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四千一百六十五章 黑河认主
    这样的东西不可能无缘无故丢在这里,显然是有人特意留下来的。

    气海老者若有所思,忽然哑然失笑:“原来那人并非什么魔头,只是在唬我!”

    这戒指明显是杨开留下来的,以做对此界的补偿,若他真是什么十恶不赦的魔头,只需拍拍屁股走人便是,管它背后尸山血海咒怨滔天。

    气海老者身为此界大帝,不是笨蛋,只是略一沉思便反应过来。

    不过此事事关重大,还是得上报上宗才行,九位大帝先是分了那几万枚开天丹,又稍稍商议一阵,这才由气海老者和另外一位女性大帝出发,前往镜花水月,禀告此次千念界的遭遇。

    而在气海老者和那女性大帝出发之时,虚空某处,黑河天君脸色灰败,气息萎靡,身上多有剑伤,鲜血淋淋,眉头不住地跳动,浑身僵硬地站在原地。

    在他面前不远处,卢雪定定地望着他,并没有趁机痛下杀手。

    黑河心知自己此刻的状态,已经实实在在的油尽灯枯了,若面前这女子真要取自己性命的话,自己定没有反抗之力。

    可敌人虽然没有动手,但一道气机却死死地锁定自己,黑河相信,自己但凡有一点异常的举动,定会招来狂风暴雨一般的打击,到时候他可万万抵挡不住,所以他根本不敢轻举妄动。

    怎么会这样?

    黑河百思不得其解!

    之前在那千念界,自己拼死爆发,应当已将这个女子重创了才对,她应该没有多少力量了,可事实根本不是这样。

    这女子的状态不但没有预料中的糟糕,反而在迅速恢复之中,黑河不知她到底是服用了什么灵丹妙药,还是施展了什么后遗症巨大的秘术,唯一知道的便是,在这一场争斗中,自己虽拼尽全力,却依然一败涂地!

    输了啊!

    就在两人对峙间,杨开和郭子言总算赶到,见此情景,杨开半点意外也无。

    原本黑河就已是强弩之末了,卢雪服了一粒圣药葡萄,追杀过来,黑河如何能挡?若不是杨开事先关照,只怕此刻黑河已是一具尸体。

    见到杨开,黑河面上浮现出一抹复杂的神色,自在那乾坤殿中感知到自己曾经种下的禁制的气息之后,他便一直在筹谋为自己的后辈报仇,倒不是他多看重那个后辈,当年种下禁制不过是顺手而为,只是他黑河的后辈被人杀了,若不讨点说法,颜面何存?

    杨开一行人的阵容也没让他放在眼中,他相信凭借自己的本事,足以解决这三人。

    可谁知一念之差,竟是一脚踏进了鬼门关中!

    强挤出一丝笑容,黑河冲杨开道:“小兄弟,冤家宜解不宜结,某愿付出一些代价,与你罢手言和,并且发誓,日后绝不纠缠。”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黑河也不想这般低声下气,可为自家性命计,颜面也可以抛弃不顾。

    见他这般态度,杨开满意颔首,若黑河宁死不屈倒还真有些麻烦,他此番也算是付出巨大,怎么也得收回成本才行。

    “代价?什么代价?”杨开好整以暇地望着他。

    黑河闻言心头大石落下,他还真怕杨开一来便下令痛下杀手,那样他就真的没活路了,杨开只要愿意谈,那就是好事。

    虽然肉疼,可还是赶紧翻手从自己的小乾坤世界中取出一物,托于掌心:“小兄弟看看此物如何?”

    那东西散发灿灿金光,涌动浓郁的金属之力,赫然是一份五品的资源!

    岂不料杨开只是扫了一眼便失了兴致,嗤声道:“垃圾!”

    “垃圾?”黑河眉头一挑,这可是五品资源,最起码价值一百五十万开天丹的好东西,他也是好不容易才入手的,怎么可能是垃圾?

    这家伙是要坐地起价啊!黑河暗暗咬牙,又取出一份份资源来,几乎要将自己的老底掏空。

    可这些东西到了杨开眼中,所得评价不过两字。

    垃圾!垃圾!

    黑河眉头狂跳,他已将自身所有的贵重物全拿了出来,竟还无法打动杨开,这是真要赶尽杀绝吗?强忍心头怒气,黑河道:“小兄弟要如何?还请明示吧。”

    杨开嘴角勾起,上下打量他,开口道:“我只有一个要求,你若应了我,便绕你不死,若敢说半个不字,明年的今日便是你的忌日!”

    黑河微微变色,拱手道:“请讲,若黑某力所能及,定不推脱!”

    杨开顿时热情洋溢起来,一抬手祭出一本古朴的兽皮书,翻开一页道:“简单,在这上面留下你的姓名和气息便可!”

    “这是……”黑河眼尖,一下看到了书页上的三个大字,惊悚道:“忠义谱?你居然有忠义谱!”

    这可是鼎鼎大名的忠义魔的东西,怎么会落在这小子手上?不是说忠义谱早随着忠义魔的陨落而毁灭了吗?此子与忠义魔又是什么关系?

    “哦?”杨开笑吟吟地望着他:“你知道忠义谱啊?那就好办了。”

    “你想奴役黑某?”黑河勃然大怒,他为生存,愿意付出一些代价,但不代表他愿意被人奴役,想他堂堂一个五品开天,又怎甘居于一个帝尊境之下,被人呼来喝去?

    杨开面色一沉,杀机肆意:“怎么?不愿意?不愿意的话就请你去死好了。”

    铮……卢雪长剑一振,剑鸣清越。

    黑河吓一跳,额头渗出冷汗,连忙抬手道:“等等……”

    “没功夫等你,给你十息时间考虑,是死是活自己选择!”杨开冷哼一声,扭头冲卢雪示意。

    卢雪上前一步,世界伟力跌宕,长剑遥指黑河。

    黑河汗如雨下,内心挣扎万分!想他一位五品开天,平日里高高在上,自然不愿被人奴役,可如今性命被人拿捏,想拒绝都没有本钱。

    感受到卢雪那森冷杀机,意识到杨开并非说笑,若真的拒绝,自己今日定要以悲剧收场。

    可就这么答应吗?那自己颜面何在?

    十息很快过去,杨开面色森冷:“冥顽不灵,杀了!”

    卢雪便要出手。

    黑河垂头道:“我认啦,还请小兄弟手下留情。”

    他本就不是刚烈之辈,若非如此,之前也不会那么快服软,如今为生存计,在忠义谱上留下姓名和气息倒也不是不可以接受,大不了以后再想办法摆脱这份钳制。

    杨开嘿嘿一笑:“识时务者为俊杰!”

    当下便让黑河在忠义谱上留下自己的名字和气息,整个过程中卢雪高度戒备,气机牢牢锁定黑河,但凡他有什么任何不轨的意图,定会在第一时间遭受卢雪的打击。

    很快,忠义谱第二页上便出现了黑河两个大字,杨开也明显感觉到忠义谱与黑河之间多了一些联系。

    忠义谱是一件奇物,无需炼化便能发挥功效,这是由獬豸的皮毛和血肉炼制而成,獬豸也是圣灵之一,天生能辨是非,识忠奸,以其身体材料炼制而成的忠义谱便有此功效。

    不过这玩意用起来好处多多,可也有弊端。

    杨开无法炼化它,就没办法彻底掌控忠义谱,换句话说,谁拿着忠义谱,谁便能掌控谱上之人的生死。

    忠义谱上本只有一人名讳,正是陈天肥,如今第二页多了个黑河,而整本忠义谱,只有九页!也就是说,忠义谱只能奴役九个人。

    用掉其中一个名额,换来一个五品开天作为打手,这笔买卖是及其划算的。

    不过杨开的投入也大,最起码两枚世界果的价值就非同凡响了,为了能让卢雪与黑河有一战之力,他不惜耗用了一枚中品世界果,顺带连郭子言都用了一枚下品世界果,晋升了三品开天。

    杨开手上总共才只有三枚中品!之前给月荷留下一枚,用在卢雪身上一枚,现在只剩下最后一枚了。

    黑河也是个人物,既已在忠义谱上留了下姓名,那便再无力反抗什么,是以心态转变的也很快,主动要将自己之前取出来的那些东西送给杨开,以表赔罪。

    杨开也不推辞,乐呵呵地收下,虽然这些东西在他眼中也不过尔尔,但虚空地如今为了九重天大阵可谓是耗资巨大,这个时候能补充一下也算不错。

    卢雪重新祭出风车秘宝,一行四人进了其中,由卢雪驾驭,剩下三人各自疗伤。

    黑河的伤势很重,最起码也要一年半载才能全部恢复过来,主要是卢雪之前与他争斗的时候根本没法留手,那眉心剑几乎要将他直接斩杀当场。

    如今就算有卢雪帮忙驱散剑意,恢复起来也是个麻烦事。

    杨开直接将蒲百雄抓了出来,这次倒是没有摘他头上的葡萄,而是让他待在黑河身旁,助他疗伤。

    蒲百雄乃是疗伤圣药,头上葡萄乃是疗伤圣品,不过就算不服用葡萄,其身上也时刻逸散澎湃生机,对伤势的恢复大有裨益。

    黑河见状,叹为观止,这才知道杨开此前评价他手上那些东西是垃圾并非毫无根由,与这样一株圣药比较起来,他手上的东西确实可以丢进垃圾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