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四千一百零一章 殊死一搏
    眼见杨开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矮小男子大怒:“姓杨的,莫以为苟某怕了你,苟某不过是不想做无谓的争斗,白白便宜了旁人。”

    杨开嘿嘿狞笑:“杀你可不是无谓的争斗……你想活命也简单,将你那葫芦藤留下来,我不追你便是!”

    苟姓男子怒道:“那你还是来追吧,看你追的快,还是我跑的快。”

    若不是之前被杨开打中一拳,他也不会逃的如此狼狈,凭借手中葫芦藤,在这太墟境中,他又何须惧怕谁?只是之前那一拳让他着实难受,若不是葫芦藤守护,那一拳之下他怕是要被轰的粉身碎骨。

    两人一边恢复一边吵闹不断,显然都抱着不想让对方安心休养的打算。

    一炷香后,杨开起身,撕开眼前薄膜,朝前冲去。

    苟姓男子大惊失色,也顾不得腹内灵丹药效没有完全化开,急忙逃遁。

    接下来数十日,苟姓男子可谓是生不如死,杨开的恢复能力比他明显要强悍很多,往往他才恢复没多少力量,杨开已经精神抖擞,衔尾追杀而来,逼的他不得不狼狈遁逃。

    身上的伤势没有得到有效的治疗和疗养,非但没有恢复多少,反而有恶化的迹象。

    他心知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此消彼长之下,总有一天杨开能追上他,到那时候他恐怕连还手的力量都不存。

    这些日子,杨开与他的距离在不断地拉近,最开始彼此间还间隔了几十个气泡,如今之剩下寥寥几个气泡,可以说是近在咫尺。

    这一路遁逃,他也在不断地探索这个果中世界的奥秘,企图想要参悟此地的玄机,进而将这枚世界果收入囊中,可惜这么多天下来竟是一无所获。

    不但他如此,杨开也是这样。

    这整个世界由无数气泡组成,连绵不绝,每一个气泡都大同小异,根本看不出有什么区别。

    杨开虽然一路追杀,逼的苟姓男子狼狈不堪,但心中也暗暗有些焦急,毕竟这么多天过去了,谁知道外面是什么情况,万一错过了无老之地关闭的时间,岂不是要一辈子被困在这里?

    到时候他无法离开,月荷等人恐怕也要遭殃。

    是以杨开追杀的愈发不遗余力,只有尽快解决这家伙,才能尽早地探索此地奥妙。

    又是一轮调息,杨开顾不得恢复全部力量,起身撕裂所处气泡的薄膜,朝那苟姓男子冲杀过去。

    这一次对方却是没有逃跑,只是盘膝坐在那里冷冷地望了过来,目光凶残中带着一丝决然。

    杨开咧嘴一笑,哪还不知这家伙被自己逼得没办法,要拼死一搏了。

    这也是他希望看到的一幕。

    须臾功夫,杨开便已冲过好几个气泡,来到了那苟姓男子所在的气泡之中,数十日下来,两人头一次在如此近的距离对峙。

    “凝!”杨开单手一掐诀,空间法则催动,立刻将这气泡内的空间封禁,如此一来,苟姓男子休想再轻易逃走,除非破开他的空间禁制,对方若真这么做,势必会给他可趁之机。

    “看样子你我只能生死相见了,可惜可惜,本不想这么快送你上路的,你却非要逼我!”苟姓男子神色不慌,反而有一种胜券在握的笃定。

    说话间,长呼一口气,缓缓起身,而随着他的站起,原本有些萎靡的气势节节攀升!

    杨开淡淡地望着他,不疾不徐道:“谁送谁上路还说不准,大话先不要这么说的这么早,等会脸上不好看。”

    两人目光碰撞,隐有火光乍现。

    下一瞬,两人齐齐出手,仿佛商量好了一般。

    杨开屈指连弹,一道道月刃呼啸朝前方袭杀,笼罩偌大一片范围,月刃所过,空间支离破碎。

    而那苟姓男子则双手掐诀变换,一枚巨锥旋转破空而来。

    破道法印!

    这一门神通是专门针对道印,威能极为恐怖,杨开之前就吃过一次闷亏,丁乙也险些丧生在这一招之下。

    已经见识过两次,杨开自然早有防备,分出一部分心神稳固道印,不让己身道印为之所动,同时心念微动,斩出的月刃呼啸而回,围绕着那破道法印一阵绞杀。

    嗤嗤嗤嗤的声响不绝于耳,眨眼功夫,破道法印便荡然无存,月刃不减威能,重新朝苟姓男子斩击过去。

    苟姓男子爆喝一声,浑身弥漫金色光芒,七品金行之力跌宕开来,霎时间化作一个金人,双拳挥舞,砸在那月刃之上,竟将月刃都砸的崩碎开来。

    金行主攻伐,锐意逼人。

    杨开看的一脸艳羡,五行之力他差不多已经凝聚完全,如今就差金行,暗暗懊恼,找上自己的圣灵怎么就不是金兀,而是祝九阴呢?若是金兀的话,那就可以借助其内丹之力来凝聚七品金行了,五行之力一旦补齐,那么他半只脚就已踏进开天中,只差阴阳二力便可成就开天境。

    只可惜时也命也,祝九阴找上他作为承载者,那么金兀就不会容他,这也是导致这场争斗的根本原因。

    破开月刃,苟姓男子气势不坠,矮小精悍的身形仿佛一头蛮牛,朝杨开冲撞而来,眨眼功夫就到近前,那萦绕七品金行之力的拳头朝杨开当胸轰来,拳峰未至,锐意的气息便已侵蚀过来,杨开只感觉肌肤生疼,衣衫都破碎开来。

    他却不闪不避,神色淡漠,只是戏虐地望着那苟姓男子。

    下一刻,苟姓男子脸色微变,只因他无论如何施为,这一拳竟都无法轰到杨开身上,始终距离他半尺之遥。

    他明明感觉到自己在不断地往前突破,可距离却是没有拉近分毫,当真诡异的很。

    杨开在夺取太乙净神水时遭遇了天地禁制,参悟之中大有收获,在空间大道上一扇新的门窗打开,这些日子下来,这种空间延伸的手段运用的愈发娴熟。

    苟姓男子无法拉近与他的距离,正如他当日无法拉近与那白玉石槽的距离是一个道理,彼此间的空间在延伸,看似不动,实则动如雷霆。

    十息之后,苟姓男子后劲不足,气势跌落,便在这时,杨开一指点出,淡淡道:“死!”

    那指尖之上,一只小巧的金乌飞出,啼鸣一声,在苟姓男子的视野之中急速放大,似要将彻底笼罩。

    金乌真火恐怖至极,比起他的金兀之力也有过而无不及,真要被这金乌烧中,势必没什么好下场。

    生死危机关头,苟姓男子再不敢有所隐藏,手臂一抖,葫芦藤如有灵性一般窜了出去,贯穿那金乌的身体,将它打的崩散开来,直朝杨开眉心处刺来,葫芦藤上,阴阳五行之力萦绕,竟是突破了他的空间延伸,眨眼就到近前。

    杨开脸色微变,身子往后一扬,堪堪避开这一击。

    苟姓男子得势不饶人,手持葫芦藤,当成鞭子使将开来,微微一抖,那葫芦藤化作一圈又一圈,朝杨开罩了下来。

    杨开数次腾挪闪躲,竟都摆脱不得,眼看要被那葫芦藤笼罩,当即爆喝一声,伸手在虚空中一握,苍龙枪握于手心之中,心随枪动,一枪刺出。

    这一枪毫无路数可言,似只是随手一击,却是妙到巅峰,恰恰点在那无数圆圈的正中心。

    狂暴的力量炸开,苟姓男子闷哼一声,倒退了好几步,杨开倏然脱困。

    马不停蹄,枪出如龙,化作漫天枪影将苟姓男子罩去。

    攻防瞬息转变,苟姓男子大惊失色,万没想到杨开在枪道上竟有如此出色的造诣,攻势被破,只能被动防守。

    一时间,两人在这气泡之中打的不可开交,竟是势均力敌的局面。

    然而越是战下去,苟姓男子越是心惊肉跳,杨开手中长枪就如活物一般,每每攻其防守薄弱之处,让他不由出了一阵阵冷汗。

    他能被金兀选中,并非全是运气,圣灵们选择自身的承载者,自有评判的标准,若是底蕴不足的话,圣灵们也不会青睐有加。

    他能成为承载者依靠的是自身的实力!得金兀多年栽培,进这无老之地又得了葫芦藤,本以为放眼整个太墟,再无人是自己的对手,谁知竟还有人能在他手中占便宜。

    几次险象环生,苟姓男子终于确定,单凭现有的手段,自己不是杨开的对手,对方手中那长枪绝对大有名堂,竟能跟自己的葫芦藤交锋而不损,并且隐隐还透着一股神圣的圣灵之气,让他有些束手速脚。

    一咬牙,苟姓男子厉喝道:“本不想动用这一招,不过你有让我动用此招的本钱,能死在这一招之下,也是你的荣幸!”

    杨开心头微凛,知道眼前这家伙怕是要施展什么杀手锏了,不过对方有底牌,他也还有手段未出,当即冷笑道:“还敢大言不惭,等会把你牙齿打掉!”

    “是不是大言不惭,你自己体会一下吧。”苟姓男子冷哼一声,爆喝道:“起!”

    说话间,一抖葫芦藤,那葫芦藤上七个小葫芦纷纷滚过下来。

    杨开一枪荡出,抽身后退,冷眼警惕。

    他见过这七个小葫芦的本事,个个都极为不凡,之前也一直在暗暗提防,谁知对方一直没有施展,如今是要借助葫芦之力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