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零五章 神奇的铁锅
    “混蛋!”

    “小辈你敢!”

    “赶紧放了大长老,否则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

    四周传来一阵阵叫嚷,杨开单手捏着那大长老,一双眼睛凌厉地扫过虚空各处,轻轻冷笑。

    自这阵法祭出之后,他便一直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连敌人的影子都找不到,早就憋了一肚子火没处发泄,如今好不容易抓到一处破绽,擒了对方一个主脑之人,怎会轻易放弃?

    上百人布阵来对付自己和林韵儿两个,其中好几位帝尊境的存在,甚至还有帝尊两层境,各种穷追猛打,赶尽杀绝。如今被自己抢了先机就气急败坏,口出威胁了?居然还要叫自己放人,这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他嘿嘿低笑一声,眼珠子一斜,瞪着那大长老,口中冷冰冰地吐出一个字:“死!”

    “不要!”大长老脸色大变,疾声高呼。

    可不管他如何奋力挣扎,竟也摆脱不掉那只大手的束缚。

    狂暴的力量从四面八方挤压而来,骨头断裂的声响咔嚓嚓传出,大长老的眼珠子一下子瞪圆,七窍开始流血,他能清楚地感受到自己骨头的断裂,自己五脏六腑被挤压的变形,爆碎。

    碰地一声。

    鲜血飞溅,血肉横飞。

    “啊!”

    “大长老死了!”

    风云阁的弟子阵阵惊呼,简直无法接受自己看到的一切。大长老何等人物?在风云阁中除了阁主华兴之外,便属他最为厉害了。可就是这样一个强大的存在,居然被那个怪物单手给捏爆了。

    “小辈放肆!”

    “给大长老报仇!”

    震惊沉寂了片刻,叫嚣声更加厉害了。

    剑图重新运转起来,四面八方浮现出一柄柄利剑,杀伐之意陡然攀升。

    阴阳五行大易玄剑图以剑为本,以修炼剑道的武者为根基,本就是主杀伐之阵,大长老之死让所有人都杀念汹涌,这一下就将阵法的威势提升不少。

    可惜即便如此,整个阵法的威力也在减弱。无他,本来作为阵眼的大长老死了,接替他的三长老只有帝尊一层境的修为,阵眼的实力降低一个层次,连带着整个剑阵的威力也有所减弱,提升的威势根本无法弥补这样的亏损。

    杨开猖狂大笑:“本少能杀你们一个,就能杀你们全部,都给我洗干净脖子等着,我会一个个把你们揪出来,然后搞死搞残!”

    “还敢大言不惭!”主阵的三长老爆喝一声,再无犹豫,心念一动间,铺天盖地的剑芒再次朝杨开袭了过去。

    杨开还没来得及有什么动作,林韵儿便又娇喝一声:“收!”

    话落之时,那数之不尽的剑芒竟像是受到了什么召唤,齐刷刷地改变了方向朝某地驰去,然后灌入某个位置消失不见。

    杨开扭头望去,眉头一扬,露出意外之色:“咦?”

    此时此刻,林韵儿双手高举,手上托着一个脸盆大小的东西,被她顶在头上,那东西呈漆黑之色,看起来平淡无奇,就如一口寻常人家做饭用的铁锅。

    但就是这一样一口铁锅,竟传迭出难以想象的吞噬之力,由阴阳五行大易玄剑图催发出来的剑气统统都被吸入了锅中,继而消失不见。

    那口铁锅就好像一个无底洞一样,不管来多少剑芒,都照单全收,根本没有饱和的迹象。

    让杨开惊奇的并非它所展现出来的威能,而是它散发出来的气息。

    那是一种极为纯正的古老苍凉的气息,与自己的山河钟如出一辙,好似从洪荒时代穿梭而来。

    “洪荒异宝!”杨开眼前一亮。

    他没想到林韵儿手上居然也有一件洪荒异宝。

    洪荒异宝毕竟传承亘古,太过稀少,杨开迄今所知的洪荒异宝除了自己的山河钟外,就只有花雨露的小花鼓了,而且花雨露那小花鼓到底什么样子,又有什么威能他也不是太了解。

    可这铁锅却是不得了。

    单看那吞噬的威能,便不是一般宝物能够比拟的。

    就是这卖相……有点磕碜了,乍一看看上去,还以为是煮饭用的呢。

    “这就是你的杀手锏?”杨开嗡声问道。

    小韵儿头顶着铁锅,嘻嘻笑着窜到杨开身边,双足轻轻一点便站在了他肩膀上,答非所问:“大叔你这个样子真是好帅呀。”

    杨开哈哈大笑:“我也觉得帅的掉渣,还是小韵儿有眼光。”

    三长老一听,差点没吐一口血出来。

    这是生死之战,这是赌上一切的战斗,敌人居然在那边聊起天了,这分明就是没把自己等人放在眼中啊。

    他虽不知那铁锅到底什么名堂,居然能发挥如此神效,但也被杨开和林韵儿的漫不经心给激怒了。

    正要再催阵法之威时,四面八方忽然传来一阵阵惊呼。

    “啊!”

    “怎么回事!”

    “我的剑!”

    “师兄助我!我的剑要被吸走了。”

    “助你个屁啊……我的剑也是!我现在也自身难保。”

    声音传来,三长老脸色大变,再一想起之前大长老所遭遇的诡异一幕,忽然明白了什么,一脸的惊骇之色。

    就在这时,他忽然也感受到自己手上的长剑被一股力量牵引,不受控制地朝一个方向跳脱,好像要冲过去一样,而那个方向,正是那拿着铁锅的女娃娃所在的位置。

    咻咻咻……

    一道道流光破空袭来。

    这一下却不是那虚无缥缈的剑芒了,而是货真价实的秘宝长剑。

    结下阴阳五行大易玄剑图的全都是道源三层境以上的武者,拥有的秘宝档次自然不会太差,最少也是道源级中品,不少帝宝。

    只不过此时此刻,不管是道源级秘宝还是帝宝长剑,竟都接二连三地飞窜而来,投入铁锅中消失不见。

    眨眼功夫,那铁锅就收了几十把长剑,而且还有更多的正穿梭而来。

    “这是什么鬼东西!”三长老惊骇的无以复加,这铁锅居然有收取他人秘宝的神效,这还怎么打?从来没听过这世上有如此诡异的秘宝啊。

    手上长剑传来的吞噬之力越来越强,竟让他都有些难以把持,三长老不敢掉以轻心,连忙沉浸心神控制自己的帝宝。

    刷刷刷……

    短短不到十息功夫,九十多把长剑被铁锅吸走。

    再过片刻,就连三长老等人手上的长剑也把持不住了,嗖一下挣脱了他们的控制飞了出去。

    “啊!”三长老惊呼,疯狂地催动秘术,想要召回自己的帝宝,可哪还有什么作用?连大长老都无法做到的事,他自然也不可能办到。

    待到最后一柄长剑落入铁锅中,虚空中似是传来一声崩灭的声响。

    一道道身影突兀地出现,围聚在杨开和林韵儿四周,个个脸上都惊骇莫名。

    这些人,全都是风云阁参与布置玄剑图的弟子和长老们。

    大易玄剑图以剑为本,以人为根基,如今所有的长剑都被收走,就算还有人,这阵法也不攻自破了,自然导致他们无法隐匿身形。

    “嘶……怎么可能!”

    另一边的天空中,华兴一口凉气吸入肺中,不敢置信地望着此处。

    阴阳五行大易玄剑图被破了!

    数次拯救风云阁于水火之中,绵延风云阁薪火不灭的阴阳五行大易玄剑图******居然被破了!

    华兴几乎以为自己在做梦!

    这是不可能的事啊,这阵图传承万年之前,只需五人便可布阵,人越多威力越大。

    这一次布阵的可是足足有上百人啊,这已经是极大的规模了,主阵之人更是自家大长老,帝尊两层境的修为。

    这样的阵容,就算是自己落入其中也十死无生,怎么可能会被两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辈给破了呢?

    大长老呢?****去了么?

    他目光一扫,却没在那些人当中看到大长老的身影,心中一个咯噔,知道大事不妙了。

    大长老明明是主持阵法的阵眼,此刻却不见踪影,那就只有一个可能——大长老死了!

    怎么死的?谁杀的?

    华兴一万个想不明白,剑图之中发生的一切他并不知晓,自然一肚子疑惑。

    便在这时,华兴忽然肌肤一紧,本能地察觉到一丝危险。

    不好!

    他这才想起自己正与人战斗呢,对手的实力可是比他只强不弱啊。

    若是平常时候,他也不可能犯下这等低级的错误,但刚才的一幕给他的震撼实在太大了,难免有些分心。

    这一分心,就给厉蛟找到了出手的机会。

    凶猛的帝元从前方挤压而来,在他胸膛上爆开。

    华兴浑身一震,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

    “华老狗,胆敢与杨宫主为敌,今日厉某与你不死不休!”

    一言出,华兴又吐一口鲜血,悲愤道:“厉蛟,我艹你妈!”

    刚才两人还打的跟玩一样,你来我往,看似热闹实则连一成的力量都没有动用,这忽然就开始拼命了,打的华兴猝不及防。

    他也知道厉蛟为什么会这样,分明就是见风使舵,可就是忍不住心中的怒火,百年友谊的小船,在这一刻说翻就翻,华兴咬牙低喝:“你们以为赢定了么?今日有一个算一个,谁也别想走。”顿了一下,他嘶吼道:“请圣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