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四千一百五十章 老板娘的心魔大誓
    对杨开这些年的遭遇,她也不是一无所知,在来的路上,就已经跟卢雪打探过了。卢雪并没有隐瞒太多,杨开既然找老板娘帮忙,那就说明是信得过对方的,是以透露出不少在太墟境中的情报。

    老板娘知道祝九阴的存在不足为奇。

    杨开肃然颔首。

    老板娘凝声道:“可靠吗?”

    祝九阴可是圣灵天月魔蛛,那是相当于上品开天的存在,面对这种强者,老板娘也压力如山,若是不可靠,麻烦就大了。

    杨开传音道:“老板娘放心,那女人以自身本源起誓,不是开玩笑的。”

    “那就好。”老板娘微微颔首,圣灵的本源,武者的道印,都是自身的根基,轻易不会以此立誓,一旦有所违背,那势必会让其受损,而且极有可能是无法弥补的创伤。

    身形一转,坐在椅子上,手撑着香腮,笑吟吟道:“跟我说说在太墟境里面的事情。”

    太墟境,她也从来都只是听闻,未曾有缘进入,对三千世界的武者来说,这个秘境就是传说一般的存在,对此自然是好奇的很。

    她想知道,杨开也没什么不好说的,当即落座下来,从开头讲起。

    听到月荷将他擒住,准备带往翠微宫,老板娘冷哼了一声,后来又在星市之中无意间被卷入太墟迷雾,她又露出担忧之色。

    虽说杨开如今已经脱困,安然归来,但其中定经历了诸多凶险。

    太墟境十多年,从最开始的抵御兽潮,险死还生,又收地龙,赤蛟,入主赤星星市,元磁山大战雷光剑阁,声名鹊起。

    星市外,参悟神通法相,以一己之力屠尽雷光剑阁数千人,奠定无人可敌的雄姿。

    与几位洞天福地的弟子前往大海之中,大战海族,在鲲鲨手下亡命奔逃,祝九阴潜伏星市,选他为承载者。

    随后无老之地开启,诸多承载者斗智斗勇,杨开独占鳌头,从无老之地出来之后,又是一场生死逃亡……

    总的来说,这十多年过的精彩至极,也危机四伏!

    杨开讲述之时,白七也走了进来,站在老板娘身后专注聆听,目露神往之色,恨不得以身替之,去见识一下那太墟境中的诸多精彩。

    老板娘一直笑吟吟的,但那笑容之中,明显藏着一份浓浓的担忧。

    杨开没有察觉,倒是有意无意地夸大了月荷的功劳,告诉老板娘若不是月荷在太墟境中诸多帮衬,他也没有今日的成就。

    老板娘笑而不语,哪还不知道他是什么心思?

    见她不动声色,杨开也无奈的很,只能招呼道:“说了这么多,老板娘喝口水吧。”

    殿外,月荷低着头,捧着香茗走了进来,给老板娘和杨开各斟了一杯茶水,然后低着头,站在老板娘面前,一副听候发落的乖巧模样。

    杨开拿起杯子,借着喝茶的掩饰察言观色,却见老板娘神色淡漠,视若无睹。

    无奈,只能给老白打个眼色。

    老白会意,投以放心的神色,开口道:“老板娘,您不是经常教导小的,路在脚下,眼睛要往前看,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放不下的东西只会成为包袱!”

    老板娘押了一口茶,将被子狠狠丢在桌上,茶水四溅:“要你多话!”

    白七笑嘻嘻地道:“是是是,小的话说,该掌嘴。”这般说着,轻轻地拍了自己嘴巴两下,一副狗奴才的样子,叫杨开看的目瞪口呆。

    老板娘冷哼一声:“你死里逃生,过了十几年安稳日子,怕是忘记当初是谁陷你于危难之中了,若非当初杨开一力救治,如今你哪还有命在?只怕早已魂飞魄散了。”

    白七闻言肃然道:“谁与小的有仇,谁对小的有恩,小的都铭记在心,自是不敢忘怀,老板娘也教导过我们,有恩必偿,有仇必报,既如此,那今日小的就先报了当日之仇!”

    这般说着,忽然冲月荷怒喝一声:“月荷,当日你伙同戚金等人坏我晋升之路,害的我差点身陨道消,此仇不共戴天,我今日便将你打杀了,也算报还当日之赐!”

    抬手一掌便朝月荷拍了出去,世界伟力的气息轰然弥漫。

    这一掌之下,竟是毫不留情。

    杨开大惊失色,连忙高呼:“老白住手!”

    可白七如今是五品开天,纵然晋升没多久,那也不是杨开能抗衡的,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白七那一掌已经狠狠印在了月荷的肩头处。

    月荷闷哼一声,肩头处骨头断裂的声响传出,整个人如破布麻袋一般倒飞出去,世界伟力在其体内肆虐,半空之中,张口喋血,然后重重摔落在地上。

    一掌之下,白七收手而立,重新站到老板娘身后,笑嘻嘻地道:“老板娘,仇我已经报了,可惜小的功力不够,没能杀了她,哎,到底是晋升多年的五品开天,果然非同凡响啊。”

    唉声叹气,好似真的能力不足似的。

    老板娘脸色铁青,双拳紧握,美眸一瞬不移地盯着月荷,神念倏忽探查。

    杨开已窜到了月荷身边,将她揽了起来,紧张的要死:“你怎么样?”

    他虽然修为不足,拦不住白七,但刚才的一幕也看在眼中,白七出手之时,月荷根本没有任何抵挡,不是她反应不够快,而是根本没想过要抵挡。

    月荷缓缓摇头,示意自己无碍,轻轻地推开杨开,感激地看了白七一眼。

    她知道,白七这一掌是留手了的,否则同等修为,在自己不加抵挡的前提下,白七完全有能力取她性命。

    这一掌之下,她看起来固然凄惨至极,但其实根本没受多严重的伤势,修养十天半个月就能恢复过来。

    杨开见状,也没再勉强,心思百转,很快反应过来。

    正如白七之前所言,月荷毕竟伙同戚金等人坏他晋升之路,此等大仇,可谓不共戴天。他这一关若是过不去,老板娘又怎么可能对月荷假以辞色?真这么做的话,也只会寒了白七的心。

    没在见到月荷第一时间取她性命,已是顾念旧情。

    如今有白七亲自出手了了这份仇怨,剩下的事情就好办了。

    而观老板娘紧张的神色,显然也是心忧月荷的伤势的,见她似是无碍,紧握的拳头这才松开。

    月荷擦了擦嘴角的鲜血,一步步来到老板娘面前,噗通一声跪了下来,低垂着头,秀发遮挡住了眼帘,轻声呼唤:“姐姐……”

    老板娘红唇蠕动了下,声音冷若钢铁:“从你与戚金他们合伙谋害之时,你我的姐妹情分便已尽了,以后莫要再喊我姐姐,我也没你这个妹妹。”

    月荷娇躯一颤,泪流满面:“我错了,我错了!”

    “路是自己走的,没有什么对错。”老板娘缓缓摇头,“老白的事情暂且不与你追究,他总归福大命大,不过你莫要忘了,当初在那锁阳地,本宫发下的毒誓!”

    月荷闻言身躯猛地一颤。

    杨开的神色也凝肃起来。

    他最担心的事到底还是发生了!

    当初在那锁阳地中,与月荷联手的还有几人,除了金虹州戚金这个六品开天之外,便是森罗坛的五品开天凌春秋,另外还有风云拍卖行的四品开天徐老,最后还出现了无想天的六品开天海平乐。

    其中那徐老被杨开动用最后一根灭蒙金翎击杀,早已魂飞魄散。

    而在当时,眼看老白晋升失败,回天乏术之时,老板娘暴怒之下曾立下心魔大誓。

    “此生不踏平尔等各家总坛,誓不晋升七品开天!”

    这也是她给老白的交代。

    此等大誓非同小可,一旦立下便是无解,换句话说,若老板娘做不到这一点,那她这一生就真的无望七品了。

    而在当时,这大誓与三人有关,戚金,凌春秋,月荷!那海平乐是最后现身的,所以此誓与他无关。

    换句话说,若老板娘想要晋升七品,那这三家便是拦在她前进路上的绊脚石,非得踢开不可。

    月荷自然也不会忘记,所以老板娘此言一出,她便知再无回旋的余地。

    俯首,叩头,月荷轻轻地道:“不敢阻姐姐晋升之路,小妹多谢姐姐当年栽培之恩。”

    再抬头,望了一眼杨开,眼中满是歉意。

    杨开感觉不妙,低喝道:“你要干什么?”

    世界伟力跌宕开来,将杨开扫到一旁,月荷抬手,朝自己额头上狠狠印去。

    白七不禁动容,没想到月荷竟是如此果决,为了不阻老板娘的晋升之路,竟要自绝在此,恐怕她也知道,老板娘是不会对她下毒手的,当年的大誓只是怒及而发,完全没考虑过什么后果,此刻想要解除大誓,月荷就是一个障碍。

    杨开睚眦欲裂,空间法则疯狂催动,可月荷五品开天,世界伟力席卷,他又如何能够突破?

    然而这一掌终究没有拍下去,老板娘鬼魅般地出现在月荷面前,抬手抓住了她的手腕,神色复杂地俯瞰着她。

    月荷抬头,眼泪水顺着脸颊滑落,眸中一片灰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