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七百四十五章 青玉令符
readx();    面对这雷霆一击,卞雨晴竟是不闪不避,直迎而上,同时在意念的驱使之下,那漫天镯影都朝中年男子砸去。

    一道道镯影砸下,中年男子毫发无伤,反倒是那些镯影碎裂开来,这些毕竟是虚影,并无什么杀伤力。

    两人的距离陡然拉近,眼看着便要正面交锋。

    中年男子神色一喜,长剑朝前刺出。

    嗤地一声,卞雨晴身躯一颤,那长剑直接透胸而过。

    强忍着钻心的疼痛,卞雨晴面色狰狞,口中爆喝:“死!”

    话落之时,一个手镯砸在中年男子的脑袋上,哗啦一声,仿佛西瓜被砸开,红白一片,溅射虚空。

    无头尸身晃了两晃,忽然从半空中跌落。

    而卞雨晴也是身形一颤,手捂在胸口被刺处,踉跄了几步,一张口,殷红的鲜血便喷了出来。

    微风拂动,杨开忽然出现在她身边,一手托住了她,皱眉道:“可以磨死他,何必这么激烈。”

    刚才那情况,卞雨晴绝对占据了优势,而且有自己在旁边掠阵,只要多耗费一些时间,她就能付出极小的代价,甚至毫发无伤地斩杀对手,可让杨开没想到的是,她居然选择了一种两败俱伤的打法。

    中年男子固然被杀了,她的胸口处也被刺了一剑,这伤势不可谓不惊险,稍有不慎她便先死了。

    卞雨晴擦了擦嘴角,自嘲一笑:“可不是只有你们男人有血性!”

    杨开默然。

    卞雨晴估计是对寇武心有愧疚,所以才宁愿拼着受伤也要尽快斩杀对手,这确实是一种血性。

    “现在心里痛快了?”杨开问道。

    卞雨晴摇了摇头,并无丝毫报仇之后的快感,反而神情极为落寞。

    碧羽宗没了,她一直与寇武相依为命,如今连寇武也死了,只剩下她孤家寡人一个,忽然对未来产生了一种迷茫。

    “先疗伤要紧。”杨开望了一眼那透胸而过的长剑。微微皱眉。

    若非她关键时刻偏移了一下身子,这一剑可真会要了她的命。并非杨开无法出手救她,只是杨开知道这一剑杀不了她,所以才袖手旁观。

    这伤势若不及时处理。或许会有隐患。

    卞雨晴又摇头道:“先收拾寇武的尸骨,这外面有许多野兽。”

    杨开叹息道:“何处?”

    “那边!”卞雨晴指了个方向。

    杨开伸手揽着她,身形晃动正要走,卞雨晴忽然道:“他们的戒指……”

    杨开伸手一召,下方便忽然飞出数道流光。三枚空间戒连带着另两人的秘宝都取了过来。

    这些道源境武者的身家,杨开虽然看不上眼,但对卞雨晴来说却是一笔财富,自然不能轻易放过。

    随手抛给了卞雨晴,这才动身。

    不大片刻功夫就到了地方,地面之上,横呈着一具尸体,仰面躺在那里,不是寇武又是谁?不过确实如那中年男子之前所说,寇武走的极为痛快。胸口致命一剑,应该没感觉到痛苦。

    卞雨晴眼圈有些发红,吸了吸鼻子,强忍着酸涩的泪水,脱离了杨开的怀抱,飞身而下。

    落到地面上,静默了片刻,幽幽道:“跟着我也没能大富大贵,下辈子找个好去处吧。”

    泪水终于忍不住顺着脸颊滑落,弯下身子。仔细地将寇武的尸体收尸起来,放进自己的空间戒安置。

    杨开默默地观望着,并没有多说什么。

    直到卞雨晴收拾完毕,飞了上来。他才带着她朝附近一座山峰赶去。

    神念扫过,觅了一个山洞,进入其中,杨开这才取出几枚灵丹道:“张嘴!”

    卞雨晴倒也听话,依然张开了嘴巴,杨开屈指一弹。便将那几枚灵丹弹进了卞雨晴口中。

    还不等她反应过来,杨开忽然伸手握住了插在她胸前的长剑剑柄,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抽出。

    卞雨晴身子一僵,下一刻才撕心裂肺地惨呼起来。

    杨开却已并指如剑,在她身上连点了几下,止住了鲜血的流逝,起身道:“自己炼化药效,并无大碍。”

    转身出了山洞。

    那几枚疗伤的灵丹都是他亲自炼制的,其中一枚可是帝级灵丹,卞雨晴的伤势本就不算严重,以她道源三层境的修为再辅以自己的灵丹,恐怕用不了多久就能痊愈。

    半日之后,负手而立站在山洞口的杨开听到一阵脚步声传来,回头一看,卞雨晴已经换了一套干净的衣衫走了出来。

    四目相对,卞雨晴的目光微微有些复杂,轻声道:“谢谢。”

    往日自己俯瞰的小子居然一举成长到了需要仰视的程度,这变化让卞雨晴有些不知所措,自然没了以前的随意,神态反而变得有些拘谨。

    “小事而已。”杨开摇了摇头,又道:“你们弄成这样,或许我也有些责任。”

    卞雨晴不解道:“与你何干?”

    杨开目光灼灼地望着她:“乌蒙川是我杀的。”

    “什么?”卞雨晴浑身一震,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过她也明白,以杨开如今的身份地位和实力,根本没必要骗她这个。

    他既然这么说,那乌蒙川就真的是死在他手上。

    碧羽宗的没落,与乌蒙川的失踪有莫大的关系,宗主都没了,本来的几大护法也被乌蒙川杀的只剩下卞雨晴一个,她自然独木难支,没多久碧羽宗就解散了,门中弟子各奔东西。

    旁人不知道乌蒙川为何失踪,卞雨晴却知道他是在去往碎星海后出的事,毕竟那前往碎星海的星印,还是她与寇武从四季之地中得到的。

    只是……乌蒙川居然死在杨开手上,那可是噬天大帝的后人啊,据卞雨晴所知,乌蒙川手上还有一件流传自噬天大帝的帝宝。

    杨开进入碎星海的时候肯定也是道源境,居然有能力击杀乌蒙川。

    “看样子你并不想替他报仇。”杨开察言观色,微微一笑。

    他在说出是自己杀了乌蒙川之后,卞雨晴虽然震惊,但并没有其他的情绪变化。

    “我为他报什么仇。”卞雨晴冷笑一声,“若非他需要一个人替他管理碧羽宗,当年他脱困之后我早就被杀了,你杀了他我没什么意见。”

    “没意见最好。”杨开轻轻点头,忽然道:“对了,那三个人追你的时候,提到过什么令符,那是什么东西?”

    卞雨晴默然了一下,不过还是从自己的空间戒中取出一块巴掌大小的青色玉佩,递给杨开道:“就是这个了。”

    杨开接过一看,发现这玉佩乃是青玉雕刻而成,并没有特别的地方。

    青玉乃是一种玉石矿物,并不算多珍贵,许多地方都有产出,炼制一些低级的秘宝的时候或许需要用到一二,这样的一块令符为何能引起道源境武者的厮杀追夺?

    翻到背面一看,后面居然刻了几个数字:三九一二!

    “何用?”杨开狐疑地望着卞雨晴。

    “这是灵湖宫令符,有了它便可去灵湖宫密地修炼。”卞雨晴解释道,“你多年没回此地,应该不知道如今的灵湖宫有多么热闹,那天地人三大档次的修炼密地,每年都有无数人排队等候。我这块令符,也是耗费了全部资产,才从灵湖宫中换来的,不过也要等到两个月之后,才能轮到我进去修炼。”

    杨开脸一黑,惊道:“两个月之后?这么多人排队?”

    卞雨晴道:“那你知道我换得这块令符有多长时间了?”

    “多长时间?”

    “半年了。”卞雨晴道:“半年之前我就换到这块令符了,可是要等整整八个月才能轮到我。其他要等一两年的数不胜数。”

    “乖乖!”杨开啧啧称奇,“灵湖宫这么火爆?”

    卞雨晴失笑道:“灵湖宫天地灵气浓郁,便是那最低等的人级修炼密地,也非一般的小宗门占据的地方可比的,我们这些人想要有所突破,自然对灵湖宫趋之若鹜,不过没有门路的话,只能排队苦等。”

    杨开道:“就是因为这个,那三人才要抢你的令符?”

    卞雨晴道:“当然了,你可不要小瞧这令符的价值,灵湖宫发出令符之后,只认符不认人,换句话说,不管是谁拿着这令符,两个月后都可以去灵湖宫密地修炼。我当时换取这令符耗费了我所有的源晶,但是如今我若将这令符拿到黑市去卖的话,绝对能赚一倍回来,就连那拍卖会上也经常出现排名靠前的令符。”

    “时间的原因?”杨开眉头一挑。

    “恩,时间越是靠前,令符就越值钱。枫林城黑市,炒这个都炒疯了,不知道有多少人想在那里想寻一块令符。”

    杨开点点头。不提这令符本身的价值,就是它两个月之后能让人进入密地修炼,就足以让很多人挣破头皮。卞雨晴应该是不小心暴露了,这才引的那断岳门三人追杀。

    多年不回这边,没想到此地的变化居然如此之大。

    “那你这令符,能进什么档次的密室修炼?”杨开想了想又问道。

    “白玉令符进人级,青玉令符进地级,至于那最顶尖的红玉令符自然是进天级!”卞雨晴解释道,“天级……可不是我这种人能进的。”

    那地方,连许多帝尊境都想进去,以卞雨晴的资产,自然没法竞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