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六百三十章 宝塔异变
    杨霄是由杨开孵化而出没错,也被杨开收为义子,甚至还给自己取了个一飞冲霄的名字,但说到底,他还是伏谆与祝炎的儿子,身上流淌着龙族的血脉。

    杨霄还在龙蛋中的时候,因为先天不足而无法孵化,原本按龙族的规矩来是要放置进龙墓中的,伏谆爱子心切,偷偷地将他藏在一个孤岛上,结果阴差阳错被杨开给孵化而生。

    对杨霄,伏谆溺爱至极,恨不得将自己的一身心血都倾注到杨霄身上,若非当年杨霄佯装血脉不纯,根本不可能随杨开离开龙岛。

    把自己的儿子带走,却没能照顾好,现在进了四季之地没了消息,伏谆自然恼火的很,当时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她甚至准备杀到魔域去找杨开算账了。

    幸亏兽武大帝莫煌将她拦了下来,否则她真可能干的出这事。

    魔域没去成,可非得要杨开给她个说法不可。

    祝晴之所以会出现在凌霄宫,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伏谆将她留下给杨开传讯的。

    杨开也是头大啊,怎么可能去龙岛给她说法,现在这个时候真要是去龙岛的话,还不得被伏谆给狠揍一顿啊。

    二长老从来都不是讲道理的。

    不过话说回来,不管是为了杨霄那臭小子,还是为了杨雪这个小妹,四季之地那边杨开都得去查探一趟。但这事杨开实在不能报多大指望,伏谆查探半年都没有线索,他去了恐怕也没用。

    为了宽慰爹娘,杨开却是非去不可。

    再加上他还得去一趟星神宫,南域之行势在必行。

    不过在此之前,他还有另外一个地方需要查探一下。

    诸事缠身,并非只是与爻嗣的推诿之词,而是确实如此。

    在回到凌霄宫十日之后,杨开在苏颜等人的目送下,重新踏上空间法阵,心念一动,空间法阵上亮起耀眼白光将他笼罩。

    光芒散去时,杨开已不见踪影。

    再现身时,已在一个树屋之中。

    东域,蛮荒古地!此地是石傀一族的居住之地,树屋是小小的树屋,杨开当年在这里留下空间法阵,如今再现身自然会出现在这里。

    四周静悄悄一片,走出树屋一看,也不见半个生灵。

    石傀一族和与之共生的木灵一族都在西域战场上,为抵御魔族出力,此地已经好几年没有生气了,倒是木灵一族种下的灵果灵草长势喜人。

    杨开随手摘了一枚红彤彤的果子,一边吃着,一边掠空而去。

    所过之处,也是生气寥寥。蛮荒古地偏安一隅,但两界之战爆发之后,此地大多数妖族都已追随鸾凤等人上了战场,所留下的基本都是老弱病残。

    相比较当年第一次来蛮荒古地时的热闹,这个地方孤寂了许多。

    杨开要去的地方是血门,天刑寝宫,圣灵宫所在。

    杨霄和杨雪进了四季之地,没了音讯,张若惜与小小进了血门,一样也没了信息,比较而言,张若惜与小小进入血门的时间更长一些,已经有十几年之久了。

    那圣灵宫内据说封存了许多圣灵本源,若是能早日打开的话,或许能让蛮荒古地很多妖族受益,犀雷等人当时之所以愿意追随杨开,所看重的不就是圣灵宫内的机缘吗。

    杨开如今实力大涨,速度也变得快了许多,前后不过半个时辰功夫,就已经到了血门所在之地。

    一片光秃秃的山峰上,空无一物,若不是早知血门就在此地,杨开也不会太过留意。

    但张若惜和小小确实是从此地进入圣灵宫的,这四周的山谷,还曾爆发过一场大战,那圣灵石火便是被张若惜一招击毙,抽了圣灵本源,法身也因此受惠。

    不见血门,杨开也没多大失望,毕竟若是血门真的重开的话,星界各方各面不可能半点消息也得不到,他来此,只是想看一眼,确认一下。

    呼呼两声异响传来,杨开扭头望去。

    只见那边的一颗大树树干下,倒挂着一个人,抱着双臂,单脚勾在树干上,似在熟睡。

    杨开来的时候就察觉到了,这是个妖将级别的妖族,不过并没有理会的意思。但这妖将的感知倒是不弱,于熟睡中有所察觉,睁眼看来,正对上杨开的眼睛。

    四目相对,妖将怔了一下,旋即哎呀一声大叫,一不留神从树干上跌落在地上,匆忙站起,一蹦一跳地跑过来,点头哈腰道:“小的见过杨大人,杨大人福寿绵长,永世安康,咕咕……”

    杨开望着他,只见这妖将脑袋四四方方,一双剑眉斜飞如鬓,鼻子很小,嘴巴尖起,仿佛安了一只鸟喙,微微一笑:“认识我?”

    妖将忙点头:“咱古地谁不认识您老人家,当年就在这里,小的在鹰飞大人手下听差,只见得您老人家大杀四方,威风凛凛,咕咕……”

    “你是哪一族?”杨开好奇问道。

    妖将道:“小的是猫头鹰开智成妖,只不过当年修行出了点岔子,这化形之术有些不太完美,让大人见笑了。”

    怪不得看着模样有点怪,一般妖将级别的妖族化为人形并没有什么破绽,但眼前这位却是带了很明显的妖族特征,猫头鹰开智成妖,看模样倒确实有点像。

    “你在这里做什么?”杨开问道。

    妖将恭敬回道:“奉我家大王之命,看守血门,啊对了,大王说这是圣尊们的命令。”

    “就你一个在此?”

    “就我一个,咕咕……”

    杨开瞥了他的下身一眼:“怎么受伤的?”

    妖将一脸自豪地回道:“在西域跟魔族拼杀,小的弄死了他,被他砍了一只腿,那血流了一地,可疼可疼,不过小的运气好,捡回一条命,嘿,一条腿换他一条命,不亏不亏,小的还想去杀,小的还有一条腿,还能换一个魔族性命。可大王让我回来,看守血门,小的就回来了。”

    杨开张了张嘴,没想到这断腿之中还有这许多事,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好样的。”

    妖将顿时露出受宠若惊的神色,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眼圈红着,泪汪汪的……

    杨开肃然道:“与战场拼搏厮杀固然是我等男儿所为,但血门之事也事关重大,好好在这里看守,若有异常,即可传讯出去,告知你家大王和圣尊。”

    “是,您老人家放心,小的就守在这里,哪也不去了。”妖将挺直腰杆,拍胸脯保证。

    “行了,我也就是来看看。”杨开冲他点点头,转身朝原路返回,两步之下,身形逐渐模糊,消失不见,直把那妖将看的目瞪口呆。

    好片刻之后,才突然想起,抱拳道:“小的恭送大人……”

    话没说完,忽然察觉手上有异,摊开手心一看,居然有一枚空间戒。

    他竟不知道自己手上什么时候多了一枚空间戒的,疑神疑鬼地放出神念查探一番,顿时惊的啊呀一声。那空间戒内,竟堆放了足足几千枚妖兽内丹,看那档次,都极为不凡,虽没有十二阶妖兽的内丹,但却是他正需要的。

    哪还不知这是杨开赏赐,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对着杨开离去的方向磕头不断,口中不停道谢。

    ……

    又是一个时辰后,杨开已现身南域星神宫内。

    纵然再不敢面对,星神宫他还是要来的,明月大帝法蜕已被雷洪迎回星神宫,他来此,是要送大帝最后一程,也要当面跟蓝熏道个歉。

    传送过来之前,杨开已做好了心理准备,纵然蓝熏骂他打他,他也不会有半点反抗,毕竟无论如何,明月确实是死在他手上。

    他甚至已经想象出星神宫不会欢迎他的局面。

    但当杨开真的踏足星神宫时,怎么也没想到这南域的中流砥柱,大帝宗门内竟是发生了巨大的动荡。

    空间法阵处,空无一人,没有一个星神宫弟子守护,不仅如此,大殿之外,五色霞光流淌,灿烂成河,天地之间,灵气躁动,一股极为危险的气息从星神宫某处跌宕开来,似随时能崩碎这片天地。

    杨开大惊,一个闪身便出了殿外,抬头望去,眼帘骤然一缩。

    星神宫并非遭遇了外敌入侵,纵然明月已死,但大帝宗门又岂是随便什么人能撼动的,之所以出现这般变故,只是星神宫内患罢了。

    入目所见,一座巨大的五色宝塔悬浮在半空之中,那流淌的五色霞光正是从这宝塔之中溢出。

    宝塔为星神宫镇宫之宝,杨开当年还进入其中历练过,其中诸多玄妙,凌霄宫内的千幻梦境就是从五色宝塔中得到的。

    五色宝塔分为五层,每一层宝塔内都有无穷世界,极为玄妙,此宝也是一件上古异宝,贵重非常,星神宫能有如此庞大底蕴,与五色宝塔有莫大关系。

    此时此刻,那悬浮半空的宝塔正在颤栗不休,杨开入目所见,宝塔四周一道道人影面色肃穆,手掐印决,拼命维持宝塔安稳。

    雷洪,薛正茂,萧宇阳三大长老皆都现身,其他还有十几位帝尊境在旁协助,更有无数道源境结阵围聚宝塔四周,但此刻皆都是面色苍白,汗如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