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八百九十章 无路可逃
    此时此刻,杜如风双目浑浊,眼中本有的神彩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一身气息也虚弱的无以复加。

    杨开冷眼瞧着他,擒枪刺出,长枪过处,头颅爆碎,红白之物溅射开来。

    枪尖一挑,收了杜如风的空间戒,也来不及细看,杨开又踉踉跄跄地朝一旁走去,那边不远处,大将军匍匐在地上,一身金毛暗淡到了极点。

    杨开弯腰将它抱了起来,神念扫过,一番审视,放下心来,大将军气息虽然微弱,但看样子并无性命之忧。

    说实话,杨开也没想到,大将军居然会从果园里跑出来找自己,而且在危机关头救了自己一把。就跟他一直想不明白大将军为何会对他青睐有加一样,自己身上到底有什么东西吸引了它?

    此时此刻也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他与杜如风生死搏杀之时,天外那轰隆隆的动静一直连绵不绝,显然是许老正在利用七巧地的大阵与诸多开天境争斗,有动静是好事,杨开就怕忽然没了动静,那他就惨了。

    虽然不知许老到底能不能复仇成功,但如今正是趁机脱离七巧地的大好时机。

    不过在此之前,还是得先去找一下老方和蝶幽,希望他们两人也安然无恙才好,之前许老催动护地大阵一番强攻,七巧地这边死伤无算,也不知道果园那边的伤亡如何。

    把大将军抱在怀里,才飞出没多远,便远远地见到那边两道身影并肩驰来,正是老方和蝶幽两人,杨开暗道侥幸,他们两人还算运气好,没被那护地大阵的攻击波及,否则以两人的实力根本无法幸免于难。

    此时此刻,整个火灵地一片混乱,一道道人影如无头苍蝇一般到处乱飞,基本上所有人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彼此一碰面,老方便失声道:“老弟你怎么搞成这样?”

    蝶幽也伸手掩住了小嘴,美眸轻颤:“这么重的伤……”

    “一言难尽!”杨开苦笑摇头,“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咱们还是赶紧离开此地要紧。”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老方问道,今天这事发生的太过突然了,整个火灵地上空忽然出现一个巨大阵纹,然后就是铺天盖地的攻击,果园都毁了一大半,上千杂役顷刻间死了六成之多,他与蝶幽也是见势不妙,连忙跑了出来。

    “路上说!”杨开也没功夫多解释什么,勉力催动力量,朝上方飞去。

    半道上,简单地跟老方和蝶幽两人说了一下情况,也言明了那许老是自己之前带进来的,两人听的直瞪眼睛,都没想到会发生这么离奇的事,不过如此一来,倒确实是个离开七巧地的好机会,如今七巧地的强者皆在应付许老,估计也没人会理会他们的生死。

    与他们抱一样想法的大有人在,而且基本上全都是杂役身份的人,毕竟在七巧地待久了,任谁也知道留在这里没什么出路,外面的世界虽然处处凶险,但只要敢做敢拼,好歹也有一点希望,可在七巧地这边当杂役,除非自甘堕落去晋升一品开天,否则根本没有出头的机会。

    四面八方,一个个杂役都在朝外飞驰。

    然而等靠近了大阵,杨开才发现自己想的太过简单了,七巧地的大阵覆盖,不露一丝破绽,根本没人能出的去,想来也是,许老好不容易篡夺了大阵的控制权,又怎会给七巧地这边的人逃生的机会?

    那来自天外的攻击余波肆意,时不时地打将下来,整个火灵地一片混乱。

    间或地,天空之上浮现出一个个或大或小的阵纹,催发护地大阵的威能,又是一通铺天盖地的攻击。

    杨开亲眼看到四周一些杂役因为躲避不及,而被护地大阵斩杀当场。

    就在杨开暗暗心悸之时,只听得天外忽然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紧接着一股剧烈的能量波动传来,狂暴的振波荡漾,横扫整个世界,让这偌大的火灵地都动荡不安起来。

    片刻后,一道人影从天外跌落下来,直直地落向众多杂役汇聚之地。

    老方脸色苍白:“是水灵地的护地尊者!”

    蝶幽颤声道:“他死了吗?”

    老方摇头,表示不知。

    众目睽睽之下,那水灵地的护地尊者直直地落到地上,半晌都毫无动静,众多杂役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敢轻易上前查探。

    便在这时,天外一道虹光斩下,直接斩在那水灵地护地尊者的身上,将他分尸两段。

    这下不用老方去回答了,任谁都知道这位护地尊者是死了。

    杨开浑然不顾自己重创之躯,一个闪身便扑到了水灵地的护地尊者尸体面前,抬手取下他的空间戒塞进了怀里,又是一个闪身,消失不见。

    等老方和蝶幽回过神的时候,耳畔便只有杨开的一道传音之声。

    直到这个时候,那些杂役才反应过来,纷纷四下寻觅杨开的踪影,可哪里又能找得到?空间法则跌宕,身形闪烁之下,杨开早跑的不见踪影了,一时间众人大恨!

    一位护地尊者的财富对杂役来说可是难以想象的,刚才若是动作快点,胆子大点,那空间戒说不定就能抢到自己手上了,如今却叫旁人占了大便宜。

    老方和蝶幽悄悄退出人群,并肩朝一个方向驰去,很快便出了火灵地,直接朝坊市赶去。

    七巧地大阵覆盖,众人无法离去,但七巧地内部却是畅通无阻。

    不大片刻功夫,两人便来到了坊市的某个角落,老方左右观望一眼,轻声唤道:“杨开,杨开!”

    杨开从一栋建筑的后面探出一个头来,招手道:“这里这里!”

    老方和蝶幽连忙朝那边驰去,转过一个弯,便见杨开浑身鲜血地靠在墙壁上,脸色苍白,大口喘息,怀里还抱着司晨大将军。

    老方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老弟你这是贪财不要命啊!”

    刚才那些杂役要是反应再快点的话,杨开根本走不掉,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亘古至理,一位护地尊者的空间戒足以让所有人杀红眼。

    杨开轻咳一声:“人穷就只能拼命了!”

    蝶幽嗔道:“你还穷!”

    杨开摆摆手:“先不说这个,坊市这边暂时还没人过来,而且这里也没有护地大阵,我们躲在这里应该还算安全,我要疗伤一阵。”

    老方肃然颔首:“你安心疗伤,我和蝶幽姑娘给你护法。”

    “那就有劳了。”杨开也不客气,如今这局面,多想无益,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看看最后结果是许老复仇成功,还是七巧地这边击退强敌,不过从方才水灵地的护地尊者都被斩杀一幕来看,七巧地这边怕是有些凶多吉少。

    许老固然只有一个人,可依仗着七巧地的护地大阵,未必就不是那些人的对手。

    这两拨人到底谁胜谁负杨开也不太在乎,只要段海死了就成,段海若是活下来,他就没活路了。

    从空间戒中取出疗伤的灵丹塞入口中,顺道也给大将军塞了几枚,杨开盘膝调息。

    这次所受之伤虽然严重,但还不足以致命,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只要不是那种太严重的伤势,依靠龙脉之躯和木行之力的恢复能力,早晚都能痊愈。

    整个坊市一片静谧,此时毕竟还不是每个月的那三天,这里自然空无一人,护法一阵,老方似是忽然想起什么,开口道:“蝶幽姑娘,我去转转,你照看好杨老弟。”

    蝶幽一听便知道老方在打什么主意,抿嘴笑道:“去吧,注意安全。”

    老方嘿嘿一笑,一闪身便消失不见。

    外面喧闹的动静不断,显然争斗尤憨,杨开紊乱的呼吸之间趋于平稳,瞧的蝶幽啧啧称奇,一般人受这么严重的伤势,不修养个十天半月根本不可能恢复的过来,杨开却是只用了不到半日便有所好转,不得不说身体的强大。

    老方垂头丧气地回来了,蝶幽一问,才知道坊市里空无一物,让他本来想去捡点便宜的想法也泡汤了。

    杨开还在疗伤之中,外面的争斗也不知何时才能停歇,两人不知未来何去何从,也没了说话的兴致。

    又过了许久,杨开忽然睁眼:“有人来了。”

    蝶幽和老方一惊,神念扫开,很快有所察觉,抬头望去时,果然见到那边一道娇小的身影飞驰而来,一边飞一边还小心翼翼地打量四周,仿佛做贼一般。

    不过对方也很快发现了杨开等人,先是迟疑了一下,然后直直地飞了过来。

    “来人止步!”老方一声断喝。

    杨开抬手道:“认识的,不必紧张。”抬眼望去,失笑道:“你怎么过来了。”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跟杨开一起被段海接引进火灵地的阿笋,她倒是运气好,浑身上下看不出有受伤的痕迹,应该是避开了护地大阵的攻击。

    阿笋惊喜道:“杨师兄,你也在这啊。”

    杨开道:“火灵地太不安全了,过来躲一躲。”

    阿笋不住地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那边太乱了现在,连尊者都死了,好多师兄弟也都被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