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五百二十二章 宙天生变
    体型变小,却不代表力量的削弱,反而是一种凝练的象征。原本极为明显的圣灵特征也有所改变,在生长在体表处的石棱倒刺此刻也都消失不见,一块块石头疙瘩仿佛高高坟起的肌肉,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邪火在石身缝隙中若隐若现,裹在身上的魔气浓郁冲天。

    许是因为刚晋升的缘故,法身对自身的力量还无法收放自如,杨开能清楚地从它身上感受到半圣的气息,那是一种超越了魔王和帝尊境的强大,没做过比较,他也不清楚法身比起那些老牌的半圣是否有什么差距。

    神念涌动,将法身收回小玄界,让它巩固自身修为,杨开返身与音等人汇合。

    并不着急赶路,杨开骑乘着追风,领着一群魔族,浩浩荡荡地朝云影城进发,距离与明月约定的一年之期差不多快到了,法身这边已经尘埃落定,也是时候去一趟魅影大陆,找一下玉如梦了。

    明月那边如果有什么状况的话,玉如梦肯定会第一时间知晓,待在她身边的话,也能随时得知宙天大陆的动静,早点做出打算。

    心里正这么想着,忽见远方驰来一个魔族,神色匆匆,待到近前露出身影,见到打头的杨开之后微微一怔,旋即抱拳道:“见过大王,见过诸位大人。”

    杨开微微颔首,居高临下地望着他:“何事?”

    那魔族不过一个魔帅,看样子似乎是从云影城那边飞过来的,拱手回道:“禀大王,据探子回报,如今魔域各个大陆都在紧急调兵遣将,诸位半圣大人也纷纷出动,似有风起云动,却不知为了何事。”

    上次杨开为了寻觅明月的下落,从云影和篮原抽调了不少人手出来撒往魔域各个大陆打探消息,后来虽然找到了明月,但这些探子也一直没收回来,而是不断地将魔域各方消息传递回云影城。

    最近发现了其他大陆的异常,好像有什么大事要发生的样子,自然是立刻汇报过来。

    劳克闻言眉头一皱,开口问道:“是否两界战场那边出了什么事?”各个大陆都在调兵遣将,诸多半圣都纷纷出动,这显然是什么不得了的大事,除了两界战场出现变故之外,应该没其他可能会让魔域这边有如此大的动作了。

    那魔帅摇头道:“属下不知,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诸位半圣大人的目标似乎是宙天大陆,而非两界战场。”

    “宙天大陆!”杨开脸色一变,身子微低,逼视前方魔帅:“确认是宙天大陆?”

    那魔帅被他盯得有些发虚,吞了口口水道:“探子是如此回报的,据说已经有几个大陆的百万大军驻扎在了宙天大陆界门之外。”

    那就是宙天大陆出事无疑了,杨开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明月。

    真是想什么什么就来,刚才他还打算先去一趟魅影大陆找玉如梦呢。

    明月身受重创,被困宙天大陆,那里不但有一座恢宏大阵,更有魔圣亲自镇守,魔族这边不惜血祭整个宙天大陆的生灵,激发大阵之威要将明月永远留在魔域。只是谁也没想到自己会偷偷地潜入进入,更给明月留下了三片不老树的树叶,借助不老树的树叶,明月能在一年之内恢复如初。

    尽管仍然势单力孤,但最起码明月已经不是待宰的羔羊,一个全盛状态的大帝与一个重创在身的大帝,是两种意义上的存在。

    在这一点上,魔圣们失算了,恐怕要为此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各个大陆调兵遣将,半圣们纷纷出动便是最好的征兆!

    这种迹象表明,宙天大陆那边已经爆发了争斗,而魔圣们恐怕也发现了情况与预期的不同,否则又怎需要调动人手去驰援?

    真要照明月之前的状态,他只会越来越虚弱,单靠那血厉和大阵之威,就足以让他万劫不复。

    “一年之后注意留意此间消息,若生变故,记得赶过来,本座还有些事要与你说。”

    耳畔边回荡着明月的话语,杨开双腿一夹追风,便掉转方向朝最近的界门驰去。

    “大王,你去哪?”劳克惊呼一声。

    杨开置若罔闻,驭使着追风已经不见了踪影,留下音和劳克等人面面相觑,不清楚杨开这是在发什么疯。

    不过还不等他们想个明白,已经远去的杨开居然又返回来了,脸色凝重的有些可怕,一道命令随之传来:“速速召集云影和篮原所有可战之力,随我出战宙天!”

    自己一个人单枪匹马跑到宙天大陆去未免有些太显眼了,带一些人手过去的话就算被人问起,也有解释的借口。

    反正大家都在往宙天大陆那边汇聚,云影这边不过是随大流而已。

    “我们也去宙天?”劳克一脸诧异。

    音抬头望着杨开道:“大王,宙天那边到底发生了何事?”怎么一听到这个莫名其妙的消息就变得如此急躁?

    杨开不耐地挥手道:“问那么多干什么,赶紧去召集人手!”

    科森迟疑道:“可是大王,我等也没有接到命令要……”

    “本王的话难道不是命令?”杨开冷眼朝他望去,科森下半截话立刻咽到了肚子里。

    片刻后,诸多魔族纷纷四散开来,将命令传递各处,杨开心中虽然急躁,恨不得立刻飞到宙天大陆那边看看明月到底情况如何,但也只能耐心等待。

    大帝与魔圣之争绝非短时间内能分出胜负的,他就算去早了也没用,以他现在的力量根本无法插手这种层次的战斗,明月想要脱困的话,还得依靠他自己才行。

    而且他也不知道明月要如何联系上自己,众目睽睽,诸多魔圣环视之下,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们的观察。

    短短的时间内,云影篮原两个大陆风起云涌,诸多魔族被调动起来,前往既定的界门处等待汇合。

    三日之后,云影百万大军齐聚,这还是时间不够的原因,若是时间充裕的话,再凑个几倍也是绰绰有余,毕竟一个大陆的人口基数还是很庞大的。

    百万大军浩浩荡荡穿梭界门,绵延成一眼看不到尽头的长龙,踏进蓝原大陆的地界,行进另一处界门所在时,图恰罗和巴扎等人也已经点起了百万大军静静等候。

    双方一汇合,杨开麾下大军数量足有两百万之多,当年防守虎啸城的时候,杨开手下不过才几十万人手罢了,彼此之间有着好几倍的差距,人数一多,队伍就显得有些杂乱,好在诸多魔王都服服帖帖的,所以统管起来也不算麻烦。

    大军行进,速度自然比不上单枪匹马,杨开估计等自己带着这两百万人抵达宙天大陆,最起码也要半个月之后了。

    希望明月别出什么事才好!

    穿过一道又一道界门,大军不断地朝宙天接近,杨开的心情也一天比一天沉稳下来,没了最初的急躁和不安。

    他已打定主意,真要是到了图穷匕见的时候,便利用追风的速度,带着明月一起逃跑,至于能不能逃得掉,那就只能听天由命了,而且,他也不确定追风会不会配合自己,虽说这家伙与自己很亲近,但它也是有灵智的,未必就愿意与自己一起离开魔域。

    ……

    宙天大陆,血海翻腾,十二根血色长柱犹如天神在地面上钉下的钉子,将偌大一片地域化作一座牢不可破的囚笼。

    血海囚笼外,诸多血魔魔元滚滚,催动血海威能,另外无数魔族驻扎在囚笼之外,随时以防不测,其中单是半圣,就足有十几位之多。

    只不过此地的情况与杨开上次来的时候所见有些不同,最大的区别便是那连绵不绝朝血海中投身的魔族已经全都不见了,整个宙天大陆的生灵早已被血祭,血海的威能也已被催发到了极致,令整个血海犹如煮沸了一般,翻滚不定,不断地冒出巨大的气泡,而在那血海之中,无数冤魂穿梭游走,发出一阵阵鬼哭狼嚎之音,摄人心魂。

    滂湃的力量忽然自血海内部涌来,无形的震击之力四散而开。

    一声声闷响传出的同时,一个个围聚在血海四周的血魔一声不吭地爆为血雾,尸骨无存。

    封锁四周的魔族们见状,都露出心悸之色。

    缺少的空位很快被其他血魔补上,继续维持血海的威力不减,但这种方法定然维持不了多久,能参与到这件事的血魔,最起码也是魔帅级别的存在,在整个魔域中,血魔一族虽然是大族,人口不少,但也经不住这样的消耗,长此以往下去,中高端血魔的陨落,搞不好要让整族都衰弱下去。

    十息之后,又是一股澎湃的力量从血海深处跌宕而来,只不过这一次却并非是无形的震击之力,而是明晃晃的耀眼白芒。

    白芒所过之处,血海被打出好几道真空通道,沿途所过,摧枯拉朽,血水蒸发殆尽,被白芒擦中的魔族也是一声不吭死在当场。

    血色长柱上,血厉神情阴冷,一头血色长发猎猎飞扬,猩红的双眸几乎要被愤怒的光芒充爆,咬牙低喝:“明月,你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