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两百一十九章 又是小师妹
    “只有一点,药丹谷那边……”厉蛟有些忧心地望着杨开。

    虽说北域没有大帝宗门,药丹谷也只是妙丹大帝清修之地,不在宗门之列,但杨开真若是搅的北域乌烟瘴气,搞不好会惹出药丹谷的人来,一旦药丹谷插手,那事情恐怕就无法收场了。

    杨开嗤笑一声:“我又不是要灭绝北域亿万武者,只是要占些城池产业,令那些城池每年上供而已,药丹谷又怎会理会。”歪头看了看厉蛟道:“厉兄不会以为我要将北域各大宗门灭掉吧?”

    厉蛟一头冷汗:“是我误会了。”

    刚才听他说什么一统北域,还真以为杨开要大开杀戒,现在才知道是自己想多了。若只是占据些城池产业,让北域各大城池每年上供的话,倒也不算太过分,毕竟没有赶尽杀绝,还有很大的缓和余地。

    杨开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既要这么干,那就得先立威才成,弥天宗是个不错的对象,就劳烦厉兄给我传个话,叫弥奇早日来凌霄宫见我。”

    厉蛟苦笑不已:“杨兄这是要我做那恶人啊。”

    杨开眨眨眼:“谁叫厉兄你与那弥奇熟悉呢。”

    “好吧,我会尽快通知他的,只是不知道他会是什么意思。”

    “通知到就行。”杨开微微一笑,转身踏入了空间法阵中,光芒闪过,人已消失不见。

    弥天宗也是北域顶尖宗门之一,轮势力丝毫不逊于离龙宫和冰心谷,都是有帝尊三层镜强者坐镇的。杨开既要立威,打响凌霄宫的名头,那自然得选择一个合适的对象。

    冰心谷和离龙宫不行,那就只能拿弥天宗开刀了。

    话说回来,弥天宗与离龙宫一样,也是欠了杨开一大笔债款的苦主,这些年还了不少源晶,可想要还清却是不知要猴年马月了。

    日子过的飞快,杨开也每天忙忙碌碌,连与扇轻罗和雪月说些话的时间都没有,十几万弟子的饮食起居和修行是个大问题,不解决妥当了,根本没法去做其他事。

    花青丝得他指令,又回了一趟南域,从紫源商会那里买了大批的源凝丹,发放给那些修为到了虚王境顶峰,准备突破道源境的武者。

    过了几日,一百教习也从离龙宫过来了,杨开与花青丝商议一番,将这一百教习分散开来,安插在各峰之上,这一百人皆有道源境的修为,教导各峰从星域过来的弟子肯定是没问题的。

    等到各峰有新的道源境诞生,凌霄宫的断层就可以弥补上,到时候以老带新,循环不断,就无需太过操心了。

    各峰有大有小,居住的人也有多有少,少的两三百人,多的两三千人,分到少一些人的教习自然乐意至极,分到那两三千人的教习顿时苦不堪言。

    试想一下,一个人要教导两三千人修炼,纵然每天只只有百分之一的人来找他询问修炼事宜,也肯定没空休息。

    一个月后,凌霄宫议事大殿之中,杨开端坐其上。

    三大妖王连带花青丝这位大总管分列两旁台阶,呈八字排布。

    下方左右,更是密密麻麻的人头,足有上百人之多,今日是整个凌霄宫第一次议事。

    这上百人,正是凌霄宫各峰峰主,修为也是有高有低,杨开有一半人都不怎么认识。

    鹰顾狼视,杨开目光扫过下方,众人齐齐行礼:“见过宫主!”

    不管下方站的人以前是不是他的长辈或者同门,如今既然来了星界,入了凌霄宫,那便是凌霄宫的人,他乃宫主,自然得接受众人礼拜。

    杨开虚手一抬,心中暗自好笑。

    自己也没想到当初创建凌霄宫会弄出这么大的阵仗来,只怕整个星界也没有哪个宗门议事时会聚集这么多人,搞的跟凡间帝王上朝一样。

    不过话又说回来,确实没有哪个宗门能有凌霄宫的人数多了,会出现这样的局面也是在所难免的。

    说是议事,不过是立下一些章程,一个宗门,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十几万弟子,上百座灵峰,纵然凌霄宫如今家大业大,修炼资源不缺,也不是随意赐予的。

    每一峰每一月能领多少修炼物资,分到每一个人头上又有多少,都是一些极为细致的计算和活。

    另外还有诸多赏罚规则,这些都是花青丝和卞雨晴两人早就商议好的,此刻站在大殿之上宣读出来,主要是让各峰峰主记下,然后回去传达给弟子们,别到时候犯了错被惩罚了叫冤,有罚自然也有赏,修为突飞猛进者,对各峰对宗门有贡献者,皆有赏赐。

    一番忙碌,半日时间过去。

    接下来的时间便是各峰峰主汇报各峰的情况,好在没什么麻烦事,十几万弟子初来乍到,都还算比较安稳,大多都领了一些修炼物资在闭关修炼之中。

    一直到傍晚时分,众人才陆续散去。

    有人匆匆从殿外来报:“见过宫主,师尊请您过去一趟。”

    杨开定眼瞧去,发现这人赫然是嵇英座下大弟子,顿时精神一振:“嵇兄回来了?”

    那弟子道:“师尊晌午时分才回,听闻宫主正在与各峰峰主议事便没有打扰。”

    “我去瞧瞧。”

    杨开当即朝灵丹峰驰去。

    上了灵丹峰,进了大殿,左右观望,只见嵇英一人,杨开面色一喜,抱拳道:“嵇兄!”

    嵇英回礼道:“杨兄,幸不辱命。”

    尽管在没有看到夏凝裳的时候他就有所猜测了,可听到他这般说,杨开还是喜出望外,一把抓住他的胳膊,拉着他坐了下来:“大帝答应收凝裳为徒了?”

    嵇英笑道:“没有。”

    杨开脸色一僵:“怎么会这样。”

    嵇英这一趟去了一个多月,杨开刚才又没见到夏凝裳,还以为妙丹大帝已经将小师姐收为弟子了,谁知嵇英一盆凉水泼了下来,心顿时凉了一截。

    “杨兄且听我说。”嵇英微微一笑:“师尊他老人家当年便说过不再收徒,话既然说了出来,自然不能反悔。”

    杨开瞪眼道:“凝裳可是药灵圣体,大帝难道也不动心?”

    嵇英道:“正因为弟妹是药灵圣体,所以师尊也觉得若是放任自流,怕是要辜负这大好体质,便将弟妹留在了药丹谷。”

    “什么意思!”杨开一脸不解,既然不收夏凝裳为徒,留她在药丹谷干什么。

    嵇英道:“师尊的意思,是由大师兄,二师兄和四师姐他们几个联手教导弟妹,师尊甚至说过,若有不懂之处,弟妹可以自行向他请教,只是这师徒的名分就免了。”

    杨开愕然道:“这跟收为弟子有区别么?”

    夏凝裳留在了药丹谷,而且是由妙丹大帝的几个弟子联手教导,更可以去请教妙丹大帝一些炼丹的问题。

    这怎么看都跟弟子没区别啊。

    嵇英微微一笑:“师尊似乎也有些懊恼当年说过不再收徒的话,更懊恼这话传了出去。”

    杨开怔了许久,才哈哈大笑起来,这才知道妙丹大帝不是不收夏凝裳为徒,只是不好自己打自己的脸,若非那话传了出去,大帝肯定不会拒绝的。

    “所以杨兄大可放心了,小师妹有师兄他们几个教导,定能将师尊衣钵发扬光大的。”

    杨开揶揄地望着他:“大帝不收拙荆,嵇兄却称呼她为小师妹,这话若是叫大帝听到……”

    “事实如此。”嵇英毫不在意,他身为大帝的五弟子,如何看不出大帝的心思?大帝也是惜才之人,虽然因为当年一句话不能收夏凝裳为徒,但肯定会悉心教导,小师妹之说,只是没有名分而已,却是嵇英几个师兄弟共同认可的。

    “好,好,好!”杨开振奋抚掌。

    苏颜去了冰心谷当小师妹,夏凝裳去了药丹谷也当了个小师妹,可谓是同命相连,不过这也是在所难免的,她们相对于其他人来说,年纪修为都没法比,小师妹就小师妹吧,大树底下好乘凉。

    扇轻罗和雪月倒是没地方安排,蛮荒古地扇轻罗不愿意去,两女也只能留在凌霄宫修炼了,扇轻罗还好一些,可以与三大妖王请教一些修行的经验,雪月的话,也只能由自己亲自教导了,自己这一路走来虽然也是摸爬滚打,但好歹也有帝尊两层境的修为了,教导她修炼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心情大好,留在灵丹峰与嵇英把酒言欢。

    弥天宗,北域四大顶尖宗门之一,宗主弥奇亦有帝尊三层镜的修为,在整个北域也是赫赫威名,但自从北域多了一个凌霄宫开始,日子便开始有些不好过了,每年收成都要上缴大半去那凌霄宫,日子过的紧巴巴的,好在还有一个离龙宫作为难兄难弟,否则还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这一日,厉蛟登门拜访。

    弥奇与他亦是老相识,自然热情迎接。

    摆下酒宴款待,酒过三巡,厉蛟微微一笑道:“今日厉某不请自来,其实是受人所托。”

    弥奇一怔:“受何人所托?所托何事?”厉蛟与他一样都是帝尊三层镜,而且还身负半龙血脉,真要打起来,弥奇自认不是对手,什么人有这么大的面子让他托话过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