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七百八十五章 你是猴大师?
readx();    “如何?”杨开微笑地望着女子。

    “哎呀……”女子伸手挠了挠头,将视线撇在一旁,嘿嘿干笑道:“这战舟炼制的……确实……不错,哈哈哈……”

    南门大军在一旁微笑道:“小侯,还记得你先前说过什么吧?”

    女子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这才摆出一副滚刀肉的架势,望着杨开道:“行吧,咱虽然性格上有些小缺点……”

    “小缺点?”南门大军额头青筋一跳。

    “但也是有优点的,咱最大的优点就是愿赌服输!”女子瞧着杨开洒脱道:“既如此,那咱们什么时候成亲?”

    “成亲就不必了。”杨开抬手拒绝,“候大师乃一代炼器大师,本少此来主要是请你去凌霄宫坐镇,担当那首席炼器师之位的,先前些许得罪之处,还请候大师勿怪reads();。”

    “咯咯咯咯……”女子掩嘴娇笑,花枝乱颤,“小弟弟真会讲话。”脸色忽然一肃,道:“话说明白啊,是你自己不需要我履行约定的,可不是我赖账,咱的名声不容玷污。”

    “大军可作证。”杨开微微一笑,补充道:“前提是候大师愿意跟我回凌霄宫。”

    女子闻言,神色一正,偏头望了一眼南门大军,仔细斟酌了,开口道:“若非大军,便是你那凌霄宫有再多的好处,老娘也不会考虑。不过既然大军都已经加入了……咱也去凑个热闹吧。”

    “定不会让候大师失望便是!”杨开微笑颔首。

    “别忙!”女子抬起一手,道:“在此之前,我还有个条件。”

    杨开皱了皱眉,颔首道:“你说。”

    女子一转身,来到那石块的后方,抬腿一撩。将碎花裙摆压在腰间,一只脚踩在岩石上,半截****都露在外面。她却毫不在意,手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骰盅。眼花缭乱地一阵晃动,骰盅内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片刻后往岩石上一盖,爆喝道:“与我赌一把,赌注便是这战舟!”

    “你的条件就是这个?”杨开愕然问道。

    “不错!”女子点头。

    杨开无语,之前听南门大军说这位候大师嗜赌成性,一直没机会领教,没想到临走之前来了这么一出。

    阳炎炼制的这虚级战舟对她应该有极大的吸引力。所以她才要杨开拿来当赌注。

    “行!”杨开自然没有问题,不过就是赌一把而已,“我若是赢了,那又如何?你的赌注是什么?”

    “咱自有东西赔你!”女子哼了一声,沉喝道:“压大还是压小?”

    杨开瞧了一眼南门大军,后者开口道:“宫主随便压吧,也不用担心她在这上面做什么手脚,这家伙在赌字一事上可是极为认真的,绝不会耍赖。”

    “那就大吧。”杨开随口道,反正输赢也都无所谓。输了也不过就是一艘虚级战舟的事。

    南门大军不声不响地摸出一枚空间戒,丢在岩石上,开口道:“我也压大。”

    女子冲南门大军冷笑道:“小心输的血本无归。”

    “放心。闭着眼睛也能赢你。”

    “来来来,买定离手了,开!”

    ……

    片刻后,女子左手抓着右手的手腕,使劲摇晃,一副杀父仇人的眼神,痛不欲生道:“剁手啊,怎么是大呢?”

    南门大军淡定地将空间戒收回,开口道:“算来。小侯你总共欠我五千万源晶了。”

    “记账!”女子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又望了望杨开。叹息道:“既然输了,那便送你一样东西吧。”

    说话间。伸手在自己衣服里一摸,随手抓出一件东西抛给了杨开reads();。

    杨开毫无防备地接过,定眼一瞧,差点没把鼻血喷出来。

    女子嘿嘿笑道:“咱的贴身胸衣,还有余温哦……”

    杨开黑着脸道:“我要这作甚!”

    女子意味深长地道:“谁知道呢……”

    杨开一声叹息,正准备将这精致的胸衣还给对方,忽然眉头一皱,伸手将胸衣抖开了,摊在手心上仔细地打量起来。

    女子本打算看杨开的笑话,可一见他这般模样,心中也是一突,悄悄传音给南门大军道:“大军啊,咱这位宫主该不会是初哥吧?我这般作弄他会不会被他给吃了啊。”

    “就凭你?”南门大军鄙夷一笑。

    “我怎么了?”女子顿时不乐意了。

    那边杨开却是瞧出了一丝端倪,愕然地抬头望着女子,惊讶道:“你是猴大师?”

    女子怔了,眨眼道:“对啊,我姓侯,单名羽字!”

    “原来你就是猴大师!”杨开哈哈一笑,伸手指了那胸衣上的一个猴头标志。

    候羽这才明白他在说什么,微微一笑道:“原来你说这个,没错,咱就是那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炼器大师——猴大师!”

    “竟然是你!”杨开瞪大眼珠子,不过旋即又微微颔首道:“早该想到了。”

    之前在南门大军的那艘飞舟之上,杨开见到了一个猴头的雕塑,当时就隐约觉得在那见过似的,只是没来得及细想便被打断了。

    此刻再见到这胸衣上的猴头标记,杨开子明白过来。

    前些日子带秦钰在枫林城参加拍卖会时,曾给她买了一件流云蝴蝶簪,花了不少上品源晶,而那流云蝴蝶簪上便有一个这样的猴头标记。

    据秦钰当时说,这位猴大师是一个极为神秘的炼器大师,甚至连是男是女都没人知道,只是由猴大师炼制出来的秘宝,无一不是精品,每一件都能卖出高价。

    而猴大师这个名字,在南域那边都及享声誉,只是让人怎么也想不到的是,猴大师的真实面目居然是个女子。

    而且是一个喜欢酗酒,嗜赌成性,逢赌必输的奇葩女子!

    这可真是个意外之喜啊。本来候羽的炼器实力就极为不俗,再加上那猴大师的名头,凌霄宫这次算是赚到了。

    如今的凌霄宫,汇聚了帝丹师,帝阵师,帝器师,连傀儡之道都有涉猎,三大妖王坐镇,跨域空间法阵连通各地,可以想象,宗门的崛起将再无人可以阻挡。

    杨开心情大好,挥手道:“这虚级战舟,便送你了,反正对我来说,也不过是一件缅怀之物。”

    “果真?”候羽大喜过望,笑逐颜开,竟是冲杨开盈盈一礼,温婉道:“那妾身就谢宫主赏赐了。”

    她忽然这样,杨开还真有些不习惯reads();。

    一转眼,候羽便故态萌发,窜到那虚级战舟旁,张开双臂抱住了它,仿佛抱着一个绝世珍宝一样。

    杨开解除了神魂烙印,候羽重新炼化了,很快便将之郑重收起。

    “宫主,他日若有机会的话,我希望你能替我引荐炼制这战舟的人。”候羽走回来,一脸肃然地说道。

    “会有机会的。”杨开微微点头,“你还有没有什么东西要收拾?没有的话,咱们这就走吧。”

    候羽哂笑一声:“咱身无长物。”

    常年的赌博,让她几乎输光了家产,别看她是一位帝器师,其实穷的叮当响。

    “那就走吧。”杨开说了一声,“两位还请不要抵抗。”

    说话间,催动空间法则和帝元将他们包裹,心念一动,瞬间消失在溶洞之中。

    视野变换间,一行三人已重新出现在那海岛的上空。

    南门大军早有准备,所以还没感觉到什么,倒是候羽大吃一惊,骇然道:“空间瞬移?”

    一瞬间从溶洞来到此地,突破了重重屏障和阵法的阻碍,候羽压根没感觉到杨开动用秘宝的痕迹,那只有一个解释能说得通了。

    “宫主你精通空间法则?”

    “咱们宫主神通广大,以后有你惊奇的时候。”南门大军嘿嘿一笑。

    候羽心中一凛,暗暗庆幸之前幸亏没跟杨开起正面冲突,否则他这样的实力恐怕真不够看,同为帝尊一层境,一个精通空间法则的对手该有多么恐怖啊?

    “不好。”候羽忽然又俏脸发白,催促杨开道:“快走,再不走就迟了。”

    杨开自然知道她在担心什么,开口道:“他日我凌霄宫必将名震天,而你身为我凌霄宫首席炼器师也不可能隐瞒的去,与其让这些人日后要债到凌霄宫,毁我凌霄宫清誉,不如现在把欠债还清了。”

    “宫主你……”候羽露出感动的神色。

    可杨开一句话便将她的感动粉碎的一干二净。

    “今日的所有还款,都从你日后的月俸里扣除。”

    “臭女人你终于出来了!今日你插翅也难飞!”一声怒喝传出的同时,一道流光由远处急速袭来,与此同时,一道示警的厉啸传出,响彻八方。

    片刻后,那流光中露出一道身影,正是杨开与南门大军两日前初上岛时碰到的那个中年男子,此人一身帝尊两层境的气势,雄浑至极,沛然莫御,神念锁死了候羽,一副绝不容她逃跑的架势。

    扑到近前,大手一张便朝候羽抓了过去。

    惊人的威压如大山般降临,候羽不禁有些脸色发白,就连南门大军都身形一晃。

    两人都只有帝尊一层境,面对这个含怒出手的帝尊两层境,自然有些难樱其锋,连那呼吸都有些困难。(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