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两百二十一章 做贼心虚
    “宫主要我们搬出去?”叶恨心中一惊,千叶宗经历当年之事后,门下数千弟子只剩下两三百人不到,而且实力也是良莠不齐,这些年若非杨开照顾,只怕早已无法维持下去了,更不要说这些年弟子们的修为突飞猛进,连他这个宗主都已晋升到了帝尊境。

    “叶宗主还有选择的余地。”杨开竖起一指道:“一是千叶宗彻底并入我凌霄宫,从此世间再无千叶宗,只有千叶峰,你担任峰主,这件事咱们以前也谈过,但此一时彼一时。如此一来,其他峰主也不会有什么意见。”

    叶恨面色微变,若是如此的话,那千叶宗就真的没了,迟疑问道:“第二个选择呢。”

    杨开道:“我送你们回千叶宗故地,花总管每次去南域的时候都会借道那里,听闻那里暂时还无人占据,只是破旧了一些,叶宗主只要命弟子们稍微修缮一二,应该便可入住。至于安全方面倒是不用担心,叶宗主如今也是帝尊境,有了一些自保之力,加上那些天傀,想来也不至于有人不长眼去找麻烦。另外我还是青阳神殿的客卿长老,到时候我与青阳神殿打个招呼,让其对千叶宗多多照拂,自然会给你们成长壮大的空间和时间。”

    叶恨闻言动容,感激道:“宫主厚爱。”

    他也知道杨开这已经做到极限了,他心中并无什么怨言,杨开能这般开诚布公地与他谈此事便是最大的尊重。否则以杨开如今的实力,完全可以将他们扫地出门。

    只是若真的就此离去,回到千叶宗的话,日后还有报仇雪恨的机会么?

    这些年弟子们修为进展神,连他都突破了帝尊境,多亏了凌霄宫这边优渥的修炼环境和源源不断的资源供给,一旦回到了南域,那一切都要重头再来,就算青阳神殿可以庇护安危,可那修炼物资从哪里弄?千叶宗倒是擅长炼制傀儡,可炼制也是需要大量材料的。

    更何况,弟子们就真的愿意跟他一起回南域么?

    在这里待了也有二三十年的时间了,千叶宗的几百弟子早就习惯了这里的生活,不客气的说,这里简直就是人间仙境,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谁还愿意回到那鸟不拉屎的地方?

    “叶宗主,你多考虑考虑,这事不急着答复。”杨开见他神色艰难,叹息一声,拍了拍他的肩膀站起身来。

    “不用考虑了。”叶恨忽然出声。

    杨开转头望着他。

    叶恨起身,恭敬抱拳道:“叶恨愿领千叶宗弟子,归属凌霄宫,不过却有一个要求。”

    杨开咧嘴一笑:“说来听听。”

    “待到哪一日时机到来,还请宫主允我带领千叶峰几百弟子去流影剑宗讨个公道!”

    流影剑宗,正是当年灭了千叶宗的宗门,虽说是受人指使,但确实是他们干的没错。叶恨这么多年来苦心修炼,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踏上流影剑宗,替死了弟子们报仇雪恨。

    “宫主若能答应这个条件,属下愿为凌霄宫效犬马之劳。”

    “答应,如何能不答应。”杨开呵呵笑道,“当年你我便谈过此事,如今我还是那句话,你想亲自报仇,那就努力修炼,流影剑宗也不是泥捏的。”

    叶恨点头称是,大袖一摆,正儿八经地拱手行礼道:“千叶峰峰主叶恨,见过宫主!”

    之前虽然也称呼杨开为宫主,但与如今的味道显然不一样。从今以后,原先千叶宗的人就真正属于凌霄宫了,那种种傀儡炼制驱使之法,也将会成为凌霄宫的资本。

    老实说,杨开也不太愿意放叶恨离开,只是他说的也是实话,千叶宗两三百弟子,占据了一座极好的主峰,其他峰主确实颇多微词,若是自家人也就罢了,关键叶恨他们满打满算,也不过是外来户,就是因为来的时间比较早,所以才占据了好地方。

    如今便没有这个顾虑了。

    告知叶恨,过得几日会有人手安排进千叶峰中,这么大一座主峰,不住个三千人简直是浪费。

    从叶恨那返回,杨开一脸轻松。

    进了凌霄峰大殿,立刻有婢女迎了上来:“宫主,姬大人来了。”

    “嵇兄?有事?”杨开愕然。

    那婢女掩嘴一笑,道:“不是嵇英大人,是姬瑶大人。”

    杨开往内走去的脚步一顿,有些心虚地道:“她来干什么?”

    上次在冰心谷功法阁里出了点事,虽然事后让杨开有些回味无穷,但他有些闹不明白姬瑶的态度,两人都已经有了那样亲密的举动了,可事后姬瑶就跟没事人一样,怎么看怎么反常。

    好在她叮嘱过杨开不要让苏颜知道那事,否则杨开还得担心它会不会拿这个要挟自己。她既然这么叮嘱了,自己肯定也不会主动泄密。

    回来这些天忙忙碌碌,杨开也将那天的事抛到脑后,如今一听姬瑶来了,不免心中有些憷。

    那日姬瑶情绪似乎有些失控,如今该不会是后悔了,跑来找自己算账吧?

    真要是这样,那自己这脸就丢大了。

    婢女道:“不知道,姬瑶大人来了之后便进了里面,让婢子转告大人,回来了就去见她。”

    杨开挠着脖子,一脸不自在,又望着那婢女道:“她来的时候什么表情?有没有很生气?”

    婢女奇怪道:“没有吧,姬瑶大人一直冷冰冰的样子,我也不知道她有没有生气。”

    “有没有生气你看不出来么。”杨开瞪眼。

    婢女慌忙低头:“婢子真不知。”

    “算了算了。”杨开摆摆手,“忙你的去吧。”

    那婢女领命,逃也似的离开了。

    杨开在大殿内来回度步,实在不知道姬瑶此来何意,按道理来说,两人现在见面多少是有些尴尬的,杨开也不知她什么居心,所以有些迟疑不前。

    来回走了几趟,有一次都走到大殿门口了,准备不去理会姬瑶,反正她也不可能一直待在凌霄宫不走,把她耗走自然可以避免这份尴尬。

    转念一想,该尴尬的不是自己,是她才对啊,她都不怕,我一个男人怕什么,反正吃亏的是她。

    转过身,雄赳赳气昂昂地往内行去,龙骧虎步,好不嚣张。

    找了许久,才在一间厢房内找到姬瑶。

    这是苏颜的房间,凭崖而建,阳台外便是深不见底的悬崖,云雾在其中翻滚缭绕。

    杨开推门而入时,正见姬瑶站在护栏边上,目光眺望落日,夕阳的余晖印照在她身上,将她整个人染的一片金黄。

    有风拂来,秀飞扬,衣裙猎猎,仿佛随时都可以飞天而去。

    姬瑶头也没回,好似完全没感觉到杨开到来一样。

    杨开关上房门,走了过去,站在她旁边瞧着她的侧脸,雪白的肌肤,修长的颈脖,高挺的****,静若处子的姿态,透着别样的风情。

    “瑶师妹来了。”杨开呵呵笑着,搓着双手。

    搞不懂她现在什么态度,杨开也不敢太放肆。男人与女人生那样的事,从心理上男人就有一种占了便宜的感觉,自然是有些理亏。

    “来取些东西。”姬瑶转头瞧他一眼。

    “取什么东西?”杨开好奇问道。

    “小师妹的一些换洗衣物。”姬瑶回道。

    杨开怔怔地望着她,许久,意识到了下文之后才道:“就这?”

    姬瑶轻轻点头。

    杨开哭笑不得:“这需要你亲自跑一趟么。”

    身为武者,都是有空间戒的,每个人的戒指里肯定都装了许多备用的换洗之物,杨开的空间戒也有,他相信苏颜肯定也是。

    只是为了取一些换洗的衣物,不至于特意跑来一趟吧。

    “不欢迎?”姬瑶黛眉一挑。

    “没有没有没有,绝对没有的事,哪能不欢迎。”杨开矢口否认。

    姬瑶挑了挑下巴道:“去找来吧,我不好去乱动小师妹的东西。”

    “那你稍等。”杨开说着话便转身进了房间,来到衣柜前寻觅起来,苏颜并不太讲究穿着,但本人的底蕴在那,无论穿什么都美的冒泡。

    衣柜里也没多少衣物,杨开全找了出来,塞进一个空的戒指里。

    一转身,现姬瑶也跟了进来,侧着身子坐在床上,安静的有些不像话。

    杨开将戒指递给她道:“都在这里了,回头告诉她,叫她安心在冰心谷修炼,缺什么了打个招呼,我叫人送去。”

    “嗯。”姬瑶素手接过,随手套在手指上,举手在面前打量着,搞的好像这戒指是杨开送她的一样。

    “师妹还有别的事么?”杨开问道。

    “没有了。”

    没有了你还坐在这干什么。杨开一脸无语,却又不好意思出口赶人,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反正这次见面跟以前任何一次都有些不同,总感觉自己理亏的不行,巴不得早点把姬瑶送走,免得一直惴惴不安。

    “你有事?”姬瑶抬头望着他,美眸明亮。

    “没有啊。”杨开挠了挠头,心想我能有什么事,有事的是你才对啊。

    “有事的话自己忙去,不用管我。”

    “呵呵……”杨开嘴角扯了扯,来者是客,哪有将客人独自留在这里的道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