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四千零九十四章 我好苦啊
    这就是葡萄和小蘑菇之前提到过的阿苦?

    杨开神色一动,朝那圣药阿苦仔细打量过去,不由有些啼笑皆非,这圣药的卖相可够糟糕的,也不知道它有什么神奇功效。

    便在这时,那阿苦重重一声叹息:“我苦哇!”

    这一声长叹,似要把五脏六腑都叹出来。

    杨开只觉得心神一振,一股抑郁之情不可抑止地翻涌上心头,顿时觉得一切都了无生趣,在这太墟境蹉跎十数年,收集了难以想象的财富又如何?堆放在空间戒里不过是一堆死物罢了。

    拼死拼活在这无老之地寻觅那先天灵果又怎样,倒头来还是便宜人家祝九阴,自己也吃不到一片果肉。

    费劲心思跳出乾坤的束缚,来到这乾坤之外,数次险死还生,又能有什么回报?说不定等他找到世界树的时候,星界都已经崩塌殆尽,星界那亿万生灵都早已烟消云散。

    ……

    种种隐藏在心底深处的负面情绪,随着那圣药阿苦的一声叹息齐齐涌了上来,几乎要将他的神智彻底淹没。

    往前驰去的身形也慢慢缓了下来,前行的方向,已经失去了拼斗的目标。

    杨开的肩膀上,蒲百雄根须捂着脸,哽咽不已:“我蒲百雄从今以后要改名叫蒲九十九雄了,还怎么能出门见人,让我死了算了。”

    小蘑菇更是一屁股坐在杨开的肩膀上,嚎啕大哭,一边哭一边叫:“我在哭什么啊,我好伤心啊,哇啊啊啊啊……”

    杨开闷哼一声,狠狠咬破舌尖,血腥味在口中弥漫,温神莲护持神魂,总算恢复心神清明。

    不由惊出一身冷汗,一脸忌惮地望着那圣药阿苦。

    这玩意还真够诡异的,怪不得小蘑菇之前对他及其忌惮,说每次见他都觉得苦的要命,现在一看,果然如此。

    那一声叹息听起来毫无异常,但却有神奇的力量,搅动每个人的心理黑暗面,让人无法自持。

    得到阿苦的是一个青年男子,面色白净,看起来比杨开大不了多少,此刻阴沉着脸,一拳头砸在阿苦的脑袋上,咬牙道:“闭嘴,不让你说话的时候别给我说话。”

    阿苦被砸的脑袋一缩,皱巴巴的一张脸更愁云惨雾了,重重叹息:“可是我真的好苦哇……”

    那青年飞行之中一个趔趄,差点一头栽倒在地上,看也不看杨开,急速离去。

    直到他远去之后,杨开才重重地吐出一口浊气,葡萄和小蘑菇也逐渐恢复过来,擦了擦各自眼角,眨眼茫然,都不知道自己刚才为何那么伤心欲绝。

    “咱们是不是碰到阿苦了?”蒲百雄惊道。

    杨开轻轻点头,眺望远方那座高山,那青年看样子跟自己的目标是一致的,自己是得蒲百雄的指引才这么快找到此地,那青年应该是得到阿苦的指引。

    如此说来,得到圣药的一群家伙,肯定也都能有那些圣药引路,怕是用不了多久就会齐聚此地。

    “我就知道,碰到阿苦肯定没什么好事发生,这家伙简直就是个扫把星!”蒲百雄破口大骂。

    “你们确定那果树就在那座山上?”杨开问道。

    蒲百雄道:“确定,老树一直都在那山上,没挪过窝!”

    杨开轻吸一口气:“看样子咱们要去会一会那位阿苦了。”言罢,身形晃动,朝那边驰去。

    目的地距离杨开不算太远,但也不仅,足足两千里地。

    蒲百雄一路叮嘱道:“老爷可千万要小心一些,碰到阿苦就没什么好事,它刚才没跟你说什么吧?”

    杨开道:“没有,它只说自己好苦。”

    蒲百雄这才松了口气:“这就好这就好,它要是跟你说了什么,那就坏了。”

    杨开不解,却也没想多问。

    一个时辰后,杨开逐渐接近了那座高山,忽然神色一动,定定地朝那高山上望去,入目所见,只见那山顶之处,似有一株巍峨果树屹立,树冠遮蔽天地,及其庞大,笼罩了整座山峰,气魄惊人。

    先天果树!

    杨开看的眼前一亮,蒲百雄说的没错,那老树果然扎根在此,只要能抢的一枚先天灵果,那么就可以换回月荷等人平安了,而他进入这无老之地的主要目标便是这个。

    只不过让杨开有些惊疑不定的是,他竟从山巅处感受到一丝丝若有若无的世界伟力!这让他不禁眉头紧皱,这世界伟力哪来的?

    要知道在这太墟境之中,开天境体内的小乾坤被封镇,根本无法催动乾坤之力,自然也施展不出世界伟力,若非如此,也轮不到杨开这一群帝尊境大放异彩,那一个个开天境早已将太墟境的好东西抢干净了。

    而进入这无老之地的,也俱都是帝尊境武者,这些武者体内没有开天辟地,世界伟力也无从谈起。

    可那先天果树所在之处,确实有一丝丝若有若无的世界伟力弥漫下来。

    值此之时,山脚下已经聚集了不少武者,粗略一数足有上千人之多,这些人此刻也都抬头朝山巅望去,定定地望着那先天果树,一个个目露贪婪之色。

    众多武者,有孤身一人,也有三五成群,又有拉帮结派者,人数最多的一伙,足有两百之多,显然是出自同一个势力。

    杨开把眼一扫,竟是看到了好几个熟人。

    之前在半路上碰到的阿苦和那青年,赫然已经到了这里,孤零零地站在一旁,背负着双手,神情桀骜,显得与四周人等格格不入。

    还有向英,提着那紫竹,冲杨开微微颔首。

    他有紫竹指引,自然也能找到这里。

    便在这时,杨开心有所感,猛地扭头朝一个方向望去,只见那边一个身形矮小,看起来精悍至极的一个男子淡淡地收回目光。

    那男子身上,缠绕着一条藤蔓,藤蔓之上,挂着七个小葫芦。

    杨开眉头微微一皱,虽然只是一瞬间,但他刚才明显察觉到了一丝敌意,换句话说,这个矮小的男子似乎有些敌视他。

    只不过杨开并没有见过此人,也不知自己在什么地方曾得罪过他。

    让他在意的是这男子身上的藤蔓,那显然是一株圣药,应该是葡萄之前提及过的小葫芦,那七个小葫芦对应着阴阳五行之力,每一个小葫芦中蕴藏的力量都各不相同。

    这矮小男子身上有伤,浑身血迹斑斑,应该是与人大战过一场,而且看其风尘仆仆的样子,估计才来到这里没多久。

    “杨兄!”一声呼喊传来。

    杨开扭头望去,只见徐真从那边行了过来,小胖子笑容可掬,一边走来一边饶有兴致地打量杨开肩膀上的蒲百雄和小蘑菇,待到近前才开口道:“这便是圣药吗?”

    他是朱厌选择的承载者,也从朱厌那里得了不少好处,这些年虽然一直在闭关苦修,但与杨开之间也多有联系,可以说放眼整个太墟境,除了月荷等人,与杨开关系最密切都便是他了。

    “徐兄!”杨开见礼。

    徐真啧啧有声道:“听说这无老之地化形的圣药总共也就七八株,杨兄能独得其二,果真气运鸿天,让人羡煞不已。”

    “侥幸而已。”杨开微微一笑。

    徐真饶有兴致地盯着蒲百雄头上的葡萄:“这葡萄……吃了有什么效果?”

    蒲百雄勃然大怒:“吃你个头,小胖子你滚过来,蒲大爷跟你大战三百回合!”舞动根须,狐假虎威,一阵张牙舞爪,之前被杨开吃了他一粒葡萄,他耿耿于怀到现在,见小胖子竟打他葡萄的主意,顿时不乐意了。

    “有意思的小东西!”徐真自不会跟他一般见识,嘿然一笑。

    “徐兄,既已寻得这先天果树,为何还停留在此?”杨开狐疑问道。

    上千人汇聚此地,眼巴巴地望着山顶上那颗果树,却没人上山,这让他有些搞不明白状况。

    徐真摇头叹息道:“没那么简单,你看此山现在一片风平浪静,实则杀机暗藏,不进山还好,入了山便有大凶险降临,之前已经有不少人进去了,可惜没一个活下来。”

    杨开闻言心中一凛,抬头仔细望去,果然在那山中见到不少武者的尸体,粗略一数,最起码也有上百人之多。

    这些人死状千奇百怪,有的化作石雕,有的被烧的面目全非,还有的浑身满是创伤,惨不忍睹。

    应该都是之前进山的武者,可惜却都遭遇了不测。

    “可是这么等着也不是办法。”杨开微微皱眉。

    徐真道:“大家都在等,谁也不愿做那出头鸟,这就僵持下来了。”

    杨开了然,估计是汇聚在这里的人都想多观察一阵,看看这山中的凶险有什么可以利用的破绽。

    便在这时,一大批人马迅速接近过来,为首者扛着一柄鬼头大刀,气势汹汹,来人数量极多,足有两三千,好似一股洪流,携无可匹敌之势滚滚而来,让汇聚此地的武者都面色微变。

    “帝天!”有人低声道,认出了这群人的来历。

    与此同时,杨开也看到了那为首一人的模样,那家伙赫然便是丁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