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四千两百五十章 最后一关
    两人才坐下不到三个时辰,正在参悟之中时,忽听一声长啸传来,紧接着一人哈哈大笑:“我悟了,悟了,这血妖传承是我的了!”

    笑声肆意张狂,得意非常。

    受此干扰,所有在石碑下静心参悟的武者皆都不由自主地睁开了眼睛,朝前望去,只见那大千血地的弟子正仰天狂笑,周身血雾翻涌,声势骇人。

    此时此刻,这人正一边笑一边大步朝血湖边行去,目中一片智珠在握。只要跨过这最后一段血湖,他便可以抵达那湖心宫殿,一窥传承的究竟!

    一道黑雾忽然翻涌而来,化作一条漆黑大蟒,张口朝他咬下,黑蟒惟妙惟肖,浑身上下魔气森然,好不骇人。

    那大千血地的弟子吓了一跳,连忙抽身后退,周身血雾一震,蠕动变幻间化作一柄血色长刀,当头朝黑蟒斩下。

    哗啦一声,黑蟒被血刀当头斩断,然而不等那大千血地弟子松口气,断成了两段的黑芒忽然崩散开来,化作无数条小蛇,丝丝吞吐蛇芯,电射而来。

    那大千血地弟子低喝一声,双手并用,法决变幻,血刀也瞬间化作千万把,脚下急退,口中连喝:“斩斩斩!”

    一条条黑蛇被斩断,化作魔气消散,那血刀也在极短的时间内消失殆尽。

    等到所有黑蛇被斩杀之后,大千血地弟子身边血雾也淡薄了许多,他霍地扭头,怒视一个方向:“裴文轩,你作甚!”

    方才那攻击太明显了,他根本不用看也知道是万魔天的裴文轩出手,一时间又惊又怒。

    裴文轩端坐原地不动,只是冷冷地望着他:“看你不爽而已!”

    大千血地弟子气结,奈何他虽然实力也不俗,但自付还不是这裴文轩的对手,只能压下怒意:“裴兄今日之赐,我周毅记下了,改日定有厚报!”话里话外透着日后要好好报复的意思。

    撂下狠话,他便要朝那湖心宫殿进发,岂料才刚抬起脚步,那裴文轩便淡淡道:“你动一下试试看?”

    周毅一只脚抬在半空中,竟是真的不敢落下,目光死死地凝视裴文轩:“裴兄何意?”

    他能感知的到,裴文轩的气机牢牢地锁定了自己,就仿佛一只准备扑食的猎豹,随时可能暴起发难,这让他心头一团怒火仿佛即将爆发的火山,挤压的难受。

    裴文轩淡淡道:“若你在参悟了血照经之后悄无声息地离去,裴某也懒得找你麻烦,可你故意这般长啸一声,干扰了裴某的心境,让裴某此前的诸多努力付之流水,你是觉得裴某好欺负吗?”

    周毅咬牙道:“方才是在下喜不自胜,情不自已,并非有意!”

    裴文轩冷笑不迭:“有意无意我自有判断,你狡辩亦是无用。”

    周毅喝道:“那裴兄想要如何?”

    “不如何!”裴文轩懒洋洋地晃了晃脖子,“只要你安静地站在那里,待裴某参悟了这血照经之后,你可以与我一起出发。”

    周毅大怒,他自来到这血湖便处处领先,如今最后一关前又领先这里所有人很多,裴文轩居然让他等着?这让他如何甘心。若真如此,那之前的种种努力和优势便荡然无存了,他还准备先行出发看是否能将血妖神君的血道传承拿到手呢,不管怎样,先进了那湖心宫殿的人总归是有一些优势的。

    “裴兄当我是好欺负的吗?你虽是万魔天弟子,但大家都还不是开天,差距并非太大,裴兄若真一力阻我,周某说不得要与裴兄好好讨教几招了,就怕到时候你我鹬蚌相争,白白便宜了旁人。”

    他这一番话软硬皆施,倒也应对的不错。

    裴文轩冷笑一声,指着身边的众人道:“你若这么想那就大错特错了,你问问他们,答应不答应让你先行出发?”

    周毅扭头望去,果然见到一双双眸子不怀好意地盯着自己,许多人都露出跃跃欲试的神色,顿时心头一惊,知道自己方才所为应该是犯了众怒,再加上自己之前的种种表现,已经成了公敌了。

    顿时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如那裴文轩所言,他故意长啸一声,就是想打断别人参悟血照经,让他们多浪费一些时间的,谁知竟是搬了石头砸自己的脚。

    若没人出头的话,他或许就走了,可裴文轩偏偏将他留了下来,又那么一蛊惑,他哪还能走的掉?

    真要是强行离去的话,只怕立刻就要遭遇众人的围攻。

    一念至此,周毅咬牙道:“好,就如裴兄所言,我等你便是,只是希望裴兄不要太慢!”他也是能伸能屈之辈,事已至此,与被人围攻比较,只能耐心等待。就算到时候大家一起进了那湖心宫殿,他也有自己的优势,毕竟与其他人相比,他在血道上的造诣可是要超出一大截。

    裴文轩微笑颔首:“放心,不会让你久等的。”

    风波平息,这第三座小岛上,除了周毅脸色难看地站在那里之外,剩下的人继续参悟起石碑中的血照经。

    杨开一脸无语。

    他本还想让别人先进那湖心宫殿探探路,被裴文轩这么一弄,这个打算倒是泡汤了。没法让人先行开路,而如今这局势来看,也不适合表现的太抢眼,否则极有可能会被人群起而攻之!

    本来在这里的武者除了那大千血地的周毅之外,就属他优势最大,浓郁旺盛的血气让他能更轻松地参悟血照经,可以说,只要再有一个时辰,他便能参悟透彻。

    眼下看来,还得藏拙。

    果不其然,一个时辰之后,那第四篇血照经已经融会贯通。在之前那小岛上的时候杨开就发现了,血气越是旺盛的武者,修行这血照经就越简单,到了这里,这种感觉愈发明显。

    他佯装还在参悟的样子,神念悄悄监察着四周。

    周毅依然站在那里不敢妄动,唯恐招来什么打击,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脸色越来越难看了。本来这个时候他应该在那湖心宫殿中探索才对,可却是被裴文轩硬生生地留了下来,心中哪能不恨。

    奈何他先前犯了众怒,也不敢轻举妄动。

    这段时间下,陆陆续续地有人来到这第三座小岛,不过人数不多,可能来到此地的武者莫不是精锐中的精锐,那步连忠赫然便在其中,他那四个师弟师妹却是不见踪影,应该是留在了第二座小岛上。

    又过了三四个时辰左右,杨开忽然看到一个身材矮小的男子眼睛悄悄眯起一道缝隙,缝隙后眸光闪烁,打量四周。

    不禁讶然失笑,这家伙跟他一样,应该都已经将血照经融会贯通,有资格前往那湖心宫殿了,可却没有立刻表现出来,显然有自己的打算。

    暗暗感慨一声,这能来到第三座小岛上的武者,果然卧虎藏龙,裴文轩和曲华裳还在参悟之中,这身材矮小的男子竟已参悟透彻,也不知是出身哪家的弟子。

    再过一个时辰,裴文轩忽然徐徐吐出一口浊气,睁开眼帘,赞叹道:“大衍不灭血照经,果然博大精深!”

    这般说着,便站起身来,淡淡地撇了一眼还围聚在石碑旁的武者们,眼中一抹杀机闪过,最终还是摇了摇头,大步朝血湖行去。

    若是有可能的话,他倒是想将这里的所有人都杀光,然后一个人慢慢去探索湖心宫殿,可他也知道,想要杀光这里的所有人根本不现实。

    等了大半天的周毅见他都行动起来了,也迈开步伐跟了上去。

    下一刻,杨开注意到的那个矮小男子同样起身,一同站起来的还有三四个人。

    大家面面相觑一眼,都心照不宣地撇开视线。

    这一下有五六人朝湖心宫殿进发,自然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纷纷抬头望去,露出羡慕的神色。

    杨开看向曲华裳,一脸疑惑,按道理来说,曲华裳也应该好了才是。可见她眉头紧皱的模样,显然还沉浸在参悟之中,好似遇到了什么难题一样。

    杨开有些不解,她好歹也是阴阳洞天的核心弟子,而且凝练的六品力量,无论资质和悟性都是顶尖,怎么会这么慢的?

    仔细想了想,觉得可能跟她的性别有关。

    她是女子,体质偏阴,血气也不是那么旺盛,可能就是因为这一点,进度才会比旁人要慢。而放眼整个第三座小岛,除了曲华裳之外,竟无第二个女子。

    曲华裳并没有比旁人迟太久,在那裴文轩等人出发半个时辰之后,她总算睁开了眼睛,含情脉脉地望了杨开一眼。

    杨开抬手道:“出发吧。”

    也是怕了这女子了,在太墟境中的时候还感受不到什么,今日再见不知为何这般热情如火。

    “好!”曲华裳点点头。

    两人并肩朝血湖之中行去,催动大衍不灭血照经,体表处立刻血雾翻涌,护持己身。

    踏上血湖,那自血湖之中传来的种种干扰和牵扯比之前要大上数倍,可以想象,若不将那四块石碑上的血照经融合贯通的话,是根本没办法安稳通过的。