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九十七章 好汉饶命
readx();    从始至终,杨开身上都没半点修炼的痕迹,所依仗的不过是肉身的强悍,就连何云香都以为他是炼体出身。

    但此时此刻,杨开体内竟弥漫出圣元的气息。

    不对,不是圣元,那气息比起圣元要更加的精纯,更加的深邃。

    这是什么力量?

    气息节节攀升,接连跨过一层层关卡,很快就到了虚王一层境的层次,然后稳定了下来。

    杨开无奈摇头,差不多到极限了,在这鬼地方,他所能动用的力量最多不过虚王境,再多的话,很有可能会招来天地法则的排斥。

    阎罗的表情前所未有的凝重,本以为不过是个肌肉蛮子,不足为虑,却不防对方居然一直隐藏了实力,强大的炼体再加上虚王一层境的修为这下有些难办了啊。

    不过很快,眼中的忧虑一扫而空。只是虚王一层境而已,也不是什么太强大的力量,自己身为太乙星星主,还能怕了他不成!

    “阎家主,准备好了么?”杨开抬头望着阎罗。

    漆黑的眸子望来,阎罗的心中一突,一股难以想象的危机感笼罩全身,眼前忽然一花,多出了一道身影,不是那青年又是谁?

    嘶阎罗倒吸一口凉气,甚至没察觉到对方是如何扑到自己眼前来的,本能地催动星辰本源之力,瞬间消失在原地。

    下一刻,他忽然出现在三十丈开外,还没来得及喘上一口气,那青年居然如影相随,再一次出现在他眼前,两人相距不过一尺,那笑吟吟的表情让阎罗一阵毛骨悚然。

    刷刷刷

    身形不断地变换着方位,阎罗额头上逐渐渗出冷汗,一身衣衫都被汗水打湿。

    他依仗着星主的种种便捷,能够随意地变换位置,可那青年居然就如跗骨之蛆,无论他如何施为都摆脱不得,往往他才刚稳住身形,那青年就已经紧随而至,始终不超过自己一尺的距离。

    自己的依仗瞬间变得无用。

    下方观望的众多阎家强者已经瞠目结舌,那天空中两人位置变换之快,已经让他们有些无法捉摸,短短十几息的功夫,身形闪烁腾挪了数十次,却始终保持着一致的步调。

    “空间法则!”阎罗失声惊呼。

    身为星主,他比旁人更加敏锐地感知到天地力量的变化,面前那青年体表处弥漫着一股很清晰的空间力量的波动,这分明是掌握了空间法则的缘故。

    与自己仰仗星主的身份不同,他能够瞬移,所凭借的全是自身的本事。

    这下阎罗是彻底慌了,本以为自己立于不败之地,谁知对方还有这般应对的手段。

    一只拳头在眼前迅速放大,阎罗有心躲避,却忽然发现四周空间一片粘稠,那拳头也如一座大山一般朝自己压过来,遮蔽眼前的光明,无论怎么躲避都不可能避得开,胸口顿时气闷无比。

    轰地一声,鲜血飞溅,阎罗犹如流星坠落,砸在阎家大殿的废墟之上,溅起一片尘埃。

    眼前金星直冒,只感觉鼻梁都塌了,睁眼时,高大身影投下的阴影将他笼罩。

    “饶命!”阎罗高呼,声音悲戚,再无之前的闲庭自若。眼前这人真有击杀自己的力量和本事,而且看样子,他还没有施展出全力,阎罗很难想象这人一旦将所有实力爆发出来会是怎样的一副光景。

    这人是从哪冒出来的?有病吧?

    你实力这么强,早点展露出来不就完了,干嘛还要这般大费周章,今日弄的阎家灰头土脸,不但自己这个家主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就连一位虚王三层境的长老都死于非命。

    不但阎罗心里这么想,其他阎家的强者心中都冒出这样一个念头,尤其是阎安,一嘴的苦涩赛过吃了黄连,阎清惨死在他手上,一心指望家主为其报仇雪恨,谁曾想堪称无敌的家主不到盏茶功夫就开口求饶。

    是家主太过懦弱?并不是,是识时务者为俊杰!

    无论如何,今日阎家的颜面算是跌尽了,好在此地没有外人,不会宣扬出去,否则对于阎家的名誉和声望绝对是个巨大的打击。

    “我想,咱们现在可以好好谈一谈了。”杨开俯瞰着阎罗。

    “大人有何疑问,阎某必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阎罗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来。

    半山腰往上,另外一座大殿之中,上好的香茗奉上,何云香乖巧地站在杨开身后,仿佛一个婢女。

    阎罗换了衣衫,打理整洁,从后堂大步走出,躬身行礼:“见过大人。”说完之后冲阎安打了个眼色。

    阎安陪着笑,手捧着一个盒子,恭恭敬敬地递过来:“大人,这是您的那枚灵丹。”盒子打开,那枚源凝丹安安静静地躺在其中。

    何云香伸手接过,嗤笑一声:“不是听二长老说已经丢了么?”

    阎安脸上闪过一丝不自在,解释道:“纯属无稽之谈,阎清擅自行事,与我阎家没有半点关系,还请大人恕罪。”

    “二长老还说,这灵丹是假的”

    “不可能,此枚灵丹色泽剔透,饱满圆润,丹香宜人,怎可能是假的,我等虽不识这是什么灵丹,但也知道此丹定然非比寻常。怕是那阎清见利起意,胡编乱造,想要贪了此丹。”

    何云香正色道:“此等害群之马,多亏阎安长老出手清理了门户,否则他日定要给阎家带来祸患。”

    阎安不住地颔首道:“是及是及,也亏得大人出手相助,否则阎某哪有那份本事?我与家主亦是被那贼子给蒙蔽了,先前闹出许多误会来,大人千万莫要往心里去。”

    何云香笑道:“大人不会在意这些的。”

    “多谢大人。”

    阎罗一脸沉痛道:“今日之事,倒是阎某识人不明了,大人若有责罚,阎某甘愿受领。”

    何云香瞧了杨开一眼,见他毫无表示,便抿嘴一笑道:“祸首已诛,此事便过去了,阎家主和大长老都是识大体之人,亦是为人蒙骗,又怎怪得了你们?”

    闻言,阎罗和阎安两人才微松了一口气。

    何云香脸色一正道:“大人此番不远万里前来,所为不过一事。”

    阎罗肃然道:“大人放心,前往祖域之事便包在我阎家身上,届时阎某亲自领大人前去。”

    何云香哑然,在绝对的力量面前,难比登天的事情居然变得这般容易?她还没有说呢,阎罗就一口答应了下来,而且还是阎家家主亲自带路过去,这等礼遇,放眼整个星域何人能有?

    阎罗搓了搓手,小心翼翼地道:“不过阎某有一个不情之请,还请大人能够恩准。”

    何云香俏脸一沉道:“你这是在与大人谈条件?”

    阎罗一个激灵,慌道:“不敢不敢,万万不敢,绝对不是谈条件,只是有一个小小的请求罢了。”

    “若是大人不答应呢,你阎家是不是就不准备告诉大人前往祖域之法了?”

    “那万万不能,无论大人答应与否,阎某都会履行约定。”

    何云香瞧了杨开一眼,这才道:“什么请求,说来听听。”

    阎**笑一声:“对大人来说,此事不过举手之劳。是这样的,阎某也想前往祖域,所以想请大人能够携我一程。”

    “你也想去祖域?”何云香奇道:“想去的话尽管去便是,你又不是不知方法。”

    阎罗神色一肃:“大人有所不知,前往祖域之法我阎家固然知晓,但路途却是危险至极,便是阎某这般的虚王三层境,稍有不慎也是粉身碎骨的下场,若非如此,阎某早就前往祖域了,又何须等到今日?大人实力通天,路上些许荆棘定不放在眼中,阎某不过是想搭个顺风船而已。”

    “进入祖域的路很危险?”何云香也是头一次听说这种事,不免有些狐疑。

    “看运气。”阎罗正色道。

    运气这东西说不清道不明,运气好了一路坦途,运气差了步步险阻,有时候,运气也是武者实力一个重要衡量标准,莫要感慨天道不公,因为天道就是如此。

    此事何云香做不了主,自然只能征询杨开的意见。

    杨开倒是无所谓,颔首道:“可以。”

    阎罗闻言大喜过望,一揖到地:“多谢大人!”

    阎清也在一旁拱手抱拳道:“恭喜家主,得偿所愿。”

    阎罗笑道:“我走后,你便是阎家之主了,届时可要好好打理。”

    阎清躬身道:“定不负家主所托。”

    阎罗转身道:“大人,十日之后咱们就出发,你看怎样?当然,若是大人着急的话,三日也可以,只是阎某这边还有一些事情需要交代。”

    家主之位卸任,自然有许多事情需要忙碌。

    “十日便十日吧。”杨开站起身来,左右也不多这几天功夫。

    阎罗千恩万谢,立刻领着杨开前去休息。

    厢房之中,极尽奢华,四周点缀夜明珠。

    何云香道:“大人,阎家不会使诈吧?”

    阎罗的恭顺表现让她有些起疑,就算是屈服在强大的力量之下,也不必表现的这般卑躬屈膝,好歹也是一位星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