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九百五十章 再也不相信你了
    风雨缠绵,几多娇媚欲滴,婉转低吟,昨日种种似是一场梦。

    长长的睫毛抖动了几下,祝晴缓缓睁开眼睛,正好看到一双充满笑意的眼睛。

    梦中出现的男人躺在草地上,头枕着双臂,笑吟吟地望着自己,那眼中溢满了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而自己,居然正伏在他的身上,也不知道睡了多久。

    身无片缕,赤身**,感受到对方肌肤的温热,祝晴忍不住尖叫一声便要起身。

    身体才刚有动作,她又跌了回来,不由自主地捂住了小腹处,疼的额头冒汗。

    “别动!”杨开伸手揽住了她的腰,大手肆无忌惮在那光洁的后背和腰肢上游走。

    祝晴闷哼一声,火红的色彩爬上脸颊,仿佛两团霞云,异性如此亲密无间的触碰和抚摸,让她一下子重心,只感觉浑身软绵绵的使不上力气。

    “你对我做了什么?”她咬牙问道,眼眶中有泪水在打转。

    “喂……”杨开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正好放在那挺巧圆润的臀部上,一脸不乐意地道:“你这话问的不对吧?你自己做了什么难道不记得了么?”

    “我……”祝晴张嘴,脸色变换不已,梦中的情景逐渐变得清晰起来,脸上的血色慢慢退尽,娇躯忍不住有些颤。

    想起来了,慢慢的一切都想起来了。

    她来到冻土,找到了那一团遗失的巨龙本源,结果在收取它的时候出了点意外,不知为何那冰龙本源居然不肯配合,反而遁到了冻土深处,她一路追踪,历经艰辛,总算将它追上,再要收服之时。那冰龙本源却冲进了她的体内,与自身本源起了冲突。

    不得以之下,她只能寻觅一处安静的地方化解危机。如果没有干扰的话,她应该不会有什么事。

    可突如其来的一场灾难打乱了她的计划,她感受到一股力量袭近,还没来得及逃跑便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再之后就是梦中生的事情了。

    “你的血!”祝晴想明白了一切。

    “什么?”杨开问道。

    祝晴咬着牙,泪水滚落脸颊:“为什么你的血中有那么多邪念?你每天都在想些什么?”要不是喝了他的血。被他的邪念所影响,她怎么可能做出梦中那种不知羞耻的事情?

    “怪我咯?”杨开一脸无语,“我又没要你喝,是你自己非咬着不放,我那时候……”

    “我杀了你!”祝晴说话间便要动手,可身形微微一动便感觉疼痛从小腹处传来,让她根本调动不起任何力量。

    昨日似乎疯狂的有些过分……

    杨开嗤笑一声:“吃干抹净就想不认账了?而且居然还要杀我?你这样的女人我还是头一次见到。”

    说话间他微一用力。便将祝晴翻了下去。手臂撑起身子,依在她身旁。

    祝晴一脸紧张地望着他。声音抖道:“你……你干什么?”这充满了侵略的姿势让她浑身不自在,龙族的高傲根本摆不出来。

    杨开伸手搭在她的小腹上,轻轻地揉着,帝元透过掌心灌入她体内。缓解她的难受。

    “大家都是第一次,难免有些不懂节制,以后慢慢熟悉就好了。恩,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但是我觉得事情既然已经这样了,怨天尤人也没什么用,你看我吧,虽是人族,却也不差对不对?我看了自己几十年,越看越帅。你呢……脾气虽然不太好,可也马马虎虎了,咱们是不是可以互相将就一下,凡事都要有始有终嘛。”

    他一脸认真的样子让祝晴看的有些失神。

    自遇到杨开到现在,祝晴还是头一次看到他这种表情,在自己小腹处揉弄的大手似乎有极为神奇的魔力,能够摧毁一切坚固的防线,在自己的心池中泛起无尽涟漪,让人根本无法冷静下来思考。

    “你……想负责?”祝晴也不知自己为什么再也燃不起怒火,轻声问道。

    “不不不,是你要对我负责!”杨开认真地道。

    祝晴感觉这话又好气又好笑,故作冷着脸道:“我凭什么要对你负责,你算什么东西?”

    杨开不答反问:“感觉好点了么?”

    “好多了。”祝晴点头,猛然察觉话题被带偏了,忍不住两眼一瞪。

    杨开又道:“要不要……再来一次?”

    这话题转变的有些略快,可祝晴刚刚凝聚起来的气势一下子涣散,小腹处的那股温热仿佛燎原之火一样,迅蔓延开来,让浑身都变得燥热。

    长长的睫毛抖动了一下,祝晴还没来得及做出表态,杨开便已低吼一声,翻身上马,提枪上阵,一路攻城掠地,杀的敌人丢盔弃甲,告饶连连。

    ……

    半日后,祝晴一脸失了魂魄的样子,躺在地上,仿佛行尸走肉,头凌乱的不成样子,有气无力道:“求求你了,让我穿上衣服。”

    “我帮你!”杨开咧嘴笑道,像一只瓢。

    “不要,你刚才也是这么说的,我再也不相信你了。”

    “这次保证是真的。”

    “不要再骗我了。”

    “绝对不骗你。”

    ……

    一日后,祝晴蜷缩在杨开的怀中,安静的像一只熟睡的猫儿,呼吸轻缓,她忽然开口道:“来日方长,这一次到此为止吧。”

    “恩。”杨开回了一声。

    “松开我,我要穿衣服了。”

    “恩。”

    “你到底要怎样才肯放过我?”

    “再来一次!”

    “最后一次?”

    “最后一次!”

    ……

    又是一日之后,也不知道经历了多少个最后一次,两人总算洗干净身子,穿戴整齐。

    祝晴身子有些不适,安静地坐在地上,对着面前的一汪清澈潭水,梳弄着自己的长,对影印人,潭水中的人影似乎有些忧郁。可是眉角却又忍不住有些上扬。

    杨开伸了个懒腰,浑身骨头传出一阵噼里啪啦的炸响,只感觉难以言喻的舒爽流便全身,他低头瞧了瞧面前的人儿,然后伸手从背后轻轻地环住了她。

    祝晴的身子微微颤了一下,待现杨开并没有动手动脚的迹象,只是将头埋在她的秀中深深地呼吸之后。这才放松下来。

    “几个?”祝晴忽然开口问道。

    杨开抬头,将下巴搭在她的肩膀上,凝视着潭水中的人影,茫然道:“什么几个?”

    祝晴悠悠一叹,道:“我是第几个?”

    “第一个,我之前不是跟你说过么?”杨开一本正经地回道。

    祝晴轻哼道:“那么多花样,你以前都是跟自己玩出来的?而且……经历了这几日。你觉得我还会轻易相信你么?”

    杨开一脸忧愁:“咱们都这样了。你为什么不信任我?我很受伤啊。”

    祝晴一把抓住他慢慢往胸前移动的大手,转过头来。嘴角边含着一抹冷笑:“只有这一次坦白的机会,你自己想清楚了再回答。”

    杨开眨眨眼睛,望着那近在咫尺的娇媚脸蛋,然后一口吻了下去。

    “唔……你混蛋!”祝晴奋力挣扎。可是手上的力道却是越来越小。

    才刚刚穿戴整齐的衣服再次凌乱。

    ……

    “我真是受够你了。”重新穿戴好的祝晴愤愤地道,眼看杨开还有要过来的意思,连忙指着他道:“十日之内别靠近我,否则我跟你一刀两断。老死不相往来。”

    “好好好。”杨开举手投降,“别紧张别紧张,我不靠近你就是。”

    祝晴柳眉倒竖,暗暗生了会闷气,这才脸色稍霁。

    其实她更气的是自己,面对这个第一次与她肌肤相亲的男人,居然生不出太多反抗的念头,予取予夺,这可不是龙族应该干的事。

    “以前的事我不问了,以后的事……谁也说不准,你该怎样就怎样,我只有一个要求,我不同意的时候你别对我用强。”祝晴一脸正色地望着杨开。

    杨开点头道:“依你依你都依你。”

    祝晴心中仅有的一点埋怨瞬间烟消云散。

    “你现在怎样?那冰龙本源不会再有什么危害了吧?”杨开关切地问道。

    虽然这几日祝晴的状态很平稳,但那冰龙本源毕竟还在她体内,不得不防。

    “已经无事了,那冰龙本源被我镇压住了,等回到龙岛便会放进龙墓之中。”祝晴脸上忽然浮现出一抹羞红,让杨开看的莫名其妙。

    顿了一下她开口问道:“你是特意来找我的么?”

    杨开道:“不来找你我跑冻土干什么?这鬼地方果然不愧是生命禁地,要不是运气好,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到你。”

    他说的随意,可祝晴却忽然生出一丝甜蜜蜜的感觉,胸口满满的温暖。

    “啊对了,你弟弟也来了。”

    祝晴皱眉道:“我弟弟?祝烈?”

    “对,就是那小子,要不是他施展了一招龙族秘术,我还没办法找到你。”

    “他居然没要你跟他回龙岛?”

    杨开嗤笑道:“他倒是想这么干,不过被我狠狠教训一顿之后就变得老实多了,小子虽然狂,可本事却不怎么样,你夫君我三两下就把他打爬了。”

    “什么……什么夫君!”祝晴听的有些脸红,忍不住嗔了他一眼,风情万种。

    杨开的眼珠子又直了。

    昨天在公众号里的设置了一个投票活动,大家都踊跃参与了哈,你们的心意我感受到了,就问一句:这!下!满!足!了!吧!(V----信搜索“莫默”或者“momobenzun”添。加。关。注)

    月底了,借大家热血沸腾和神志不清之际,求下推荐票和月票,跪求支持。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