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八百八十三章 激流堡
readx();    杨开的身影突兀地出现,就好像他一直隐匿在旁一样。

    以菲力为首的八位魔王都是神色一凛,齐齐躬身:“大人!”

    杨开颔首,没有夸赞,没有寒暄,只有一句话:“我要激流堡寸草不生,鸡犬不宁!”

    话落,挥手,八位魔王被丢出了小玄界,重新回到那大殿之中。

    菲力,摩柯托等人互相看了看,一股寒意从心底升起,似要能冻僵浑身的血液。八位魔王都知道,这是巫牛大人在给自己的族人报仇雪恨,一个月前他留下的诅咒和誓言并非说笑,而是要切切实实地贯彻下去,而他们便是巫牛大人手上最强大的工具。

    “商议一下吧。”菲力有些头疼,虽然他并没有血肉,只剩下一副骷髅架子,但依然感觉到了久违的头疼,巫牛大人可是给他们这些魔王出了个难题啊。

    他们实力确实不俗,但激流堡的魔族十几万,他们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凭借自身的力量全部杀光,想要完成任务的话,只有用一些手段才行。

    现在唯一对他们有利的一点是原本驻守激流堡的魔王们都已经死了,激流堡群龙无首,他们八个若是运作的得当,或许能够将激流堡掌控下来,进而想办法完成任务。

    八位魔王汇聚在大殿之中,你一言我一句,认真地开始商讨起来,商讨的内容却不是如何对付异族人,而是要如何才能将激流堡的魔族弄死干净。

    集思广益,八位魔王很快拿出了一套章程,各自散去。

    一日之后,激流堡内流言四起,各种各样的流言开始在激流堡的魔族口中传递。有说异族人大军来犯的,有说魔王们投敌叛变的,也有说魔族将要大败而亏的。

    谁也不知道流言来自何方。却在人群之中不断地传递,发酵。

    激流堡内驻扎的魔族们本就无所事事。整日向往着冲杀在战场之中,情绪憋闷而又敏感,这些流言的出现让他们的种种情绪不断地放大开来,整个激流堡都笼罩在一种异样的氛围之中。

    初始的时候,这些流言起到的效果还不那么明显,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却并没有魔王出面澄清任何事,让不少魔族开始猜疑起来。

    三日时间,被诸多流言激起的情绪彻底爆发。每个魔族都无法独善其身,或主观或被动地被牵扯,变得无法正常思考。

    菲力等魔王就是在这个时候站了出来,各自聚拢了一批人手,将城池内的十几万魔族瓜分殆尽。

    旋即,内战开始了。

    激流堡内,大股小股的魔族在大街小巷中遭遇,不问缘由地大打出手,成片成片的魔族倒下,激流堡几乎要被鲜血溢满。或许前几日还把酒言欢的族人,此刻就是生死不共的仇敌。

    谁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为什么,只知道这是魔王大人们的命令。他们只知道执行,从来不去问原因。

    没人会想到高高在上的魔王们会叛变,更没人会想到这些魔王们将屠刀对准了自己人。

    倒是有一些魔帅和聪颖的魔将们看出了一些端倪,但聪明的家伙向来活不了多久,菲力等魔王一直在关注着那些魔帅和魔将们,一旦有人起疑,随便找些什么理由和借口便将他们斩杀了。

    激流堡仿佛化成了一座巨大的绞肉机,将十几万魔族困在其中翻转,搅碎……

    内战从开始就没有停下过。战斗到最后,每一个魔族都双目赤红。神志不清,机械地举起自己的武器。砍杀一切看似可疑的敌人。

    这一战足足打了三天三夜,十几万人分成八支队伍互相厮杀,激流堡内的大街小巷堆叠起无数的尸体,被蚊蝇叮咬,发出腐烂的臭味。

    三天之后还活下的只剩下不到一万人了,而且个个带伤,很多人都是肢体残缺不全,口中低低地哀嚎。

    八位魔王凌立虚空,默默无言地望着下方,入目所见的场景,宛若炼狱。

    随后他们齐齐出手,将剩下的一万伤残魔族送入地府,连带着整个激流堡都化为了乌有。

    人影闪动,杨开鬼魅般地出现。

    八位魔王躬身行礼。

    “你们以后就跟着我吧。”杨开说道,经历激流堡这事之后,菲力等人是不可能再回到魔族阵营了。

    八位魔王都心情复杂地点头称是。

    杨开打开小玄界的界口,让他们一一走进去,这才转身朝某个方向御空飞去。

    十日之后,杨开来到一片丛林上空,深邃的目光在下方寻觅,片刻后像是有所发现一样,直朝某一处冲下。

    落地之后,他瞧着某个方向,低喝道:“滚出来!”

    那边一颗大树的后方,一道曼妙的身影悠悠地现身,见到杨开之后立刻露出惊喜交加的神色,低呼道:“大人,真的是你啊,我还以为自己感觉错了。”

    说话间便朝杨开这边扑了过来。

    杨开目光冰冷地望着她。

    沙雅在距离杨开只有三丈的位置上陡然顿住身形,仿佛是察觉到了什么,花容有些变色,急急地辩解道:“大人我没有背叛你,真的没有,请你相信我。”

    杨开冷冷道:“你若有背叛之心,现在就已经是个死人了。”

    沙雅脸色微微一白,神情惶恐,再见杨开时的欣喜一下子荡然无存。

    “说说吧,怎么回事?为什么你会一个人出现在这里,鲍奇呢?巫牛部呢?”杨开接连抛出了几个问题。

    在他的感应之中,沙雅与鲍奇并不在一处,这让他有些奇怪,所以便直奔这边过来了。他开始还以为鲍奇和沙雅两位魔王当中有谁背叛了自己,脱离了巫牛部独自行动,可在见到沙雅之后才发现自己的猜测是错的。

    沙雅并没有背叛之心,倒是有些惶恐不安,仿佛一只迷路的兔子。

    “鲍奇跟他们都在一起。”沙雅连忙回道,“他们都被抓了。”

    杨开眼帘一眯:“被抓了?被谁抓了?”

    巫牛部足足两万人,几十位巫,骑兵一千,空骑几十,放眼整个两族战场,也是一股不俗的力量,虽然与激流堡那样的魔族驻地没法比,但在蛮族这边却也极为了得。

    谁有本事将两万人都抓走?

    “是你们蛮族的人,似乎是叫……食骨部的部落!”沙雅回忆道。

    杨开脸色不禁一变:“你确定是食骨部?”

    “我不知道食骨部是什么样子,但蝶是这么说的,她说那些家伙都是食骨部的。”

    “食骨部的人为何要对我巫牛部下手,你们……”话没说完,杨开陡然意识到其中的问题所在了。

    沙雅道:“我和鲍奇被他们发现,他们似乎以为巫牛部被我们控制了,所以便动起手来了,那双胞胎怎么劝说也没用,反而被那些巫王们打伤,我和鲍奇打不过他们,鲍奇被抓,我找机会逃了,然后一直东躲西藏。”

    沙雅说的伤心,泫然欲泣。想想几个月之前,她还是兵权在手,麾下几千魔族高高在上的魔王,几个月之后居然沦落到丧家之犬般的境地,人人喊打。

    蛮族这边不待见她的出身和身份,见到她肯定是要动手的,魔族那边她也不敢回去,唯恐被莫多发现什么。堂堂一个魔王,竟如老鼠一样躲躲藏藏,一直不敢露面。

    “巫牛部有死伤么?”杨开沉声问道。

    沙雅摇了摇头:“只有雨露受了点轻伤,其他人都没事,蝶下令让大家都不要动手。”

    “不动手是对的。”杨开点点头,那种情况下,巫牛部若真的动起手来,恐怕无论如何也洗刷不清身上的嫌疑了,与两位魔王混迹在一起本就让人匪夷所思,食骨部那边有猜疑是很正常的,不动手还好说,真要反抗的话,两部肯定要大战一场。

    食骨部能擒住鲍奇,逼退沙雅,定是出动了不少强者,巫牛部绝对没有胜算。

    “他们都被带到食骨部的驻地去了,也不知道现在情况如何。”沙雅面露担忧,悄悄观察杨开的反应,“大人我们要去救他们么?”

    杨开道:“我巫牛部的人,当然要救出来。”

    沙雅道:“可是我……”

    “用不着你露面,你好好待着就行了。”说话间杨开伸手朝她抓去,沙雅没有反抗,直接被他丢进了小玄界中。

    杨开转头,望向另外一个方向。

    他无需沙雅指引位置,因为他能感觉得到,鲍奇就在那边,自己在鲍奇脑海中种下了神魂烙印,这是一层没法轻易斩开的联系。

    他没有耽搁,直接全速朝那边赶去。

    也不知道冥冥之中自有天意还是怎样,巫牛部两万人居然会落在食骨部手中,这让他不免有些担忧。且不说食骨部本来是蛮族当中的异类,若非有一位巫圣坐镇,早就被其他部落联手剿灭了,就说自己之前与食骨部之间有些冲突,就足以让杨开担忧自己那两万部下的安全。

    食骨部向来记仇,睚眦必报,上一次那个叫巫池的家伙被自己打伤逃走,肯定记恨在心,若不是魔族入侵的事情爆发,食骨部肯定要就采取更激烈的报复行动了。(未完待续。)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