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七百九十章 约定
    “这一面摄魂鼓能震慑心神,威力不算太大,但胜在隐蔽,令人防不胜防。”花雨露说话间,忽然伸手在那小花鼓上轻轻地拍了一下。

    诡异至极的是,并没有任何声音发出。

    却有一道无声无息的力量荡漾开来,仿佛一柄利刃朝杨开的识海中切来。

    无曾防备之下,杨开心神一动。

    不过确实如花雨露所说,这摄魂鼓的威力并不大,所以并没能突破他的识海防御,当然,这也跟花雨露没能彻底炼化,还有没有全力催动有关系。

    饶是如此,这也极为了得了。

    试想看,两个人实力相当,正拼的的你死我活之时,花雨露忽然催动摄魂鼓的威能,那对手肯定要遭殃。这摄魂鼓用的好了,绝对是一件反败为胜,杀人无形的利器,比起一般的帝宝用途都要广泛。

    “好东西!”杨开亲自尝试了一下摄魂鼓的威力,不吝称赞道。

    花雨露道:“杨长老谬赞了。”

    杨开道:“你们三人去探索,你得了摄魂鼓,另外两人得了什么?”

    花雨露回道:“其中一人在那洞府中修的一样秘术,具体是什么妾身也不知道,那人并没有表现出来,不过看他当时的神色,应该威力不俗。另外一人则在那洞府之中修为大涨,本来我三人,那人的实力是最低的,应该才晋升帝尊一层境不久,可离开之时,他的气息却已是我三人中最强。”

    “还能让人修为暴涨!”杨开大吃一惊。

    能让一个帝尊境修为暴涨的机缘可不多见,由此可见这上古洞府绝对是大有来头啊,上古大能的手段果然非同小可,历经这么多年,那洞府内还隐藏着如此多的机缘。

    真要是完全探索了,只怕不知道要得到多少好处。

    如果说此前答应花雨露陪她一起去探索那上古洞府,多少还有点看在夏笙的面子上,那么此刻杨开是真的感兴趣了。

    武者修炼并非闭门造车。外出历练才是最重要的途径,偶尔获得的机缘,往往能胜过闭关苦修多年。

    “杨长老既然有意,那两个月之后咱们便在南沼之地汇合。如何?”花青丝望着杨开问道。

    “好。”杨开点点头,自然没什么意见,正好趁这个时间去一趟星神宫,进那五色宝塔中修炼一番。

    两人当即交换了一下联络方式,各自在对方的罗盘中刻下神魂烙印。如此一来,只要距离不是太远,都可以互相传讯了。

    “那这事就这么说定了,到时候小花还要靠师弟你多多照顾。”夏笙微微一笑。

    杨开大大方方道:“师兄放心,定给师兄将花宫主完整无缺地带回来。”

    夏笙晒然,不置可否,倒是花雨露脸颊泛红,偷偷地瞄了夏笙一眼,旋即露出一丝失落的表情。

    杨开将这两人的神态尽收眼底,隐约弄明白这两人的关系了。

    “这几****便住在灵湖城。卞雨晴那边若是出关的话,还请师兄知会我一声。”

    “你放心!”夏笙正色道:“我会时常看看她的。”

    杨开这才告辞,转身准备的时候,忽然又回头道:“对了花宫主,那拦住你们去路的禁制,你可还记得什么?”

    花雨露一怔,颔首道:“记得,杨长老需要么?我可以画出来给你看看。”

    “最好不过。”

    花雨露当即取出一块空白玉简,神念浸入其中,将当日自己所见烙印在内。交给杨开道:“这便是那一道禁制了,应该是个上古阵法,妾身不懂阵法,也看不出什么名堂。只是死记硬背而已,不过应该没有差错。”

    修为到了她这个程度,过目不忘是最基本的本事。

    “我也不懂,不过我可以去问问别人。”杨开微微一笑。

    花雨露眼眸明亮道:“杨长老认识精通阵法之人?这样最好不过了,妾身本还打算去一趟天河谷龚家的,现在看来倒是不必了。”

    天河谷龚家。南域公认的阵法大家,花雨露也不是无知之人,自然不可能完全信任另外两个帝尊,想要破解这阵法进入那上古洞府更深处,自然是先把这阵法打探清楚了。

    而天河谷龚家就是最好的选择。

    不过如今有杨开这句话,她倒是省了一些麻烦。毕竟若是去了天河谷,万一龚家的人问起这阵法的来源,花雨露也只能撒谎。

    “这事交给我好了,花宫主这两个月便养精蓄锐,届时咱们在南沼再见。”

    “有劳杨长老了。”花雨露点头致谢。

    杨开前脚才走,夏笙便站了起来,开口道:“小花你自便吧,我出去一趟。”

    “你去哪?”花雨露嗔怒地望着他,“这么急着走,怕我把你给吃了啊?”

    夏笙嘴角一抽,道:“怕你干什么,只是我若再不努力修炼,这大师兄的位置怕是坐不稳咯。”

    背负着双手,摇头晃脑地朝外走去,一眨眼不见了踪影。

    “臭男人!”花雨露气的鼓起了腮帮子,面上一片不忿,主人都离开了,她这个当客人的再留下来还有什么意思,只能跟着离去,徒留一股香风萦绕。

    杨开在灵湖城的一家客栈内住了才不到三天,一身气息沛然的卞雨晴便找上门来了。

    房间之中,四目相对,杨开微微颔首:“不错啊。”

    卞雨晴捋了下耳边的秀发,苦笑道:“多亏你帮忙,否则我哪有今日。”

    心中也是感到震惊,她本以为自己晋升帝尊了,面对杨开应该不会再有什么压力,可这一次见面之后,卞雨晴却骇然发现自己竟瞧不出他的深浅。

    若不是早知他也是帝尊一层境的修为,卞雨晴只怕要怀疑他是个三层境强者了。

    怎么差距还是这么大?

    “能放不能收,境界还没彻底稳固。”杨开评价一句,“什么时候将一身气息收敛了,才算彻底稳固下来。”

    “我记住了,谢宫主指点。”卞雨晴老老实实地应了一句,心中不免感觉有些怪异,十几年前,她在这个青年面前高高在上,可十几年后,这角色一下子颠倒了过来。

    自己能够活命,能够晋升帝尊,全托了这个人的福,回想往昔,真是另人不胜唏嘘。

    杨开微微一笑:“看样子你已做好加入我凌霄宫的准备了。”

    卞雨晴笑道:“宫主难道不想要我?”

    “哪有的事!”杨开起身招呼道:“走吧。”

    出了灵湖城,一路朝前飞去,卞雨晴也在赶路的时候不断地稳固着自身刚突破的修为。

    如此两日之后,效果极为显著,她那帝尊境的气息明显收敛不少。

    “宫主,咱们现在去哪?”卞雨晴见杨开优哉游哉的样子,忍不住开口问道。

    “送你回凌霄宫!”杨开回道。

    “回宫……”卞雨晴一怔,讶然道:“可是凌霄宫不是在北域么?”

    北域南域,距离亿万里,这么一路飞过去,只怕要飞好几年时间啊。路上若再有个什么耽搁,花个十年都不是稀奇事。

    本想劝杨开加快点速度,或者借助空间法阵传送几次,这样多少可以节约些时间,但见杨开没有这个意思,卞雨晴也不多嘴了。

    反正她现在已经加入凌霄宫,杨开说怎样便怎样好了,自己又没什么地方让他惦记的,甚至这条命都是他救下来的。

    如此又是三日之后,两人才来到一片荒凉破败的地方。

    “没记错的话,这里应该是千叶宗吧?”卞雨晴随着杨开落了下来,转头打量了一下四周,开口道。

    “正是千叶宗!”

    卞雨晴叹息一声:“宗门生灭,如潮起潮落,没有实力果然站不住啊。”

    她似乎有了些感触,看到这被灭的千叶宗,难免想起了碧羽宗,说起来两个宗门的实力都差不多,结局也相差无几。

    “进来!”在她出神的时候,杨开已经站在那山谷的空间法阵上,招呼一声。

    卞雨晴虽然奇怪,却也乖乖地站了上去。

    下一刻,两人便出现在小天地之中,杨开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径直地领着卞雨晴朝帝天谷飞去。

    待卞雨晴见到那跨域空间法阵之后,她顿时一脸震惊的表情,骇然道:“这…这这,难道是……”

    杨开道:“通过这个就回到凌霄宫了,我这有三份玉简要你带回去。”

    卞雨晴收敛心思,将那三份玉简接过,问道:“该交给谁?”

    杨开道:“这一份交给一个叫花青丝的人,她乃我凌霄宫大总管,管理宫内大小事务,你将这玉简交给她,她会好好安排你的。另外这两份,你让花青丝转交给南门大军。记住了么?”

    卞雨晴认真地点头:“记住了。”

    “去吧!”杨开挥了挥手。

    卞雨晴这才走上法阵站好。

    杨开手上一动,诸多上品源晶准确地镶嵌进凹槽之中,空间法则催动之时,法阵嗡鸣运转,光芒闪过,卞雨晴消失不见。

    隐约间,在卞雨晴消失之前,嘴唇开阖了一下,似乎是在开口道谢。

    杨开晒然一笑,转身离开了帝天谷。

    目标,星神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