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九百六十三章 互问
    “那么现在轮到我了吧?”杨开说着话,脸色忽然一沉:“跟我一起回人皇城的那一对夫妇在哪?他们是生是死?”

    人皇一笑:“你这是两个问题。”

    杨开耸耸肩膀:“前面一个不算。”

    “还活着。你是怎么在没有人皇印的前提下通过空间法阵进入人皇城的?”

    杨开抬手在面前的虚空一拍,那虚空忽然塌陷了下去,仿佛一块完整的拼图被谁移动了一块,虽然很快复原,但已经称得上是神乎其技了。

    人皇见了露出恍然之色:“原来如此!”

    杨开道:“不知人皇大人要怎么处置那一对夫妇?”

    “杀!”

    杨开一呆:“这是何道理?廖管事死在我手上,那一对夫妇不过是适逢其会罢了,更没有出手相助,为何要杀?大人太不把人命当回事了吧?”

    人皇笑吟吟地望着他。

    杨开轻咳一声,道:“你先问你先问。”

    人皇目光忽然转向祝晴怀里的小黑狗,道:“此兽是魔物?”

    “是!”杨开点头承认,“虽然血脉不纯,但确实是魔物无疑!”

    此言一出,殿内皇族又是脸色大变,纷纷骇然无比地朝小黑狗望去,再望向杨开与祝晴的眼神也是警惕万分。

    杨开道:“现在可以回答刚才的问题了吧?”

    人皇道:“知情不报,便是他们要死的原因。”

    杨开冷笑不迭:“大人真是好大的威风。”

    “看样子你很在意那两人啊,据我说知,你甚至连他们叫什么都没有打听过吧?更谈不上什么交情。”

    “我是不知道他们叫什么,但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总是叫人于心难安。”

    “你倒是心善。”人皇轻轻颔,目光如电,忽然朝杨开望去:“你是魔族?”

    杨开冷笑道:“我若是魔族,早就掀了你这人皇殿,还会站在这里跟你说三道四?”

    “本皇觉得也不像,不过凡事都有万一,总要问个清楚。”

    “你放心,我夫妇二人不过是无意中流落此地,对你这人皇城并没有什么想法。”杨开嗤笑一声,“如何才能放过那两人?”

    人皇淡淡道:“你们即可离开人皇城,永世不得踏入城内半步,本皇便放了他们。”

    杨开撇嘴道:“只要能找到回去的路,本少立刻离开,谁稀罕在你这人皇城中久待?想要我们走也成,还请大人指条明路。”

    人皇摇头道:“转轮界进来容易出去难,此界已存在十几万年,还没有谁能够离开这里。”

    “能进自然能出,只要找到合适的方法,大人若真想我们早早离开的话,就不要敝帚自珍。”

    人皇缓缓摇头:“确实不知。”

    杨开皱了皱眉,感觉这人皇也不像是在说谎,继续追问恐怕毫无意义,只能颓然一叹道:“大人想要我夫妇离开的心情我大概可以理解,但若无出路,我夫妇离开之后又该何去何从?”

    “转轮界虽然不大,但也不小,以你夫妇二人的实力就算真的碰到了魔族也未必没有还手之力,除了人皇城随便你们去哪都成。”

    杨开撇嘴道:“大人这话说的太不负责任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们倒要在这人皇城中多盘亘一段日子了。”

    人皇眯眼道:“你若如此,那本皇也只有倾尽全力与你开战,希望两位已经做好了共赴黄泉的心理准备。”

    话落之时,他体表处忽然爆出一圈极为耀眼的碧绿光芒,整个人也仿佛一下子年轻了上百岁,一种咄咄逼人的压迫感轰然袭来。

    杨开眉头一皱,本能地感觉这老家伙有些不太好惹,他在这一瞬间似乎与那圣树建立了一层牢不可破的联系,调动起乎想象的力量,给人一种无可匹敌的感觉。

    不但他是如此,周围那些皇子皇女们皆是如此,个个都冲杨开和祝晴虎视眈眈。

    受他们气机牵引,祝晴体内龙元翻滚,脸色冰寒起来。

    杨开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稍安勿躁,微笑道:“大人别这么紧张嘛,想要我们离开人皇城其实也不是不可以,只要大人能答应我两个条件就成。”

    人皇一扬额头,道:“说。”

    杨开竖起一根手指道:“放了那两个无关之人,他们并无忤逆你的心思。”

    人皇道:“他们死不死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决定。”

    杨开微笑道:“那我就当你答应了,第二个条件……我要去看看圣树!”

    “放肆!”三皇子和那二公主齐齐低喝一声,似乎是受到了什么侮辱一样。

    杨开冷冷地瞧了他们一眼:“这个要求很难办到么?哪里放肆了?”

    二公主道:“圣树乃人皇城的根本,从来都只有皇族才能接近,你是什么人也敢提这般非分的要求?”她一转头冲人皇道:“父皇,女儿请命诛杀此等居心叵测之人。”

    她刚才在杨开手上吃了大亏,颜面丢尽,一直在找机会扳回来,如今机会来了,自然巴不得与杨开撕破脸皮,虽然这一对夫妇看起来很强,但在人皇城中,皇族才是最强的,只要人皇出手,他们就算再厉害也翻不出什么浪花。

    人皇仿佛没听到符玉的话,只是目光深邃地望着杨开:“你欲何为?”

    杨开耸耸肩膀:“单纯的好奇而已,我只想知道圣树到底是什么?为何能够提供那般强大的力量。”

    人皇道:“本皇若是不同意呢?”

    杨开呵呵笑了起来,笑声忽然一敛,森冷道:“那大家就撕破脸皮干一场,看看到底是你们皇族厉害,还是我夫妇了得!反正不管怎样,圣树我是看定了。”

    “大言不惭!”符玉勃然大怒,“父皇,女儿愿打头阵,一定会让这小子知道我皇族的厉害。”

    杨开斜睨着她:“丢人现眼,要不要本少再教训你一顿,教教你怎么做人?”

    符玉气的七窍生烟,胸脯剧烈起伏,恨不得现在就出手与杨开打一场挽回颜面,纵然不敌也好过被他这般挤兑,可人皇不令,她实在不敢轻易出手。

    “非看不可?”人皇忽然开口,神情肃穆地望着杨开。

    杨开微微一笑:“还请大人能满足我这个小小的愿望。”

    人皇闭眼沉思起来,似乎很难下决定,好一会之后才忽然睁眼,道:“再回答本皇一个问题。”

    杨开颔道:“请说!”

    人皇微微眯眼:“你如何能够施展圣术?调动起圣树之力?”

    杨开轻笑道:“大人应该已经猜到,何必多此一问?”

    “虽然有所猜测,却不敢相信,据我所知,星界之中上古巫术之道,早已绝迹才对,你又如何能够施展?”

    “机缘巧合学了一两招罢了,在大人面前班门弄斧了。”

    人皇缓缓摇头,显然对这个答案并不满意,只是除了这个解释之外,他也想不出其他更好的解释。

    正如杨开之前猜测的一样,圣树并非是庇佑皇族,只是在庇佑着巫而已,而整个人皇城,只有皇族才能借助圣树的力量修炼巫术,成为大巫,所以才让皇族在人皇城中显得特别。

    这十几万年来,并非没有星界之人进入人皇城,每一个进入人皇城的外来者都有详细的记载,那些66续续的外来者的记载,几乎是整个星界展的历史。

    天地法则的变化,让巫术逐渐被武道取代,上古巫术之道,确实早已灭绝,可杨开这个活生生的例子有摆在眼前,由不得人皇认真对待。

    “你的要求本皇可以满足,希望你也能信守自己的诺言。”人皇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

    他并不太愿意与杨开开战,同样能施展出圣术,同样能调动圣树之力,真要是打起来的话,绝对是两败俱伤的结果,更何况那个女子也不是一般人,那似乎是传说中的圣灵龙族!

    圣术足以压制一般的帝尊三层镜,可面对真正的龙族还是有些力有不逮的。

    二公主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可话到了嘴边却又咽了下去。

    她知道人皇已有决断,现在说什么亦无用了。

    杨开微微一笑:“大人还请放心,我这人向来守信,说一不二,当然,也希望大人不要再为难那夫妇二人了,尽快把人给放了。”

    人皇微微颔,开口道:“随我来吧。”

    话落之时,他已飘然朝外行去。

    杨开与祝晴迈步跟上,其他的皇子皇女们也紧随而至,二公主望着杨开的背影,眼神怨毒无比,似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却又无计可施。

    三皇子走到她身边,悄悄传音道:“父皇自有决断,你急什么?”

    符玉闻言一惊,诧异地盯着三皇子,回道:“三弟你是说……”

    三皇子越过她,声音传了过来:“我什么都没说。”

    二公主眸露异彩,内心振奋,隐约期待起来。

    圣树位于皇宫最深处,四周有强者看守,但是明面上的守卫便有十几人,个个都是帝尊境,更不要说那些隐藏在暗中的强大气息了。

    人皇率众前来,那些看守们纷纷上前行礼,待看到杨开和祝晴之后,又露出不解的神色,不知道这两人是什么来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