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三百五十九章 还给你
    黑袍老者正迟疑间,忽然皱眉,抬头朝一旁望去。

    那边涟漪荡过,杨开的身影显露,犹如鬼魅般现身,老者看的眼帘一缩,以他的眼力自然认出这是空间神通,而且是修炼的极为深奥的空间神通,否则绝对做不到这种类似瞬移的程度,再仔细看看杨开的面容,眼中闪过一丝了然之色,似是认出了杨开一样。

    杨开瞧了老者一眼,神色不禁变得凝重起来,因为他现这黑袍老者的修为赫然有帝尊三层镜的层次,而且这老家伙给自己的感觉也极为不好惹,就好像面对着仓末时的感觉一样。

    伪帝!杨开心中惊讶,面上不露分毫,此前就听阳炎说过,这世上受困天地之瓶的局限,隐居世外的伪帝强者数量不少,但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在这茫茫大海上随便碰到一个人,居然就是个伪帝。

    算上仓末,阳炎,李无衣和声雨竹的话,这是他碰到的第五个伪帝了。

    而黑袍老者身边的那个少女在看到杨开的时候,一双惊恐的眼珠子忽然绽放出惊喜的光芒,传递出求救的信息。

    杨开扫了她一眼,心中更是惊诧不已。

    这少女他居然认识,而且来头还不小。

    爻琳!

    幽魂大帝爻君有一子一女,其子为爻嗣,其女便是这爻琳,杨开与这兄妹二人都见过,前者是在碎星海中,不过只是照过面,不曾有什么交集,与后者却是曾经有些冲突,甚至差点被他杀了,危急关头还是幽魂大帝魂降而来,将杨开惊退,保全了爻琳的性命。

    在这东海上能碰到爻琳并不奇怪,毕竟幽魂宫也在东域,让杨开感到奇怪的是这黑袍老者是谁?怎么有胆子对爻琳下手的?看爻琳的样子,显然是被擒住了,而下面几具染红海水的尸体,想来应该就是爻琳身边的护卫了,不过此刻也早已死于非命。

    这黑袍老者跟幽魂大帝有仇吗?还是说爻琳不小心招惹了人家,结果被人家给教训了?爻琳的性格他可是领教过的,那叫一个跋扈嚣张,目中无人,真要是惹到人家也不奇怪。

    但是不管怎样,如今杨霄也落在人家手上,杨开就无法置身事外了。

    心思转动,杨开对爻琳的求救置若罔闻,只是望着被老者提在手上的杨霄道:“霄儿,没事吧?”

    杨霄笑嘻嘻地道:“义父放心,孩儿没事。”

    义父?黑袍老者闻言眉头一皱,这个称呼可有些让他摸不着头脑,他本以为这孩子身上有纯正的龙息,理当是个龙族才对,可这世上哪有龙族会称呼一个人类为义父的?龙族是那么高傲的一个种族,就算是新出生的幼子也不可能低下高傲的头颅。

    自己的猜测有误?难不成这小胖子不是龙族?只是有一丝龙族的血统?古怪,当真古怪!

    “叫你不要乱跑不要乱跑,偏要乱跑,既然没事还不给我滚回来!”杨开板着脸沉喝。

    杨霄眼角抽了一下,心想我也想滚回去啊,可如今被人家提在手上,哪能说走就走的,只能苦着脸对那黑袍老者道:“老爷爷,我义父叫我回去,你放开我吧。”

    黑袍老者一言不,只是深深地凝视着杨开。

    杀气逐渐弥漫。

    他也没想到在这茫茫大海之上会碰到别人,只是自己今日所做之事轻易泄露不得,他已经在考虑杀人灭口了,只是杨开精通空间法则,让他略感棘手,面对这样一个人,他必须有把握一击必杀,否则绝对会让杨开遁走的。

    杀机如此明显,杨开又岂能察觉不出,心头一紧,急忙道:“老丈,我父子二人只是路过此地,犬子若有失礼之处,在下可以替他道个歉,不用一直抓着他不放吧?他不过是个小孩子。”

    心中大骂,臭小子不是懂得时间法则么?刚才从自己手下溜的飞快,怎么被人家抓住就怂了?赶紧施展你的时间法则脱身啊。

    如今这情况,他也不敢有什么轻举妄动,杨霄就被人家抓在手上,他稍有异动就可能引什么不可预测的后果,杨霄才刚被他带出龙岛没几天,这要是出事了,以后哪有脸再去见大长老和二长老?一时间,心急如焚,神色却是愈地镇定。

    便在这时,一道红光远远驰来。

    一直凝视着杨开的黑袍老者眉头一皱,扭头朝那边望去,旋即露出愕然之色。

    红光闪现,穷奇载着莫小七赶赴过来,乍一看到那黑袍老者,穷奇也是惊咦一声,显然察觉到对方的强大。

    “穷奇!”黑袍老者终于出声,两眼中满是忌惮的神色,忽然察觉事情有些脱自己的控制。纵然他是个伪帝,有着越一般帝尊三层镜的强大实力,但面对穷奇这老牌圣灵也有些压力。

    穷奇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背上还有个少女,今日所见之事愈古怪了。

    另一边,莫小七在随着穷奇来到这里之后,转头看了一圈,忽然看到了爻琳,张口道:“啊……”

    话刚出口,耳畔便就传来了杨开的低喝:“不要乱说话。”

    莫小七连忙将剩下的话咽进肚子里,但却一直盯着爻琳不放,爻琳也在看她,一脸的乞求之意。

    两个少女显然是认识彼此的,说起来,大家都是大帝的女儿,又都在东域,多多少少曾经见过几面,也打过几次交道,谁还不认识谁啊,不过以爻琳的恶劣性格,莫小七也没与她有什么深交,只限于互相认识。

    但此时此刻,却绝对不能点破,最起码在能够确认杨霄安全之前,不能点破此事,否则可能真的要逼那黑袍老者杀人灭口了。

    毕竟冲大帝之女下手实在太过耸人听闻,谁也不愿意这消息外泄出去。所以杨开才会制止莫小七接下来的话。

    局面一下子变得诡谲万分,众人心思各异,唯有杨霄这臭小子有些不知天高地厚,命悬一线还在那转着眼珠子,也不知道要打什么鬼主意。

    沉默了好一阵,黑袍老者忽然开口:“穷奇,你什么意思?”

    他的声音沙哑,仿佛金铁摩擦,让人听在耳中很难受。之所以问这话,是因为穷奇一现身便一直盯着他不放,大有要与他为敌的架势。

    这让他有些搞不明白,穷奇难道和这几人是一伙的?要不然怎么一前一后的都跑过来了,若是如此的话,那真是有些流年不利。

    “你又是什么意思?”穷奇声震如雷,伪帝之流,他还不需要太忌惮,毕竟他当年跟随的可是岁月大帝,伪帝什么的他见多了,所以言语上也没有丝毫客气。

    黑袍老者皱了皱眉,提议道:“置身事外如何?”

    穷奇颔道:“可以,将你手上的小子放了。”

    “他?”黑袍老者提着杨霄摆了摆,杨霄顿时大叫道:“轻点轻点,头都晕了。”

    “不错。”

    “他是龙族?”黑袍老者问道。

    “你无需知道。”穷奇鼻孔中喷出两道白色的气流,眼神凶神恶煞,“你只需知道一点,若这小子有什么意外,今日你必死无疑!”

    黑袍老者颔道:“大话谁都会说,但既然是你穷奇说的,那老夫也得好好考虑一下。”沉吟一阵,忽然一抬手,将杨霄朝穷奇扔了过去,口中爆喝一声:“还给你吧。”

    下一瞬,黑袍老者忽然一掀身上黑袍,整片天空为之一暗,似乎他那黑袍化作一张遮天黑幕将整个天空都遮蔽起来了一样,借助这一瞬间的异变,一手抓着爻琳,身形爆退。

    杨开已经激射了出去,一把将杨霄抱在了怀里,神念一扫,面色大变,急急朝前方吼道:“老穷给我杀了他!”

    穷奇没有回应,而且已经变成了一个小黑点,在那黑袍老者将杨霄扔出来的第一时间就追了出去。

    莫小七从天而降,却是穷奇在追击之时将她振飞了出来。与一位伪帝交手,穷奇也没把握护住莫小七的安全,自然是要先将她撇开才行。

    “霄儿没事吧?”莫小七落到杨开身边问了一句,然后瞧了一眼被杨开搂在怀里的小胖子,面色不禁一变:“霄儿怎么了?”

    臭小子此刻双目瞪圆,一脸惊恐的表情,而且七窍都在流血,身上一阵红一阵白的,显然是已经遭了毒手,想来应该是那黑袍老者在将杨霄抛出来的时候动的手脚。

    杨开一把撕开杨霄的衣服,将他身子摆正了,定眼在他后背上一瞅,只见他的光洁如玉背心上印着一个清晰的五指印,一丝丝邪恶的威能正从那五指印中扩散开来,让杨霄整个人时冷时热。

    “跟我来!”杨开不由分说,一把抓住莫小七的胳膊,心念一动,已经带着她进了小玄界,直接来到了药园中,高呼道:“木珠,木娜!”

    两个木灵闻讯而来,乍一看到杨开抱着一个小胖子,一脸心急如焚的样子,都是吓了一跳,连忙问道:“主人,怎么了?”

    杨开将杨霄放在地上,急急道:“他被人打伤了,我要将他体内的邪能逼出来,你们帮他疗伤,一定要稳住他的生机。”

    两个木灵都连忙点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