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两百三十二章 信手破之
    杨开这一伙人一看就气势汹汹,来者不善,弥天宗一群弟子虽然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但最起码的眼力和常识还是有的,自然惶恐不安。

    杨开斜眼望去,冷声道:“本座与弥宗主乃是旧识,远道而来看望于他,有要事相商,尔等为何将本座拒之门外,还不开阵,误了本座与弥宗主的大事,尔等担责的起么?”

    众弟子自然不会信了他的鬼话,他们都知道自家宗门与凌霄宫的关系,这些年收益大减完全是因为凌霄宫的缘故,早就将凌霄宫和杨开恨在了心上,不是仇敌却更似仇敌,这样的家伙又怎会特意过来看望宗主?分明是没安什么好心才是。

    更何况,宗主早就传令,不得他的允许,大阵绝对不可以打开,自然不会被杨开三言两语吓唬。

    为一个道源境拱手抱拳道:“杨宫主息怒,宗主已在路上,想必马上就会赶来,还请杨宫主稍后片刻,有什么事不妨等宗主大人过来了,杨宫主与之亲自面谈。”这话说的不卑不亢,倒也尽显大派风范。

    杨开冷哼一声:“都说阎王好见,小鬼难缠,果然如此,你叫什么?”

    那道源境脸皮抽搐了一下,什么意思啊,这是想找自己麻烦不成?犹犹豫豫,还是不敢隐瞒,报上自己的名字。

    杨开点点头,手点着他道:“待会要你好看。”

    那人顿时欲哭无泪:“杨宫主,在下也是奉命行事啊,您何必与我一般见识。”

    杨开道:“不想让我与你一般见识也行,打开大阵,休得聒噪。”

    那道源境脖子缩了一下,哪敢开阵?整个人就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样,顿时六神无主。

    便在这时,身后传来一个声音:“我道是谁这般威风,原来是杨宫主来了,弥某有失远迎,还望赎罪。”

    “宗主!”一群弟子扭头望去,面露喜色,那为的道源境更是大喜过望,平白生出一种解脱的感觉,只见那边以自家宗主为,长老护法们一个不落,将近十位帝尊境齐齐飞来。

    宗主来了,自然就没自己什么事了,他赶紧朝后退了几步,站在一群帝尊境后面。

    “弥宗主!”杨开面含微笑地望着弥奇,“多年不见,别来无恙。”

    弥奇拱手道:“杨宫主也风采依旧,威风不减。”虽是赞誉,却是阴阳怪气,让人不想听出来都难。

    杨开眉头一挑,暗想这厮怎么一副有恃无恐的架势?看看他身后的帝尊境们,再扭头瞧瞧自己这边的阵容,战力完全不对等啊,他哪来的底气跟自己这么说话?凭借眼前的护山大阵?

    弥奇道:“杨宫主不在凌霄宫享福,怎么有空来我这穷乡僻壤了?”

    杨开哈哈大笑道:“外出办事,路过此地,多年不见弥宗主甚是想念,特来看望一二。”

    “这样啊……”弥奇再次抱拳:“有劳杨宫主挂念,弥某一切安好。”

    杨开道:“弥宗主这是要与我这般谈话,不准备请我进去坐坐?说来你弥天宗我也是第一次来,不知比起我凌霄宫如何。”

    弥奇摇头道:“凌霄宫钟灵毓秀之地,我弥天宗自然是远远不如的。”暗骂一生我脑子有病,才会请你进来坐坐,话锋一转道:“不过今日却是有些不凑巧,弥某正在招待贵客,有些不太方便,杨兄若是有意的话,不妨改日再来,弥某定亲自作陪。”

    杨开垂眼望着他:“远来是客,弥宗主这待客之道有些说不过去吧。”

    弥奇微微一笑:“杨宫主见谅,实在是……不太方便,唐突了那位贵客就不好了。”

    “哪位贵客驾临?不妨让本座也见一见。”

    弥奇摇头道:“那位大人不喜生人,杨宫主,今日实在抱歉,还请回吧。”

    杨开淡淡道:“若本座执意要进去看看呢。”

    弥奇眯着眼道:“杨宫主还请自重,这里是我弥天宗,不是凌霄宫,由不得你说什么便是什么,想耍威风的话还请回凌霄宫去耍!”

    一群弥天宗弟子听了,个个振奋不已,觉得自家宗主说起话来真是霸气,听着过瘾,这凌霄宫宫主也是自找的,何必喋喋不休自取其辱。

    杨开意味深长地望着他:“看样子弥宗主是有所依仗啊,就不怕本座一怒之下踏平了你弥天宗。”

    弥奇傲然道:“人在做,天在看,公道自在人心。”

    杨开挥手道:“公道不在人心,在我手上!”懒得与他再废话什么,直接撕破脸皮,“弥奇,本座亲临此地,带了两个选择给你!”

    弥奇笑眯眯地道:“那弥某倒想听一听,是哪两个选择,希望杨宫主认真点说,不要惹人笑才是。”

    杨开面无表情道:“臣服我凌霄宫,日后每年收益的七成上缴,或者……本座将你弥天宗变成我凌霄宫的分舵!”

    弥奇面无表情地望着他,一副静待下文的样子,等了半晌才道:“没了?”

    杨开背负着双手道:“你自己选。”

    弥奇呵呵一笑,转头望着左右道:“杨宫主说了个笑话,诸位也给点面子吧。”

    一群长老护法们哈哈大笑起来,那些弟子们也都配合着,场面说不出的怪异。

    杨开冷眼观望,三大妖王也是一脸肃然之色。

    弥奇一抬手,众人笑声戛然而止,冷冷地望着杨开道:“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杨宫主,你现在退去还能保存颜面,否则等到骑虎难下的时候就真成笑话了。”他看似好心劝说,实则巴不得杨开动手自取其辱,打定注意今日将恩怨解决,免得日后每年还要给凌霄宫送大笔源晶。

    “弥宗主今日说话真是底气十足。”杨开微微点头:“希望你不会后悔。”

    弥奇低喝道:“本座平生作为,就没有后悔之事。”

    “好!”杨开爆喝:“弥宗主既然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休怪本宫主不念旧情,踏平你这弥天宗!”

    话落之时,三道人影已经从他左右冲出,眨眼功夫就扑到了那护宗大阵前方,众人甚至没看清到底生了什么,只察觉到一阵剧烈的能量波动传出,紧接着轰隆隆一阵巨响,地动山摇。

    护宗大阵狠狠地晃了几下,泛起一层层涟漪。

    三大妖王一番猛攻,声势骇人,妖气滚滚,直冲九霄,把不少人都吓了一跳,纷纷祭出秘宝催动力量,如临大敌。

    弥奇却是安然若素,只是笑吟吟地望着前方道:“我弥天宗的护宗大阵虽然不是最顶尖的,可也不是那么好破的,杨宫主还是省省力气吧。”

    话落时,手上忽然出现一杆阵旗,轻轻一挥,摇晃的大阵立刻稳固下来,连那涟漪也消失不见,任凭三大妖王如何攻击,竟都没有半点反应。

    并不是没有反应,只是所有的攻击力量都被分散开来,转移到了别处。这便是护宗大阵的威力,阵法开启,强如三大妖王短时间内也无法破去,当年问情宗的人马若是躲在大阵内,杨开也没本事将人家灭掉,坏就坏在他们倾巢而出跑到了冰心谷中,才给杨开抓住机会。

    三大妖王出手不留余力,一番强攻,已是后力不济,闪身退到了杨开身旁,个个面沉惭愧,觉得有负杨开所托。

    反倒是弥天宗一群人哈哈大笑,笑声中满是讥讽嘲弄。

    弥奇道:“杨宫主还不死心么?再继续下去可就更丢人了。”

    他之前也害怕三大妖王破了自己的护宗大阵,如今看大阵安然无恙,一颗心立刻安稳下来,看样子不需要陶老出手,凌霄宫也不能把自己怎么样,早知如此,前些年的源晶还送个屁啊,留下来自己用多好。

    杨开望着他道:“如果这就是你的依仗,本座很失望。”

    弥奇冷哼道:“大言不惭。”

    “区区阵法何足道哉,看本座信手破之。”杨开双臂一震,身后众人齐齐朝后退去,一下子退出百丈之远。

    弥奇皱了皱眉,不知杨开搞什么鬼,他虽然知道杨开实力不弱,但晋升帝尊境也没多久,连三大妖王都没办法的事他如何能完成?

    正狐疑间,却见杨开伸手在虚空中一抓,一个憨头憨脑的石头人忽然出现在眼前。

    一群人瞧的眼珠子一瞪,谁也没现那石头人到底是如何出现的,只看到杨开在虚空中抓了一下,仿佛它一直隐藏在那里一样。

    那石头人约莫半人高,浑身上下棱角分明,看起来呆傻呆傻,但那一双眼睛却是灵动至极。

    石头人悠一出现,便转身面向了弥天宗的护宗大阵,旋即一声兽吼般的咆哮,双拳猛捶自己胸膛。

    一群人又看呆了,这家伙搞什么名堂,出场气势倒是不弱,可这自残是什么鬼。不过很快,惊愕便变成了惊恐,一双双目光慢慢上移,一个个脑袋慢慢抬起。

    地动山摇之中,那本只有半人高的石头人竟在以肉眼可见的度成长。

    一丈,五丈,十丈,二十丈,三十丈……

    足足长到了四五十丈的程度,才慢慢停止下来,宛若一座大山,横亘在弥天宗护宗大阵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