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九百七十九章 前功尽弃
    此言切中要害,让凌春秋和月荷都松了口气,心想戚金言之有理,就算那小子还能再激发那灭蒙神通又如何?连这战场都无法靠近谁又怕了他?

    这才明白杨开之前为何以蚍蜉之力几次三番往战场中冲来,原来是打的这个主意,不禁一阵后怕,当时若是叫他靠近到合适的距离,那死的可能就不是余老,而是自己了。

    灭蒙一击,他们可没有信心能够抵挡。

    一念至此,出手再不留情,狂暴的力量肆意,半空中,老板娘一根软鞭蕴藏风雷之音,每一次挥舞都风起雷动,鞭影重重,不但护持己身,更将后方老白所处之地守护在内。

    不过她实力虽强,可重重顾忌之下根本无法全面发挥,本因杨开意外之举而搬回的局面再次落入下风。

    戚金等人目眦欲裂,皆都露出焦急和不敢置信的神色。

    他们已经尽可能地高估老板娘的实力,可真正交手之后才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

    一位六品,联手两位五品,在对方只能使出七分力的前提下竟依然打的如此艰辛,若是叫她全力出手,自己三人恐怕还真的不是对手。

    戚金脸色难看的要死,爆喝道:“这贱人怕是不日便要晋升七品开天,今日若不将她斩杀此地,我等就等死吧。”

    一言出,那凌春秋和月荷俱都眼帘一缩。是啊,千年之前面前这个女人就是六品开天了,因为一人之死而杀的这偌大乾坤血流成河,尸横遍野,这千年过去,她不可能还在原地踏步,恐怕距离晋升七品已经没有多远的距离了。

    千年前她能在这三千世界掀起滔天杀戮,真要是让她晋升七品,谁又能挡得住她的复仇?

    是以戚金话落之时,三人再不敢有所留手,纷纷动用压箱底的手段,轰隆隆朝老板娘打去。

    而就在这时,老板娘身后那被法阵守护的湖泊之中,忽然跌宕出一股玄妙的波动,那波动奇特至极,好似一个新的天地正在徐徐诞生,仿佛有远古大能正在开天辟地,创造一个崭新的世界。

    “不好!”戚金脸色再变,目光凝重地朝那湖泊所在的方向望去,“那白七要晋升了!”

    他们俱都是开天境强者,对这股波动自然不会陌生,这赫然是武者自身体内开天辟地,晋升开天的动静啊。

    而此时此刻,这湖泊四周还有阵法守护,波动依然传了出来,可见那白七这次晋升的动静不小。

    晋升动静大,说明他成就的开天品阶不会低,倒是与之前打听到的消息相符,他们以五品阳煞之力引老板娘等人前来,自然知道老白要晋升的是五品开天。

    这个时候若是叫白七晋升成功,那他们哪还有好日子过?

    戚金当即爆喝:“月荷姑娘!”

    那美艳女子闻言心领神会,虚晃一招迅速脱离战场,身形一晃便朝湖泊这边冲了过来,余下戚金和那凌春秋两人抵挡老板娘,压力陡增。

    身形晃动,月荷急速朝湖泊靠近,杨开将这一幕看在眼中,心急如焚,想也不想,持枪拦在她前进的路上,枪指前方,一身力量隐而不发,怒喝道:“再敢靠近,杀无赦!”

    一个帝尊境面对五品开天说出这等言辞委实可笑,可他之前确实有祭出灭蒙神通斩杀四品开天的先例,是以月荷也忌惮的很,遥遥一掌朝杨开拍了过来。

    这一掌只是试探,并没有动用全力,怕的就是杨开再把那灭蒙召唤出来。

    杨开哪还有什么灭蒙金翎,方才那一声警告不过是扯虎皮做大旗,面对这一掌躲也不是,抗的不是。

    满嘴的苦涩赛过吃了黄连,背后就是晋升关头的老白,只能咬牙一枪捣出。

    轰地一声巨响,杨开口喷鲜血,倒飞了出去,身在半空中,浑身骨头炸响无数。

    五品开天的一击,纵然只是试探,也非他能抵挡,一掌之下已身受重伤。

    月荷见状神色一喜,哪还不知杨开手上已无底牌,若是还能召唤灭蒙的话断不会如此狼狈,再不犹豫,直欺上前,很快就来到了湖泊边缘,纤纤玉掌再次抬起,面朝老白所在之地,作势欲拍。

    “你敢!”杨开的怒吼声传去,却是不顾己身伤势,去而复返,苍龙枪前,拳头大小的漆黑能量球蕴藏着湮灭世间万物之力,披头散发而来。

    月荷冷眼望去,另一只手单手结印,玄妙的力量在指尖萦绕。

    不过不等她将这一指点出,却是神色一阵恍惚,怔怔地望着前方,那披头散发浑身浴血冲将过来的杨开,与记忆中千年前的一道身影逐渐重合。

    “庭宇?”月荷楠楠出声,声音轻颤。

    之前月荷没仔细关注过杨开,毕竟只是一个帝尊境,哪入得了她的法眼?她此来,不过是了一段当年的恩怨罢了。甚至刚才打伤杨开的时候,也没正眼瞧过他。

    可此时此刻,却骇然发现这个帝尊境与自己当年认识的一个人是如此相似,尤其是那披头散发浑身浴血却是一往无前的身姿。

    当年的那人,也是如此模样!

    翻滚的记忆刺痛心扉,月荷手上动作一顿。

    “月荷姑娘小心了!”耳畔边忽然传来戚金的惊呼,将她从久远的记忆中拉回,心头警兆大生时,背后一股凌厉的气劲已经席卷过来。

    却是老板娘眼见她来干扰老白晋升,竟是舍弃了戚金和凌春秋,直朝她扑了过来。

    “找死!”凌春秋又怒又喜,怒的是老板娘在生死之时竟选择庇护自己的手下,将后背暴露给他们,这是没把自己和戚金放在眼中吗?喜的是如此一来,他和戚金就可以肆无忌惮地出手,老板娘这下不死也要重伤!

    彼此对手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杀机,再不留手,两道神通轰然朝老板娘打去。

    剧烈声响炸起,天地战栗,一声闷哼,一声惨呼……

    乾坤静谧,只有杨开大口喘息的声音响彻在每个人的耳边,所有人的目光都瞩目在那湖泊的法阵上,小小的湖泊,似成了此间唯一的焦点。

    月荷飞了出去,背后皮开肉绽,老板娘一记风雷鞭岂是那么好承受的?这一鞭子差点把她的灵魂都抽了出来。比较而言,杨开的一记苍龙枪倒没让她受太大的伤势。

    好在老板娘还要分心去应付戚金和凌春秋的攻击,这一鞭子没能用出全力,否则月荷此刻恐怕凶多吉少。

    绕是如此,月荷也是脸色苍白,一身气息浮沉不定,后怕不已。

    杨开也没好到哪去,月荷被抽出去的时候,他再受月荷一击,整个人翻飞出去,直退几十里才勉强稳住身形,五脏六腑翻滚不休,喘息不止。

    戚金和凌春秋不看月荷,也不关注杨开的死活,两人的目光犹如蚂蟥一般死死地咬在老板娘身上。

    此时此刻,老板娘身侧四周飞舞着几面菱形的透明盾牌,其上满是裂缝,当此间一切都停滞之时,那些盾牌轰然破碎开来,老板娘也哇地吐出一口鲜血,显然已经受伤,她却浑然不知,一双美眸只是死死地凝视湖泊所在。

    咔……

    一声脆裂的声响传入所有人的耳中,天地间的一切都由凝滞重新活了过来。

    杨开变色,老板娘变色,戚金和凌春秋长呼一口气,而月荷则是怔怔地望着杨开,一瞬不移。

    咔嚓嚓……

    细碎的声响接连不断地传出,短短三息功夫,老板娘亲自布置的,守护在湖泊边的法阵裂出一道道细小的缝隙。

    毕竟是没人守护主持的法阵,月荷倾尽全力一击之下,如何能挡得住?

    哗啦一声,法阵崩碎,云雾瞬间蒸发,露出端坐在那湖泊底部的一道身影。

    老白盘膝,原本存在于湖泊底部的阳煞之力已经不在了,显然被他吸收炼化,只不过此时此刻,他身上阴阳五行之力紊乱,背后一个小乾坤世界的虚影闪灭不定,好似随时可能崩碎。

    老白抬头望着老板娘,嘴角边泛着一抹不甘的苦笑,嘴唇动了动似是想说什么,却最终没能说出口。

    千年修行,只为今朝,一生心血,前功尽弃!

    晋升的紧要关头受到干扰,而且是来自一位五品开天的干扰,纵然老白尽了最大的努力,也已经无以为继了。

    体内才成雏形的小乾坤世界崩溃只是早晚的事,一旦小乾坤世界崩碎,那阴阳五行之力爆发开来,老白必定死无葬身之地!

    老板娘望着湖泊下的老白,清澈的湖水阻隔不了那满是歉意的眸子,清澈明亮的美眸此刻一片灰寂之色,瞧着让人心疼。

    老板娘缓缓阖上眼帘,轻轻地吸了口气,等再睁开的时,一身狂暴的气息轰然席卷开来,秀发飞舞,扭头望着戚金和凌春秋,银牙里蹦出足以让人神魂冻结的冰冷字眼:“不杀你们,本宫此生不晋七品开天!”

    一言出,戚金和凌春秋脸色皆都大变。如此心魔大誓一旦发出,那便是不死不休之局。

    *******

    好激动,武炼的手游明天10点要在安卓各大平台全网发布了,小莫这边跟游戏公司要了点礼包码,可以在游戏里兑换一些道具,数量不是很多,有感兴趣的书友可以关注下我的公。众。号“momobenzun”,明天10点会发布出来,先到先得哦,咱们游戏里不见不散,另外说一哈,游戏里碰到我了千万手下留情,别往死里打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