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四千一百三十三章 心怀鬼胎
    待到夜间,赤星等人被安置住下。

    一栋宫殿之中,赵百川立于窗前,凭窗远眺。

    陈天肥站在他身后,一言不发。

    许久之后,赵百川才唏嘘一声:“好景色啊!老陈,你觉得七巧地如何?”

    陈天肥不知大当家问这话是什么意思,斟酌了一下道:“七大灵州孕育阴阳五行,殊为难得,又得七巧天君经营这么多年,这七巧地虽然不如那些洞天福地的气象万千,但放眼二等势力,也算不俗了。”

    赵百川颔首道:“我也曾去过一些二等势力的总坛所在,这七巧地在所有的二等势力之中,底蕴应该算是中等了。”

    陈天肥苦笑道:“我赤星当年若是能抵住压力,仔细经营,这多年下来,未必就比七巧地差到哪去,可惜那剑阁和雷光先后到来,不得不与他们三分天下。”

    严格来说,赤星也是二等势力,那剑阁和雷光同样如此,毕竟都是有中品开天坐镇,下品开天为数不少的势力,而那之前的星市也算得上是一处灵州,然而三个势力挤在一起,自然会有诸多矛盾冲突,三分天下又哪有一家独大发展迅速。

    这也是赤星不如七巧地的地方。

    赵百川轻轻一笑:“好在如今那剑阁和雷光已经没了,只有我赤星安然保存。”

    “可咱们的星市也没了。”陈天肥一脸忧愁,每每想到这个就头疼,星市被太墟迷雾吞噬,分崩无数块,彻底消失不见,以后赤星该去哪安家落户还是未知,总不能带着一群人在这三千世界流浪吧。

    “只要有人,还怕不能东山再起吗。”赵百川的脸上倒是洋溢着自信。

    “大当家说的是。”

    陈天肥恭声道,“不过大当家,咱们既是来借兵,方才为何阻我与七巧说明情况?那杨开奸猾无比,若继续拖延下去的话,说不定他什么时候就逃出生天了。”

    “借兵之事休要再提了。”赵百川摆摆手,“如今这情况不是我们要找那七巧借兵,而是他要找我们借兵。”

    陈天肥也不是傻子,闻言神色一动:“大当家的意思是……”

    赵百川嘿嘿一笑:“方才宴席之上本座仔细想了一下,那于秀山可不就是飞烟殿的殿主吗,也是一位五品开天,那飞烟殿就在隔壁的大域之中,与七巧地比邻而居。”

    陈天肥闻言颔首道:“邻居之间定是有诸多摩擦的,七巧此前说他早年受了些伤,连这七巧地的防护大阵都有所受损,怕是那于秀山嗅到了腥味,想要趁此机会吞并七巧地,壮大己身。”

    赵百川道:“本座也是这么想的,而且方才宴席上你恐怕没注意到,七巧地中的护地尊者,其中四位是四品开天,剩下的三位只有三品。”

    陈天肥回想了一下,发现情况确实如赵百川所说,那三位三品开天的是火灵地,水灵地和金灵地的护地尊者,当时他没有在意,如今却不禁感到古怪,三品开天只是下品,如何有资格担当护地尊者?

    赵百川轻轻一笑:“如果我所料不错,这七巧地当年遭遇的变故不是一般的大,之前的三位护地尊者应该是死了,那三位三品开天不过是被七巧临时任命充数的。”

    陈天肥恍然大悟,不吝拍马道:“大当家慧眼如炬,如果真如大当家所言,那七巧确实有找我们借兵之意。”察言观色一阵:“大当家有意插手吗?可这样做,对我赤星又有什么好处?这毕竟是人家的恩怨和争斗,即便我等助七巧挡下飞烟殿的攻击,顶多不过让七巧感激而已,而那杨开身上可是怀有重宝无数,是我赤星东山再起的希望。”

    赵百川冷哼:“七巧的感激本座岂会看得上。”抬手朝前指去,挥斥方遒:“老陈,你看这天地如何,若是改天换地,唤作赤星地是不是更好一些?”

    陈天肥心头一跳,因为肥肉堆叠而眯起的双眼也猛地瞪大。

    赵百川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了,他哪还听不出弦外之音,大当家这是想要谋夺七巧地啊!最先感到有些不安,毕竟七巧地不是软柿子,可以随意揉捏,人家也是有五品开天和几位四品开天的,更何况这里还是人家的大本营,想要在这里搞事不啻火中取栗,一个不慎就会引火烧身。

    但仔细一想,这事还真的大有可为,那飞烟殿对七巧地虎视眈眈,若能趁他们拼个两败俱伤之时再忽然出手,未必就没机会夺下这处宝地。

    怪不得大当家在宴席之后主动提出要游览七巧地,原来是先行视察去了。

    心头碰碰乱跳,嘴唇不禁发干,陈天肥的表情又是忐忑又是激动,暗暗佩服大当家的大手笔,而且若是能夺下这处宝地,其价值并不比生擒杨开来的小,更何况,如今杨开不知跑什么地方去了,七巧地可就在眼前。

    退后一步,正色抱拳:“大当家还请示下,我陈天肥定当肝脑涂地,誓死报晓大当家栽培之恩。”

    赵百川呵呵一笑,拍了拍陈天肥的肩膀:“此事不急,还要细细筹谋一番才行。”

    转过身,眯眼望向下方,轻轻道:“也该有个安身立命之所了。”

    与此同时,另外一栋大殿之中,七巧天君静静地听着土灵地尊者的汇报,此前他安排土灵地尊者带着赤星的人游览七巧地,盖因土灵地尊者心细如发,能观察到旁人观察不到的东西。

    听完之后,七巧天君道:“可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

    土灵地尊者闻言摇头道:“并无发现,一路上赤星的人表现的很平常,并无任何不妥。”

    那阴灵地的护地尊者乃是一个中年妇人,闻言皱眉道:“天君,这赤星的人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我七巧地,会不会有诈?”

    七巧望向她道:“我知道你在担忧什么,不过赤星所在,距离此地甚远,而且据我所知,与飞烟殿也毫无交集,他们联手谋害我七巧地的概率不大,当然也不排除这个可能,需得仔细打探一番才行。”

    “天君心里有数就行。”那妇人闻言颔首。

    阳灵地的护地尊者一拳砸在身旁的桌子上,怒喝道:“可恶,若不是当年那许晃作乱,我七巧地又何止落到如此境地,若大阵完好无损的话,谅那于秀山也不敢造次。”

    想要强攻一地的防护大阵,是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的,也不知那于秀山从哪听到的消息,得知七巧地防护大阵受损,就跟嗅到了腥味的猫一样,急匆匆地就赶来了,这数年来,彼此发生了最起码二十次交锋,互有损伤,飞烟殿虽然没有占到什么便宜,但七巧地这边的防护大阵破绽更大,只怕撑不了多久就要彻底告破。

    听到许晃两个字,七巧天君的脸色也阴沉之极,许晃作乱,虽被打他联合其他护地尊者打成重伤,估计十有九八是已经死了,但那一战中,护地尊者都死了三人,他本人更是被重创,弟子死伤无数,杂役更逃走不少,七巧地可谓是损失惨重。

    单单如此也就罢了,关键是许晃这家伙当初偷偷篡改了大阵的许多控制权,导致七巧天君至今也不能完全掌控大阵,防护大阵的威能他只能发挥出不到六成。

    他有伤在身,既要疗伤,又要重新炼化大阵,可谓是身心俱疲。

    更让他感到不安的是,许晃逃走时带走的大阵玉珏。他手上也有大阵的玉珏,但不过是翻版,许晃手上的那个才是正统的玉珏,无论是对大阵的掌控力还是亲和力,那一枚玉珏都比他手上的要强出不止一筹。

    若他能得到那枚玉珏的话,倒也可以解了眼下的困局,能很快重新掌控大阵,可许晃生死不知,那玉珏也下落不明。

    人生不如意,当真十之九八!

    心头一叹,七巧天君望向土灵地护地尊者:“卫华,赤星的人就交由你负责,尽快打探出来他们的来意。”

    赤星与七巧地相隔好多个大域,七巧天君可不信他们会无缘无故跑来这里,只不过他心机深沉,在宴席之上也没有开口询问。

    土灵地护地尊者应声起身,抱拳道:“是!”

    “先散了吧。”七巧天君挥了挥手,众人告辞退出。

    接下来数日时间,土灵地护地尊者卫华奉七巧天君之命,热情招待赤星一行人,每日摆设宴席款待,又取了许多七巧地和此处大域的诸多特产让赤星等人品尝,双方关系不断加深融洽。

    不过让卫华感到无语的是,赤星这群人一直也不道明来意,仿佛只是来游山玩水的,有宴就赴,有酒就喝,送他们女弟子侍寝,他们也照收不误。

    搞的卫华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想干什么了。

    这一日,宴席之上,卫华再忍不住,借着酒劲道:“陈兄,你等万里迢迢来我七巧地,可是有什么事?若是有事的话,不妨道来,我家天君最是豪爽,定不会让诸位失望的。”

    陈天肥喝的满面红光,看起来醉醺醺的,实则清醒的很,闻言心道一声来了,七巧地这边果然按捺不住,先行询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