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四百九十七章 十八层
    在十三层待了大概七八日功夫,那石魔又一次出现在窗口前。

    杨开正说到精彩处,见他现身,也不意外,只是冷笑道:“又要往下押?”

    那石魔上下审视他一眼,然后抬起一手,冲他竖了个大拇哥,一脸敬佩之意,无论怎样,眼前这家伙绝对是个奇人,从来没人能让圣尊几次三番地改变令谕,而且是一次次地加大惩罚力度,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个人族可是开创了一个先河。

    只不过,十八层啊……便是强如这位石魔,也是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照旧取出令牌打开冰牢的禁制,也不用去抓他了,只是冲杨开示意了一下,杨开便主动走了出来。

    四周冰牢的窗口上多了一张张陌生而憔悴的面孔,俱都是这几日杨开的忠实听众,虽然不知杨开这一走会遭遇什么,但任谁都知道这家伙只怕凶多吉少。

    彼此之间也没什么交情,左右不过杨开说了几日故事,让他们在这枯寂的等死日程中多了些乐趣,彼此微微点头,擦肩而过。

    一路往下深入,环境愈发冰寒。

    杨开默默地记着数字,顺便打探了一下:“我之前待的地方是多少层?”

    那石魔似觉得杨开必死无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开口道:“这次送你去的是十八层!”

    杨开扬眉道:“那这里总共有多少层?”

    “十八层就是最底层!”石魔瞧了他一眼。

    杨开龇牙道:“你家圣尊还真看得起我。”

    那石魔摇头叹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奉劝你一句,到了十八层就找个地方坐下,然后什么也别干,更不要妄想抵挡,这样结束的会快一些,哦对了,你的修为被禁锢,也没法抵挡什么。”

    杨开斜眼看他:“你觉得我必死无疑?”

    石魔一笑,不置可否,那可是幽寒冰牢十八层,你要是在那里还能活蹦乱跳的,那可就真没天理了。

    瞧出了他心中所想,杨开也没太在意,他估计北璃陌也就是要戏弄一下自己而已,还不至于真的取了自己性命,不过也没必要跟别人多说什么,反而开口道:“那十八层,还有旁人吗?”

    “有!”石魔颔首,“都是死人!”

    杨开嘴角一抽,默默无言。

    也不知走了多久,总算来到十八层的入口,石魔这下连把杨开送进去的意思都没有,只是用手上的令牌打开入口,然后望着杨开道:“自己进去吧。”

    杨开瞧了一眼那入口,还没真的进入便感觉到彻骨冰寒袭来,这要是进去了也不知道能坚持多久,心里掂量了一下以自己现在的本事暴起发难,能干掉这石魔的几率有多大,最终得出一个让他失望的结果,修为被禁锢,他必然不是这石魔的对手,当然,若是让法身从玄界珠中出来的话,收拾这个石魔还是很轻松的,杨开修为虽被禁锢,甚至连自己的空间戒都打不开,但法身自己却可以从玄界珠内部脱困而出。

    可杨开并不准备这么快在北璃陌眼皮子底下暴露法身的存在。

    胳膊拗不过大腿,也只能一头扎了进去。

    等杨开踏进十八层之后,那石魔才迅速封住了入口,急匆匆离去,好似一点也不愿意在这里多加停留。

    十八层,跟杨开想的有些不太一样,之前的十七层,都是有一个个隔离开来的冰牢,这里却不存在什么冰牢,而是一片白茫茫的世界。

    才刚踏进这里,杨开便感觉周身一紧,浑身上下覆盖上一层冰霜,而且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厚,无所不在的冰寒法则透过浑身毛孔侵入体内,让杨开生出一种被亿万根针扎了的刺痛感,才不过短短几息功夫,杨开就已经脸色发青,嘴唇发紫。

    他连忙动了下身子,破开身上覆盖的冰霜,免得真的被冻住了。

    可这么一动弹,他又不禁脸色一变,因为他发现在这鬼地方,他的思维似乎都受到了一些影响,念头传达到身体各处,不那么通畅。

    心中凛然,意识到这十八层的冰寒,连自己的神魂都能受到影响,好在有温神莲,倒也不怕神魂真的被冻结,一股股凉意从脑海中滋生出来,对抗着那侵入识海的冰寒,总算让念头通达了一些。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有空打量四周的环境,说起来也没什么好看的,这里没有半点生机,也不见一个活人,入目所见,只有白茫茫一片,不远处倒是好像有些什么东西,却又看的不太真切。

    杨开迈开步伐朝那边行去,待到近前仔细一瞧,这才发现这是一座冰雕,并非是什么人雕刻而成的冰雕,而是里面真的冰封了一具尸体。

    这无疑是个魔族,也不知道是哪个种族的,死前神态安详,似乎没有经历什么痛楚,但杨开清楚,那是这家伙的神魂都被冻结了,自然感受不到任何苦难。

    而能被投放到十八层的魔族,估计最起码也是个上品魔王,真不清楚他是犯了什么错,居然就这么死在了此地。

    再抬头张望四周,杨开悚然一惊,只见四周每隔一段距离,便有一座冰雕,每一个冰雕内都冰封了一具尸体,有老有少,有男有女……粗略一数,入目所见的就有三四十个,这还没算更远处的那些。

    “这个疯女人!”杨开龇了龇牙,怪不得那石魔说这里有的全是死人,也确实是死的不能再死了,连神魂都被冻碎,哪还有活命的可能。

    北璃陌不会真的要自己死在这里吧?杨开心里也有些打鼓,她虽是魔圣,可毕竟也是个女人,女人疯起来是没道理可讲的,这一点杨开深有体会,暗暗打定主意,真要是到了无法抵挡的那一步,就让法身破开玄界珠的界壁,把自己拉进玄界珠去。

    到时候借助玄界珠的世界伟力,说不定能够破开北璃陌种下的禁制。

    不过如此一来,玄界珠势必要暴露在北璃陌的眼皮子低下,万一被她给夺了去,那可就万事皆休了。

    孤寂的白茫茫世界,一片静谧,杨开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和呼吸声,这里也没有什么听众让他动起讲故事的念头了,一边不断地动弹身子,破碎身上的冰霜,一边四处走动查探。

    某一刻,杨开忽然神色一动。

    也不知是不是错觉,他总感觉有一双眼睛在冥冥之中注视着自己,初始的时候他还有些不太确定,但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种感觉越来越明显了。

    杨开不禁在心中冷笑,看样子北璃陌确实没有要致自己于死地的打算。

    这鬼地方连那看守冰牢的石魔都不愿意进来,还能在暗中悄悄关注自己的,除了北璃陌只怕再没别人了,她身为魔圣,这点本事应该还是有的。

    想明白这一点,杨开顿时有些有恃无恐起来,之前的担忧一下子烟消云散。

    左右观望了一下,杨开深深地吸了口气,只感觉肺部都被那冰寒的气息刺的生疼,几乎要被冻住,但此时他却是不管不顾地张口大骂起来。

    依然的低俗难听,依然的恶言毒语……

    先前虽然也骂过,但那不过是隔靴搔痒罢了,如今既然北璃陌在关注自己,那就当着她的面狠狠骂一顿,看她能忍到什么时候。

    这些日子下来,杨开别的本事没见长,骂功倒是厉害了许多,自己都有些怅然,一个大男人骂来骂去的,实在不是什么长脸的事……

    噼里啪啦骂了足足半日功夫,也不见北璃陌有什么反应。

    倒是杨开有些撑不住了,十八层果然是十八层,绝对不是之前所待的十三层能比的,以他肉身的强悍,这半日下来,浑身血肉也多处冻死,就连之前所受的伤势也没能完全康复,反而还有恶化的迹象。

    更让杨开感到意外的是,他甚至连北璃陌动怒的情绪都没有感受到。

    叫骂声逐渐微弱下去,甚至有些有气无力,杨开头上,眼皮上结满了冰霜,几乎连眼睛都要睁不开了,斜靠在一座冰雕上,内心哀嚎不已,北璃陌这贱人要是再不出现的话,自己只怕真的有些凶多吉少,非得让法身出手不可了。

    暗暗交代了法身一句,让它见情况不对,就把自己拉进小玄界,杨开又强撑着精神骂了一阵。

    意识越来越模糊,眼皮开阖不断,嘴巴虽然在动弹,却已没有声音传出,浑身上下也结满了冰渣,俨然有向冰雕发展的驱使。

    而就在他意识模糊的前一刹那,一股冰寒的力量忽然从某一处跌宕而来,扫过杨开的身躯。

    那结满身躯的冰霜,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融不见,更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守护住了杨开周身,让他得以不受此地冰寒法则的干扰和影响。

    杨开猛地睁眼,嘿嘿嘿低笑了一阵:“就知道你不会把本王怎么样!”

    缓缓起身,舒展了一下筋骨,得那加持的力量守护,此地的冰寒对他的影响倒是小了不少,斜眼看了看四周,冷声道:“现身吧,鬼鬼祟祟的有意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