自己了。

    这妖女难不成是来趁火打劫的?杨开心头一惊,上次在那荒郊野外,自己可是狠狠非礼过她一顿,虽说那个时候有些意乱情迷,不由自主,但自己确实干了坏事。

    这妖女一看就不是宽宏大度之人,搞不好一直在找机会报仇雪恨。

    现在好了,自己手无缚鸡之力,被她堵在这里,只怕无论如何都不能善了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