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六百五十三章 少年少女
    话落之时,杨开抬手,遥遥朝风君一指。

    唏律律一声,一头足踏黑炎,额生独角,矫健雄壮的异兽闪亮登场,那异兽看着如马匹,却比普通的马匹要高大很多,而且浑身上下翻滚魔元,气势凶戾强横,赫然已有半圣之姿。

    杨开身边可不止有三位魔族半圣,小玄界中还有一个追风,之前没有召唤它出来,是因为暗黑无界之中,除了他本人之外,所有被此术笼罩之人都会受到影响,即便将追风唤出来,追风也会如风君一样又瞎又聋,到时候帮不了忙恐怕还要添乱。

    现在不同了,风君也如自己一样油尽灯枯,召追风现身正是痛打落水狗的好时机。

    追风虽是魔域异兽,灵智不高,但谁敌谁友还是能分辨出来的,悠一现身便回头瞅了杨开一眼,大眼睛眨了两下,再瞧瞧另一边的风君,霎时间两只眼珠子红了起来,浑身上下魔焰滔天,唏律律一声,低头就朝风君那边撞了过去。

    风君目瞪口呆,几乎看傻了眼。

    本以为大局已定,胜券在握,只需等待杨开身死道消一刻,谁知这家伙居然一抬手唤出来这等凶物!追风是什么异兽他认不出来,但那半圣的气息却不是假的,如此凶物,便是全盛时期碰上了也头疼,更何况此刻狼狈之身?

    眼看追风闷头撞来,那额前独角闪烁森冷光芒,风君哪还不知若被撞上,自己必死无疑?生死危机关头,风君一口咬破舌尖,冲手上无尽沙漏喷出一口精血!

    一直古朴无华的无尽沙漏忽然绽放出耀眼光芒,光芒散发时,整个岁月神殿都战栗嗡鸣起来,下一瞬间,一层光幕凭空而起,将风君包裹其中。

    轰地一声,追风撞在那光幕之上,发出巨大声响,直接被振飞了出去,与此同时,岁月神殿又是一声嗡鸣战栗。

    仿佛追风那一撞,撞的不是光幕,而是整个岁月神殿!

    追风飞空,风君和杨开都望着对方,破口大骂起来:“卑鄙无耻,狡诈阴险!”

    骂完了之后一起手捂着胸口一起剧烈咳嗽,嘴角边不断地溢出鲜血。

    两人拼死拼活,打到现在,几乎是个同归于尽的结局,到了最后,大家居然都留有后手,杨开觉得风君卑鄙无耻,风君觉得杨开狡诈阴险……

    只不过也就骂了一句,大家都停住了,实在没力气骂,无论是风君还是杨开,此生估计也是头一次如此不堪。

    另一边,追风重重落地,爬起身子之后摇晃了一下脑袋,再一次认准了风君所在的方向凶猛冲撞过去。

    片刻后又是轰隆一声巨响,追风再次飞出,与方才情形一模一样。

    杨开眼角跳动,感觉这次麻烦大了,他一直隐忍着,隐忍着,没把追风召出来,就是想在关键时刻给风君一个大大的惊喜,本以为最后能一锤定音,谁知风君也隐藏了一层手段。

    那经由他口**血,无尽沙漏激发的光幕虽无杀伤,但一瞧便坚韧无比,追风两撞之下根本没有半点效果,凭追风之力,恐怕还真没办法破除。光幕不破,风君便不死,风君不死,他就死定了。

    无尽沙漏中神沙流淌,他的寿元不断流逝,根本撑不了多久,难道只能逃亡小玄界了?小玄界自成一方天地,若是遁入其中的话,或许能斩断自身与无尽沙漏之间的联系,但也只是或许而已,没试过的事情,杨开无法肯定。

    但这确实是他最后的退路。

    对面处,风君呵呵低笑了起来,笑的很开心。

    杨开看不惯,冷着脸,虚弱道:“再笑把你牙打掉。”

    风君摇头,同样用虚弱至极的声音回应:“没用的,没用的,无尽沙漏不但是大帝遗宝,也是控制岁月神殿的中枢,本座催沙漏之力,激神殿之威,护持己身,除非这孽畜能破了整个岁月神殿,否则谁也没办法将本座怎样,便是大帝亲自来了也不成!”

    “真若有大帝来此,你说这话试试……”杨开一脸讥讽。

    嘲笑归嘲笑,但杨开估计风君没骗自己,到了这个时候,欺骗已经没有必要了。而且追风方才两撞之时,每一次撞击光幕,岁月神殿都会嗡鸣一阵,可见那光幕确实与整个神殿紧密相连,不破岁月神殿,根本无法伤到风君分毫,可追风如何能破岁月神殿?这等于是无解。

    两人说话间,追风已闷头第三次冲了过去。

    风君一脸讥讽地望着追风:“此兽倒是不俗,只可惜明珠暗投啊,不过小辈你放心,等你死后,本座有大把的时间驯服它。”

    他还以为追风是杨开收服来的坐骑,若是叫他知道追风是长天的坐骑,只怕就不会这么想了。长天不背魔圣之名,但无可争议的,他也是一位魔圣。

    魔圣的坐骑,区区风君岂能收服?追风不过是因为杨开身负龙族血脉,与之亲近,两者之间根本谈不上主仆二字。

    说话间,追风已到风君面前。不过这一次它倒是学乖了,没有闷头去撞那光幕,而是忽然高高举起双蹄,如山岳压顶一下狠狠踏下。

    这一踏之力,面前便是有一座大山,也要被踩的支离破碎,但那光幕却只是微微凹陷,很快恢复如初。

    不过这般姿态,追风也免去了再次被振飞的命运,身子只是微微后仰,重新稳住之后,又一次踩下。

    每一次双蹄落下之时,岁月神殿都会嗡鸣一声,一时间,空寂的大殿之中持续不断地回荡着这种震撼人心的声响。

    时间流逝,光幕无恙,追风怒气冲天,口中唏律律鸣叫不断,不时地回头看一眼杨开,似在求教如何杀敌。

    杨开哪有办法?他还指望着追风能破了眼前这一局呢。

    某一刻,当追风再一次双蹄踏下,神殿震动时,一个温怒之声忽然在大殿中响起:“吵死了吵死了,哪个王八蛋……哎吆,你打我作甚!”

    “瞪大你的眼睛看清楚。”又一个声音响起。

    第一个声音是男子的声音,听着很爽朗,第二个声音是女子的声音,虽然只是一句话,但却宛转悠扬,清水如歌,极为悦耳动听。

    这大殿之中居然还有别人,而且不止一个!

    风君忍不住眼珠子一瞪,低喝一声:“什么人装神弄鬼?”一脸警惕地打量四方,神念四散,辨音寻人,哪里寻的到?大殿内除了他之外,便只有杨开和那只异兽了,根本没有旁人的气息。

    杨开也是眉头一皱,岁月神殿中有人他是知道的,确实不止一个,算上穷奇流炎的话,那可是四个。

    但这一男一女的声音,却与他所知的那四人完全不一样,不是流炎,不是穷奇,更不是可能是杨霄杨雪。

    这神殿内居然还有旁人?这两人到底是谁?杨开心头一沉,隐约感觉这次的事情有些棘手了,若是这两人一直在神殿中的话,那杨霄杨雪两个小娃娃哪去了?之前看到的穷奇和流炎的遭遇是否与他们有关?

    追风灵智不高,却透着一股鬼精灵的劲,所以当这一男一女的声音响起时,它便贼头贼脑地往后退去,一路退到了杨开面前,大尾巴在杨开面前甩了几下,眼珠子滴溜溜四转,耳朵支了起来,一副眼观四路耳听八方保护着杨开的架势。

    风君那边,喝过一声之后,并无回应。这让他的脸色有些凝重,沉吟了一下道:“何方高人在此,不妨现身一见!”

    状态虽然狼狈,话却说的不卑不亢,只因他有底气说这个话,催动沙漏之力,激发神殿之威,如今整个岁月神殿都在守护着他,除非有人能毁掉这岁月神殿,否则无人可以伤他。这不曾现身只说了一句话的男女固然有些高深莫测的样子,但风君也不是随便揉捏的软柿子,自然没必要惧怕什么。

    不过此刻情形,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且先打探清楚这一男一女的身份,最好能当面问个清楚,再做其他打算。

    风君问过之后,神殿内没有半点声响,仿佛刚才传来的声音是错觉,这让风君不禁有些茫然,扭头朝杨开那边瞧了一眼,见杨开和追风的反应,心知那绝对不是什么错觉,杨开绝对也听到了,否则也不会露出那样的神色。

    风君皱了下眉,再次沉声道:“还请现身一见!”

    神殿最深处,大殿之中,一面水缸大小的透明镜面上,镜面非真实,由术法而成,倒影着杨开和风君等人的情况,此时此刻,一男一女站在这镜面前,低头俯瞰内中情形。

    这一男一女看着都极为年轻,男的十六七岁的少年,女子也不过二八芳龄的少女,男的俊俏,身形颀长,一头雪白长发一点杂色都无,随意捆扎了一个马尾垂在脑后,面容儒雅,给人一种天生的亲切感。

    女的身穿一件鹅黄色长裙,身段窈窕,亭亭玉立,红唇琼鼻,肌肤雪白,欺霜赛雪,一头乌黑长发披于纤纤肩上,柔亮顺滑。

    这一对少年男女站在一处,端的是一双金童玉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