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八百一十章 与有荣焉
readx();    蛮族的战斗素来以简单粗暴而著称,勇往直前是他们的本能,但那也只限于普通的蛮族而已。

    巫之间的战斗并非横冲直撞,而是比拼自身的修为和所学的巫术。

    在答应这个巫牛的挑战的时候,牙心中已经构思好数种瞬间击败他的方案,区区一个上品巫徒而已,在自己手下根本翻不出什么浪花,无论是自身境界还是战斗经验,这个巫牛跟自己都完全无法相提并论。

    所以当牙看到杨开直线冲来的时候,脑袋不禁有些发懵。

    他不是巫么?怎么不施展巫术,反而如普通的族人那样野蛮?

    突如其来的惊愕让他迟疑了一瞬,不过到底是一位经验丰富的中品巫士,牙很快就回过神来,口中响起古老而生涩的语言,手中的木杖轻轻往前一挥,身前的空气陡然荡漾了一下,化作一面结实透明的盾牌挡在前方。

    随后他马不停蹄,拐杖朝前方一指。

    一团火光爆射,一个脸盆大的火球呼啸着朝杨开冲了出去。

    赢了!

    最简单的两个巫术,一防一攻,却完美地体现出牙作为一位巫的超强本事。那火球便是下品巫士也不可能抵挡的住,这个上品巫徒也只有饮恨的份。

    牙气定神闲地站在原地,眼中满是戏谑的表情,静静地欣赏那巫牛被自己击败的场景。

    当那火球爆射之时,苍南村的村民们齐齐发出惊呼,每个人脸上都充满了担忧和忌惮的神色,阿虎张口呼喊提醒,杨开却置若罔闻,径直地朝火球迎了上去。

    轰地一声。

    火光大放之时,峡谷被照的通亮,所有人睁不开眼帘,苍南村上百村民一颗心顿时沉入谷底。

    完了完了,阿牛这下完了。被那么大一团火球正面击中,岂有命在?苍南村未来的希望啊,居然就这样陨落了,阿虎握紧了拳头。心中一片自责,早就应该阻止阿牛与那巫牙之间的决斗的,即便冒着亵渎蛮神的风险,最起码好过他丢了性命。

    片刻后,当阿虎等人重新恢复视野。怒目朝牙那边望去之时,却是忽然瞪大了眼珠子,一个个仿佛见到鬼一样,更有几个村民使劲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想要看的更清楚一些。

    而原本幸灾乐祸的怒焰部族人们却都是脸色陡变,怔在当场。

    只见牙浑身僵硬地站在原地,本应陨落在那巨大的火球之下的巫牛居然不知何时冲到了他的面前,笑吟吟地望着他,阿牛浑身上下并没有什么严重的损伤,唯有头发似乎被烧糊了一些。

    “牙大人。我觉得是我赢了,你说呢?”杨开笑吟吟地抬头看着牙。

    牙的脸皮微微抽搐了几下,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一幕,自己的火球明明应该击中对方了啊,他如何躲开的?

    不过若说让他就此认输……

    “战斗才刚刚开始!”牙低吼,口中再次响起古老而生涩的语言,拐杖抬起,朝杨开点去。

    可这一次他却没有释放巫术的机会了,那拐杖才刚刚抬起的时候,杨开便一个勾拳轰了出去。

    挡在牙前方的巫术之盾一下扭曲起来。仿佛一个被压扁的气球,恐怖的力量很快超过了这个巫术之盾的承受极限,轰然破碎。

    牙一瞬间睚眦欲裂,浑身冰凉。

    被杨开拉近距离。他之所以没有躲闪,而是坚持释放巫术,就是因为他对自己的巫术之盾有绝对的信心,相信这个巫牛不可能打破自己的巫术之盾,所以才老老实实地站在原地。

    可谁知道自己引以为傲的巫术之盾竟连对方的一拳都接不下来。

    刚才巫术释放的并没有错啊,怎么会这么脆弱?

    轰……

    拳头打在脸上。牙的脸庞一瞬间扭曲,牙齿飞落的同时,比杨开高大近乎一半的身躯犹如纸鸢一般高高飞起,重重地落在地上,发出一声响动。

    还不等他站起身来,杨开已如猎豹一般扑到他面前,一手掐住了他的脖子,另一手高高扬起,握紧成拳,咧嘴笑道:“牙大人,你是自己认输,还是我打到你认输?”

    那原本应该弱小的身躯,此刻在牙的视野中忽然变得如巍峨高山一般雄壮。

    “你……你耍赖!”牙愤愤叫道,眼中全是不甘的表情。

    如果不是这个巫牛手段诡谲,打了自己一个出其不意,这一场战斗自己未必会输,自己可是中品巫士啊,他才不过上品巫徒而已,彼此相差两个小品阶。

    杨开冷笑道:“改日你碰到蛮兽的时候,也指望蛮兽跟你比拼巫术,不欺近你身旁么?”

    牙表情一怔,陡然哑火。

    “放开牙大人!”

    “赶紧松手!”

    怒焰部的蛮族人呼啦啦地围聚上来,一下子将杨开包围的里三层外三层,一个个双目赤红,敌意如潮。

    虽然伤害一个高贵的巫对任何一个蛮族人来说都是大罪,但眼看着自家的巫被人摁在地上,怒焰部的族人们自然不能无动于衷。

    杨开扭头,目光冷冰冰地扫过怒焰部的蛮族们,嘴角一勾,露出不屑的微笑。

    “都退下!”牙挥手喝了一声。

    众多怒焰部的族人闻言,虽然不情不愿,可还是依言退了回去,不过依然没有放弃对杨开的警惕,一旦杨开真的对牙痛下杀手的话,那么必定会招来这些蛮族疯狂的报复。

    而牙在经历了之前的不甘和被弱者打败的屈辱,神情此刻也冷静了许多,喟然一叹道:“你说的没错,是我大意了!”

    他并不承认自己的实力不如杨开,只是觉得自己太过不小心,所以才在阴沟里翻了船。

    杨开知道他的心思,也懒得跟他多说,歪头道:“那么这场战斗……”

    牙颓然道:“你赢了,所有的战利品都是你的了。”

    没必要再比拼下去了,被人家摁一只蚱蜢一样摁在地上,牙没脸面再挣扎什么。

    “承让!”杨开咧嘴一笑,这才松开了掐住牙的脖子,起身之后,将他也拉了起来。

    牙撇头吐出一口血水,只感觉腮帮子火辣辣的疼痛,刚才杨开一拳打过来,他一口牙齿都飞出去两颗,脸部几乎麻木,此刻麻木过去,倒是感觉到了疼痛。

    没有多说什么,败者并没有多言的资格,他目光复杂地瞧了杨开一眼,挥手道:“我们走!”

    怒焰部的族人们一言不发,列队跟随在自己的巫的身后,准备趁夜赶回村落。

    “牙大人,等一下!”

    杨开喊住了他。

    “还有什么事?”牙回过头,不解地望着杨开。

    “牙大人难道不要这些野兽了?”杨开指着一旁堆积如山,被冻的硬邦邦的野兽尸体问道。

    牙表情一变,怒道:“巫牛,你这是在羞辱我么?”

    决斗输了,他已经没有资格染指这些野兽,杨开此刻问出这话,在他看来就是故意挑衅一样。

    杨开摇头不断,开口道:“我并无此意,只是牙大人,你们兴师动众,如此多族人远道而来,应该就是为了寻找冬天的储粮吧?”

    牙吸了口气道:“你们不也是?”

    杨开微笑道:“既如此,我愿意分给牙大人一部分!”

    “什么?”牙一怔。

    就连那些怒焰部的蛮族们也都诧异至极,目光惊愕地望着杨开。

    “上次我来的时候没怎么细数,不过这山谷中的野兽应该有三四百只,牙大人你看,我的村民只有上百人而已,就算每人拖两只野兽回去,还有很大一部分残留在这里,大雪将至,我们这一次回村之后就不准备再过来了。换句话说,剩下的那些野兽只怕要被冰封在这里,牙大人若是不介意的话,可以将剩下的野兽带回村中,虽然数量不多,但省着点的话,应该也够过个冬天了。”

    “你…你…你真的愿意这么做?”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个巫牛竟愿意分给自己一部分战利品?他刚才说的没错,这山谷中死去的野兽确实有三四百只,而他们的人手不够,不可能将所有的野兽都带回村中,就算是拿他们剩下的,也最起码有上百只啊。

    这些野兽每一只体型都巨大无比,足够一个族人吃上整整一个月的饱饭,省着点的话,那确实能过完冬天。

    可是这怎么可能呢?居然有人愿意将到嘴的食物拱手让人。

    这就好比在当今世界,把自己老婆送出去让人玩弄一样,在牙看来着实有些不可理喻。

    不过无论如何,如果这个巫牛是真心实意的话,那整个村子的人都要感恩。

    “当然,以蛮神之名,我巫牛将剩下的野兽赠于你们!”

    杨开神色肃穆。

    这下牙再无怀疑,一个巫以蛮神之名说出来的话,那就不会有半点虚假的成分。

    他静静地望着杨开,好一会,忽然弯腰,手扶在胸口处,沉声道:“巫牛,请原谅我之前的无礼和傲慢,感谢你的慷慨和大度,我怒焰部镰火村的村民将铭记你的恩德,你将是我们永远的朋友!”

    其他怒焰部镰火村的村民们也都弯腰扶胸。

    那是蛮族最崇高的礼节。

    阿虎等人站在杨开身后,面上皆都浮现出一抹与有荣焉的光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