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四千一百九十四章 欺人太甚
    “虚空地不过初建便有这万般气象和底蕴,实叫本宫大开眼界,我飞花舫自叹弗如,甘拜下风。”

    上官珑挤出一丝微笑,望着杨开道:“真是江山代有人才出,我如杨小哥这般修为的时候,还在为一些薄陋的修行资源而苦苦挣扎,杨小哥如今却能坐拥一地,手下能人强者众多,日后前途必定不可限量。”

    听她这般赞叹吹捧,杨开淡淡一笑:“珑夫人过奖了。”

    上官珑道:“杨小哥对小女有救命之恩,我飞花舫上下感激不尽,特备上些许谢礼,不成敬意,还请杨小哥莫要嫌弃!”

    这般说着,屈指弹出一枚空间戒,朝杨开飞去。

    杨开探手接过,神念探入一扫,抬起头来,饶有兴致地看了一眼上官珑。

    这戒指里的东西实在不少,远远超过了谢礼的范畴,即便是对一个二等势力来说,这样的一批物资也算是大出血了。

    最初上官珑邀请他登上那莲花秘宝的时候,也曾说过要备下谢礼,好好感谢杨开对上官玉的救命之恩,只不过这些日子一直没有履行,反而还闹出了后来的风波。

    此刻她抛出这一枚空间戒,明显是有要息事宁人的意思。

    这戒指里的东西原本可能没有这么多,应该是上官珑临时添加了一部分进去。

    四目对视,杨开的目光满满的侵略,上官珑的表情略显紧张,但那眸子深处却暗藏坚毅之色。

    对上官珑来说,这次的事是她有错在先,原本没有将虚空地放在眼中,可当杨开展现出虚空地的强大底蕴之时,她便知自己之前的一切图谋打算都是妄想。

    既然做错了,出点血息事宁人她也能接受,可若是杨开不依不饶的话,飞花舫精锐尽在此间,也不是可以随意揉捏的软柿子!

    虚空似乎都要凝固。

    月荷和陈天肥压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也能感受到气氛不对,两人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在上官珑身上,气机牢牢将之锁定!一旦上官珑有什么异常的举动,定会迎来两人狂风暴雨般的打击。

    蓦然,杨开微微一笑:“珑夫人客气了,斩妖除魔,我辈本分,救下玉师妹不过是适逢其会。”

    上官珑轻轻地松了口气,展颜笑道:“无论如何,我飞花舫承你一个人情,日后虚空地若有什么需要的话,尽管开口,我飞花舫若力所能及,定不推辞!”

    “珑夫人高义,既然珑夫人这么说,那我就不客气了,正有一物想要跟珑夫人讨要,不知珑夫人可否割爱。”

    上官珑心中一个咯噔,暗骂臭小子得寸进尺,恨不得现在就撕破脸皮大家做过一场,奈何女儿还在人家手中,只能强颜欢笑道:“不知杨小哥看上什么了?”

    杨开伸手往她后面一指:“飞花舫这艘莲花秘宝我很中意,虚空地初建,缺人少粮,要什么没什么,这种大型的飞行秘宝更是想都不敢想,若是珑夫人愿意割爱的话那就最好不过了,不愿意也没什么,就当我没说过。”

    左护法秦武胜立刻瞪眼:“臭小子,你敢狮子大开口?你可知这莲花落造价几何?”

    飞花舫其他的开天境也都冲杨开怒目而视!

    如莲花落这样的秘宝并非单纯的飞行秘宝,而是集攻防于一体的全能型秘宝,往往是一个势力底蕴的彰显,也并非每个势力都能拿的出手的,炼制起来更是要消耗难以想象的资源。

    整个飞花舫,也只有这样一件莲花落,杨开居然将主意打到这上面,众人怎能不怒?

    只不过秦武胜话音才落,便忽觉一道劲风袭面而来,仓促间催动世界伟力,拍掌挡去。

    轰地一声,秦武胜身躯一晃,嘴角溢血,双臂都软绵绵地垂落下来,抬起眼帘,又惊悚又忌惮地望着月荷。

    方才那一击,正是月荷打出来的。

    “再敢对少爷口出不逊,杀了你!”月荷美眸含煞,冷冷地望着秦武胜,让后者脸色一阵青一阵红,敢怒不敢言。

    他不过四品开天,与月荷这个六品足足差了两品,只是一击,便感受到这女子的恐怖,莫说自己,整个飞花舫都没人是她的对手。

    杨开懒洋洋地道:“珑夫人若是不肯割爱便算了,我不过随口一说。”

    上官珑脸色阴沉,双拳紧握,酥胸高起低伏,心境显然很不平稳。

    好片刻,才咬牙轻笑:“杨小哥既然看的上莲花落,本宫送你便是。”

    杨开扬眉:“那就多谢夫人了。”

    上官珑道:“你喜欢就好。”转头看向上官玉:“玉儿,过来。”

    上官玉扭头瞧了杨开一眼,见他冲自己微微笑着,并无半点阻拦之意,这才身形晃动,朝上官珑驰去,瞬息间站到了自己娘亲身边,轻轻地吐出一口浊气。

    杨开热情道:“诸位远道而来,舟车劳顿,何不入内一叙?也好让我一尽地主之谊。”

    “不必了。”

    上官珑毫不犹豫地拒绝,她怕自己再待在这里会被气死,果断道:“离开飞花舫已有两年之久,我等也该回去了,他日若有机会,定会再来登门拜访!”

    “这样啊……”杨开露出惋惜的神色,“那我就不留诸位了,也感谢诸位一路不辞辛劳护送,山水有相逢,咱们后会有期。”

    上官珑深深地望了他一眼,这才拉着自己女儿的手,催动力量,朝虚空深处驰去,飞花舫上百人陆陆续续地从那莲花落中飞出,紧随其后,有人临走之前,依依不舍地望了一眼那莲花落。

    一直飞出很远之后,上官珑体内才忽然爆发出一股恐怖的气浪,却是怒意压制到现在再也压制不住,只能爆发缓解,否则怒火攻心,定然受伤。

    “欺人太甚!”上官珑银牙紧咬,这一次的事情简直就是奇耻大辱,飞花舫屹立三千世界数千年,从未吃过这么大的亏。

    而这一切,竟都是一个帝尊境赐予!实在让她心头郁气难消。

    “舫主,莲花落就这么送给他了?”秦武胜一脸不忿,方才他在月荷手下吃了点亏,奈何实力不如人,也不敢有半点反抗之心,只是将月荷记恨下是肯定的。

    “不给还能怎么办?”上官珑咬牙道:“他既点明要莲花落,我若拒绝,少不得一场争斗,那六品开天谁又能挡?更何况,玉儿还在人家手上!”

    想起那六品开天女子的威势,众人都心有戚戚。

    童玉泉皱眉道:“东西丢了就丢了,人平安没事就好,而且这一次,也是我飞花舫理亏在先,就当破财消灾了。”

    “本宫有什么理亏的?本宫能看的上他是他的荣幸,臭小子却是不识抬举,虚空地……给本宫等着,早晚有一天本宫会连本带息一起讨回来。”

    童玉泉扭头看她一阵,见她那被仇恨扭曲了的面容,不由重重叹息。

    虚空地外,月荷狐疑地望着虚空:“少爷,这群人怎么回事?”

    她虽然看出杨开与飞花舫的人有一些不太和睦,但毕竟不知前因后果,方才也是接到杨开传讯,才和陈天肥急忙飞了出来接驾。

    “说来话长了。”杨开缓缓摇头,并不想多解释什么,毕竟这事还牵扯到上官玉的名誉,上下打量月荷道:“什么时候出关的?晋升可有风险?”

    月荷见他这般关心自己,心里当真是比吃了蜂蜜还要甜,展颜一笑道:“一个多月前就出关了,不过修为还没有彻底稳固下来,还需要一些时间的积累和沉淀。晋升之时也顺风顺水,没有什么风险,少爷不用担心。”

    按部就班地修炼,想要从五品晋升六品,没有数百年的积累是不可能的,但一枚中品世界果却让月荷在短短数月功夫就晋升了一品。

    不但如此,她原本只有望晋升七品,但因为服用了世界果的原因,日后连八品都可展望一二!

    世界果,提升到不单单只是武者当前的品阶,还有未来的成长空间。

    另一边,陈天肥则是目瞪口呆地望着卢雪和郭子言两人,一双眼睛撑开了肥肉,瞪成了鸡蛋。

    刚才局势诡谲,他还没怎么在意。

    等飞花舫的人一走,他才发现一个让他感到震惊的事情。

    卢雪晋升五品开天了!

    就连郭子言都晋升了三品!

    郭子言晋升,他还可以接受,毕竟人家起点低,晋升也比较容易。

    但卢雪晋升就让他百思不得其解了!

    在此之前,卢雪和他可都是四品开天的,大家实力修为伯仲之间,谁也不谁逊色,这出门一趟,卢雪一下子就跃于他之上,让陈天肥实在有些难以接受。

    而且,算算时间,卢雪比他还要晚几十年成就开天境,换句话说,要晋升也是他先晋升,怎么也轮不到卢雪啊!

    而且没道理跟着大人出门一趟,两个人都晋升了吧?

    这……到底是遇到什么妙不可言的机缘了。

    一时间,陈天肥又是羡慕又是嫉妒,搓着肥手,来到杨开身边,谄笑道:“大人,下次再出门的话,带上我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