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四百七十六章 不是很急
    又过得一阵,篮原这边的局势愈不堪,除了那个被劳克和音联手围攻的上品魔王还在苟延残喘之外,余下之人要么已逃得不见踪影,要么是被波雅远处点杀或者被云影这边的援军截杀。

    而与杨开缠斗的那个上品魔王也显出了不支之象,好几次险死还生,身上鲜血直流。

    他已察觉自己局势不妙,且不说本身不是杨开对手,就说波雅马上就要抽出手来,一旦被这个女人盯上,他恐怕再无生机,一念至此,他连忙神念涌动,悄悄传音杨开:“大人手下留情,图恰罗愿弃暗投明,向大人尽忠效力。”

    杨开眉头一挑,手上动作却不含糊,依然招招夺命,哂笑道:“你就是图恰罗?”

    先前劳克禀告,在列狂带人前往云影城的时候,万魔窟正是由这位图恰罗镇守的,而这个魔王也是来自篮原大6的一位上品魔王。不过劳克和音带人前去时,却让他给跑了。

    原来就是这家伙,倒是巧了。

    对方这个时候求饶,显然也是觉得无力为继了,再不求饶只能等死。

    淡淡地望着他,杨开轻笑道:“给我一个绕你不死的理由。”

    图恰罗一边奋力抵挡,一边继续传音:“此战之后,篮原必定无力抵挡大人雄威,蓝原大6也势必要为大人所掌控,但据我所知,大人手下此刻只有三位上品魔王,两个大6的地盘,三位上品魔王又如何能镇守的了?图恰罗不才,愿为大人分忧。”

    杨开呵呵笑了一声:“说的很有道理啊。”

    图恰罗闻言面色一喜,还以为杨开要答应他,却见杨开冷眼望来,嘲弄道:“你就不怕月桑时候找你麻烦?临阵变节,这可是很招人恨的。”

    图恰罗不禁脸色一白,杨开这话,正是他最担忧的地方。这个时候向杨开求饶是没什么问题,关键是月桑若是得知这事会不会跟他秋后算账,月桑半圣之尊,真要铁了心取他性命,只怕杨开是无力维护的。

    但他显然也是早就想到了这一层,自有说辞,当即凝声回应:“月桑大人已被配两界战场,显然是做错了什么事触怒了圣尊,且不说他能不能回来,便是真的能够返回,也不知是何年何月了。再者说,大人受封亲王,显然及得圣尊看重,投效大人等同效命圣尊,月桑大人必然有所顾忌。”

    顿了一下,苦笑道:“最关键的一点,大人今日若不绕我,此时此地便是图恰罗葬身之所,所以恳请大人手下留情,图恰罗日后定甘附大人骥尾,唯命是从!”

    杨开目光闪了一下,冷哼道:“你倒是挺识时务的。”

    这家伙言辞恳切,说的也都是大实话,今日若不能打动杨开绕他,他肯定必死无疑,与其担心月桑会不会事后找他算账,当然是先活命要紧。

    再者,杨开原本也没打算赶尽杀绝,虽说他巴不得魔族这边死的越多越好,可正如图恰罗所言,今日之后,这蓝原大6必定也要受自己掌控,可自己手下只有三个上品魔王,如何能镇守得了两个大6的广袤地域?将他收服也可以弥补人手上的不足。

    这也是他一直没有下死手的原因,否则纵然图恰罗是上品魔王,以杨开如今的本事也早就能取他性命了。

    沉吟了下,杨开道:“让你活命也不无不可,只是你需得敞开识海,让本王种下神魂烙印才成。”

    图恰罗不比劳克等人,劳克,科森和音三个说起来身家比较清白,杨开有玉如梦的谕令,自不担心他们会做出什么对自己不利的事,可这图恰罗却是月桑的手下,不种下神魂烙印杨开如何放心他。

    而一旦种下神魂烙印,图恰罗便等同将生死交于杨开,日后再也反抗不得,这比起波雅受魂傀节制还要可悲。

    所以此言一出,图恰罗便脸色大变,苦涩道:“大人,种下神魂烙印就不必了吧,我愿以大魔神之名起誓,日后对大人定无二心。”

    杨开嗤了一声:“誓言有用的话,还修炼做什么?你可以好好考虑,本王也不是很急。”

    图恰罗脸皮一抽,心道你不急我急啊。此时此刻,那几十里外的羽魔已经抽出了手,张弓搭箭,对准了自己所在,随时都可以射出那致命一箭,纵然隔了几十里,图恰罗也能清楚地感知到那来自几十里外的死亡威胁。

    他有心躲避腾挪,可杨开却将他压制的死死的,根本躲避不开。

    而就在他迟疑的这一会儿功夫,那几十里外的气机愈凝实,似乎马上箭失就要射来。

    心知再犹豫下去只怕为时已晚,图恰罗一咬牙道:“好,就按大人说的办,属下日后唯大人马是瞻,还望大人也待我以诚。”

    “本王品行如何,你日后自会知晓!”杨开轻笑一声,身子一转,有意无意地封住了波雅攻击的路线,这才让图恰罗身心一松,定定地瞧了杨开一眼,悠悠一叹,敞开识海。

    杨开也不含糊,当即神念涌动,只是须臾间便在他的识海中种下了自身的烙印。

    两人在这边暗中达成协议,手上却是一点也没停歇,依然在缠斗不休,主要是怕界门那边的魔王们看出破绽。

    而烙印种下之后,图恰罗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沮丧,不过很快就收敛心神,开口道:“大人,属下可助你再收服两人,不知大人意下如何?”

    “为何是两人?”杨开狐疑问道,界门那边还剩下三位上品魔王,此时也都在朝这边张望,而科森和他的一应部从都已被擒拿。

    科森等人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之所以能坚持到现在,也是他们手下留情的缘故,而眼见这边局势不妙,那几个还留在界门那边的魔王们自然是动用了全力,早在劳克和音现身的时候,科森就已沦为监下之囚。

    他们显然是要以科森为筹码,与杨开好好谈一谈。

    图恰罗道:“其中一个乃是月桑的心腹,只怕不易收服,与其留之生变,不如直接杀之。”

    杨开轻笑一声,大有深意地望着他。

    有神魂烙印这种手段,哪有什么不易收服的,就算那边的那个魔王对月桑再怎么忠心耿耿,只要种下神魂烙印,那也是杨开的人了。

    图恰罗这家伙有此提议,估计原因并非全如他所说,搞不好是本就与那个魔王有怨,这次想要借杨开之手将之除去。

    不过杨开也没打算深究,图恰罗就算真有狐假虎威的打算,但那边如果真有月桑的心腹,还是尽早除掉为妙,免得日后生出事端。

    四目对视下,图恰罗眼中果然闪过一丝慌乱,愈让杨开应证了自己的猜测。

    微微一笑道:“你可有保命的手段?”

    图恰罗一怔,很快明白了杨开的用意,连忙回道:“有的。”

    “那就施展出来吧。”杨开轻轻颔,“不过可要小心,别被波雅那女人给射死了。”

    图恰罗脸皮一抽,心想若是真的因此而死,那可就冤枉了,不过也知杨开如今没办法去提醒波雅什么,想要活命还只能依靠自己。

    当即大喝一声,周身毛孔喷出一团血雾,整个人化作一道红光,急朝界门那边遁去。

    嗤嗤两声,几十里外流光袭射,果然如杨开所料,波雅悍然出箭。

    这两道流光威能不俗,且是后先至,不过图恰罗在施展了保命的秘术之后,虽是险之又险地避开一箭,而另一箭却是钉在大腿上,直接贯出一个血窟窿,鲜血洒落长空。

    不过这样的伤势对图恰罗来说应该不算什么,只需要将养些日子就能恢复,而错失这次良机,波雅也无法再将他射杀。

    “大人!”不远处,劳克和音领着云影诸多精锐齐齐赶来,拱手抱拳,仔细审视了一下杨开身上的情况,确定没有什么伤势,这才松了口气。

    至于他们此前拦截的那个上品魔王,早就被波雅暗中射杀了。

    “嗯!”杨开轻轻点了点头,目光悠然地朝界门那边望去,只见图恰罗已经与那边的魔族汇合,正在跟他们说着什么,让那边一阵骚动不安。

    轻笑一声,杨开又瞧了瞧法身那边,那边的动静也已经平息了,而且埋伏在那里的魔族一个都没能逃出来,是真正的全军覆没,噬天领域之下,所有魔族都化作了干尸。

    此时法身就遁于大地之下,正悄无声息地朝界门那边接近过去。

    又过几息功夫,波雅英姿飒爽地飞了过来,上下瞧了杨开一眼,仿佛头一次认识他一样,传音问道:“那家伙被你策反了?”

    杨开瞧了她一眼:“你看出来了?”

    波雅嗤笑道:“若非如此,你怎会故意封住我的攻势。”

    她也不是笨蛋,自然能瞧出也一些端倪来,而且她早就察觉杨开与那图恰罗之间在神念涌动,也不知道鬼鬼祟祟交流些什么,结合之前的种种,猜出这一点并不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