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三百二十六章 还请赐教
    若早知仓末别有用心,李无衣又怎会传他经验去坑害杨开?

    话又说回来,他也根本不知道杨开与仓末之间会有什么恩怨,彼此地位实力差距太大了,一个是伪帝之尊,星庭中人,一个是后起之秀,帝尊两层境,这样的两个人,不出意外,几百年都不会有什么交集。

    所以当初仓末前去讨教的时候,李无衣才没有藏私。此刻杨开问起来,李无衣也觉得颇为尴尬,虽是无心,但总归是给杨开造成了一点麻烦。

    也幸亏杨开底蕴不俗,否则换做一个别的帝尊两层境,只怕早已落到仓末手上了,到时候是生是死可就是仓末一念之间。

    “原来如此!”杨开轻轻颔首,微笑道:“前辈不必自责,是有些人居心叵测,此事却无关前辈。”

    李无衣汗然道:“李某多少也有些责任的,幸亏没出什么事……”

    杨开岔开话题道:“那么前辈传授的法门到底是什么?以他在空间之力上的造诣居然也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封锁这一方天地,对这一点小子是当真好奇!”

    李无衣道:“空间自成一体,完整无缺,纵然受力破损,也会在天地法则的作用下自我修补完善,这一点,我想你应该明白。”

    杨开点头道:“自然明白,小子也曾经无数次撕裂过空间。”

    李无衣微微一笑:“那么在你撕裂空间的时候,可曾察觉到空间壁垒有强弱之分?”

    杨开不迭地颔首道:“正是如此,有些地方的空间坚固至极,有些地方的空间却相对薄弱一些,在那些坚固的地方撕裂空间事倍功半,而在薄弱处却可以轻易撕裂。”

    李无衣道:“不错,空间有薄弱和坚固之分,而那些空间薄弱之地,便是所谓的空间节点。”

    “空间节点?”杨开眉头一扬。

    李无衣挥手,空间法则跌宕起来,笼罩过方圆百丈的范围:“在你感知下,这一片空间,有几处空间节点?”

    杨开闭眸查探,少顷睁眼道:“三处,前辈左手三十丈外一处,背后十五丈一处,右侧七十丈一处。”

    “正是三处,你若想瞬移离去,势必要借助这三处空间节点,穿梭虚空。但是如果这样呢……”李无衣说话间,空间法则又是一变,煌煌正正,仿佛有形之物朝那三处空间节点充斥过去。

    杨开神色一变:“天地已封锁!”

    李无衣微笑地望着他,收了神通道:“如此你可明白了?”

    杨开沉思一阵,抬头道:“前辈的意思是,只要用手段封锁了这些空间节点,便可以在无形之中隔断天地,让我无法瞬移离开?”

    “不错。”李无衣颔首道:“如果将天地比作一个瓶子的话,那么这些空间节点,便是瓶中的漏洞,你我在瞬移的时候需得穿过这些漏洞才能脱离这个瓶子,可一旦这些漏洞被堵上,你我也只能被困在瓶中了。”

    天地为瓶之说,杨开不止第一次听,但李无衣如此解释,却是浅显易懂。

    其实真要说起来,杨开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也一直在利用这一点,但被李无衣这么一点醒,才忽然有一种恍然大悟豁然开朗的感觉。

    又有些疑惑不解道:“前辈在空间法则上有此造诣,封堵空间节点自然不是问题,可是仓末如何能够做到?”

    以他在空间之力上的造诣,就算能够察觉到那些空间节点,也不可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堵住吧?

    李无衣道:“想必是借助了什么器物之力,当时我也给他过这个建议,现在看来,他应该是找人炼制了一些东西,至于那些东西是什么,如今却是找不到了,你与他一场大战早已将他的封堵毁去,其实此法固然可以封锁天地,但如果战斗的程度太过激烈,也可以打破封锁。”

    杨开轻轻吸气道:“但如果他有碾压我的能力,便可以从容不迫地擒拿我了。”

    仓末一切都计算的很好,唯一没能预测到的便是杨开的真正实力。如果换做其他的帝尊两层境,就算精通空间法则,在那种情况下也绝对无法逃脱。

    可仓末偏偏遇到了杨开,三十丈龙化之躯,联合法身,与他战的惊天动地。

    不过如今弄明白这个情况,日后就不再容易被人这般针对了,最起码可以事先防备一二,就算空间节点真的再被封堵,也可以想办法破解之后再脱困。

    凉亭中,日隐月升,杨开与李无衣对席而坐,侃侃而谈,九凤就陪在一旁,显得有些无聊。

    两人这一探讨交流便是足足三日时间。

    这三日间,天狼谷唐胜和钱秀英自然是过来看了好几次,毕竟李无衣和九凤前来做客,他们这个主人也得尽下地主之谊,谁知根本连面都见不到。

    还不曾靠近那凉亭,便感觉空间一阵阵战栗,似乎随时可能崩溃一样。遥望那边,杨开与李无衣二人时而微笑,时而伸手比划着什么。

    心中一叹,那杨开果然前程似景,以帝尊两层境的修为居然能与李无衣这样的人物坐而论道,待到日后成长起来又岂能小觑了?

    天狼谷果真是错过了一个天赐的良机啊,唐胜心中喟然一叹,活了这么多年,眼光还不如自己的徒弟。

    三日后,杨开神采奕奕,李无衣也是眸内精光闪烁,虽然一直坐在这里探讨空间法则,但两人都不显疲惫,反而精神极好,彼此都有巨大的收获。

    杨开忽然开口道:“前辈,小子有个不情之请。”

    李无衣笑容满面地望着他道:“想跟我打一架?”

    杨开愕然:“我的意思很明显吗?”

    李无衣微微一笑:“你的眼神跃跃欲试,战意勃发,我岂能感受不出来。”

    杨开点点头,肃然道:“还从未与精通空间法则之人打过,今日斗胆冒昧,还请前辈不吝赐教!”

    李无衣道:“巧了,我也有这个想法。”

    两人对视一眼,忽然都是身形一晃,下一刻齐齐出了凉亭,在半空中相隔百丈遥遥而立,仿佛早已商议好的一样。

    杨开一脸严肃:“前辈修为通天,晚辈出手必不会留情,前辈小心了。”

    李无衣道:“我虽不会全力以赴,但也不会压制太多,莫要输的太难看。”

    杨开咧嘴一笑,爆喝道:“前辈请接招。”

    说话间,双手一拍一拉,一道巨大无匹的月刃成型,杨开狞笑一声:“此乃小子自己感悟的空间神通,月刃,还请前辈品鉴!”

    话落之时,漆黑月刃呼啸朝李无衣斩去。

    李无衣神色凝肃:“凝虚空之力,聚月刃之斩,不错不错。”说话之时,表情虽然严肃,但神态却是轻松写意,面对月刃一击甚至连闪避的意图都没有,直到那巨大的月刃临身时,才忽然伸手一拂。

    空间法则跌宕之下,漆黑月刃忽然消弭无形,这一击空间神通,竟被李无衣强行以空间法则给抹平了,这还是有史以来第一次月刃被人这样抹消。

    “前辈好手段!”杨开赞了一声,手上却是毫不含糊,屈指连弹间,一道道月刃密密麻麻,铺天盖地地朝李无衣袭了过去,一副势要将其斩杀当场的架势。

    李无衣失笑道:“同样的招数对我没有作用的。”大手从天拍下,那一道道月刃竟不及近身便消弭无踪。忽然间,李无衣神色一凝,挑眉道:“原来暗藏了杀招。”

    杨开嘿嘿一笑,伸手朝他一握,口中低喝:“放逐!”

    李无衣所在之地,立刻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洞,犹如一只无形的猛兽张开了大口,一口将他吞入其中。

    黑洞悠忽一闪,消失不见,李无衣也一同消失在这天地间。

    九凤振奋道:“你把他干掉了?”

    远远观望的穷奇侧眸朝她望去,脸皮抽搐不已,心想这女人什么毛病?李无衣被干掉你很高兴吗?你们不是一伙的吗?

    杨开不答,反而脸色凝重。

    李无衣的声音忽然在天地间响起:“小子也吃我一拳!”

    声音刚刚落下,一只拳头平白无故地出现在杨开面前,事先没有半点征兆,而且出现的也仅仅只是一只拳头,没有胳膊,没有身体,怪异无比,但从那拳头的肤色和大小来看,这确实是李无衣的拳头无疑。

    杨开千防万防,也没能防备李无衣发出如此诡异的攻击。

    猝不及防,想要躲避已经有些来不及了。

    只能一催空间法则,低喝一声:“虚无!”

    身形这一瞬间变得几近透明,将己身放逐进虚空中,企图避开这一击。

    “咦?”李无衣轻咦的声音传来,显得有些诧异,似没想到在这危机时刻杨开居然能以这种手段来避开他的拳头。

    然……也仅此而已了。

    那一只拳头忽然荡起一层涟漪,一并消失的无影无踪。

    下一瞬,杨开的身形在不远处重新显露,却是如临大敌的表情,才一现身便又闪现不见,融入虚空中。

    如此重复了好几次,杨开才忽然定住身形,一脸苦笑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摇头晃脑道:“前辈手段惊人,小子认输。”

    。

    昨天早上不是没有更新,是网站这边出了点问题,一直到十点多才显示。又到新的一月,求保底月票和推荐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