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一百九十章 我还没死呢
    然而他一身修为又何止在一柄剑上?纵然被夺了秘宝,他也有一百种方法弄死眼前这小子。

    杨开伸出小拇指掏了掏耳朵,漫不经心道:“这话听着我耳朵都快起茧了,有本事你他妈现在把我杀了啊!”

    “如你所愿!”羽冠男子暴怒的神情陡然恢复平静,几步跨出,鬼魅般地来到杨开面前,拳头紧握,竖起大拇指,朝杨开庞大的龙头上印去。

    他这一招的度不快,相反还特别的慢,几乎可以用龟爬来形容。

    强者相争,一息一毫都是决胜的关键,他却似乎反其道而行之,那姿态写意潇洒,仿佛要碾死一只臭虫。

    杨开如临大敌,眼看对方那大拇哥朝自己额头上摁来,竟生出一种被人施了定身咒的错觉,浑身僵硬动弹不得,而随着他拳头的一寸寸逼近,杨开分明看到了虚空的崩塌。

    这一招要是印在脑门上,只怕要将脑袋给爆开。

    杨开猛地张口,龙啸阵阵,撼动群星。狂暴的力量自口中迸出,吹的羽冠男子衣袍猎猎,头飞扬,识海之中更似有巨龙飞舞,引动海水翻滚,让他的注意力被牵制。

    “龙息!”羽冠男子眉毛一跳,愈感到不可思议。

    龙族虽然稀少,久世不出,但他早些年也曾与一个龙族打过交道,对龙族多少有些了解。龙族擅吐龙息,那并非什么秘术,而是龙族的天赋神通,龙息威力强大,丝毫不逊于那些顶尖的秘术,而且因为是天赋神通,所以施展起来极为方便快捷。这便是生为圣灵的优势,是其他生灵永远也无法企及的。

    杨开这一张口,羽冠男子立刻感觉到了龙息的威能,而且……这龙息居然极为纯正,好似一个真正的龙族吐出来的龙息。

    他早些年遇到的龙族才刚刚成年,只有九阶龙脉,吐出来的龙息之威,似乎还不如眼前这个小子。

    这是怎么回事?就算他修炼过什么秘术,能够变化出半龙之躯,也不应该吐出这样的龙息啊。与龙族有关的秘术在星界中不计其数,却绝对没有什么秘术能做到这种程度。

    竖起的大拇指停顿在杨开额头三寸之地,竟再也按不下去了。

    杨开眼前一亮,咧嘴笑道:“原来你也不是不受压制!”

    他总算看出来了,这家伙纵然是星庭的什么星使,主管万千星域,可来到这下位面星域之后,也无法为所欲为。或许,跟自己夺了他那柄长剑也有些关联。

    总而言之,这羽冠男子此刻无法挥出全部的实力!

    杨开信心大增,他与恒罗星域之间的联系虽然被一剑斩断,无法借助星域之主的种种优势,但他却有一点要比敌人强——他在这一方星域中,不受任何压制,连那天地法则都不再排斥他的存在,他可以肆意挥洒自己的力量,前提是不顾忌造成什么破坏。

    以全盛之姿对抗一个受到压制的敌人,纵然这人本身可能是个大帝,也没什么好怕的。

    “那你在我面前嚣张个屁啊!”杨开右手上忽然出现一物,那是一方小钟,悠一出现便滴溜溜变大,很快便有了几丈之高,杨开抓着钟耳,仿佛握住了一块板砖,狠狠朝羽冠男子脑门上招呼过去。

    羽冠男子面色一惊,只感觉一股难以名状的镇压之力将自己笼罩,让他都生出一种无法摆脱的感觉,此时抽身后退怕是有些来不及,正如杨开所说,少了那柄剑之后,他在这星域之中多有牵制和束缚,一身实力无法全部挥,否则也不至于表现的这般不堪。

    一狠心,催动全部力量,僵住的大拇指朝杨开额头狠狠摁下。

    他本指望杨开能够知难而退,避免同归于尽的结局,岂不料杨开根本就没有收手的打算,大钟呼啸一声砸在头上,传出咣当巨响,震耳聩,羽冠男子只感觉一阵头晕眼花,再次被砸飞出去,身上宝衣光芒狂闪,若非这一件宝衣护持,只怕后果堪忧。

    杨开的龙头也是猛地往后一扬,整个脖子都似乎都断掉了,诡异地折成了九十度,巍峨如小山般的身躯僵硬在原地,好半晌没有动静。

    刷……

    羽冠男子去而复返,一脸心有余悸的表情,脸色微微有些白。虽然身上宝衣帮他抵消了大部分伤害,但那单纯的肉身之力却是无法抵挡的,五脏六腑直到此刻还在翻滚,喉咙里冒出了血腥味,望着眼前那二十丈龙躯,神色复杂。

    若是此前有人告诉他,在这下位面星域有人能伤到他,他绝对不会相信。可是现在,却是真的有人做到了。

    他的目光朝杨开右手提着的那大钟望去,只见钟上花鸟鱼兽,山河大川,栩栩如生,流动不休,传递出极为古老苍凉的气息,似从蛮荒时期跨越时空而来。

    “山河钟!”羽冠男子眼帘一缩,紧接着欣喜若狂。

    这居然是山河钟!

    这可是极为有名的洪荒异宝,那元鼎大帝便是借助山河钟才能成就大帝之位,其价值可想而知。只不过随着诸帝之战的落幕,元鼎大帝的身亡,山河钟便不知去向。

    他倒是听说早些年在那碎星海中,有人得到了山河钟,可具体信息却又不甚了解。

    直到此刻亲眼所见,才知道眼前这个小子便是那得了山河钟的幸运儿。

    怪不得那一砸之力就连自己都有些无法抵挡,这可是山河钟,不是一般的帝宝,便是大帝得了也大有裨益。换句话说,伤了他的不是杨开,而是山河钟的威能。

    钟响镇山河,帝韵转乾坤,赫赫威名,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这一次真是来对了!不但能得到一个小世界,竟连这山河钟也落入自己手上,有了此物,日后还怕无法成为那十位中的一员么。

    如果说小玄界给他的感觉是贪婪觊觎的话,那么山河钟他就是势在必得了,这东西比一方小世界可贵重多了,尽管那小世界看起来也不俗。

    以他的心性,此刻也是有些嘴唇干,舔舔嘴巴,伸手就朝山河钟抓了过去。

    触手间一股奇妙的感觉涌便全身,竟让他有一种升华之意,愈察觉山河钟的不俗,占有此物的心情也更加坚定。

    伸手一扯,山河钟竟是纹丝不动。

    咔嚓嚓……

    一阵骨头错位的声响传出,羽冠男子微微一惊,抬头望去时,却见杨开本应该断掉的脑袋重新仰了回来,额头上一个血窟窿流出潺潺金血,将他脸颊染的一片金黄。

    “你……”羽冠男子吃惊不已,正面受了自己一招神通,他居然没事?

    “我还没死呢,混蛋!”杨开猛地用力,羽冠男子一时不察,竟让他将山河钟夺了回去。

    然后就见到杨开将钟身一转,朝他当头扣下,爆喝道:“给我镇!”

    霎时间,钟身上的花鱼鸟兽山川大河都像是活了过来一样,比起之前还要恐怖的镇压之力笼罩虚空。

    羽冠男子似没能反应过来,直接被山河钟罩下。

    杨开却不喜反惊,抬头朝一旁望去,却见那边羽冠男子不知何时出现,正皱眉望着他,先前所镇压的,竟只是一道残影!

    “镇镇镇!”杨开索性将山河钟抛出,一手掐诀操控,钟口黝黑似猛兽之吻,势要将羽冠男子吞进其中。

    羽冠男子身形飘忽,忽进忽退,在虚空中来回悠忽,毫无规律可言,可偏偏总能在关键时刻避开山河钟的镇压。

    他的神色再无之前的漫不经心和轻蔑,似重新审视了一下杨开的实力,拿出了认真的姿态。

    几次三番让他吃亏,杨开也却是有让他认真对待的资本。

    声音不断飘忽而来:“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小子你应该明白这个道理,且不说你那小世界,单是这一口山河钟便足以让你招惹杀身之祸,不如乖乖交给本座,本座可保你无忧。”

    “我去你妈的!”杨开痛快回应。

    羽冠男子继续道:“你偏要自寻死路不成。”

    杨开大笑:“你虽然没什么值得我看上眼的,但我觉得你这条命不错,不如乖乖交给本少,本少给你一个痛快。”

    “牙尖嘴利,徒逞口舌之勇。”羽冠男子缓缓摇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架势,身形忽然顿住,目光冷冽地凝视杨开。

    骤然间,杨开遍体生寒,再不犹豫,山河钟跌宕出层层光晕,封锁四方空间,镇压天地。

    眼前一花,却已丢失了羽冠男子的身影。

    一只青濛濛的擎天巨掌从天拍下,毁天灭地之感迎面扑来。

    莫说杨开二十丈龙躯,便是一颗星辰在这里,恐怕也能一掌拍碎。

    这才是他的全部实力么?杨开心头震动,纵然被压制了,大帝果然还是大帝啊!

    此人一身修为,大抵不逊于杨开所见过的任何一位大帝,之前所有的漫不经心只是没有认真而已。

    如此威能,能挡得住么?心中这个疑问只是出现一瞬,便如阳春白雪消融殆尽。

    必须得挡住!挡不住就是死!

    口中传出龙啸之音,连绵不绝,那龙啸之中夹杂着繁奥晦涩的语言,似从荒古而来的低吟,搅动漫天星辰。

    ……

    今天要去一下医院,胃病一直没好,被折磨大半年了,早上要去做一个什么螺杆菌测试,不能吃喝,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所以今天就一更了,诸位见谅。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