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一百三十一章 再临翠微
    翠微星,放眼整个恒罗星域并不算顶级的修炼之星,甚至也不是那几个最强势力的主星,但其却在星域之中大大有名。

    其出名有两个原因,一个原因是此地有一处禁地,叫做血狱,每隔百年开启一次,返虚境武者可以进入其中参与血狱试炼,从中获得诸多好处机缘,窥探突破虚王境的奥秘。

    杨开当年便参加过血狱试炼,在里面得了不少域石,域石可以帮助返虚境武者凝练自身的领域,杨开也正是依靠那些域石才能迅晋升虚王境的。

    血狱存在年月不可考证,最起码也有万年之久,其诞生的缘由,传闻是有许多虚王境强者在此地混战,皆战死于此,一身武道精华和感悟散布开来,浸染大地土壤,机缘巧合之下形成了独特的环境,域石也就此诞生。

    而翠微星出名的第二个原因却是最近几十年的事情了。

    上一次血狱试炼结束之后,翠微星星主骆海莫名陨落,引的整个星域震动,无数人皆感觉不可思议。

    那骆海虽然只是虚王两层境的境界,但亦是整个星域中,唯一以两层境修为成就星主之身的强者,本身资质不凡,得星辰本源辅佐,假以时日,必定能够晋升三层境,站在星域的最顶峰,成为一方霸主。

    但如此惊才艳艳之人却忽然陨落了,谁也不知道他在那一次血狱试炼之后到底遭遇了什么,当时人们猜测他是不是招惹了几个不世出的老怪物,所以被无情斩杀。

    毕竟他本身实力不弱,又是一位星主,除了那仅有的几人,又有谁能杀死他?

    但在随后的十几年内,真相才渐渐暴露出来。

    杀了他的并非什么不世出的老怪物,而是幽暗星星主杨开!

    消息来源于赤澜星冰心谷,谁传出来的无法考证,却言之凿凿,因为骆海陨落之地便是赤澜星,而冰心谷许多弟子都亲眼所见。

    那个时候杨开已经离开了星域,前往星界,所以此消息传出之后倒也没有掀起太大的波澜,骆海虽然交友不少,却也没有谁真的为他杀上幽暗星替其报仇,更何况杨开都已经不在星域了,想报仇也没有门路,此事便不了了之,随着时间流逝逐渐平息。

    但星主陨落,何其震撼?可以说整个恒罗星域之中,因为与人争斗而被杀的星主,骆海是第一个,不说后无来者,绝对是前无古人。

    望着这熟悉的星辰,杨开尘封的记忆被打开。

    他不是第一次来翠微星,算上这一次的话,已经是第三次了。

    上一次来此地参加血狱试炼,后来被那星主骆海追杀,在星域之中跑了大半年时间,一路追到赤澜星上,若非他屡次藏身玄界珠中,只怕早已凶多吉少。

    那是他一生之中,少见的生死一线时刻,所以并不曾忘怀。

    不过他却有些记不清当时骆海为何要追杀于他了,竟是如跗骨之蛆般摆脱不得。

    说到底,他还是要感谢一下那死去的骆海,若非他一直追逐,自己也不可能无意中闯入赤澜星,更不能在冰心谷中找到苏颜。

    往事如烟!

    杨开微微一笑,收敛心思,化作一道流光朝翠微星上落去。

    他本是要去妖星帝辰的,帝辰星是星域之中唯一一个以妖族为主的修炼之星,人族和其他种族在那边的生存空间极小,扇轻罗此刻便在那边,距离幽暗星也是最近。

    如果他当年布置的空间法阵没有被破坏的话,他大可以直接传送到帝辰星上,也省了赶路的时间,但帝辰上的空间法阵似乎被毁了,无法直接传送,杨开只能迂回前往。

    之所以来翠微星,只因那血狱之中有一条直通帝辰的暗道,当年血狱试炼,扇轻罗和几个妖族的青年俊彦,便是通过那暗道往返的,杨开虽不知那暗道具体在哪,但以他如今的修为,只要进了血狱,想找一条暗道还是很简单的。

    飞落过程中,杨开微微皱眉。

    只觉得这翠微星与自己当年所见大不相同,整个星辰竟是弥漫着一股浓浓的死气,甚至用肉眼望去,都能看到一层淡淡的黄色光晕笼罩着整个星辰。

    这其中固然有星主陨落的缘故,但绝对不是最根本的原因。翠微星星主骆海几十年前就死了,翠微星的星辰本源也已经回归,纵然当时有些受损,也不至于让翠微星生这么翻天覆地的变化。

    想起这些日子在凌霄宗中听到的关于大荒星域的作为,杨开隐隐觉得翠微星的变化,与大荒星域脱不开关系。

    这一颗修炼之星,估计已经沦陷了。

    没有星主坐镇,甚至没有太强大的武者,翠微星根本抵挡不住大荒星域武者的入侵。

    一座城池上空,杨开如坠落的陨石一般悠然降临,身形忽然在城池上方几十丈处顿住,低头往下一看,眉头皱的更厉害了。

    他本想过来找人打探一下血狱的位置,可放眼望去,这城池之中竟是没有多少活人,反而血腥气冲天,嗅入鼻中,令人作呕,城内处处断垣残壁,天空中飞鸟掠过,大地一片呻吟。

    看此城规模,最起码也可以容纳百万人口,此刻却是人迹寥寥,浓浓的尸气汇聚成实质,弥漫在整个城池的上方,似乌云一般将整个城池笼罩。

    放眼扫去,在城池的正中央处,更有一个巨大的血池,那血池之中,池水盈满,呈暗红之色,池中漂浮着断肢残臂,更有一张张宛若鬼脸般的东西在其中浮浮沉沉,出令人心悸的惨嚎之声。

    城内亦是尸体横呈,处处可见,也不知道死去多久,身上皆传来腐烂的气息。

    而在那血池旁,一队队的武者被另外一群人押送至此,然后无情击杀,推入血池之中。

    求饶声,哭泣声,谩骂声,不绝于耳。

    简直就是一处人间地狱,瞧的杨开脸色阴沉。

    他不是没杀过人,死在他手上的人也有不少了,但如此大规模的惨幕还是头一次见到,更是头一次真真切切领教大荒星域武者的凶残。

    这简直就是屠城!

    大荒星域的武者到底想要干什么?侵入恒罗星域来,就为了彰显武力,杀人取乐么?

    杨开观那血池,四周皆有阵法符文闪烁,令有高台矗立,整体似是一座奇妙的祭坛。

    心中有悟,明白这些人应该是在炼制什么东西,而那一条条被推入血池中的人命便是炼制的材料。

    “什么人!”大荒星域的武者虽然后知后觉,但也不至于被杨开观望这么久还无法察觉,更何况杨开也没有隐藏自己的气息,立刻有人大喝一声,警惕望来。

    杨开目光扫过,身形一晃,便忽然来到了血池旁,轻轻地在那喊话之人脑袋上一拍,这人顿时软绵绵地倒了下去,跌入血池之中。

    血池内顿时一阵鬼哭狼嚎,一只只鬼手探出,将那人拉近池水之中,眨眼不见踪影。

    余下武者大惊失色,没想到来人居然一言不合便痛下杀手,纷纷朝杨开袭来。

    “小心!”有人高呼,却是那些被封禁了修为押送来此的武者,这些人应该都是翠微星的本土人士,失手被擒捉来此地,本以为在劫难逃,此刻神兵天降,都燃起了求生的**,哪忍心见杨开死于非命,大声提醒。

    却见杨开身形忽然晃动,幻出无数虚影,围绕着这巨大血池走了一圈。

    三息之后,重新站定,似从来没有移动过一样。

    那些朝他扑来还有露出敌意的大荒星域武者俱都僵硬在原地,动也不动。

    紧接着,尸体倒地的声音响起。

    一群幽暗星的武者目瞪口呆,全都傻了眼。

    好片刻之后,才有倒吸凉气的声音响起。

    这些大荒星域的武者可都不是什么弱者,其中返虚境就有十几位之多,剩下的凡入圣最起码也有上百人,可是这些人居然在短短三息便被屠戮一空。

    若非亲眼所见,谁敢相信?望着杨开的表情犹如望着神明。

    劫后余生的喜悦涌上心头,竟有不少人大哭起来。

    杨开目光扫过,定格在一个红脸男子身上,此人在这里修为最高,返虚三层境的境界,却被人种下禁制,一身圣元禁锢在经脉中不得动弹。

    那红脸男子明显也意识杨开是个不得了的强者,此番是否能够活命,全都要寄托在此人身上,忙抱拳道:“彭世宗见过大人!”

    杨开抬手:“且带他们退到一旁,待会找你说话。”

    目光穿过虚空,望向城池最中心的位置。

    那边,两股虚王境的气息忽然翻江倒海一般涌了过来,显然是被杨开在这边的所作所为惊动,其中一个有虚王两层境,一个虚王一层境。

    当那气息浮现时,彭世宗等人皆是面色大变,纷纷往后退去,他们人数不少,最起码三百多人,修为却是参差不齐,而且服饰也有差别,显然都出身各异,此刻却是归于一心,俱都担忧地凝视杨开。

    “敢坏老夫好事,小辈休走!”一个尖锐如豺狼般的声音响起,紧接着,在那城池中心位置浮现出两道身影,风驰电掣般朝这边飞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