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九百二十四章 招牌
    “菜来了,菜来了!”就在这时,白七从厨房跑了出来,端着几碟菜,一壶酒,进了大堂,陡然发现气氛不对,一下僵在那里,扭头看看四周,不明情况,只看到自家老板娘气的脸色发青,闭着眼睛站在二楼,娇躯瑟瑟发抖。

    “怎么回事?”白七走到杨开身边悄悄问道。

    “暴风雨要来了。”杨开回了一句,伸手将他手上的酒菜接了过来,转过身,蹬蹬蹬蹬朝二楼行去,这水已经搅浑了,此地实在不宜久留,还是先避避风头为妙。

    重新回到自己的厢房,关上房门,打开禁制,杨开忍不住大笑起来,一脸快意。

    虽说老板娘人还是不错的,但说到底她还是让自己浪费了一根灭蒙金翎,而且还打伤过自己,如今有了机会,自然要扳回一城!

    更何况,眼下这情况,将注意力转移到老板娘身上是最好的选择。

    端坐桌前,自饮自酌,正考虑着未来的出路,忽听一声轰地响动,房门直接被人踹开。

    杨开大惊失色,长身而起,扭头朝外望去,爆喝道:“谁!”

    谁这么大胆子敢在第一栈内动手,这是不要命了吗?

    入目所见,杨开脖子一缩,只因踹开他房门的不是旁人,正是第一栈的老板娘兰夫人!

    老板娘裹着一身寒气,踏步而入,脸上挂着一丝冷笑,直勾勾地盯着杨开,小脚一勾,就将房门给重新关上了。

    “兰……兰夫人……”杨开一步步朝后退去,很快来到了墙脚处,眼神飘忽,心想这屋子怎么连个窗户都没有,搞的他现在想跳窗逃生都做不到。

    瞬移之法也别想了,六品开天面前,自己怕是没这个机会。

    “夫人有何指教?”杨开神色惊恐地望着前方,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暗暗决定兰夫人若真的朝自己出手,立刻施出龙化秘术,让她投鼠忌器。

    兰夫人轻轻冷笑道:“放心,我不会杀你的,杀了你,我就真的说不清了。”

    听闻此言,杨开不禁松了口气,却不想兰夫人又悠悠地道:“不杀你,但是我可以打你一顿,小子,准备好了吗?”

    杨开吞了吞口水:“夫人,有话好好说,动手手脚的做什么?而且这里可是第一栈,我好歹也算是你们的客人,花了钱住店的,你是老板娘,对一个客人动手,合适吗?”

    “不合适!”兰夫人一步步行来,很快来到了杨开面前,一股香风扑面而来,银牙忽然一咬:“可是不打你一顿,本宫心气难消!”

    “你不要第一栈的招牌了?”杨开极力往后缩,可已经被逼到了墙角处,又能缩到哪里去。

    “少拿招牌来约束我,今天你说破大天也没用!”兰夫人扬起一只粉拳,把拳头捏在噼里啪啦响,一身煞气汹涌澎湃,似能吞天噬地,说话间,电闪雷逝般出拳,正中杨开的左眼处。

    轰地一声,杨开只感觉眼前一黑,视野中满是金星乱冒,连思维都混沌了。

    老板娘这一拳不可谓不重,差点把他当场打蒙。

    还没回过神,那拳头又朝右眼招呼过来,又是轰地一声响。

    本能地抱住了脑袋,杨开蜷缩在墙脚处,承受着兰夫人的拳打脚踢,心中暗暗发狠,有朝一日定要找回场子,报仇雪恨。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似是一瞬,又似一年,杨开才感觉如雨点一般落在自己身上的攻击停了下来,悄悄扭头,透过指尖的缝隙看去,只见兰夫人气喘吁吁地双手掐腰,一脸痛快的表情:“爽了!臭小子你给我好自为之!”

    言罢,转身离去。

    杨开骂了一句,直接瘫软在地上。

    门口处,白七目送老板娘款款离去,又探头探脑地瞧瞧左右,这才走进房间,把房门关好,度步到杨开身边,蹲下身子望着他,一脸同情:“这下手也够重的啊,老板娘气的不轻啊,我还没见她发过这么大的火。”

    杨开有气无力地躺在地上,只感觉浑身骨头都断了好多根,兰夫人出手虽没有杀他之心,但是真的下重手了,才刚养好的伤势,这又被打伤,实在是憋屈的不行。

    “你就准备……一直这样看着吗?”杨开斜眼望着蹲在他面前的白七,“能不能搭把手把我扶起来?”

    白七嘿嘿一笑:“若是旁人打你,我搭把手倒也没什么关系,但老板娘打你,我哪敢啊,让她知道了,我还要不要在这里混了?”

    “那你来做什么?”杨开瞪眼望着他。

    白七道:“就是来看看热闹……啧啧啧,小子,你得罪了老板娘,我看你以后的日子不好过了。”

    “滚!”杨开怒喝,以后日子不好过这事还用的着旁人说吗?老板娘这次连第一栈的招牌都不顾也非要揍自己一顿,可以想象自己以后在第一栈内会是什么处境,恐怕将是寸步难行。

    白七嘿嘿一笑,起身道:“有力气赶人,看样子也没什么大事,你先休息,有什么事回头招呼!”

    言罢,转身离去。

    杨开肺都快气炸了,稍微一动,浑身疼痛,一直在地上躺了足足三个时辰,这才艰辛地爬到床上去,默默养伤。

    不过这一番付出也不是没有效果,第一栈内,经由杨开那么一闹,几乎所有人的视线都转移到了老板娘身上,虽说当时杨开的语气动作夸张了一点,但只要有点脑子的人都愿意相信那金乌尸体被兰夫人所夺,如今已落入兰夫人囊中。

    毕竟杨开与之实力相差太大,兰夫人之前既然已经出手,又怎会失手!

    翌日,大月州的厢房中,一个半大老者端坐,魏阙和陶蓉芳站在他面前,汇报着最近发生的事,老者不时地颔首。

    许久,魏阙才道:“大致的情况就是这样了,不知魁首有什么打算?”

    这老者赫然就是大月州的魁首。之前魏阙让孟宏等人先回第一栈,传讯总坛,大月州的魁首当即带人启程赶往这里接应魏阙和陶蓉芳等人,一路紧赶慢赶,直到今日才抵达第一栈。

    魁首颔首道:“你们这次做的不错,只要消化掉此次所得,我大月州的实力定会有所提升。”

    这一次大月州虽然没有抢到太阳真金这种东西,但太阳之火却得了好几份,其中一份还是五品的,价值不可谓不大,如大月州这样的势力,平时想要得到四品的材料都不容易,更何况五品?

    把这一份五品太阳真火卖掉,再去买一些四品的材料,就有很大的机会缔造出一位四品开天来,当然,前提是得选好苗子,而且还要花费一定的时间精力才行。

    “这一次的行动,你们二人当记大功!”

    魏阙道:“魁首谬赞,我们这次也是死里逃生,而且还得了人家的救命之恩。”

    “哦?”老者扬眉:“救命之恩不可不报,说说看,是哪位高人出手助你们了?”

    魏阙道:“并非高人,是那叫杨开的小子。”

    老者皱眉:“就是那抢了金乌尸体,闹的满城风雨的小子?”

    “正是!”

    魁首颔首,手指轻敲着桌面,似在思量着什么,许久才道:“听说那金乌尸体已落入兰夫人之手?”

    “那小子是这么说的。”

    “你们想怎么办?”老者望着魏阙问道。

    魏阙道:“若是可以的话,我想请求魁首接收他加入我们大月州,他是初入这乾坤之外的新人,无根无依,难得的是宅心仁厚,又与我二人有恩,如今他有难,我们不能坐视不管。”

    魁首叹了口气:“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可是你想过没有,如今他麻烦缠身,我大月州若是贸然收了他,会给我们造成什么影响?”

    魏阙拱手道:“这一点我想过,不过如今金乌尸体既然不在他手上,那便没什么要紧的。”

    “没什么要紧的……”魁首直视他,“这话说的你自己相信吗?”

    魏阙嘴巴动了动,最终没能说出什么,这话他自己确实都不怎么相信。

    魁首道:“那杨开虽然言明金乌尸体已被兰夫人夺走,但金乌尸体何等珍贵之物,任何有意此物之人恐怕都不会轻易放过,到时候必定会有无数强者去找那杨开问话证实,甚至搜魂逼问,到时候我大月州是保他还是不保?保他,我大月州这等实力,根本无力抗衡旁人,不保,我等又如何立身?”摆了摆手道:“这个人不能收,否则便是陷我大月州于水火之中。”

    “魁首……”魏阙大急。

    “不必多说了。”魁首斩钉截铁道:“是非之地不宜久留,你等收拾一下,立刻随我返回大月州。”

    魏阙与陶蓉芳对视一眼,都知道魁首既然已经有了决断,那说什么也无用了,都不由叹了口气。

    心知魁首的决定是没错的,之前他们也想到了这一层,但事到如今,心里还是有些不痛快。

    “至于他对你们的恩情,想办法补偿人家吧。”魁首又说了一句。

    魏阙拱手:“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