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九百一十七章 镇魔
readx();    一掌之威,羊泰被打入海水之下,吐出的鲜血将蔚蓝的海水染红。

    他为自己的大意轻敌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岁月之力侵蚀着他老迈的身躯,本就残存不多的生命力竟如泄气的皮球,迅速流逝。这让他慌乱无比,完全不知如何自处。

    就在他六神无主之时,杨开已追击了下来,身在海水之中也依然身形矫健,几步踏出便来到了羊泰面前,抬手朝他拍了过去,海水翻涌滚动,仿佛被煮开了一样,那一掌虽不是岁月如梭印,不具那么大的威能,却也不是此刻的羊泰能够硬接的。

    羊泰怪叫一声,整个人被拍的四分五裂。

    杨开却没有丝毫得手后的喜悦,反而扭头朝一旁望去。

    在那边的海水之下,一条长着粗大胡须的巨大鲶鱼正迅速游走,眨眼功夫便逃出几里地。

    那是羊泰所化,在最关键的时候,他调动了这一方幻阵的力量,在杨开面前制造出了被击杀的幻想,本体却化为一尾鲶鱼遁走。

    羊泰本身肯定是没这个本事的,不过借助幻阵却是可以随心所欲。

    十里之外,那鲶鱼跃出海面,重现显露出老者的身影,此刻的羊泰再无之前的闲庭信步,而是狼狈无比,胸口一大团血迹斑驳醒目,他弯腰剧烈地咳嗽了几声,仿佛病入膏肓的患者,不久于人世。

    岁月如梭的力量依然在侵蚀着他的每一寸血肉,每一块骨头,让他心慌意乱,如何如何抵挡也化解不掉。

    杨开也跃出了水面,轻喘着气,隔空望着羊泰。

    羊泰被他打伤,可他的状态也不好。放在平时,如羊泰这样的家伙他随手可灭,可以眼下的状态想要击杀羊泰就得多用点心思了,尤其是对方还占据着天时地利的优势。

    “该死。你该死!”羊泰咬牙咒骂,目光中满是怨毒。

    杨开抬手便是几道月刃朝他斩击过去,本人紧随在月刃之后迅速突进。

    外面的情况如何他不太清楚,但也知道自己这边拖的越久情况就越不好。夏笙将花雨露托付给了他,他就得好好地将人家给带回去。

    其他人的死活杨开可以不理会,花雨露不能有什么差错。

    他占了些先机,不愿再被动挨打,要将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上。

    月刃呼啸而过。羊泰不再咒骂了,感受到那月刃之中蕴藏的恐怖杀伤,面色一变的同时,身躯竟如水一般融化开来。

    月刃从他体内斩击过去,竟没能对他造成什么伤害。

    而羊泰显然也开始催动阵法的威能,大海开始咆哮,掀起百丈高的浪头,巨浪化作一个巨大的水人,隐约可见羊泰的五官,四肢齐聚。

    水巨人踏浪而行。一呼一吸都能卷起海水的潮汐,带来恐怖的攻击。

    朝前冲去的杨开与之比较,简直就如蝼蚁和大象。

    须臾功夫,杨开与那水巨人遭遇,百万剑祭出,匹练般的剑芒纵横来回,将水人巨大的身体切出一道又一道裂缝,可无论杨开如何攻击,那些裂缝都能在极短的时间内恢复如初。

    羊泰所化的水人在咆哮,在这大海之上。幻阵之中,五行之水的秘术被他施展的登峰造极,杨开立刻有些捉襟见肘。

    他有心龙化,乃至祭出山河钟一锤定音。可自身的伤势却不允许他这么做,如今的他,连巅峰时期一半的实力都无法发挥出来。

    羊泰逐渐占据了优势,这一份优势慢慢扩大,杨开彻底被压制。

    巨大的水人咆哮起来:“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他似乎忘记了初衷,要拿杨开的血来进行血祭。如今的羊泰********要致杨开于死地。

    透明的水人身上忽然冒出了丝丝的黑气。

    感受到那一丝丝黑气的出现,杨开浑身一震,失声道:“魔气!”

    他一瞬间瞠目结舌。

    他居然在羊泰身上看到了魔气,虽然不纯正也不算多浓郁,可那确实是魔气无疑。杨开不可能认错的,他才刚从千幻梦境中走出,才与上古魔族打过两年的交道,对这种气息记忆犹新。

    羊泰身上怎么会有魔气?杨开百思不得其解。

    上古时期,魔族虽然入侵过几次这片大地,但都被打了回去,两界通道也应该都封印了才对,寻常人根本不可能见到。

    不过转念一想,自己也得到过魔气,只是比羊泰的要更精纯更古老。

    羊泰肯定也是得到过什么,所以才能滋生出魔气。

    种种念头电光火石般在脑海之中掠过,杨开忽然间灵光一闪,咬牙道:“是那秘术?”

    花雨露说,半年前参与探索上古洞府的三人都得了一些好处,她得了一面小花鼓,武匡义在其中修为大进,而羊泰则习得一项秘术。

    此前在赶路的时候杨开有幸见羊泰施展过那秘术,一个极为繁奥的上古文字凝练出来的力量,就算他在上古世界待了两年时间,也不知道那文字到底有什么玄妙,只是在巫神殿中见过而已,而巫神殿的记载也是不清不楚。

    如今想来,那上古文字并非这片大地上的文字,或许可能是魔族文字。

    巫神殿对其有所记载,是让后人警惕这种类型文字的存在。

    羊泰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学到那个文字的真谛,体内衍生出了一丝魔性,而这一丝魔性在他与杨开殊死争斗的时候爆发觉醒,魔气由此而生。

    这一切都是猜测,杨开却找不到更多更好的解释。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羊泰之前的种种反常就说的通了,他好歹也是帝尊境,有着相应的心性修为,情绪变化太大乃至对某种东西太过狂热绝不是他应该有的,可若是隐藏在体内的魔念作祟那就再正常不过。

    想着想着杨开又悚然一惊,暗暗觉得或许正是由那魔族文字产生的魔念,让羊泰洞悉了血色大门之后的秘密。

    若真如此,那血色大门之后封印的东西,绝对是跟魔族有关啊。

    “羊泰,你入魔了!”杨开爆喝一声。

    羊泰置若罔闻,所化水巨人一掌拍下,掀起滔天巨浪,仿佛要将整个世界冲轰碎开来。

    “告诉我,那门后是不是有魔族被封印!”杨开继续嘶吼,这一次却动用了神魂力量,将声音送入羊泰的耳中,让他无法忽视。

    上古魔族有一些是很难击杀的,就如杨开遇到的那只巨魔黑瞳,就被上古大能封印在枫林城外,如果血色大门后面封印的也是魔族,又或者是魔族身体的一部分的话,那释放出去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上一次有杨开机缘巧合,将那上古魔气封印在丹田之中,这一次可不会再有什么奇迹发生。

    这下羊泰听到了杨开的喊话,水巨人的动作微微一顿,旋即大怒:“你如何知道?你怎能知道?”

    仿佛什么见不得光的秘密被人戳破,羊泰有些恼羞成怒。

    杨开一颗心沉入谷底。

    水巨人再次举起手掌,狠狠朝杨开拍来。

    杨开站在原地没再躲避,深吸一口气,闭上了双眸,等他再睁眼的时候,身上的气息陡然一变,变得古老深邃起来。

    他施展出了巫的力量。

    从千幻梦境中出来之后,杨开就一直想试试自己还能不能施展出巫的能力,毕竟他在那里面为了这种力量修炼了两年多,总不能白白浪费掉了。

    所以在来的路上他做了几次试验。

    试验的结果让他欣喜,他可以自由地在帝元和巫力之间转换,两种力量并不冲突,只不过巫的力量比起他本身的力量要小一些,而且巫术施展起来有些繁琐,不如如今各种秘术的简便。

    还有一点杨开也注意了,巫术虽然可以施展,却没有在千幻梦境中的威力,十成的力量施展出来大概只有八成起作用。

    杨开觉得这是天地法则的缘故。

    上古时期的蛮族只能修炼巫术,因为那个时代的天地法则与如今不同,时间在流逝,天地法则也发生了一些细微的改变,每个时代的生灵都有每个时代的特色。

    杨开强行在这个时代施展上古时期的巫术,自然会受到一些压制。

    这是大势所趋,谁也无力改变。

    咒言在口中响起,杨开双手迅速结印,闪电般的光芒在手上爆发出来,轰然朝四周扩散出去。

    “镇魔!”

    低吟声响起的同时,光芒扫过水巨人的身躯。

    没有任何伤害出现,但水巨人却如遭重创,狠狠拍下的动作为之一顿,气势全无,与此同时,一声凄厉的惨呼从水巨人口中发出,那是羊泰的叫声。

    浮现在水巨人体表处的丝丝黑气,居然如骄阳下的雪花,在光芒荡过之后纷纷融化开来。

    千幻梦境之中两年多的战争,蛮族这边也开发出许多针对魔族的巫术,这一道镇魔便是在那个时候应运而生,它没有多少杀伤力,却能压制魔族的力量。

    诸如这种类似的巫术,杨开手上掌握了几十种,皆都大同小异。

    镇魔之后,杨开咒言再起,又是一道光芒朝前笼罩。

    羊泰的叫声愈发凄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