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八百三十三章 巫王降临
readx();    能撕掉一位大巫师的胳膊,他的敌人是谁?

    只是一瞬间,阿虎便做出了最正确的反应,转头冲下方道:“去喊阿牛!”

    话一出口他便怔住,因为他发现阿牛不知何时已出现在身后,悬浮在半空中,目光凛冽地望着前方,脸色冷峻异常。

    从远处飞来的赤显然也发现了杨开的存在,面上露出一抹惊喜之色的同时,身形忽然一顿,眼珠子瞪大,露出惊恐的表情,旋即整个人剧烈颤抖起来,仿佛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捏在半空,竟是动弹不得。

    他脸上一阵青一阵紫,咬牙低喝:“快……跑!”

    话落之时,他的身躯猛然膨胀起来,简易的兽皮衣衫被撑破,浑身肌肤都变得透明,内里的血管清晰可辨。

    哗啦一声……

    当膨胀到极限之时,赤整个人爆裂开来,化作一团血水从空中洒落,尸骨无存!

    “啊!”

    苍南村的诸多村民大吃一惊,完全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被赤那凄惨的模样骇的纷纷后退了几步。

    再定眼看去之时,原本赤所在的地方竟突兀地出现一道魁梧的身影,那人一身豪迈的打扮,腰间别着几个骷髅头,有大有小,那骷髅头散发着一阵阵让人感觉冰冷的气息,将整个苍南村笼罩。

    此时此刻,这个忽然出现的怪人手上正拿着什么东西,一边狞笑地与杨开对视,一边不断啃咬着手上的食物。

    “食骨部!”阿虎低呼一声,他从对方脸上那特有的图纹看出了对方的身份。

    早就听说食骨部是一群睚眦必报的部落,之前阿牛与另外两部的人清剿了食骨部一个小部落,阿虎就有些担心会遭到食骨部的报复,本想找时间建议阿牛带领大家迁徙的,可阿牛这段时间一直待在屋子中根本见不到,自然没办法跟他提这事。

    如今看来,自己的担忧是对的。食骨部的人真的来报复了。

    而且这个人的实力绝对很恐怖,毕竟连身为大巫师的赤大人都被他杀了,阿牛能是对手么?

    旁边的村民们听到阿虎的声音,也都神色一凛。食骨部的恐怖,他们之前可是深刻领教过的。待看清那位食骨部大巫手上拿着的到底是什么之后,脸色都纷纷一白。

    因为那竟是一只小腿,而且看样子是一个孩童的小腿,绝对没有超过五岁。细皮嫩肉,食骨部的那大巫每一口咬下,都能撕下一大块血肉来,在嘴中咀嚼的津津有味,模样愈发狰狞。

    不少村民看的极为不适,腹部一阵翻滚,有种要呕吐的感觉。

    杨开目光微垂,望了一眼赤身死之后洒落在地上的血迹,微微叹息一声。

    虽然不明白赤到底遭遇了什么,但他隐约也猜出来一点。

    食骨部的这位大巫应该是故意没有杀赤。而是故意在折磨追击他,借此寻觅到了苍南村的位置,期间或许用了许多手段,让赤无法前往怒焰部的大部落,只能寻找可靠的盟友。

    但无论如何,能将一个大巫师玩弄在鼓掌之中,眼前这位大巫的实力只有一种可能——巫王!

    “我闻到过你的气息。”

    食骨部的大巫忽然开口说道,目光灼灼地望着杨开:“在石堡那边。”

    杨开冷笑道:“尤是我杀的。”

    大巫嗤笑一声:“就凭你?”

    他显然不觉得杨开有杀掉尤的本事,此前石堡出事之后,他特意去侦查了一番。用了一些手段重现了当日的战斗,虽然模糊不清,却也足以让他追踪凶手了。

    狂风部,怒焰部。他一一造访,毁灭了两个小部落,将当日在石堡中参与过的人一一杀死,唯有最后一个目标让他无法判断,好似有什么东西蒙蔽了他的侦查,最后不得以。只能缀在赤的身后,让他引着自己寻找当日的杀人凶手。

    计划也很成功,走投无路的赤果然来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在嗅到那最后一个目标的气息时,这位大巫就果断地激发了留在赤身上的暗手,将之击毙。

    剩下的,只要将这个小村子毁灭就行了。食骨部的威严不容侵犯,任何敢沾染食骨部族人鲜血的敌人都必将得到千倍万倍的报复。

    “你觉得我没这个本事?”杨开微笑反问,同时悄悄地传音给蝶,让她带村民们躲藏起来,虽说这一月的闭关苦修让杨开实力暴涨,但正面对上一个巫王,他也必须全力以赴,苍南村根本顾不上,而若是村民们不躲好,散溢挥洒出来的力量足以让他们魂飞魄散。

    大巫冷哼,不予置评。

    “尤也觉得我没那个本事,然后他死了!”杨开低笑一声。

    大巫居高临下地道:“你是想说,我巫池也会落到一样的结局?”

    杨开耸耸肩膀,但那态度无疑是默认了。

    巫池怔怔地瞧了杨开一会儿,然后哈哈大笑起来,笑声滚滚如雷,竟有摄人心魂的神效,不少正在悄悄疏散的村民们被这笑声一惊,口鼻之中纷纷渗出了鲜血。

    唯有杨开直面其撄,不动如山。

    笑声一敛,巫池皱眉打量着杨开,发现他并非是故作镇定,而是真的屁事都没有,这下倒是真的有些奇怪了:“区区一个大巫师……倒是有些本事。”

    他乃巫王,就算是个下品巫王,那也是巫王,暗催力量的笑声岂是一个大巫师能够抵挡的?可对方站在那里,竟如一座亘古不变的高山一样,让他的手段完全没发挥出效果。

    说话间,巫池扔下手上的小腿,伸手一拍腰间,巫力涌动之时,一阵鬼哭狼嚎之音传出,那挂在他腰间的几个骷髅头竟纷纷激发出胜寒的气息,空洞洞的双眸中闪烁出碧绿的光芒,齐齐飞舞出去。

    “敢杀我食骨部族人,今日本巫便将你们统统化作食粮!”

    巫池低吼之时,那一个个飞舞出来的骷髅头迎风便长,忽然都变得如房子一般大小,四散分开,堵在了村子四周,个个从口中喷涂出阴寒的气息,但凡被那气息所袭之地,大地和木屋竟都冻结起来,生气尽失。

    眨眼间,村子便似要沦为一片葬土,充斥死气。

    好在之前杨开暗中嘱咐过蝶,此刻村民们也都聚集到了村子中央,正准备往地道中撤退,所以也没有出现什么伤亡。

    这地道,还是在蝶在主持下挖掘出来的,经历上一次被食骨部洗掠的事情之后,这条地道的出现和存在,足以保证再有类似的情况,村民们可以有个安全的离开渠道。

    所以当蝶提出这个建议之后,阿虎等人自然是不遗余力地配合。

    一个月的功夫,这地道便已打通到三十里外的某个隐蔽地方,足以拉出安全的缓冲地带。

    不过死气蔓延的速度极快,两百多村民的撤退需要时间,若不加以阻止的话,肯定无法安全撤走。

    好在那些骷髅头有所异动的时候,杨开也动了。

    身形微晃,忽然就出现在一个巨大的骷髅头前方。

    巫池见此情形,眉头忍不住一挑,不屑道:“自寻死路!”

    那几个骷髅头是他的巫器,祭练了不知道多少年月,比他本身还要难缠,如果这个时候杨开去攻击他本体,他或许还要费一番手脚将之击退,但这家伙竟好死不死地找自己巫器的麻烦,简直不知所谓啊。

    说话之时,巫池心念微动,那一只巨大的骷髅头上的碧绿光芒一阵狂闪,然后口中喷出的阴寒气息也瞬间增长几倍有余,将杨开彻底包裹。

    这阴寒死气是他采集那些被他残杀和啃食的人的怨气炼制而成,威力诡秘强悍,别说对方是一个大巫师,就算是同为巫王的人被喷中,也会被恶鬼缠身,心神动摇,而真到了那个时候,他便可以将对方玩弄在鼓掌之中,想要他怎么死便要他怎么死。

    巫池几乎可以预见杨开的下场,无非是被阴寒死气冻结当场,然后被骷髅头收走魂魄。

    然,那浓郁的阴寒死气之中却忽然爆发出一团五彩的光芒,光芒之中五行之力彼此相生相克,循环不息,竟如滔天洪水中的中流砥柱,屹立不倒,反而有扩张开来的驱使。

    巫池眉头一皱,本能地感觉有些不太可能。

    对方确实只是个大巫师,而且应该是个下品大巫师,完全没道理能抵挡的住自己巫器的威力才对,可眼前所见,却超出了他理解的范畴。

    不灭五行剑气环绕之下,嗤嗤之声不绝于耳,那足以让巫王都感到棘手的阴寒死气竟被阻挡在体外。

    杨开高高举剑,一身力量涌动,一团光芒忽然冲天而起,似要将那天空都捅个窟窿出来。

    下一刻,他一剑朝那骷髅头劈下,剑芒袭落,似能分江裂海,将那阴寒死气分成泾渭分明的两半,巨大的剑芒重重地砍在骷髅头上。

    一阵尖锐至极的鬼哭狼嚎声传出,骷髅头眼眶中的碧绿鬼火剧烈闪烁了几下,在巨大的力量推动下被振飞出去,凌空翻滚不断,余势不减,大有要飞出天外的架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