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两百四十五章 认输
    摆脱了危机的玉琢一口气没有停歇,一抖手上软鞭,那软鞭骤然笔直,仿佛一条出洞的灵蛇,朝那黑衣男子背后点去,去势如虹。

    黑衣男子一刀斩空,丢了目标身影也早已察觉不妙,猛地转身,看都不看,一刀劈出。

    咣……

    震响声传来,黑衣男子身形晃了一下便无大碍。

    反倒是玉琢被一股巨大的反震力道震的身形翻飞出去,身在半空中呕出一口血来,踉跄落地。

    杨开暗道可惜,若是玉琢也有对手那般修为的话,刚才那一击便可奠定胜局,就是因为修为差了一个小层次,玉琢又是仓促出手,大好的机会没能把握住,反倒是被对方震出了一些小伤。

    电光火石之间,两人已经各自在落败的关卡上走了一圈,真是让人看的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杨开也不由打起了精神,没想到这才头一天第一场就碰到了这么两个人,他看的出来,无论是玉琢还是那黑衣男子,在道源境这个层次上的实力都极为不俗,即便是放在三大顶尖势力之中,也是要重点培养的人物,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修炼的,竟有如此底蕴。

    他忽然发现自己怕是小觑了天下宗门,一个宗门能屹立传承千万年不到,必然有自己存在的原因,并非只有那些顶尖宗门才能出现优秀的人才。

    他恍惚间又想起了那个八方门罗元,当年四季之地试炼成全了两个人的名声,一个便是他自己,以道源境的修为炼制出太妙丹那等逆天之物,想不受到关注都难,而另一个就是八方门罗元了。

    八方门在南域算是小宗门,比起当年的碧羽宗都不如,可出身八方门的罗元却是连无常都不惧,硬是与他大战了一场,没有落多少下风,自身实力之强大可见一斑。

    想起罗元,他昨日倒是看到一个家伙跟罗元有些相似,只是距离太远,没仔细关注,也不知道是不是他。

    搞不好还真是那家伙,八方门毕竟也是南域的,没道理不来参加武会。

    就在他心思沉浮间,玉琢与那黑衣男子又交上手了,擂台上,两人的身影交错不停,一刀一鞭交锋不断,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

    一人气势凶猛,一人身手灵活,竟是打的你来我往,不可开交,并非一面倒的局势,这边的情况也吸引了许多武者观望,不大一会功夫,八号擂台四周竟是聚满了人,个个都面色凝重地朝台上望来,暗付自己若是碰到了这两个对手,该如何取胜。

    杨开也瞧的兴致勃勃,若非凌霄宫如今不需要开山收徒,他只怕也要让花青丝举办一个这种兴致的比试。这种比试虽然繁冗了一些,但确实是甄选优秀人才最好的办法,只是心性品格就不敢保证了。

    一炷香后,那黑衣男子的面色愈发狠戾,毕竟在他看来,对手的修为低一些,自己应该很轻松就能解决才是,可事实上那个上蹦下窜的女子竟是他迄今为止碰到的最强之敌,这让他面子上不禁有些挂不住,出手愈来愈猛。

    而玉琢虽然凭借自身的迅速反应和灵活的身法不断与之周旋,但毕竟修为上的差距是最大的短板,打斗到现在已是殊为不易,想要取胜几乎不太可能,两只马尾有些散乱,许多地方都断成半截,那是被对方岛罡所劈,看起来颇为狼狈,大口喘息间,胸脯上下起伏,脸上更是挂着细密的汗珠,却是咬着牙不认输。

    但杨开分明已看到她握着长鞭的手在不停地颤抖,不断地与对方大刀交锋,从长鞭上传递过来的狂猛力道岂是她能长时间承受。

    黑衣男子显然也知道以己之长攻地址短,根本不给玉琢有喘息的功夫,逼着她与自己硬拼。

    终有一次,当那大刀与软鞭相触之时,咯嘣一声轻响传出,那软鞭竟是被大刀一砍为二,前端飞射了出去。

    黑衣男子见状大喜,他可是受够了对方这条鞭子,如今破了这秘宝,对方哪还有还手之力,抬眼望去,眼中一片冷厉,只见玉琢脸上闪过一丝慌乱,匆忙便要后退。

    可哪还退得了?

    “死!”黑衣男子口中爆喝,大刀劈下,面上一片胜券在握的神情。

    赢了,真不容易啊!

    这个念头还没转过弯,却忽然见玉琢脸上的慌乱消失不见,眼中竟闪过一丝狡黠之意,单手一掐诀,背后传来一阵破空之声。

    不好!黑衣男子脸色一变,虽然不知道玉琢到底动了什么手脚,但显然自己不小心已经着道,此时再抽手已经来不及,眼中狠戾之色一闪而过,大刀不管不顾,以更快的速度劈落。

    玉琢匆忙间用手上的半截长鞭阻挡,但对方全力一击来势凶猛,竟是没法挡住。

    大刀从肩膀劈下,一路破到腹部,差点没将她一破为二,沛然莫御的力量撞来,一口鲜血喷了出去,整个人如破布麻袋一样倒飞。

    身在半空中,她手上的法决又是一变。

    黑衣男子只感觉身子一紧,终于知道玉琢在搞什么鬼了。

    那被自己劈飞出去的半截软鞭竟趁他不备的时候缠绕了过去,猝不及防将他缠的死死的,从那软鞭上一股莫名的力量涌现,将他的修为镇压了下去,体内源力都有些运转不畅,再一抬头,面上涌现出绝望之色。

    只因倒飞过程中的玉琢一抖手上的半截软鞭,脱手而出,笔直朝他额头点来。

    这要是点中了,以他现在的状态必死无疑。

    “认输!”他急忙大呼。

    长鞭忽然顿住,停在他额头一寸之遥,只差一点点便可将他脑袋洞穿,从鞭头上吞吐出来的劲气如锥子一般刺的他额头生疼,惊得他出了一身冷汗。

    这点过来的半截长鞭已经被玉琢脱手扔了出去,能停在他面前自然不是玉琢控制的,而是杨开出手的功劳。

    在他喊出认输两字的瞬间,杨开便伸手一握,隔空握住了软鞭,护了他一条命。

    同时另一只手一抬,玉琢倒飞出去的身子便定在了半空中。

    黑衣男子惊魂未定地望去,脸色忽然变得难看无比。只因玉琢的身子就悬浮擂台边缘处,只差那么一点点留要脱离擂台的范围。

    功亏一篑!刚才自己若是稍微喊慢那么一点点,玉琢必输无疑。

    但在生死危机关头,他哪敢有什么迟疑?现在懊恼也没有用。

    杨开手松开时,停顿在黑衣男子额头前的软鞭便落了下来,另一只手却是微微一收,被一股无形力量托举的玉琢缓缓飘到他面前,落在他面前。

    低头望着脚下的女子,杨开眉头皱了皱。

    这第一场打的可谓是惨烈无比,黑衣男子虽然没有受太大的伤,但却是在鬼门关前走了一趟,吃了这次大亏之后,他恐怕也不敢再小觑修为比自己弱的人了。玉琢更是凄惨,本就在正面对抗中落了下风,此刻两只胳膊不受控制的抖动,肩膀到腰侧处更有一道血淋淋的伤口,血水咕嘟嘟往外冒着,看起来惨不忍睹。

    这已经算是重伤了,虽然没有性命之忧,可若是不好好救治,根本没办法迎接接下来的战斗。

    微微叹息一声,杨开蹲下身子,一手摁在玉琢的肩膀上,催动帝元替她稳住伤害,另一手不着痕迹的弹出一枚疗伤丹,塞进了玉琢口中。

    玉琢眼神有些茫然,显然刚才被打的不轻,还有些没缓过神,待看清是杨开在替自己医治之后不禁有些不好意思,颤声问到:“我……赢了么?”

    杨开面无表情地望着她,朗声道:“三零一八号,胜!”

    闻听此言,玉琢的一双眼中绽放出惊喜的光芒,开心地笑了起来。

    在黑衣男子喊出认输的时候,她还没有跌出擂台,自然是她赢了。

    不过很快玉琢就笑不出来了,只因腰侧的伤口传来剧烈的疼痛,强撑着精神抬头一看,顿时脸红了。

    被黑衣男子劈伤的位置,衣衫褴褛,里面精致的肚兜都暴露了出来,旁人或许因为视角的问题没看到,但裁判就蹲在她面前,又怎会看不到。

    一瞬间,玉琢有一种昏死过去的冲动。

    杨开还真没注意这个,只是觉得这女人也太拼了,待发现她脸色不对之后才顺着目光望去,神情抽了一下,从自己的空间戒中取出一件衣服,替她遮住了伤口,抬眼朝下方喊道:“谁是她同门。”

    立刻有两个模样不俗的女子窜了上来,抱拳道:“前辈。”

    “带下去疗伤吧。”杨开挥了挥手。

    两个女子道谢一声,收了玉琢的秘宝,这才左右搀扶下去。

    擂台下,鸦雀无声,当玉琢走下来的时候,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分列两旁,让出一条通道,一张张脸上满是敬意。

    擂台上,那落败的黑衣男子站了一会儿,黯然摇头,冲杨开一拱手,也飞身而下,初战失利,但对他来说也不算毫无收获,后面还有再来的机会,所以倒也不太担心。

    杨开站在擂台上,做足了裁判的模样,一脸的一丝不苟,捏着玉简又喊道:“六零五一号对战八零三六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